剑与蔷薇王上瓦瑞安,王上瓦瑞安全文在线阅读

远征·陨落

  议会大厅。

  和南方的联盟一样,北翡翠王国并不是独裁的政体,十年前北安王带领族人迁徙到底比斯,联合各族建立了这个国家。它的运作核心,就是议会。

  三天前,北安王出巡途中遇刺受伤,回宫进行紧急治疗,王宫中的消息到现在一直秘而不发,在各议会大臣中间已经引起了骚乱。这一次深夜紧急会议,很多人都是从梦乡中被叫醒的,此时那一排排坐席上,平时高高在上的贵族们一个个睡眼惺忪,都有不少的怨气。不过,他们中大多数还是清醒的。

  他们不得不清醒。

  “你有没有听说什么消息?”一个胡须扎成辫子的军官问旁边人,虽然声音压得很低,但还是被不少人听到,纷纷竖起耳朵,打算提前知道些什么。可惜的是,他说的是蛮语,这种非官方语言,没有几个人听得懂。

  “没有,近卫军把王宫守得像铁桶,进不去,也出不来。”被询问的那个人倒是很大方,直接用官方语言说了出来,并不打算避讳什么。

  这个情况,所有人都知道。这个人沉默了片刻,似乎思考了一下,最终还是回过头对那名军官、也对周围的人说:“不过我倒是知道,忒瑞斯公爵刚刚从前线回来了,这次紧急会议,就是她召开的。”说着,他有些警惕地环视了一周,然后压低声音,“据我所知,她在召开会议前,进了一次王宫。”

  听到这个消息,周围人并没有感到意外,这些圆滑的官员们,也没人能从他们的表情中看出什么。唯独说这些话的那个人,有意往前瞥了一眼。

  他看的,是他们这一排座位的首席:

  北翡翠王国的另一位公爵。

  “有什么话,议会上说。”莱恩公爵显然听到了背后人的议论,但他只是做出训斥,然后依旧泰然地坐立着。这位和忒瑞斯一样身份尊贵的中年男人,尽管没人敢说,但显然都知道他对与忒瑞斯截然不同的待遇是持有不满的。

  ……三天前,莱恩公爵被近卫军拦在了王宫门口。

  “咳咳。”

  有人咳嗽了一声。

  就在莱恩公爵训斥完的时候,忒瑞斯刚好踏入了议会大厅。与所有人不同的是,此时她并没有解下佩剑,不仅如此,还阔步向着王的坐席快步走去。而当人们看清她手里的剑后,一个个都把呼之欲出的话吞回肚子里,不敢再有异议了。那是史前忒瑞尔文明工艺打造出来的青铜剑,目前整个冰河流域没有第二把,它的意义在于,它是北安王的佩剑,象征北翡翠王国的最高政令。

  “铛!”

  一声剑刃破鞘的颤鸣,在空旷的大厅上空掠过,如同刺入心脏一般,让在场每一个人的心都悬了起来。原本还略有躁动的厅内,顿时寂静下来。

  忒瑞斯将王的佩剑插在看案上。

  没人知道,她这代表的是什么意义。

  “议会开始。”

  忒瑞斯用一贯冰冷的语气说道,然后回到自己的座位。整座议会大厅的布置和南方的歌剧院有些相似,大门入口正对王座,而王座的对面,呈扇形分布,分列依次往上,分别是北翡翠王国的七十二个议会席。忒瑞斯在东面,莱恩在西面,七十二个坐席中,唯独西北面的首席常年落空。

  “忒瑞斯公爵,听说您已经见过王上,敢问王上现在如何?”率先开口的还是莱恩公爵背后的那人,他一对鹰勾般的眼睛,有着说不出的狡诈。

  忒瑞斯冷目一扫:“王上身体还很虚弱,托我召开紧急议会。”

  “忒瑞斯公爵是我王国的首席执政官,又兼掌底比斯防务和前线四支主力军团,深得王上信任,可谓是我王国的第一重臣。由您来主持议会,必然是合法的,也是正确的。”莱恩公爵往椅子上一靠,袖中两支手掌伸出握于腹前,语气也一如既往的平静,“我听说前线战事吃紧,忒瑞斯公爵又身负重任,此时听到王上遇刺,三天之内就日夜兼程赶了回来,真是……辛苦了。”

  “我如果不回来,有些人,就要兴奋了。”

  忒瑞斯听出对方话里的另一层含义,也用另有深意的话回复了对方。当然,那些刺客是谁派来的,谁都不知道,忒瑞斯也不敢随便下定论。虽然此时的她很迫切想要查明真相,但在那之前,却不得不做另一件更重要的事情。

  寂静的大厅中,无数人都在等待着忒瑞斯的发言。

  这次紧急会议的主题是什么,也许有人困惑,也许有人猜到了,更也许早就在某些人的预料之中。但是,全部人都在等待着,提着心等待着。

  “此次议会,奉北安王令,宣布王储。”

  “呼……”

  忒瑞斯一句简短的话刚说完,席中一连传来数声长叹。在场的贵族没有哪个不精明,宣布王储,那就是说这一次刺杀案件,让本处于壮年的北安王身体走下坡路了,而且,深夜紧急会议,表示很有可能连今夜都撑不过。

  众人相互对视,谁也没有发言。

  而忒瑞斯接下来的一句话,更让众人噤若寒蝉,如履薄冰。

  “宣布之前,王上想听听各位议会大臣的意见。”

  “……”

  一时间,本就空旷的议会大厅内,犹如死一般的沉寂。一直持续了很久,忒瑞斯远远观察着每一个人的反应,但还是没有率先开口的,就连原本泰然自若的莱恩公爵都微微皱起了眉头。又很久之后,才终于有一些窃窃私语。

  “这得看各大贵族的意思,蔷薇公主年纪太小,没人扶持的话估计王位也坐不长,如果说立她为王储,那就得罪了别的贵族;而那么多贵族,无论提名哪一个,又都会立下政敌。更主要的是,没人知道王上的意思啊!”

  “说得对,我看呐,还是装哑巴好了。”

  “你们呐,都看得太浅了。”

  “哼。最大的问题是,你们确定忒瑞斯说的王上身体虚弱是真的么?”

  “如果是假的,那不是……”

  “……”

  一轮讨论下来,结果,还是无人发言。

  忒瑞斯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尽管无法听清众人在讨论什么,但也能猜得到大致。这些人里,谁抱着什么心思,忒瑞斯都一清二楚,她头疼的是,目前谁会继续为王国效力、而谁又将是必须打压的目标,这些问题,她还不能确定。

  “这个问题,不用讨论。”

  莱恩公爵止住众人的私议。他从座位上站立起来,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或许,他的发言,就将是这场议会的定论。莱恩有意看了忒瑞斯一眼:“王上既然已经选定了王储,那我们只需要遵循王上的旨意,继续效忠新王就是了。忒瑞斯公爵的这个问题,恐怕,只是您个人想要知道的吧?”

  ……真是只狡猾的狐狸!

  “哼。”忒瑞斯迎着莱恩公爵的目光,冷哼了一声,知道这个问题没有继续讨论下去的必要了。莱恩的话,为众人找到了方向。

  席间一个长者也站立发言:“忒瑞斯公爵不过是按王上的旨意办事,莱恩公爵话说得有点重了。不过,王储的问题,莱恩公爵说得对。”

  “对,我们都遵循王上的旨意。”

  有人开头,所有人都拿定了主意,纷纷附和起来。

  “那好,既然各位都不愿意发言,那我就只能如实禀告王上了。”忒瑞斯脸色有些沉,缓缓走到王座的前方,再抬头环视了众人一周。

  “……现在宣布王储。”

  “……”

  每一个人,无不在紧紧地注视着忒瑞斯。

  ……

  议会结束,众人相继散去,又恢复了夜的沉寂。

  多伦一直候在议会大厅外。以他的爵位是无法参加议会的,不过他也和其他关心国家大事的官员一样,希望能从散会后走出的贵族口中得知一些消息,进而掌握王国目前的动态。从一些稀疏的话语中,多伦听出王宫中的王上似乎并没有什么大碍,议会还选定了王储,不由间,他心中开始安定下来。

  当然,议会内容尚未公布,而那些贵族们的嘴一个比一个紧。

  “公爵大人。”

  眼见忒瑞斯最后一个行出大厅,多伦迅速迎过去,然后跟上对方的脚步。“您找我?”多伦有些拘谨,尽管很多年过去,但他还是极其敬畏自己的这位上司。

  没有人不敬畏。

  忒瑞斯依然脚步匆匆:“王上遇刺时,身边都有什么人?”

  “就只有近卫军的索图中尉和数十名士兵,您知道,王上出巡都是这样。”多伦回答道,当然,也免不了在上司面前尽量为自己开脱,“事发后属下曾要求率军入城搜查,但就是被这个索图拒绝了,所以,所以……”

  “你想说什么?”

  “索图是莱恩公爵的外甥。”多伦冒着忌讳说了出来。

  忒瑞斯稍微停了停脚步。

  当初提拔索图,忒瑞斯也是反对过的,因为她不可能放心让东边的人担任近卫军的统领,只可惜反对无效。因此,忒瑞斯迅速就明白了多伦的意思。

  “外务府什么动静?”忒瑞斯问。

  “没有动静。”多伦摇头。

  忒瑞斯沉思。

  片刻,她随即向多伦发出了命令:

  “传令,逮捕索图,近卫军全员缴械,由防务署暂代王城戍卫之职。”

  “逮……逮捕?”

  多伦以为听错了。王上遇刺事件索图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要说逮捕他,即便是多伦自己,都曾有过这样大胆的想法;可是缴近卫军的械、并且让整个防务署的军队违反禁令越权进驻王城,多伦是想都没有想过,因为那样做的意义太过重大了,而且影响不小。偏偏忒瑞斯眉头都不皱一下,就下达这样的命令。

  ……公爵大人想做什么?

  多伦不敢想。

  当看到忒瑞斯紧随而至的一抹冰冷无比的目光后,多伦急忙低下头,一点意见也不敢发表。“是。”他接下命令,感觉浑身上下忽然很凉。

  “城门加强戒备,我已经传令,如果出现任何突发状况,你有权从中军大营调兵。”忒瑞斯最后看了多伦一眼,“记住,任何人都不能放入底比斯。”

  “是……但是,如果是外邦的使团怎么办?”多伦想到什么,踟蹰一秒,终于还是硬着头皮说了出来,“多伦跟随公爵大人多年,说实话并不怕外敌来犯,但是,王上如今出了意外,我想联盟、萨拉教、布达拉、甚至西面都有可能派使团前来。我是当兵的,政治上的我不懂,但我是否应该对他们放行?”

  “多伦。”

  原本向前走了几步的忒瑞斯突然又停下来,“我的话还不够清楚吗?”

  “是!”

  多伦行了一个军礼,当即离开忒瑞斯,向城门小跑过去。

  ……

  与此同时,王宫中,也是一个不眠之夜。

  经过礼官们上半夜的忙碌,北安王的遗体已经入殓,放入了临时准备的玉椁中。这座宫殿内,装裹成一片素白,只有冰冷的烛光不断摇曳,仿佛在吟唱最后的哀歌。蔷薇公主和之前一样,跪在原本的地方,再没有丝毫的生气。

  “公主殿下,请您节哀。”

  内侍长跪在北安王的灵柩前,也跪在公主的面前。

  这位风烛残年的老人,同样是北安王最早的追逐者之一。他和公主一样的悲伤,但在悲伤之余又不得不沉稳一些,因为他必须抑制自己的情绪。

  “您必须继承王位。”内侍长对公主说,仿佛是一种请求。

  “……”

  但是,公主没有任何回应。

  实际上,这样的话,在任何人看来都显得太过滑稽了。蔷薇公主不过才十六岁,她没有在北安王伤故后痛苦得晕阙过去,就已经很了不起了,又怎么能当得起执掌王国的重任?就是现在看来,她也的确是伤心得一句话都说不出。

  但内侍长仍然坚持。

  “蒂娜出身庶族,即便是先王遗嘱指定,她也没有继任掌权的资格。”内侍长将头颅触到地上,尽管他知道自己没有干政的权力,但那是忒瑞斯族的传统制度,他不想看到传统被颠覆。“而且……”内侍长有意往门口瞥了一眼,似乎在警惕什么,“而且依老臣看来,蒂娜有不轨之心,公主不得不提防啊!”

  这一句,倒终于让蔷薇公主抬起了头。

  只是仍然不开口。

  内侍长深埋着头颅,看得出有微微的颤抖:“老臣依先王的命令,两天前才向前线传的令,可忒瑞斯公爵事发后仅仅三天就赶了回来,说明她并不是接到王令才回来的。忒瑞斯掌权太久了,军队里几乎全是她的亲信,公主啊……”

  公主听得一半,已经再度低下了头去。

  似乎,她一点都不关心。

  “公主!”

  “……”

  任凭内侍长如何呼喊,公主都不再给出回应。

  “唉!”

  内侍长只能长叹一声,然后拖着老迈的身体,缓缓退出了宫殿。他知道,公主和他一样的害怕,如她那样的幼小无助,又怎么继承偌大一个王国呢?北安王的突然离世,让年幼的蔷薇公主、和行将就木的他,都失去了倚仗。

  王国坎坷的命运,也从此开始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剑与蔷薇》

                           

原创文章,作者:子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221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