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娇太子掌心宠免费阅读全文 病娇太子掌心宠景冉印阔小说

小说:病娇太子掌心宠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不会写就乱写

角色:景冉印阔

简介:《病娇太子掌心宠》小说改编自《重生后我被病娇太子缠上了》(主人公是景冉印阔)是来自不会写就乱写倾心创作的小说作品。主要内容讲诉的是:未婚夫出征三年居然找到真爱一回来就要悔婚,景冉很意外。更意外的是前脚婚事告吹,后脚就成太子妃了,那位性情狠戾,手腕狠辣,隐有架空帝王之势的太子殿下指名道姓选的她。重生的将军要弄太子,穿越的医女要弄太子,能听懂鸟兽言语的王妃要弄太子。太子树敌太多只能以身相许将懂蛊术的景瑶划拉到自己名下。景瑶冷冷看着大晚上赖在自己屋子不走的男人,当初是谁警告我认真办事,给个太子妃的尊贵已是恩德,别肖想不该想的?太子殿下哭唧唧,我错了还不行吗?

书评专区

一笑泯恩仇:小说本来就是虚构的,但是能从中感受到人情冷暖,能冲中令自己烦死醒悟,就是很好的文章。

满船清梦压星河:此书文笔精妙,诙谐中又深深刻画了多个人物的性格,举止,一颦一笑,仿佛使人身临其境,主次有别。配角也刻画的又血有肉,乃是古代文中一本不可多得的佳作。

病娇太子掌心宠免费阅读全文 病娇太子掌心宠景冉印阔小说

《病娇太子掌心宠》免费阅读

第六章 穆山乡主

“冉冉,你知晓我素来将你当做亲生女儿般看待,一直盼着你过门真正的喊我一声娘。可如今骁炎做出这种事情,陆家愧对你,也愧对景大人。当初骁炎在前线,景大人哪怕稍微懈怠些都可能让骁炎丧命,可……”
陆夫人叹息一声,继续道:“我不敢求你原谅,但是我能保证,没人能动摇你在陆家的地位,别说骁炎,就是我和婆母都不能!”
陆夫人能有这态度十分真诚了,景冉相信就算是陆夫人自己的亲闺女遇见这样的事情,婆家能这样表态她也会考虑婚事。
可是景冉不会。
她柔和的笑了笑,道:“为前线将士上心是我父亲的职责,夫人何来愧对一说?我知道您待我好,不愿哄骗你便直言告知了。虽很遗憾不能与您做婆媳,却不遗憾无缘与镇北将军结为夫妻。”
“可……”陆夫人一听就着急了。
景冉拉过她的手安抚:“我知晓这桩婚事闹成这样,弄得我们两家的颜面都不好看。可粉饰过去的体面没有意义,旁人当面不说私下里还是会议论。镇北将军心有所属,我既心中无他,为何不成全?”
陆夫人重点听了后头句:“冉冉,你怎会说你心中没有骁炎?我知道你为了给骁炎筹备粮草,在外奔波时遇上大雨天山体滑坡,差点被泥石流埋了。这些事情你父母不知,可夏蝉却与我说过。”
陆夫人说着就红了眼眶:“若非心悦骁炎,你怎么会做这些?骁炎只是不知你的心意,他一时糊涂而已,你怎么就说你心中没有骁炎?”
陆夫人说这话时很激动,她怕自己儿子的所作所为彻底伤了景冉的心,能做到这些并且有能力和魄力做到这些的儿媳妇,错过景冉就找不到旁人了。
经历了一次陆家险些败落的遭遇,陆夫人对家族主母的个人能耐看的尤为重要。
陆夫人就属于个人能力中规中矩的,老侯爷在的时候她管好家业没有问题,可老侯爷走了,儿子又要出征。
平日里眼红陆家的人开始落井下石,家中下人也开始生出小心意,如果不是景冉的帮助,陆夫人就镇不住这些事情。
陆夫人握着景冉的力道很大,景冉也很诧异,没想到陆夫人这么希望她过门。
“当时镇北将军与我有婚约,既是我未婚的夫婿,我自然要全心为他好。陆夫人,此举并非我心中有镇北将军,只因将军是我未婚夫婿。若与我订婚的是旁人,我也会这般的。”
她也不能因为陆夫人的期望,就委屈自己嫁过来啊,只能说抱歉了。
“说什么胡话,如今这婚约也在,何故要说当时有婚约。”这话听的陆夫人心慌,她道:“冉冉,若是我让骁炎与那女子断了来往,你可愿意嫁过来?”
景冉蹙眉,陆夫人这么执着让她有些为难。
“镇北将军已经与我说过解除婚约一事,就在将军进城三日前,只是我没想到将军进城之时会那么迫不及待。”
陆夫人气的一拍桌子:“骁炎本没那意思的,是那狐狸精勾的骁炎非要带她进城,这狐狸精,害人不浅!”
这事是安蕊的意思?
景冉与夏蝉对视一眼,两人都没有说话。
陆夫人道:“解除婚约这事一定也是那狐狸精撺掇骁炎做的,我这个当娘的还没有被气死呢,这事骁炎说了可不算!”
陆夫人居然这么不愿意解除婚约,这可怎么是好,景家还等着他们来退婚呢。
刚要开口,此刻忽然听见外头有人道:“骁炎,你站在门口作甚?”
过了会儿才听见陆骁炎的声音:“有些事情要找母亲说,不巧母亲有客人,正准备回院子。姑姑怎么来了?”
听这称呼来的当是老侯爷的妹妹穆山乡主。
穆山乡主的声音带着笑意:“我来看望嫂子,到了才知道景小姐也来了,骁炎要不一起进去?”
“不了,我稍后再来向母亲和姑母请安。”
听声音是走了。
陆夫人急的直接站起来:“这孩子,来都来了,怎么要走呢。”
她想去将儿子喊回来,又想起不能丢下景冉,一时间脚下踌躇。
景冉起身道:“既然乡主来了,我便先告辞了。陆夫人且宽心,我是打从心里愿意成全镇北将军的。”
乡主此刻已经走了进来:“骁炎什么事情需要景小姐成全啊?”
这语气不带善意,毕竟不是每个陆家人都如同陆夫人那般对景冉充满善意。
景冉没搭理,规矩行礼后便告辞了。
“嘿,作甚我一来就走?”
景冉这才回身,回身就见陆夫人。
“我送送你。”
陆夫人不愿景冉落乡主的脸面,景冉也没多说其他,颔首道;“有劳。”
走出去好些距离后还听见乡主说:“我这嫂子也真是的,咱们陆家是什么门第,作甚要对个小辈卑躬屈膝,真是跌份儿。”
这话听得陆夫人脸色都变了变。
景冉倒是神色如常:“乡主在婆家的地位全靠着镇北将军撑着,她自然是无条件站在镇北将军那边。但镇北将军最愿意护着的人必然是您,若她还不知收敛,陆夫人大可将乡主以往做的事情告知镇北将军。”
这位乡主不是什么好人,靠着陆家的威望在婆家作威作福,陆家那段时间不稳定,可不多得是人对她有仇报仇有怨报怨的挤兑么。
可她不反思自己,也不低调做人,在婆家受了气竟回娘家找嫂子撒气,说陆夫人克夫,克死了她哥哥,老天保佑她的侄儿,别也被克死。
陆夫人当时死了丈夫,儿子也紧跟着出征,本身就每日提心吊胆,小姑子还来说这种话可想听了心里得是什么滋味。
景冉说这些也是变相的让陆夫人多重视些她儿子的意愿,儿子要解除婚约就解除,可不要仗着是母亲就逼着儿子娶不喜欢的女子。
苦了儿子不说还苦了景冉这个女子。
夏蝉赶着马车,问道:“小姐,咱们现在去哪儿?”
“去商会啊,出门不就是为了去商会么。”
“好咧。”夏蝉一扬马鞭,道:“按照陆夫人所说,镇北将军做的荒唐事情是听了安蕊教唆,这女人什么意思,向咱们示威?要不要奴婢去查查她?”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2143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