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天骄》石更张悦小说 宦海天骄全文免费阅读笔趣阁无弹窗

小说:宦海天骄

作者:不否

角色:石更张悦

小说:都市小说

简介:《宦海天骄》(主人公是石更张悦)是来自不否倾心创作的小说作品。主要内容讲诉的是:从未想过做领导的小伙,因为一次就医而改变命运轨迹,步入仕途。

书评专区

风萧梧啼:成年人的世界是辛酸的,官场更是要学会做人。书中的石更从一个小人物,一步步往上爬的故事,像极了枯废的深井,一只蜗牛盯着上方的井口。漫天繁星于眼前,所以脚步不曾停歇。

轻影映红窗:充分展示了作者不凡的文学功底。优秀的作品值得推敲,严谨的剧情才会精彩。本书是我迄今为止看到最好的一本都市小说,剧情紧凑,人物形象生动,代入感很强。

《宦海天骄》石更张悦小说 宦海天骄全文免费阅读笔趣阁无弹窗

《宦海天骄》免费阅读

第6章

在伏虎县石更不敢用办公室的电话跟俞凤琴联系,打公用电话又要跑好远,所以这半个月可是把他难受坏了。

大约两个小时以后,两个人的身体像被掏空了一样躺在床上……

休息了半个小时,俞凤琴爬起来穿上衣服去厨房做饭了。石更躺了一会儿也起来了。

“怎么样,到那边工作和生活还适应吗?”俞凤琴一边忙活着一边问道。

石更从身后保住俞凤琴说道:“都还好,就是不能每天见到你,这是我最郁闷的。”

石更不是故意挑好听地说,让他两三天不碰女人还成,时间长了真是浑身难受。虽然上周值班是他没想到,可是一周的时间对他来说也是挺难熬的。

俞凤琴笑着说道:“天天想女人可不行,你还年轻,得多把心思放在事业上。事业干的好,还愁没有女人吗。”

石更叹气道:“没去之前我真是满心欢喜,寻思有卞世龙的关照,我肯定错不了。可是到了以后我发现我太天真了。”

“怎么了?”

“卞世龙他不仅不关照我,连平时见到我,都好像见到瘟神似的,就好像谁要是知道了我认识他,他就会马上出事一样。我实在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石更觉得他指望卞世龙提携他恐怕是难了。

俞凤琴玩味地笑了笑:“你想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吗?”

“我当然想知道了,为什么?”

“先把碗筷拿上桌,再去把手洗了,然后我就告诉你为什么。”

饭菜上桌后,石更心急地问道:“赶紧说吧,为什么?”

俞凤琴坐下给石更夹了块肉放在了碗里,不紧不慢地说道:“他想往上爬呗。你在伏虎县呆了半个月,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

“他往上爬跟我有什么关系?”石更不解。

“他从部队专业到地方政府,之前一直都是上级重点培养的对象。可是由于他这个人无论干什么都急于求成,又不会为人,导致慢慢被边缘化,以至于在副处级的位置上已经原地踏步了好多年了。伏虎县不是马上要进行人事调整了吗,他把这看作是他进步的唯一机会,他不想再错过。在这个时候,他一定是不希望任何人任何事情影响到他的。”

石更冷笑道:“我不过就是个普通办公人员,怎么可能影响到他往上爬呢,他还真看得起我。”

“其实他的心情我还是能理解的。他当年的照片你也看到了,算得上是仪表堂堂,不然我也不会嫁给他。可你再看现在的他,与当年完全判若两人。他之所以会这样,完全都是因为想往上爬又爬不上去闹的。”俞凤琴看到卞世龙今天这个样子,心里其实也挺不舒服的,可是她又帮不上什么忙,也只能是干着急。

“那你觉得他这次有戏吗?”

俞凤琴摇头道:“用人要早交,现用现交是不行的。何况他在伏虎县的常委班子里,本来就没有什么竞争力,想要脱颖而出是非常困难的。”

俞凤琴看着石更说道:“不过我倒认为这是你的一个机会。”

“什么意思?”石更不知所云。

“你现在虽然进入了官场,可是若没有人提携,你也很难往上爬。在伏虎县,如果有一个人能提携你,这个人就是卞世龙。但前提是他得好,他要是不好,你也很难好,所以你得想办法先让他变好才行。”

石更难以置信地指着自己:“我?我能有什么办法?”

俞凤琴笑着说道:“事在人为嘛。机会与挑战是并存的,我觉得你可以试一试。”

石更很清楚自己几斤几两,他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县委办公室科员而已,他哪有能力帮助卞世龙往上爬呀。他都是靠卞世龙才去的伏虎县,现在反过来让他帮助卞世龙,这不是笑话吗?

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如果没有人提携他,他想在官场上混出来难度将是非常大的,当一辈子科员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但这显然不是他的初衷,他进官场的目标是很明确的,就是为了出人头地,否则他就老老实实在报社呆着了。

难道他真的要去帮助卞世龙?

石更怎么想都觉得这件事是不可能的。

吃完饭,他没有留宿,回到了自己家里。

躺在床上,思绪万千,脑子很乱,无论想什么都是一团糟,最后索性大被蒙头进入梦乡去找周公了。

早上醒来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起床后石更先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屋子,半个月没在家,屋里落了不少灰尘,他这个人爱干净,看不了屋子里脏乱。

收拾完,洗漱一番后,石更就出门骑着自行车去了关琼的小卖铺。关琼见石更来了很高兴,马上给方立斌打电话,叫他过来一起吃饭。

方立斌过来后,关琼也懒得做饭,关了门,三个人就去了附近的一家饭店吃饭。

聊天的话题基本都是围绕着石更在伏虎县这半个月来的工作与生活。

几杯酒下肚,石更话锋一转,看着方立斌问道:“我拜托你的事你没忘吗?”

方立斌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石更说的是什么:“怎么能忘啊,一直替你盯着呢。人家两个人现在感情非常稳定,我看离结婚已经不远了。怎么着,你还打算拆散人家不成?”

“只要沈叶叶一天不结婚,我就有机会。再说,我为什么去伏虎县,你不知道吗?”石更看着方立斌说道。

“我知道,可是有什么用啊?你什么时候才能达到张向远他爸那个级别呀?就算你达到了,那你得多大岁数了?沈叶叶得多大岁数了?你到时还能看上沈叶叶了吗?十八哥,真的,咱还是算了吧。”方立斌在桌子底下踢了一下关琼。

关琼看了方立斌一眼,然后看向石更说道:“我也不建议你继续在沈叶叶的身上浪费时间和精力了。既然进入了官场,就把心思多用在工作上,你要是真当了大官,你还怕没有漂亮女人啊?等你遇到更好的,你就会发现沈叶叶其实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了。”

石更干掉杯中酒,态度坚定地说道:“在沈叶叶这件事情上你们就不要劝我了,不达目的我是绝对不会摆休的。立斌,你继续给我盯着,一会儿我把我办公室的电话告诉你,有消息你就给我打电话。”

方立斌看着关琼无奈的直摇头。

吃完饭,石更到关琼小卖铺的阁楼睡了一觉,醒来时已经下午四点多了。

从阁楼下来,石更忽然想起一件事,就往俞凤琴家打了个电话。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2143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