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我能控制病毒》吴博 王独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我能控制病毒

小说:都市

作者:孤独的作x

角色:吴博 王独

简介:微生物的世界,病毒是统治者之一,与人类关系密切。除了少数病毒有特殊药物可以杀死它们,大多数几乎没有特效药。而且,每过一段时间,总会有某种病毒肆虐人间,引起瘟疫狂潮,全球流行!病毒十分可怕,但不久的将来,所有病毒都将听令于我。我是王独,倒过来念,毒王是我。前十万字悬疑剧情流,后期慢慢爆炸。

我能控制病毒

《我能控制病毒》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家住城市的王独,今年二十岁,在长沙某高校读大学一年级,学的专业是微生物学,研究各类微小生物的生命活动规律和生物学特性。

今年暑假,王独受室友吴博的邀请,决定去吴博的老家游玩。

吴博老家在永州市东安县,国民党唐生智将军的故乡,著名的舜皇山就在东安县大庙口镇内,但与吴博所在的大盛镇相去甚远。

从长沙坐火车来到永州市,然后坐巴士来到东安县大盛镇,对于一直在城市的王独来说,乡下的视野开阔,空气清新,景色宜人,一路上沉醉于车窗外匆匆而过的一幅幅画面,既有山水交错,也有果林稻茵。

下车后进了一处院落,都是独栋低层房子,每家每户前面都有一个庭院,平时菜市场才能看见的鸡鸭鹅狗,在庭院里都自由活动着。

路上遇到的村民们,有的用家乡话和吴博打招呼,有的笑着看向王独,有的客气地点头致意,村里的大龄剩女都忍不住偷偷的多看几眼,有一个三四岁的孩童,见来了一个帅气如斯的外乡人,不仅不害怕,还主动上前抱他大腿,嘴里说着与普通话发音相似的土话——“翻迎,翻迎。”

进了吴博家,吴博的父母非常热情好客,桌上摆了不少水果点心,吃饭的时候,不停地招呼王独多吃点,并嘱咐他就像在自家一样,不用客气。

王独感受到了浓厚的乡下气息以及风土人情。

车途劳累,下乡的第一天,王独和吴博先在家好好休息,养精蓄锐。

第二天,吴博也不说目的地,背上书包,先是带王独来到一座依山而建的小学,过了小学,约摸半山腰处,有一个刷着新漆的古式亭子,在亭子侧边不远处,可见散乱堆放的碎石。

入了亭子,两人坐下休憩片刻。

吴博先卖关子道:“王独,你猜这是什么地方?”

“如果没猜错,这里或许在建一个景点,不过,周围虽然景色清幽,但还达不到自然旅游景点的级别,而且只有一个亭子,眼前堆放的材料又比较杂乱,还在筹建当中,单据此推测,难道是一个园林?”王独察看一番地形,分析道。

“哈哈哈。。”

吴博听了,不置可否,兀自笑了起来。

王独不解:“你笑什么?我又不是本地人,怎么知道,闭嘴,不许笑!”

吴博止住笑,清了清嗓,解释道:“其实你猜的没错,这里的确是一个景点,我笑的是,你竟然以为是一个园林,哈哈哈。。。”

“还笑?园林怎么了?园林多好啊,在城市园林越多越好!”

“可这是乡下啊,处处都是园林,还需要建园林吗?谁有那闲工夫跑这半山腰来看花花草草啊。”

“看亭台楼榭,像苏州园林那种。”王独细声细语,明显底气不足。

吴博又忍不住想笑,但强行憋了回去,起身说道:“你只看见了地上的,没有想到地下的,来,跟我走。”

王独跟着吴博跨出亭子,绕过一堆堆杂乱的碎石沙子,然后进入一小片竹林,在竹林中拐过一个弯角,又下行几个台阶,终于看到了吴博口中所谓的地下景点。

原来是一个岩洞,洞口并不大,也不显眼,被一道铁门封锁了起来。

吴博指着洞口,像导游一样介绍:“这个岩洞很有来历,相传北宋年间,杨家将中的杨文广将军率部平叛,但被叛军反制,败逃到一座大山边,正在走投无路时,忽然看见一个岩洞,于是带着部队躲了进去,进去之后才知道洞内十分宽阔,容纳几百人不成问题,但见里面的钟乳石长的奇形怪状,有人形,有鸟形,很具有欣赏感,这时叛军追到山边,忽然不见了杨文广的踪影,找了很久都没发现,只好撤走,而杨文广还在欣赏里面的美景!后来,杨文广从洞中出来,组织军队再次征战,终于把叛军消灭,当地人为了感念岩洞救杨文广之恩,将其取名`文广岩`,最近政府投资,准备开发成景点。”

吴博说完,露出一副很有文化的样子,等待王独的惊讶和夸赞。

王独直接忽视了:“文广岩,名字不错,可以进去参观吗?”

“额,可以,但现在岩洞里面还没有修建好,有很多凌乱的电线,所以暂时封闭起来,不过,我有办法。”

只见吴博从口袋里掏出钥匙,在手上转了几圈,得意地走向铁门。

“你怎么有钥匙?”王独疑惑。

“我托关系弄到的,你来我这里玩,总要来点刺激的,这岩洞可深了,就我俩进去,你不会害怕吧?”

“不会,里面又没有鬼。”

“好样的,我带了两支手电筒,一人一支,还有备用的蜡烛,放心,里面有不少人走过一遍了,不会有事的。”

吴博开门之后,收好钥匙,接着打开背包,将一支手电筒递给王独,两人一前一后往文广岩深处走去。

走着走着,确实有很多奇形怪状的钟乳石,还有不少被人工雕琢成了菩萨罗汉,看到这些,王独内心惊奇之余,不禁感叹大自然鬼斧神工,心想若是建成旅游景点,或许可以带动小地方的经济。

两人一边摸索着前行,一边欣赏洞内奇景,不知不觉来到了文广岩深处,此时,面前出现了两条分岔路。

吴博用手电筒照了照两条岔道,发现右边岔道的地面上随意摆了几根电线,而左边岔道上空零零。

“王独你看地上,一条有电线,一条没有,你选哪条道?”

王独自然明白有电线的那条岔道已经有人进去过,安全性肯定更高, 但他就想选一条没人走过或不愿走的岔道,于是回答:“左边。”

“我也这么想,我以前没有这么深入过,咱们也走了不短的距离,该看的景观估计都看过了,这条有电线的岔道,可能更适合参观,但那些石头的样子想必跟前面的差不了多少,所以,我也想探探这条不牵电线的岔道。”

两人意见一致,王独反客为主,灯光打向左侧,抢先迈入了左边的岔道。

起初过道还不算狭窄,越往里走越窄,最后仅能容一人侧身而过,而吴博已经从背上取下书包,单手半提半拖着前进,的确如他猜测的那样,这条道不适合作为参观路线。

但两人只要还没有走至尽头,尚未碰壁,就没有停下的意思。

又彳亍了一段距离,眼前豁然开朗,洞内忽地变得十分宽敞,仿佛从狭小硬化的小动脉忽然进到了畅通无阻的大动脉。

王独继续前行,将手电筒照向前方洞内,想看看里面的情形,却忽视了地面,吴博突然一把拉住他,急切提醒道:

“小心脚下!”

王独迈出的一步没有落下,迅速收回并看了一眼地面,脊背瞬间一凉,还好没有踩空,否则要滚下去了。

原来路面在此处来了一个九十度大转弯,没有直通向前,而是顺沿着左侧墙壁出现一条仅供一人通过的小道,仿佛挂在墙壁上面一样,而正前方却是一个陡坡,不知其深度,因为灯光照不到底。

“还继续吗?”吴博问。

“都到这了,我可不想退回去,无限风光在险峰,已经近在咫尺,不去遛遛会遗憾的。”

“好,我陪你。”

王独先跨一步,沿着墙壁下的小道继续前行,不小心踢到一个小石头,石头落在陡坡上翻滚而下,两人凝神细听,撞击之音由大变小,但中途戛然而止,也没有终结的尾音,估计是落入万丈深渊了。

“小心点,要是掉下去,说不定直接地心历险记了。”吴博叮嘱。

“你想的还挺美,这掉下去,不粉身碎骨招待你就不错了。”

“哈哈哈。。。”

两人同时一阵大笑,紧张和恐惧荡然无存。

但这阵笑声在封闭的岩洞内更加响亮,向更深处传导,似乎惊动了幽暗处的某种生物,一阵细微的嘶叫声传来,接着又传来一阵翅膀拍打的声音。

王独对这种声音有些发毛: “是什么东西?不会是怪物吧?”

吴博根据经验猜测道:“可能是蝙蝠,洞穴里最常见的就是蝙蝠。”

即使大概知道是蝙蝠,即使猜测的结果八九不离十,即使蝙蝠一般不会嗜血咬人,即使蝙蝠牙齿不会分泌毒液,但黑暗潮湿的岩洞是蝙蝠的地盘,两人还是有些害怕。

王独用手电筒照着前方,等待未知生物的出现。

果然,一群蝙蝠出现在光亮之中,但数量有点多,估计不下于一百只,王独的密集恐惧症都犯了。

“我们能挪的地方太有限,若是蝙蝠飞来骚扰,根本没地方躲,万一掉下去就糟了,要不先退回后面的过道去?”王独建议。

“嗯,暂不明确这群蝙蝠是否具备攻击性,退一步海阔天空,保险起见还是退回狭窄的过道,等蝙蝠潮过了,再继续探险。”

吴博也同意先撤回,他先动身往后移去,王独紧随其后。

但他们失算了,如果不发声不乱动,或许蝙蝠不会发现和针对他们,他们靠在墙崖上也安然无事。

然而,刚一退回过道,才发现问题所在,这群蝙蝠的目标并非他们,而是从过道飞往外面。

此时他俩挤在过道里,行动极为不方便,蝙蝠潮速度又非常快,似乎谁也不甘落后,立马就钻入了过道,密密麻麻的一堆,一部分从头顶飞过,一部分活生生撞在他们的头上身上,从他们与墙壁之间的缝隙拼命往外面钻。

过了片刻,蝙蝠群已经全部飞出去了,禁闭声息一动不动的两人放松下来,吴博大口喘着粗气。

王独却举起一只手,肘关节弯曲,手指折回,伸进嘴里,不断地往外抠。

他是在催吐,可干呕了几次,也没有吐出任何东西来,可能因为身体不能下躬,实在不利于胃内容物往上翻涌。

吴博见状,关切询问: “王独你怎么了?不会吃了一嘴蝙蝠屎吧?”

王独不予理睬,继续用手指掏喉咙,并按压舌后根,自己给自己催吐。

“不会是真的吧?要不我拿水出来给你漱漱口?”

王独依然我行我素。

吴博看到王独不停地抠自己嘴巴,而且幅度越来越大,并且呕吐的样子看着都难受,感觉事情比他开的玩笑似乎还严重。

                       

原创文章,作者:孤独的作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2142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