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信 陈烈小说《梦幻武神》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梦幻武神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陈信

角色:陈信 陈烈

简介:  梦中修炼,幻想具现,武道飞升,神威无敌

  一个少年捡到一个破枕头,睡啊睡啊睡成了武神

梦幻武神

《梦幻武神》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三章 赌战

  药庐不远处,便是家族练武场,等陈信、陈明义选好场地,周围已经多了二三十个家族子弟,对着场中两人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十二月底的测试,陈明义是淬体第五重了吧?铜皮铁骨,这简直是在欺负陈信啊!”

  “陈信也真蠢,怎么会答应赌战呢?上次测试他只有第三重啊,莫非他还自以为是三年前的天才少年?哈哈哈,不知死活!”

  “唉,陈信倒是孝顺,为了拿活血丹孝敬他爹,竟然敢越级挑战!”

  “烈叔真可怜!”

  “也许陈信最近有突破呢?否则怎么敢……”

  “哼,睁大你的狗眼,陈信的皮肤那么嫩滑,根本没有达到铜皮的可能!”

  “他妈的,你才是狗眼,有种单挑!”

  “靠,谁怕谁啊?下一场就干。”

  ……

  练武场的一个家族教练充当裁判,他举起手来,大声道:“陈信、陈明义,自愿赌斗,愿赌服输。根据族规,第一,不得杀人;第二,一方认输,另一方不得继续攻击;其余无限制。现在,我宣布,开始!”

  话音刚落,陈明义已经发动了攻击,大步流星,瞬间拉近了两人的距离,粗壮的胳膊挥动起来,直拳冲击。挥拳的瞬间,陈明义嘴角咧开一笑,仿佛已经看到陈信被他击飞的场景。

  陈信嘿然冷笑,不闪不避,一拳崩出,直迎而上。

  周围众人顿时惊呼,陈信疯了?淬体第三重对第五重,竟然正面死拼?

  两个拳头硬碰硬地砸在一起,发出一声闷响,仿佛两柄铜锤互击。在所有人惊愕的眼神中,陈信岿然不动,竟然真的接下了陈明义的铁拳!不但如此,反而是陈明义被冲击力逼退,蹭蹭蹭倒退了三步!

  怎么可能?

  陈明义满脸惊恐,陈信的肌肤看上去柔嫩,但在刚才交击的瞬间,给他的体会绝对是铜皮铁骨!

  铜皮,意味着淬体第四重!

  铁骨,意味着淬体第五重!

  陈信这个小子,上个月底的测试还仅仅是第三重,竟然一下子就达到第五重了!

  难道今天他陈明义主动挑起的赌斗,最后会变成一场笑话?陈明义狠狠一咬牙,拼了!

  “铁锤拳!”

  陈明义厉喝一声,右拳肌肉膨胀起来,仿佛化作一柄巨大铁锤,势大力沉地砸击过去,即使眼前的陈信真的练成了铜皮铁骨,他也要将其砸个粉碎!

  围观者再次哗然:“是铁锤拳!是铁锤拳!黄级中阶武技!陈明义怎么可能学会这种武技?难道是偷学的?这下陈信糟了!”

  当世武技,分天地玄黄四级十二阶。对白石镇陈家而言,无论是嫡系子弟还是旁支子弟,一般都只能学到黄级下阶武技,只有族比前十,被列入家族希望之星,才有机会学到黄级中阶武技。以陈明义淬体第五重的实力,根本不可能跻身年轻代前十名,所以很可能是陈明义的爷爷藏经楼长老陈玄德私自传授的。

  私传家族武技,即使是父传子、爷传孙,也是违反族规的。陈明义就算胜了,也要接受家法,陈玄德也要连累受罚!其实父子私传的情况并不少见,但别人即使私下学了强大武技,也不会在众目睽睽下使用。而陈明义,为了他的面子竟然不管不顾了。

  陈信再次冷笑:“都是淬体第五重,你竟然还敢在我面前使用黄级中阶武技,我说,你们是不是忘记什么了?”

  陈信拉开架势,这三年来他每日练习的一套拳法打了出来:

  “翻江倒海,狂澜拳!”

  乱石穿空,惊涛拍岸,陈信的拳影化作狂风巨浪,破空之声不绝于耳!

  轰、轰、轰,一连三波浪涛,第一波将铁锤拳的气势彻底压制;第二波将陈明义整个身躯席卷到空中;第三波,在陈明义惊骇欲绝企图开口认输之前,狠狠拍击在他胸口。

  伴随着肋骨断折之声,陈明义吐血倒飞出去。

  场内鸦雀无声!时间仿佛停滞了数秒!然后,无数的喧哗声响起:

  “翻江倒海狂澜拳!黄级上阶武技!而且是家族所有黄级上阶武技中最强的一门!怎么可能?只有家主和少数几位高手才会这门武技的!”

  “难道是陈烈私传?陈烈虽然以烈风迅雷拳闻名,但他以前是第一高手,曾进入过藏经楼最顶层,说不定偷学了这门武技,私自传授给陈信。混蛋,要追究他们的罪行,家法处置!”

  “去向执法长老告发他们父子!”

  “去向家主请愿,将他们父子逐出陈家!”

  ……

  纷纷嚷嚷之中,陈信屹立当场,即使是千夫所指,也没有丝毫动摇。他从容不迫地走向裁判,将事先作为赌注放到裁判身旁的储物袋收好,又将陈明义拿来赌战的那葫芦活血丹收入储物袋中,向着裁判微微一礼,便转身而去,看也不看叫嚣的众人。

  担任裁判的那位家族教练赞许地点了点头,大声喝道:“都给我闭嘴!什么私传不私传,你们忘了吗?三年前陈信以家族百年来第一天才的身份,得到家主和多位长老的特许,学得翻江倒海狂澜拳,所以他使用这门武技,并不违背家族规章。”

  众人不由愣住了,是啊,当初年仅十二岁的陈信就达到了淬体第七重,名列当年的族比前十之中。按照常例,族比前十得授黄级中阶武技,而因为他百年天才的特殊性,破格授予他黄级上阶的武技。

  可惜不久之后陈信便“意外”了,从天才变成庸才了,所以众人竟然忘记了,陈信确实能合法使用狂澜拳。而且现在看来,陈信的修为分明已经恢复到第五重了,再加上黄级上阶武技的威力,第六重的人肯定也不会是他的对手,即使淬体第七重的人都未必能赢他!

  难道随着陈烈的陨落,陈信反而崛起了?

  旁支子弟露出喜色,昨天陈烈这杆旁支大旗轰然倒地,让他们人心惶惶,今天却见到陈信东山再起,顿时如同打了一针强心剂一般,虽然陈信还年轻,但他们仿佛已经看到陈信这杆大旗正在冉冉升起。

  而嫡系子弟,性子宽和的人并没有多少想法,生性狭隘的人却仿佛火烧眉毛一般,焦急起来,他们彼此目光交流,凶光闪烁,这个陈信,一定要扼杀掉!

  当藏经楼长老陈玄德看到身受重伤的孙子陈明义被搬来时,顿时发出一阵饿狼般的咆哮。

  “陈信,你竟敢重伤我孙儿,我要你不得好死!这一次,再也不会像三年前那样让你逃过一劫了!”

  很快,一群鬼祟小人聚集起来,一条条阴谋诡计开始出炉:

  “明义不是输了赌注吗?以后每三个月提供一葫芦活血丹。嘿嘿,我们可以在活血丹中添些材料,毒死陈烈。就算被查到明义身上,我们也可以说是明义炼丹还没练到家,偶尔弄错药材也是正常,是无心之失。”

  “好,好主意。陈信打伤我孙儿,我就毒死他爹!”

  “还有,让陈明仁结束闭关,以明仁的修为,肯定能打败陈信。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再由我们几人全力传授他两个月。等四月一日族比,我们操纵抽签,让明仁和陈信对上,在擂台上当着全体族人的面,干掉陈信!”

  “可是族规不许杀人,家主那里……”

  “哼,那种软弱的家主,不用理他。比武斗技,不可能完全没有伤亡的,就说明仁一时来不及收手好了,反正有我们几个老家伙扛着,家主也不能把明仁怎么样。”

  “好,好。明义孙儿的仇,让明仁孙儿这个哥哥来报仇也是应当的。”

  ……

  藏经楼中鬼鬼祟祟之时,陈信已经回到了家中。

  “爹,这是一葫芦活血丹,足够三月之用了。”陈信高兴地说着,“爹,今天我把陈明义狠狠教训了一顿,他至少得在床上躺三四个月。”

  陈烈目光一凝,思索道:“陈明义不过是个庸才,你赢他是理所应当的。不过你要小心他的哥哥陈明仁,还有陈玄德这个老家伙!”

  三年前,陈信以十二岁淬体七重的修为被誉为第一天才,那时陈明仁是十六岁第七重,虽然没有陈信那么耀眼,但也跻身年轻代前十了。而现在,陈明仁已经第九重了!

  “两个月后,你即便达到第七重,也还差他两重,虽然翻江倒海狂澜拳威力无双,但陈玄德把持藏经楼,万一在这两个月里把狂澜拳私自传授给陈明仁……”

  “爹尽管放心,我三年来拳不离手,狂澜拳已经彻底圆满了,别人临时抱佛脚练上两个月,又岂是我对手?”

  陈烈顿时呵斥道:“信儿,骄兵必败!不管怎么说,你们修为的差距太大,就算武技娴熟,也不是那么容易弥补的。四五六重淬炼筋骨皮,七八九重淬炼五脏六腑浑身气血,第九重的境界已经可以初步激发元气,能让武技威力倍增!”

  陈信乖乖受教,两重修为的差距,犹如天堑一般横亘在前,怎么办?他苦苦思索着,忽然心中一动,说道:“爹,我准备外出一段时间。”

  “是要寻找地方闭关苦修吗?有想好的场所吗?”

  “北荒山。”

  陈信眼神发亮,他要去一次北荒山,去一次那个洞府,也许会一无所得,但也有可能会有一线希望!

  

                       

原创文章,作者:陈信,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2112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