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姝色》宁姝雷大人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姝色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宁姝

简介:飘摇江湖数十载,一朝官非惹上身。宁姝从未想过自己会身陷牢狱,还险些因此丧命。不过朗朗乾坤,善恶轮回,有人栽赃有人救,捡回个俊朗无双的相公,吃香喝辣,携手同游,也是很不错的。沉稳内敛护短男主x江湖无赖心计少女宁姝:什么沉稳内敛?他就是只纸老虎,看我把他调…

角色:宁姝雷大人

姝色

《姝色》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002章 牢狱

牢里昏暗,四处弥漫着潮湿腐朽的气息,饶是宁姝闻惯草木散发出的难闻味道,也受不了牢里的腌臜酸臭,只能用手不停扇着,做些最后挣扎。

忽而心念一动,从腰间摸出块玉佩来。

这玉佩是她方才从司烨身上勾来的,现在牢里四下无人,倒是研究赃物的好时机。

举着玉佩朝牢门走近,走廊烛光映照下,玉佩颜色格外寡淡,通体发白,毫无雕饰,万分普通的模样。她指尖拂过系玉的红绳,发现绳上有明显磨损,可见司烨平时都随身带着,宝贝它得紧。

不过他是承天阁执律,怎用这般简陋的佩饰?

宁姝若有所思,拇指反复在玉佩上摩挲,似乎在系绳处摸到一个小扣,还未来得及按下,细碎的脚步声突然从走廊传来。宁姝心里一惊,怕是司烨来寻玉佩,赶紧把它丢进贴身里衣藏了,又往地上一躺,佯装熟睡。

一阵窸窣过后,传来细碎人声。

“大哥,就是她!”

“你确定?”

“没错!”

“……这看上去也太小了,顶多十来岁。”

这没头没尾的对话让宁姝有些紧张,声音不是司烨,也不是她刚才接触过的任何一个人。他们说她”太小了”,是要她去做什么事,还是要她这个……人?

不管怎样,宁姝也不能再继续装睡,索性咂咂嘴缓缓睁眼,做出才醒的惺忪模样,费力抬起眼皮朝牢门看去。

牢门前两个穿长袍的男人还在小声说着什么,见到宁姝醒了,脸上表情俱是一惊,又同时挺直腰身站好,强作镇定。

“你叫什么名字?”高个子男人开口。

宁姝偏头:”不是问过了么?你们没看文书?”

“我们,咳,当然看过!再问一遍又怎样?你老实点,认真回答!”

宁姝见他二人周身透着一股子市侩,丝毫没有衙差狱卒的样子,心里暗道不好,怕是要出事情,当即警惕道:”狱卒大哥已经问过话了,他还亲自叫我早些休息,明天过堂,又怎么会再问我?你们是谁!”

矮个子男人脖子一梗:”我们是谁关你啥事?乖乖回话!否则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宁姝挑唇一笑,道:”威胁我是吧?好!”一清嗓子,提高声音:”你们鬼鬼祟祟的,一定是偷偷溜进来的坏人!我要让外面的狱卒大哥把你们抓起来!来人啊–“

“别别别!”

“来人–有人劫狱啦–“

宁姝气沉丹田,清脆的声音荡漾在整个夜牢之中。当班狱卒闻声急匆匆跑过来,神色张皇:”你这丫头瞎咋呼啥呢!”

宁姝伸手指指那两个长袍男人,道:”这儿有两个坏人!看起来贼眉鼠眼的,指不定要做什么坏事!”

“什么坏人?我刚接班……”狱卒边嘟囔着边侧头看向那两人。眼神锁在他们脸上,仔仔细细看了好几遍,眼角眉梢的不耐立马隐藏,连连赔笑道:”哎哟!这光太暗,小的眼神儿也不好,没看清楚,原来是大人府上的大管家!不知大管家深夜来这破地方可是有什么需要小的效劳?”

大管家见狱卒这态度,周身气场瞬间一变,露出两分轻蔑,道:”不是才出了命案?夫人卧病在床,老爷实在脱不开身,没工夫亲自审问犯人,也就令我二人来看看。”

宁姝听得迷糊,不知管家什么时候还能管这官非了?稀奇稀奇……

正诧异着,冷不防矮个子男人突然从缝里塞了条血巾。宁姝看得分明,脸色大骇,赶紧捡了血巾要丢出去,却被矮男人抢先一步,抓了她的手腕道:”哎呀,你拿的是证物!”

“证物?”宁姝眉头一拧,忽然明白过来,厉声,”我呸!这分明是你刚刚塞进来的!这点儿伎俩也想玩栽赃嫁祸?实话告诉你,姑奶奶进来前已经被搜过身了,要有这玩意儿狱卒大哥能看不见?你当狱卒大哥是瞎子还是傻子?”

狱卒的脸一阵红一阵白,他当然看到了矮男人的小动作,奈何他们都是县太爷手下的人,这样做也定是由县太爷授命。如今这县里以县太爷为尊,谁能说个不字?这次他也只能委屈一番,当当瞎子傻子了。

宁姝看到狱卒沉默,顿时大感不妙,暗骂这一窝蛇鼠要草菅人命了。正欲跳起来把事情闹大,胸口一块硬物忽就往下坠落。她动作一滞,瞬间想起个人来,话到嘴边赶紧转口:”我要见司烨大人!我有话跟司烨大人说!”

狱卒咳嗽两声:”见什么司烨大人,没看到这两位老爷在?”

宁姝用力咬唇,身子微微发颤。早就听说东淮这地方颠倒黑白指鹿为马的人比比皆是,自己嘴皮子功夫再好,对上这些在官场上摸爬滚打惯了的小人,她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争不过,就只有杀了!

宁姝眸中一凛,杀心顿起。双手微转间,袖口没有熟悉的弦丝滑出。她怔了一瞬,猛然想起自己在来路上为了撇清自己和案子的一切关系,已经把弦丝全部扔了。

……真是倒霉透顶!

宁姝咒骂一句司烨,扬头看向他们三人,神色逐渐镇定。

她不屑一笑,道:”张大人令你们来看看,既然看过了,不是该回去复命?如今看了还赖着不走,是想栽赃嫁祸,还是想直接取我性命?”

话音刚落,大管家立即道:”你这丫头倒是门儿清,说着不像小姑娘说的话,可见就不是个好女子!”

矮男人赶紧附和:”就是,哪家好女子会夜里游荡,出现在杀人现场?还穿着这……贼才会穿的衣服!我看哪,八成是谋财害命!”

“对,谋财害命!”

两人齐齐看向狱卒,眼神深邃。

狱卒咽了口唾沫,小声道:”既然是谋财害命,那……咱们签字画押?”

“画你娘的头!”宁姝把血巾狠狠一掷,”不过堂就认定我是杀人犯?我不服!”

“不服就打得你服!”

狱卒眼神陡然凶狠,摸出腰间的瓶子拧开直接朝宁姝泼去。

宁姝毫无防备,辛辣味道顿时覆了满脸,眼睛如被针刺般剧痛。她赶紧用衣袖去拂脸上不断下淌的辣椒水。手忙脚乱中她听到牢门打开的声音,下一刻,却是被三人用粗绳子捆了,不知往哪里押去。

一片火辣的黑暗中,宁姝感觉到自己被按在了木架上,铁链冰冷,捆缚住她的手脚,让她动弹不得。片刻后耳畔嗡嗡杂音逐渐消失,炭火哔啵作响显得万分清晰。

要动私刑?宁姝念头闪过,倒开始害怕起来。师哥师姐们受刑的场景历历在目,皮开肉绽,鲜血淋漓,被铁钎烫后,肉的焦糊味道久久不散……

宁姝忍不住开始颤抖,一张本就苍白的小脸更白两分。

狱卒看看宁姝那瘦小的身板,扭头道:”二位……打不打?”

大管家道:”这是你的地盘,问我俩作甚?”

“小的……小的……”

“你要是下不了手,干脆直接按了她手印。”大管家说着,从怀中拿出一份供词。

狱卒赶紧双手接过,朝宁姝走去。

宁姝咳嗽几声,听到狱卒脚步声临近,她立刻双拳紧握,不让他得逞。

“哎呀,你这丫头是作死呢!”狱卒小声,看那两人几眼,又回头哄宁姝,”你说说你何必犟着呢?还是乖乖把手印按了,免得遭罪,到死落不下好身子!”

宁姝狠啐一口,声音喑哑:”老子没杀人!”

狱卒摇头笑:”呵呵,血巾在手,人证物证俱在,你说没杀人,谁信哪?”

大管家和矮男人连连笑起:”哈哈,我们反正不信!”

“我信。”

突来的声音让四人顿时愣住,短暂静默后,宁姝意识到是司烨来了,心头大喜,当即用尽力气,大声喊:”我没杀人!大哥哥,你救救我!他们要屈打成招!”

见她满脸肿胀,说不清的狼狈,司烨眉头瞬间皱起,直径掠过大管家二人,走到狱卒面前站定。

“这是作甚?”他目中寒意森森。

“回司烨大人,小的是领命,才……”狱卒一个劲往司烨身后看。

司烨冷哼一声,道:”既是领命,领谁的命?”一把夺过狱卒手中的认罪书,随意扫了一眼,捏做一团朝火盆扔去。

狱卒大惊:”司烨大人!”

那两人脸色蓦地难看,矮男人阴阳怪气开口:”呵,这不是外地来的那谁?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竟然敢烧咱们大人亲手–“

大管家见情况不妙,赶紧抬手制止:”哎,司大人在此,自然是司大人说了算!”又对司烨行了一礼,道:”小的深夜前来,乃是奉张大人之命,前来瞧瞧这小贼是否安分。如今有您在,料她有天大的本事也不敢越狱。小的这就回去复命。”长长一揖。

徐杨嘴里冷哼一声,转身随大管家离去。

狱卒看见司烨一脸冷色,知道自己办砸了事,只觉一盆冰水浇头。咽了口唾沫后,默默缩着脖子去解宁姝手腕脚腕的铁链。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姝色》

                       

原创文章,作者:宁姝,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192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