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妃归来:这个娘子太缠人》杜怀远舒望泞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毒妃归来:这个娘子太缠人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杜怀远

简介:相守四年的相公让另一个女人有了身孕,嘴上却虚伪地说着我心里只有你一个人,还言说想将表妹生下的孩子记在自己名下成为嫡出,

角色:杜怀远舒望泞

毒妃归来:这个娘子太缠人

《毒妃归来:这个娘子太缠人》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二章 休书成

一封休书落成,杜怀远心下的怒气稍稍降了一些,视线不经意间落在了镇纸旁的笔洗上,目光一顿。

那是一尊青白玉兰花笔洗,幽雅高洁的兰花旁缀着四个蝇头小字。

永结同心。

那是舒望泞嫁进杜家的第一年,二人在上元节赏花灯猜灯谜的头奖,因为寓意好雕工也不错,舒望泞也就一直留着。

一尊笔洗,让杜怀远不禁又想起了从前和舒望泞的感情,看着舒望泞洁白无瑕的侧脸,杜怀远决定再给她一个机会,她或许也知道错了。

“……望泞,你若是同意将茵儿的孩子记在你名下,好好对他,不去找茵儿的麻烦,休书一事我就当没有发生过……”

他的语气颇有些高高在上的施舍滋味。

可惜了,他这一番姿态注定是自作多情。

“我不愿。”

舒望泞越过他,径直来到书桌前,待纸上的墨迹一干,就将休书折叠妥当收好,眼睛都没抬一下。

杜怀远见她这一系列动作从容不迫,心下气急,狠狠一甩袖子,临走是撂下一句:”舒望泞你真是不可理喻!”

她不可理喻么?

或许是吧。

嫁进杜家这几年,让她一点点意识到曾经她所幻想的如神仙眷侣般的生活只是幻想,婆婆和小姑看不起她商户女的身份,对她百般嗟磨嘲讽,再加上那个失去的孩子……这些让她一步步迷失了自我,变成了如今杜怀远口中”不可理喻”的女人。

舒望泞嗤笑一声,拿起桌子上的白玉笔洗,狠狠摔在了地上。

玉质的笔洗被摔得四分五裂,碎片飞溅到绣鞋上,舒望泞却不为所动。

白竹被这声音吓了一跳,慌不迭上前收拾,”夫人小心,这碎片多,可千万得当心,莫要伤了自己……”

“别叫我夫人,”舒望泞缓缓吐出一口气郁气,”以后叫我小姐。”

白竹一愣,”……是,小姐。”

这边白竹刚将碎片收拾好,那边就有人听到风声风风火火地朝松露院来了,也不等门房婆子进去通报,将那婆子一推就大摇大摆地进来了,姿势颇为熟门熟路。

“哎呦我的好嫂嫂,我可是什么都听说了,我大哥是不是将休书给你了?他向来就是这般心急,什么事都不能等上一等,要我说这种事情怎么着也应该把我请过来,我还从没见过休妻呢,对这事可稀奇了,对了嫂嫂,休书在哪呢?快拿出来让我瞧一瞧……”杜浅柔一脸毫不掩饰的幸灾乐祸。

她惯来都是这样,仿佛与她这个嫂嫂有着莫大的仇恨一般,处处都看不过眼。

枉她刚嫁进杜家时绞尽脑汁想同小姑子打好关系,现在想起来还真是可笑。

舒望泞蹙眉,没有说话。

杜浅柔撇了撇嘴,语气很是不耐烦,”我跟你说话呢,休书呢?赶快拿出来让我瞧一瞧,你这样……莫不是将休书给撕了,想继续赖在我们杜家?那可不成,大哥可都说了要迎娶文茵姐,要知道她那肚子里可是揣着个宝贝蛋,比起你这个生不出孩子的女人高强了不知道百倍千倍!”

舒望泞侧过身,躲过她伸过来想要推她的手,”杜小姐如果说够了请回吧,休书我既然已经收下就绝不会赖在杜家不走,今日等我将嫁妆收拾妥当,明日下午我就离开杜府。”

她难得没了笑的模样,这让习惯了舒望泞低声下气迁就她的杜浅柔有些不适应,不过舒望泞话中的某个字眼让杜浅柔无暇顾及其他。

“嫁妆?什么嫁妆?你既然嫁进了杜家,那你的嫁妆自然都是归了杜家的,而且是你犯了七出之条才被我哥休弃,你还有什么脸说要嫁妆?!”杜浅柔惊呼。

要说舒望泞有哪一点是让杜浅柔满意的,那就只有她的嫁妆了。

舒家靠船运发家,本家在千里之外的江都,舒望泞是舒家唯一的女孩,再加上又是远嫁,所以一贯疼爱女儿的舒父给了舒望泞一大笔嫁妆,只为了女儿日后的生活能够过得好一些。

是以舒望泞嫁进杜家时带来的嫁妆多得惊人,直接让杜家的生活水平直线上升。

杜浅柔记得她娘说过的话,舒望泞的嫁妆将来可是要分出一半给她作陪嫁的,如果真让舒望泞把嫁妆都带走了,她以后可怎么办?

“嫁妆是我舒家为我置办的,我当然能够带走,我可从没听说过女子出嫁了嫁妆就归婆家这一说法,莫非是哪条律例上记载了不成?”舒望泞反问。

律例上当然是没有的,可是要让杜浅柔放弃那一大笔嫁妆,这无疑如同剜肉。

得赶紧告诉娘,让娘赶快想个法子出来,赶在舒望泞离开前将那些嫁妆扣下来才行!杜浅柔打定主意,头也不回地离开,背影显得十分匆忙。

这还是她第一次待了这么点时间就离开,而且难得没有从舒望泞这顺走什么东西,当然了,杜浅柔关心着舒望泞的嫁妆,哪里还有功夫在意这些蝇头小利?

舒望泞颇为讽刺地笑了笑。

“小姐……”白竹有些担心。

小姐这样做难道就不怕杜家人拦着不放她离开吗?

舒望泞摆摆手,示意她安心。

即便她不说,杜浅柔和她那个无利不起早的婆婆也会很快想到这一点,和她说不说都没干系。

“你去我的私库,将甲字号最末的那几个箱子拿来让顺子送到管叔的店里,托管叔送回江都,其他的不用管,今晚我们便离开这。”

那些个箱子中盛放的是实打实的银金票、田契和地契,都是她嫁妆中的大头,这些她是万万不会让杜家人染指的。

她要打的就是个时间差,小箱子毕竟不起眼,待会她跟在后面一起出府,想必杜家人也不会想到她这就是要离开了,至于其他的一些大件倒是无所谓,毕竟时间太急,大箱子打眼,杜家人肯定不会让她带走,她就当是破财消灾了。

白竹自幼就跟在舒望泞身边,没多会就理解了舒望泞话中的未尽之言,喜笑颜开地应了一声,”哎!还是小姐想得周到!”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毒妃归来:这个娘子太缠人》

                       

原创文章,作者:杜怀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191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