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南归》小说角色顾以湘林思楠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思南归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顾以湘

简介:林沉是梦。是顾以湘心上那颗高不可攀的启明星。一个赌约,顾以湘答应林沉,追到了长云中学的老大林思楠。再将他弃之如敝履多年以后,她逃避归来,再见面,林思楠却已经结婚。梦醒时分,这场游戏,到底是谁输谁赢?

角色:顾以湘林思楠

思南归

《思南归》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林思楠结婚了

“林思楠结婚了。”

顾以湘听见这个消息的时候,目不转睛地盯着京豪酒店大门外的迎宾海报。

设计精致的海报上,赫然一排大字–恭喜林思楠先生&杨雪女士喜结连理。

不会这么巧吧?

她把手机往耳边贴紧了一点,唯恐听漏了什么:”晴空,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

对方铆足了劲在那头吼道:”我说,林思楠结婚了!就、在、今、天!”

这回她听清了。千真万确。一清二楚。

顾以湘握着手机,觉得自己的脑子被炸过一般,有嗡嗡不断的轰鸣。

苏晴空是顾以湘的高中密友,一起抄过作业、旷过课、怼过流氓,吵过架最后还惺惺相惜和好的那种密友。她没理由骗她,再说,眼前的婚礼迎宾海报是验证这个消息真实性的最好证据。

有人陆陆续续走进酒店,偶尔几人转过头去,好奇地瞧傻站在迎宾海报前的女生。

过了半响,顾以湘发现电话那头一直没声音。她放下一看,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挂断了。

五年,有五年的时间,顾以湘的生活里没有出现”林思楠”这个名字。

没想到,一出现竟然是这种爆炸式的情况。

她的心情有点复杂。

天气很热,温度高达四十一摄氏度。顾以湘没带遮阳伞,正午的阳光直直地晒在她的头上,脑袋顶快要冒烟。

“湘湘,妈妈有个发小的儿子要结婚了。”

“是许阿姨,去年你放寒假,来家里玩过的。”

“就在京豪酒店,我和你爸在美国,赶不回去。我给你打五千块,你包个红包给你许阿姨送去啊。”

顾以湘脑海里响起母亲大人的话,攥着红包的手有些出汗。

她是去年放假从德国回来,也是见过那个许阿姨。但谁知道A城这么小,这位许阿姨的儿子,竟然是林思楠。

顾以湘把手机摸出来,点开了弟弟顾以潇的号码,手指悬在半空犹豫着–既然她回来了,总会再遇见的,她总不可能躲他一辈子吧?再说现在,他结婚了,以前的青春年少不过白驹过隙,过去的就都过去了,说不定他早就忘了。

想了一会儿,顾以湘把手机放回兜里,还是决定往京豪酒店内走去。

林思楠和杨雪的婚宴被安排在三楼。

京豪酒店的三楼有着本城最大规模的酒店会客厅,一间能容纳五十桌客人。顾以湘就站在会客厅门口不远处。门口摆了一张铺了红布的长方桌,坐了几个人。其中,许阿姨,她母亲大人十几年没见、在前年突然冒出来的发小,也坐在那里,正一脸盎然地收宾客的赠礼和红包。

“哎呀,湘湘,好久没见了。”许阿姨看见她了。

顾以湘笑着走了上去,将厚厚的红包递过去:”阿姨,这是我妈给的。”

许阿姨满脸笑意地接过红包,让顾以湘在宾客礼册上落了个名字:”湘湘,待会吃完饭再走啊。”

她急忙摆手:”阿姨,不用,我弟等着我回去–“给他做饭呢。

再说,参加林思楠的婚礼,总让她觉得心里像压了块石头一样……怎么说,有点难受。

顾以湘话还没说完,旁边不知从哪儿窜了个人出来,附在许阿姨耳边说了几句话,许阿姨大惊失色,急忙跟着那人起身而去:”湘湘,一定记得留下来吃饭啊。我这有急事儿,先离开一会儿啊。”

徒留她在原地。

门口收礼的人突然少了一个,有些忙活不过来,有人叫帮手去了。

唯一熟悉的人一走,顾以湘突然变得有些手足无措,她离开也不是,不离开也不是。总要等许阿姨回来,再道一声再见才是。呆呆地站在原地一会儿,闲得观察起会客厅里的环境。

厅内五十几桌居然杂七杂八地坐满了九成,大厅中央驾着一个鲜花锦簇的圆形舞台,音响放着喜庆的音乐。顾以湘往厅里一瞧,大家闹哄哄的,还挺热闹,结婚的气氛味儿很浓。

这倒很像林思楠的风格,他以前说过,如果他们结婚的话,他要请遍所有的亲朋好友,一一把她介绍给他们。眼下的亲朋好友可够多的。

可黑压压的人头,没一个她认识的。

呸,她乱想什么。人家的新娘姓杨,名雪。

“思楠,你终于来了,快过来帮忙收礼。”一旁长方桌边坐着的人,突然朝她后面招了招手。

顾以湘下意识地转过了身去。

她愣在了原地。

视线相接,是一双黑曜石般的眼睛。

他头发短了,人瘦了。身上少了以前的一股子痞气,多了几分稳重。

黑色的礼服衬得他的身材更加修长挺拔,这是顾以湘第一次看见林思楠穿西装,很好看。他以前,穿的都是黑色。

黑色,很适合他。

顾以湘的心突然似鼓点一样地跳了起来,故人相逢,这个时候该说什么?她努力地扯了扯嘴角,扯了老套的四个字:”好久不见。”

林思楠没有表情,对,看她就像个陌生人一样。让她有些丧气。

是啊,是啊,他该把她当做陌生人的。五年前,她抛弃了他,和林沉一起去了德国。五年来,她没有联系过他一次,干干净净的将她从他的生活中剥离。高傲如他,再次见面怎么会以好脸色相待呢。

可到底是谁抛弃谁呢?明明是他,他说她跟他之间不过是一场游戏,逢场作戏罢了。

林思楠绕过她在长桌旁坐下了。

哦,原来叫的帮手就是他。还是第一次听说新郎亲自收礼的。

林思楠敲了敲桌子,顾以湘转过身去看他。

“红包呢?”他的声音低沉,带着难以言明的吸引力。

顾以湘还没有从偶遇旧人的恍惚中清醒过来,她低头,两手空空,反应过来道:”已经给了。”

林思楠翻开宾客册,找到了那个熟悉的娟秀字体,点了点头。

顾以湘下意识地瞄了他一眼,她写的又不是她的名字,他怎么知道呢。

他不再说话。

一时半会气氛很尴尬。

他总是能将气氛搞得很尴尬,高三的时候她第一次炖了鸡汤给他喝,他当着他所有弟兄的面,将喝下了鸡汤吐了回去,末了还给了一句评语:”难喝至极。”她暗思,虽然难喝,但也没有到至极的地步啊。这些年她炖鸡汤的功夫可好多了。

人总是会进步的,也意味着总是会变的。

就像她,去了德国五年,头发短了又长,皮肤黑了又白。他也有了真正喜欢的人。

顾以湘不知道说什么,半响局促地看了林思楠一眼,道:”恭喜你结婚。”

林思楠没抬头,只是握着钢笔写字的手,几乎不可见地顿了顿。

天知道,她怎么莫名其妙地答应了许阿姨,就坐到饭桌上了。这是顾以湘这辈子吃的最尴尬的一顿饭,没有之一。

满桌的宾客,她只认识两个人,一个是坐在她旁边的笑脸盈盈的许阿姨,一个是坐在她正对面毫无表情的林思楠。

这个人,连结婚都冷着脸。

幸好,还没开始吃,一道及时的电话铃声拯救了她。

顾以湘拿了手机冲了出去,会客厅外的空气仿佛比厅内清新不少,她的小心忐忑突然松了一些,按了接听键:”喂,林沉。”

刚说完,就感到背后一阵莫名其妙的寒意。

林思楠站在厅外,离她不远,他将烟叼在嘴上,从兜里摸出一盒火柴,驾轻就熟地挑出一根,”嚓–“地一声,火焰贴着香烟,烟燃了,林思楠吐了一圈烟雾,烟味在空气里扩散。

他什么时候又开始抽烟了?

顾以湘闻到了烟味,她皱了皱眉。她有鼻炎,闻不得刺激的味道。听得电话那头道:”以湘,我今天下午二点的飞机。”

“好,我去接你。”

顾以湘打完电话,握着手机,犹豫了会儿,还是走到了林思楠旁边。

林思楠居高临下地看了她一眼,似乎是在等她说话。

顾以湘抿了抿唇,绞尽脑汁说了一句:”吸烟有害健康。”

林思楠似乎是挑衅般地,又抽了一口,却没有对着她吐烟气。

她握着手机的手紧了几分:”我临时有事,麻烦你告诉许阿姨一声,我就不吃饭了。”

他没说话。

终于鼓足了勇气,顾以湘抬起头来看着他好看的眼睛道:”林思楠,恭喜你结婚。”

这是五年来,他第一次听见她叫他的名字。

也是第二次,她今天对他说的恭喜之词。

林思楠的眸色暗了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思南归》

                       

原创文章,作者:顾以湘,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191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