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医娇妃宠上天小说(云淼著)云若璃元子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鬼医娇妃宠上天

作者:云淼

简介:传闻云家大小姐丑陋残疾,是个草包废物?“谁说的!”一手绝世医术教他做人!前未婚夫拿着退婚书打上门,离开时据说哭得肝肠寸断。再后来某人表示不服!“君子说一不二,字典里绝没有后悔两个字。”字句铿锵,手下的悔过书抄得没有一点点犹豫。“男子顶天立地,岂能一点小伤小痛就大惊小怪。”某人义正言辞,默默把受伤的手指递到云若璃面前。“女子以夫为天,夫君的话必须遵守,让你往东就不能往西!”某人跪在搓衣板上,说得理所当然。云若璃吃完他刚剥好的芙蓉虾,点了点头,“觉悟很高,奖励你再跪半个时辰。”

鬼医娇妃宠上天小说(云淼著)云若璃元子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鬼医娇妃宠上天》免费阅读

痛,好痛。

头好像要裂开一样。

大齐象征着威严的金銮殿上,少女目光涣散,鲜血从她额头流下来,染红了她的脸。

“呵,堂堂云家大小姐,竟如此自甘下贱,自请为妾不说,被睿王殿下拒绝之后居然以死相逼,云家真是教出来个好女儿!”

“都失贞了还想嫁进王府,也不拿镜子照照,一个残疾丑女有什么资格当睿王妃!”

耳边奚落声不断,声声入耳。

这是哪儿?

云若璃动了动嘴唇,却发现喉咙像被火烧过,根本说不出话来。

不远处的紫衣男子,一身的矜贵之气,正神色冰冷的看着她,薄唇缓缓吐出两个字:“荡妇。”

云若璃:???

作为末世最负盛名的鬼医,还是第一次有人敢对她说这两个字,这男人,怕是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等等,她的基地不是被炸了吗?

她不是也跟着被炸成灰烬了吗?

现在又是什么情况,她在哪里,这些人又是怎么回事?

难不成……她穿越了?!!

不等她反应,那个紫衣男子已经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

“要不是曦儿告诉本王,本王还不知以你这副尊荣,竟然也能有男人愿意碰你。”

“呃……”

胸腔里的空气被一瞬抽离,喉咙传来尖锐的刺痛,云若璃只觉得头痛欲裂,她伸手想要去掰扯那个男人的手,却发现自己根本使不出半分力气!

她这才发现自己受伤了!

此时此刻,鲜血正不断从她的额头上流下来,迅速染红了她的半张脸。

一股不属于她的陌生记忆,就这样毫无预兆涌入脑海!

这具身体的主人,跟她一样,也叫云若璃。

可惜,天生腿疾,四岁时又因为一场意外,容貌尽毁。

而与她自小有婚约的睿王,那个紫衣男子,生来便是肃帝最得意的皇子,天之骄子!

所以,即便有婚约,他又怎么可能会看得上她?

于是,她的二妹云曦看准了机会,为了得到睿王妃的地位,甚至将来能够母仪天下,便不惜暗送秋波,一来二去的,就与睿王暗中好上了。

于是渣男贱女暗中设下阴谋陷阱,污蔑她与别的男人苟且。

为的就是能一举要了她的命,好称了他们的心!

方才,便是睿王拿着那些所谓的证据,在金銮殿上与她对峙,让当今圣上解除了他们之间的婚约。

为证明清白,云若璃撞柱明志。

多蠢的女人!

云若璃低咒不已。

她要是这种任人搓圆捏扁的软包子,前世早就被人弄得死无全尸了!

不过,老天既然给了她重生的机会,她也该为死去的那个云若璃,报仇雪恨!

就当是报答她留给她的这具身体了!

“曦儿?”云若璃一字一句斟酌着这两个字,抬眸看着掐着自己脖子的男人,泠泠冷笑:“我这个好妹妹,跟睿王殿下倒还真是走得近呢,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才是跟睿王殿下有婚约的人……”

她脸色惨白,说出的话,却字字诛心。

睿王眼底闪过一丝慌乱,回过神来,掐住她脖子的力道猛地加重了:“贱人,本王与曦儿清清白白,你休要血口喷人!”

“呃!”

云若璃僵直了脖子,面色迅速变得涨红!

她毫不怀疑,如果她再说出什么对他不利的话,他一定会毫不犹疑掐死了她!

但是,她又如何会让他得逞?

看准了时机,她状似痛苦挣扎,指尖却猛地摁在他的曲池穴上!

刹那间,睿王只觉得手肘传来前所未有的刺痛,逼得他不得不一把松开了手。

“咳咳咳……”

终于摆脱了禁锢,云若璃捂住自己的脖子剧烈地喘息着,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之后,她惨白着脸跌坐在地上,看向睿王的目光是毫不掩饰的讥笑:“我亦清清白白,王爷又凭什么颠倒黑白?”

她看上去奄奄一息,但眼中的不屈却似星辰闪耀,令人几乎都险些忘记了她那张沾满血污丑陋至极的脸。

“死到临头还不知悔改,父皇,云氏失节,根本不配为睿王妃,请父皇下旨,赐死云氏!”睿王大声道。

失血带来的寒意让云若璃意识模糊,她捂住伤口,大脑却一瞬清明。

事已至此,再怎么解释都是徒劳,那么,摆在她面前的路,只有一条。

她缓缓抬起了头:“既然王爷坚称我已失身,那不如请宫里的嬷嬷来验一验,若确有其事,若璃任凭处置绝无怨言,若无,若璃势必要问皇上讨一个说法,毕竟我云氏一门世代忠烈,绝不能一朝毁在我一介女子身上,还请圣上明鉴!”

她说罢,深深地将头埋了下去。

无人见得的一瞬,眸底却一瞬泛了嗜血冷光!

云若璃的父亲是大齐威名赫赫的镇远大将军,母亲是神医世家嫡女,数十年前也是名满京师的女神医。

因为跟皇室有些渊源,才让她跟睿王订了婚约。

然而事实证明包办婚姻并没有什么好结果。

云若璃原本应该在年底及笄时便跟睿王成婚的,未曾想刚过二月,对方就闹着要退婚,不仅如此,还以她失身他人为借口,企图取她性命。

“堂堂未来睿王妃,公然在宫中验处子之身,这要传出去,睿王的脸还要不要了?”

说话的是德妃,睿王的母亲。

她一步步进了金銮殿,在皇帝面前跪了下来:“皇上,睿王与云家丫头之间,兴许是有什么误会,不如交给臣妾来处理吧?”

“你?”

皇帝冷眸朝她瞥了过来。

德妃连连点头:“是,臣妾向皇上保证,明日这个时辰,一定给皇上一个交代。”

得了皇帝首肯,云若璃心底也是狠狠松了口气。

她那时候说那句话,不过是用云家来给皇帝施压,若要真验身,她还不一定能过得了自己心里那关。

最重要的,验身嬷嬷是个公正之人也便罢了,若是睿王的人,验身之时做些手脚,她即便未失身,届时只怕也是百口莫辩了。

云若璃很快被送去了偏殿,德妃身边的崔嬷嬷,也很快过来了。

“云小娘子,睿王殿下的身份相信你心里也清楚,刚才你在大殿上公然做出那等荒唐事,甚至不惜以云氏一族来向陛下施压,做法实在有欠妥当。”

妥当?

云若璃听了,便幽幽冷笑起来。

方才她差点死在大殿上的时候,没有任何人说过一句不妥,现在,她想要一个公道的时候,就成了不妥了。

这就是所谓皇家!

为了皇室尊严,一个女子的性命,不如草芥!

“殿下今日是冲动了些,但德妃娘娘是他的生母,她的话,殿下不敢不听,娘娘说了,既然两家婚约已经订下,那你就是钦定的睿王妃,这一点谁都改变不了。”

“至于今日之事,那个奸夫宫里已经下令杖毙了,殿下也原谅了你,只希望你日后注意德行,不要再发生类似的事。”

明明是颠倒黑白的事。

经他们口一说,倒显得是她做了龌龊事还无理取闹了。

云若璃挑眉。

她不傻。

皇帝如果真的明德,那就应该让她站到金銮殿上,跟睿王据理力争,而不是因为德妃三言两语不痛不痒的话,便答应了她的提议。

说到底,不过是为了维护睿王的脸面罢了。

他一定没想到,他那个儿子,那个他自认为将来能够承继大统的儿子,竟然会为了与她取消婚约而不惜设下如此弥天陷阱。

她失身与否且不论,单凭如今闹得人尽皆知的场面,堂堂睿王殿下,被一个他从来看不上的女人戴了绿帽子,这事要传出去,天下百姓还不知要如何笑掉大牙呢!

到时候,皇室尊严何在,皇家颜面何存?

此外,她虽面目丑陋,到底是将军府的长女,她若是当真在宫中出了事,将军府又如何会善罢甘休?

所以,这个睿王,是真的蠢!

“什么奸夫不奸夫的,嬷嬷的话我一个字也听不懂。”云若璃垂眸,看起来柔弱无辜极了。

“是是是,没有奸夫,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以后谁也不要再提。”崔嬷嬷自以为拿捏住了她,言语间难掩得意。

在她看来,云若璃又残又丑,卑微软弱,根本配不上睿王,不管她今日是不是受了冤枉,都改变不了她愚蠢的事实。

什么镇远大将军的长女,不过就是个任人摆布的蠢货。

“小娘子也别怪老奴多嘴,说实话,你这样的容貌嫁给殿下那是高攀,现在能够保留你正妻的身份,是给你脸面,你应该感恩戴德才是。”

云若璃闻言,掩去了眸底的冷冽,缓缓站起来,在她面前福了福身子:“多谢嬷嬷提点,若璃明白了,这就去大殿谢恩。”

你们的喜爱与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请各位读者朋友多多指教!

>>>点此阅读《鬼医娇妃宠上天》<<<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10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