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信《无双庶子》男频穿越古代逆袭抖音小说完本阅读系统

小说:无双庶子

作者:漫客1

简介:李信,平南侯的私生子。母亲病逝,跟随舅公进京寻亲的他,被平南侯府骂作“野种”,赶出了家门。于是,这个无家可归的少年人,被活活冻死在了破庙里。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另一个李信来到了这个世界。作为一个光荣的穿越者,李信给自己定下了两个目标。一,活下去。二,打倒渣爹!

李信《无双庶子》男频穿越古代逆袭抖音小说完本阅读系统

《无双庶子》免费阅读

“哥……哥哥,你在做什么?”

卖碳妞只穿着一个草鞋,两只小脚丫被冻的发紫,她蹲在李信身边,看着这个大哥哥在用家里砍柴的柴刀,在削自己跟爷爷好容易才烧出来的炭。

地上乌黑的炭屑掉了一地,让这个小丫头很是心疼,她虽然年纪小,但是知道这些爷爷辛辛苦苦烧出来的炭,可以卖得一些铜钱购买吃用,而且他们这个活计,只有冬天能做,等到开春的时候,便烧不得炭了,爷爷就只能上山砍柴进城卖一些柴火了。

柴火的价格远比木炭要贱的多。

所以,只有冬天的时候,小丫头能偶尔见一些荤腥,其他季节,连饱腹都是奢望,因此她看到李信这么浪费木炭,不免有些心疼。

李信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抬头对着这个小丫头咧嘴一笑:“丫头,单纯的卖炭是挣不到钱的,哥哥想法子挣点钱,给你买双棉鞋穿穿。”

他说完这句话之后,便开始专心继续削这些木炭,地上的炭屑纷飞。

小丫头看不下去了,立刻跑到正在烧炭的爷爷那里告密,老头子停下风箱,弓着身子走到李信这一边,只见这个少年人正在把地上的木炭削成一个个动物的形状,这些动物里有虎,貔貅等等,一个个虽然说不上惟妙惟肖,但是总算都成了形状,看起来颇有些模样。

老头子蹲下来看了看,然后捡起了一块老虎形状的炭,拿在手里看了看,然后微微摇了摇头,声音沙哑的说道:“你小子心思倒是活泛,看来你是想把这些普通的松炭和竹炭,当成兽炭去卖?”

李信微微有些吃惊,抬起头看向这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卖碳老者,他停下手里的柴刀,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一声:“老丈知道兽炭?”

卖炭翁低声开口:“老头子烧炭十几年了,自然听那些城里人说过一些,城里的富贵人家,都不会用普通的木炭,而是用兽型的木炭,这些木炭的价格,比普通的竹炭价钱贵上几百上千倍,有些甚至与金子等价……”

说到这里,这个卖炭翁摇头道:“虽然不知道这个兽炭为什么卖的这么贵,但是老头子曾经打听过,一块兽炭最少可以少一天一夜,甚至更长时间,所以烧制兽炭最少也要用铁木才成,普通的松木还有竹子是不成的。”

兽炭,是贵族专用的木炭,这种炭并不是直接烧出来的,而是先烧成碳,然后再用人磨成碳粉,然后掺杂香料之类的香粉进入,然后再用模子做成野兽模样,这样的木炭,甚至可以燃烧几天几夜,不仅没有烟味,而且还会有一股异香。

但是如卖炭翁所言,这种兽炭要用密度很高的木头才能烧成,像他们这里只有松炭和竹炭,肯定是不成的。

李信也是前世看到一本杂书里,详细介绍了古时候的各种木炭,才会突发奇想。

不过他听了卖炭翁的话之后,并没有沮丧,而是神秘一笑:“老丈,咱们虽然制不出真正的兽炭,但是只要做一个差不多的样子出来就行了,小子自然有办法把这些东西给卖出去。”

卖炭翁有些犹豫的看了一眼李信,最后摇了摇头,轻声叹气道:“罢了,年轻人心眼多,便由得你,只是不许你糟蹋太多东西,最多刻上五十斤,卖得出去卖不出去都不甚要紧。”

竹炭和木炭的价格,一般都不是很贵,大概就一斤五六文钱的样子,今年天寒,木炭稍微贵了一些,但是也不会超过十文钱一斤,卖炭翁一天就可以烧出上百斤的木炭,因此拿出半天的产出,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大事。

李信心中暗暗吐槽,他并不是专业学雕刻的,顶多算一个业余的木雕爱好者,雕出来一块山寨版兽炭,就要花费许多时间,真让他雕出来五十斤炭,那是难为他了。

就这样,李信在这间木屋里忙活了整整一天,由于屋子里没有灯,天色完全暗下来之后,就没有办法继续雕木炭了,收工之前,李信大概数了数,总共弄出了二三十根山寨版兽炭,加起来也就十来斤的样子。

不过雕刻的一天之后,他的手艺多少熟练了一些,后半天雕出来的兽炭,比上午的要精细不少。

晚上还是很冷的,这个屋子里只有两个床,卖炭翁带着孙女一起睡,李信一个人睡在一张相对矮小的床上,抱着一堆稻草做成的铺盖,被冻的瑟瑟发抖。

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第一天感受这个世界的寒冷,毕竟前两天的时候,他都是在昏睡状态中,整个人是没有知觉的。

整整一个晚上,李信都没有怎么睡着,最多就是半睡半醒的睡了一两个时辰,等到天色刚刚亮起来来的时候,实在受不了的李信就从床上爬了起来,也没有吃早饭,简单很卖炭翁打了一声招呼之后,就背着那一篓子雕好的山寨版兽炭,进城卖炭去了。

进城的路,他从倒霉孩子的记忆中看过,因此倒也能摸得到京城在哪,走了七八里路之后,运动带来的热量渐渐驱散了身上的寒意,李信抬起了头,就看到一座巍峨的雄城,屹立在自己面前。

这就是京城,大晋的国都。

三十年前,大晋一统天下之后,大晋的国都就成了天下的中心,也成了天底下最大的一座雄城,眼前这个足有十米左右高的城墙,看起来极为壮观。

李信抬头看了片刻,随即在心中微微叹了一口气。

以后,自己估计就要在这座大城里刨食吃了。

前世自己一个农村娃,能在一个一线城市里混的如鱼得水,现在,自己一样能够在这个城市里,活出一个人样!

想到这里,李信暗中握了握拳头,背着自己背后的炭篓,大踏步的朝着京城的东门前去。

今天的目标,给小丫头买一双厚实一点的棉鞋,顺便再给自己弄一床像样的棉被!

李信暗暗给自己加油打气。

一个粗糙的声音,打断了李信的野望。

“小子,哪来的?是本地人么?有没有路引?”

李信抬头一看,一个壮硕的汉子,穿着一身兵丁的衣衫,站在自己面前。

少年咽了口唾沫,乖乖从怀里取出路引,递了上去。

“永州来的,来京城……寻亲。”

通过倒霉孩子的记忆,他知道在这个不知名的时代,没有路引是不能出门的,他跟舅公自然也有路引,不然连永州也出不了,更别提来京城了。

所谓路引,就是地方衙门开据的证明,证明这个人是谁,从哪来,到哪去,干什么。

而李信的路引,就是永州府祁阳县衙开据的,上面写的理由是寻亲。

这个守门的兵丁,看了一眼李信脚上破旧的布鞋,又低头看了一眼路引,然后盯上了李信背后的木篓子。

“里面装的啥?”

李信勉强挤出一个笑脸:“家里弄的竹炭,天冷了,送给城里的亲戚。”

这个兵丁打量了李信一眼,然后大手一挥:“进去吧。”

李信点头哈腰,从城门里走了进去。

等李信走远之后,这个兵丁找了张白纸,偷偷把李信的名字写了下来,然后把白纸藏在了自己怀里。

京城里,最大的一条街是得胜大街,这条大街横穿整个京城,从西城门一直通到东城们,三十年前大晋武皇帝亲征,横扫天下的时候班师回朝时经过这条街,所以取名为得胜街。

从那之后,这条街就成为了京城的象征之一,也成了京城里最繁华的一条大街。

尽管已经下了三天的大雪,城外仍旧是天地素白,但是得胜大街上却并没有多少大雪留下来的痕迹,毕竟这里是京城,大街平时都有专门的人来扫,而且人来人往的地方,留不下什么大自然的痕迹。

此时,在得胜大街的街头上,一个个子并不是特别高的少年人,背着一个竹篓,正瑟瑟缩缩的在大街上走着。

这个少年,自然就是李信了。

他之所以瑟缩,倒不是因为害怕,而且因为冷。

他现在,就只有两件衣衫,一件里衣,一件外衫,这是秋天的打扮,而现在已经进了腊月,马上就是年关,寒风吹在他的身上,让他不由瑟瑟发抖。

还好,今天是大太阳,太阳照在身上,总算让李信能够舒服一些,他在大街上四下观望了片刻,然后目光锁定在一个体型微胖,留着两撇小胡子的中年男子身上,李信走上前去,轻轻拍了拍这个中年人的肩膀。

“大哥你好,小弟初来京城,有一件事要跟大哥打听打听。”

这个中年男子停下脚步,回头打量了李信一眼,见到李信一身单衣之后,眼神之中就隐隐有了一些鄙视,不过身为京城的老百姓,还是要端着“身份”的,这个中年男子咳嗽了一声,开始正视李信。

在他看来,面前的这个少年人,大概是来京城投亲,要向他问路的,于是把双手背在后面,笑眯眯的看向李信,开口道:“小兄弟,有什么问题问吧,吴某人在这住了几十年了,这京城里就没有我不熟的地方。”

李信弯身称谢,然后一本正经的开口问道:“大哥,这京城最大的青楼在哪?”

中年人笑眯眯的表情僵在了脸上,他愣愣的看着李信,半天没有缓过神来。

这个少年人,衣服简陋不说,脸上还有没有洗干净的煤灰,一看就是穷人家,还操着外地口音…怎么…开口就问青楼?

世风日下呀!

这个社会到底怎么了,难道是我吴某人跟不上时代了么,现在的少年人,都这个样子了?

李信看他呆住了,以为这个大哥没听懂,于是很有耐心的补充道:“青楼,就是妓院,窑子。”

中年人眼皮抽了抽,笑容很是僵硬:“小兄弟,这会儿是大白天……还是上午…问这个不合适,你要是真有想法,为兄晚上可以带你去几个好地方…”

说到这里,他看向李信的眼神已经亲热了不少,显然是把李信当成了同道中人。

李信之所以选择这个中年人,就是因为看他脚步虚浮,脸色苍白不见血色,而且神态猥琐,一看就是经常逛窑子的老嫖客。

李信摇了摇头,开口道:“大哥,小弟去青楼是有事情要办,还请大哥行个方便…”

这个中年胖子挤了挤眉头,很是猥琐的笑了笑:“男人去青楼,可不就是为了办事么,这事大家都懂,不过这会儿大一点的楼可都没有开门,小兄弟若是真着急,愚兄可以带你去几个小一点的地儿…”

李信一脸无语的看这个猥琐的胖子。

这个家伙,已经无可救药了。

最终,几番纠缠之后,李信终于问出了京城青楼的所在地,或者说京城里最贵的青楼所在地。

那就是位于城南的胭脂河。

胭脂河本来叫做秦淮河,河上十里画舫,步步楼台,每天晚上,秦淮河上都灯火通明,因为青楼里头的小姐们经常在河边洗胭脂,久而久之,这条河水都隐隐散发着香气,所以被人称之为胭脂河。

李信问清楚路之后,就辞别了这个猥琐的中年胖子,转身朝着秦淮河的方向走去。

不得不说的是,李信就简单的问了一句路,这个胖子简直对他一见如故,恨不能在大街上直接跟李信拜把子,李信花了好长时间,才摆脱了这个胖子的纠缠。

分别前,胖子告诉李信,他叫吴道行。

不过李信现在没心思搭理这个胖子,他必须赶到秦淮河,把背上的这篓山寨版的兽炭给卖了才行。

他很清楚,自己雕出来的这些“兽炭”,上不得台面,真正的有钱人家不愿意买,稍微穷一些的人家又不会愿意花费远远贵于普通木炭的价格去买,所以,这些山寨版木炭,最佳的售卖点,就是青楼了。

在这个时代,木炭在冬天与后世的空调地位大概等同,也就是说,只要你是服务业的,就必须要在房间里烧炭,毕竟没人愿意出来花钱还要受冻,所以对于青楼来说,木炭是刚需,是必需品。

但是这里面又有一个问题,那就是普通的木炭,竹炭烧起来没有牌面,真正的贵木炭青楼也烧不起,如果这个时候,出现了一个形似兽炭,但是相对于兽炭来说又很便宜的木炭……

怀着这个心愿,李信来到了秦淮河边上最大的一家青楼。

得意楼。

所谓春风得意马急蹄,得意楼是举子们中了进士之后,最爱来地方,这儿虽然是青楼,但是相对要高端一些,基本很少出现那种直接就卖身的低端服务,得意楼的清倌人们,个个读书识字,你想要上她们,光有钱还不行,还得自己亲自去追求才成。

这就是行业高端与行业低端的区别,这种欲拒还迎的感觉,才是那些读书人们最喜欢的调调,因此,十里秦淮里头,就数这家得意楼生意最好,也最容易来钱。

现在是上午,得意楼还没有开门做生意,李信背着一篓木炭,轻轻敲响了得意楼的大门。

开门迎接李信的,是一个很是瘦弱的侍女,这个侍女看起来也就十四五岁年纪,上下打量了一眼李信之后,她脆生生的开口:“这位公子,咱们得意楼要到酉时正才能开门,您要是想来,便酉时再来。”

真正会做生意的人,往往都不太会出现刁难顾客的情况,毕竟一个笑脸,一句客气话又不要成本,所以这个侍女常年养成的习惯,让她在面对李信的时候,也颇为客气。

李信从自己的背上解下竹篓,然后从里面挑出一块雕的最精细的虎形兽炭,放在手里,递在这个小侍女面前。

李信语气客气。

“小姐姐,我是来见你们东家的,麻烦小姐姐通传一声,就说我这里有兽炭卖…”

说到这里,李信顿了顿,继续说道。

“一百文一块。”

你们的喜爱与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请各位读者朋友多多指教!

>>>点此阅读《无双庶子》<<<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10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