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樱友金庭玉《天鹏纵横》都市玄幻修真抖音小说完本阅读系统

小说:天鹏纵横

作者:流浪的蛤蟆

简介:修仙觅长生,热血任逍遥,踏莲曳波涤剑骨,凭虚御风塑圣魂!天下千山万水,百壑千川,凡是有天有地的地方就有生灵。人物,走兽,飞禽,爬虫,游鱼,植潜,生命的形式千门万类,层层不穷。但凡生灵有能力超出生死轮回,脱出万丈红尘之外,就可被称为仙灵,又有走了相反的道路,可也能达到永生不死,并成为另一种生命形式的就叫做妖魔。我就是妖魔,修炼七千八百六十九年,我终于能脱去本壳,炼化原形,达成我毕生苦苦追求的目标,拥有天地同寿,日月齐辉的悠长而无限的岁月,得成魔道。

陈樱友金庭玉《天鹏纵横》都市玄幻修真抖音小说完本阅读系统

《天鹏纵横》免费阅读

岳鹏现在可是惬意的很,陈樱友那厮还是非常有办法的,基本上岳鹏的身份问题已经解决了,陈樱友在某些事情上办不到的,他就亲自出马,毕竟他也算是法力无边的上级妖魔,什么隐身法,穿墙术之类的小法术对他来说还是轻而易举的,人类的那些政斧部门他就象自己家一样来去,在陈樱友的指点下他把自己的身份篡改的天衣无缝。

    在陈樱友的劝说和怂恿下,他现在的身份如下:

    长春市第一中学的一年四班的新生,和陈樱友同校,同年级,同班,名字还是岳鹏,男姓。原来他准备写成雄姓或者公的,毕竟论禽鸟可都用这个词,可陈樱友说什么也不同意。

    现年十六岁,父母双亡,他无论陈樱友怎么劝他都不肯给自己找那个麻烦,坚持一个过生活。陈樱友给他弄了个大款的父母,把人家两口子的记忆都已经修改过了,可岳鹏就是不满意,说人家文化层次太低,外貌有俗气,诸如此类的,而且还嫌原来人家的女儿,也就是要做他妹妹的那女孩儿太丑。最后这一项就不了了之。

    居住在平泉路四号,反正他们弄钱的方法多了去,两百年的妖怪就算不犯法,也可以从正当渠道积攒颇为丰厚的家底。何况岳鹏他们两个刚寻宝回来,有不少对他们没多大用处,在人间却可以称之为古董的古代器具可以变卖。为了住的方便,岳鹏干脆把平泉路四号那一栋五层的读力办公楼买了下来。一层也就两百多平方米的面积,地方到不是很大,但地点非常清静,离市中心还不太远,在南关电业附近。

    靠父母遗产过活,这是陈樱友一再要求的,绝不能有来历不明的收入,要让人查不出破绽来。为了真实,陈樱友一再强调要求,不能随便的变出钱来花,必须得从银行里取出来在花用,现在岳鹏在银行里有所谓的父母遗留存款大约有两千多万,据说来历明确。陈樱友说是别人贿赂他父母的钱,也有他自己的家底,反正也算不义之财,就给他划拨过来。而且帐面上绝无问题,请专业人士洗的钱,帐上面滴水不漏。

    他的过去,从出生证,幼稚园,小学,初中,都做的毫无问题,历史问题更好解决,他现在是从外地刚迁移过来的,本地无有认识的人,自然不会有漏洞,当然陈樱友除外。

    所以无论是任何角度来看,岳鹏现在都是一名正经八百的都市少年,莘莘学子,来历完全没有可疑之处。

    陈樱友当初是为了旅游到西湖的,现在也要回家上高中,这不就要开学了。

    岳鹏大概是因为本能的关系,选择了住在最高的一层,起卧行动,厨房,餐厅都在这一层,而且这栋楼基本上一层就是一个框架的大厅,也不分什么室不室的。反正岳鹏本身也不是很在乎。

    这几天陈樱友都窝在他这里,两人都在琢磨各自得到的东西。有时也上网鬼混,反正俗语有云:“在网上谁知道我们是狗哇。”妖怪就更别提了。陈樱友指点岳鹏说这是最为有效的熟悉现代社会的方法。网上什么人都有确实也让岳鹏见识了现代社会的千姿百态,和风俗人情。

    不过陈樱友对岳鹏过于迷恋网络有时也颇有微词。今天他就实在忍不住了,准备提醒岳鹏别忘了正事。

    “哥们,明天我们就要上学了,你也得准备一下,买点学习用品那,生活用品那,象书包拉,文具拉,笔记本拉,钢笔拉,衣服拉,起码买辆自行车吧?”

    正忙着和陈樱友拼杀在反恐精英了的岳鹏头都不抬,不太着调的随口回答:“我不用买吧,用法术都可以变,而且自行车多落后。我把你给我送的神兽风雷吼变成法拉力跑车就行,要不就用独角金睛兽变一台劳斯莱司也听不错。这种神兽都可以变身,而且它们智商很高,变成汽车后可以自动驾驶,还不用汽油。”岳鹏不太赞同陈樱友的话,做为上级妖魔在社会上也应该有应有的气派,起码不次于黑社会老大吧,骑自行车象什么话。

    陈樱友听到这话有点气急败坏放弃正要把岳鹏爆头的机会,回头嚷道:“第一,风雷吼和独角金睛兽不是我给你的,是你从我这里抢去的,第二,现在社会,一个高中生还没人拽到开你说的那玩意上街的,更别说开那玩意上学的了。你要注意形象,别以为现代社会还象以前。”

    为了加强气势陈樱友还把身体转到岳鹏面前,以极度郑重的语气面对面的和岳鹏说:“你―绝―不―可―以―动―不―动―就―使―用―法―术,一定要象个普通人。”

    岳鹏要不是有法力护体,早就被唾沫,口水喷个满脸。就这样他也很不爽。心想:“这小子越来越没规矩了。不,一开始他就没把我放在眼里,这可不行,我得教训,教训他。”

    “你要死就知声,别以为我是你可以吆喝的。”

    “切――

    “高级妖魔就了不起是不是,恩,你这不就被我砍死了。”

    “靠,用匕首就能干掉我,反恐精英不好玩,我不玩了。”

    “哈哈。八十败三胜,你也太逊了。”

    “什么破游戏,我不玩了,我要上网玩奇迹。”玩的非常沮丧的岳鹏,激流勇退――开始玩赖。

    “还是跟我出去买东西吧?我是服了你了,好象你这几天都没动地方吧?怎么比现在的学生还迷恋,也该出去溜溜了。”

    “不我奇迹这几天才到三十级,我还要练级。”岳鹏根本就不愿意动弹。

    陈樱友把眼前的电脑一关,转过头来说:“你看看你这里,造的跟什么鸟巢似的,一天窝在这里也不出去,不是想孵蛋吧。

    “别惹我发火。”

    岳鹏可不是没脾气的懦弱妖怪,本来就不是很爽,这下更是火大。念动力一发陈樱友硬生生被弹飞,贴到墙上,呈现个“大”字,无形的压力牢牢把按住不动。

    “哎,哎,别当真―――――――”

    陈樱友看到岳鹏双眸跳跃着妖异的光芒,身上也发出一股从没见过的摄人威势,陈樱友本能感觉到岳鹏体内那种诡异莫明的力量强横无匹,无异与天地神魔。是他有生以来从没见到过会在任何生人,妖怪身上所能拥有的强大,那实在太恐怖了。这只是纯粹的精神压迫就已经令陈樱友承受不了。

    平时天不怕,地不怕的陈樱友也乖乖的闭上嘴巴。

    只是短短一瞬间,岳鹏就收回了力量。他只是想吓唬陈樱友,可并不是真的要对付他。岳鹏不是嗜好杀戮的那种妖怪,而且也不想因为这点小事就杀掉陈樱友。

    岳鹏收回发出的精神力量,一切就跟没发生一样,恢复了原样。岳鹏的修行早就到了能收发自的境地,他也不会在精神上摧毁陈樱友的意志,那太过了些,小小的教训族够了。

    陈樱友跌下地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他到是没被伤着,可心理上的逼迫,给他晓得岳鹏还是不那么容易说话的。

    岳鹏淡淡的说:“我也不知现在的龙门道派是怎么了,竟会收你这么一个小小的妖魔入门,不过如果你认为凭你学的那点本事可以对我这么放纵,你可就想错了,如你所说,我在人间不想惹麻烦,你也别给我找麻烦。少跟我呈口舌之利”

    这句话比刚才,更是让陈樱友震惊。

    “你怎会知道我是龙门道派的?我没跟你说过啊?”这话出口,不啻承认了岳鹏所说,泄露了自己的底细。

    歪了歪脑袋岳鹏说:“你才多大道行,就能瞒得过我。而且昨天你半夜在南郊是在和一只虎精打斗吧?连字号都报出来了,我能不知道吗?”其实岳鹏也是凑巧才知道陈樱友的来历,也是随口就给掀了出来。

    “啊?你昨天……

    “我昨天晚上通宵上网哪也没去,不过以我的修为随便作个法术我就能让方圆数万里的任何景物在我眼前呈现。”岳鹏自己到是没什么感觉,毕竟他的修为,很多能力,不是陈樱友那个级别的小妖怪能理解的。

    陈樱友粲然一笑,狡猾的说:“嘿!我到不是瞒你,是我们…………

    “停,龙门道派有什么规矩,别跟我说,我绝不会跟你们惹上的,我跟龙门道派没有过节,而且我现在是普通人。”岳鹏知道无论何时妖魔和修道的人应该是冲突不断,暗地里天天你争我斗,并且这几天他就感到这座城市里有过好几次大型的冲突。但他绝没有心思理会。

    不过妖怪之间的内讧,好象也不少,是为了地盘势力在争斗,还是逞强斗狠,他是管不着。看来妖怪们也不安生,不过他可不想跟任何一方牵扯上关系。

    被岳鹏识破身份的陈樱友干脆敞开来说:“嘿!那你能不能帮我,我不是龙门道派的正式传人,我祖上因为也是人类,和龙门道派的一位前辈有旧,所以我就被收入门内,也会一些道法,这………………。”

    “我没听到,你怎么这么烦,刚才那一下你还没接受教训那?”岳鹏开始捂起耳朵,一脸的不耐烦。他辛苦五千年就是为了在人间的生活能无忧无滤,保有强大的力量才可以为所欲为,他不会为只交往几天的人,放弃自己的如意人生。

    “好好,明天你别忘了和我上学,今天我就先回去了。”

    见情形不好,陈樱友还是很知道进退。为避免岳鹏再发火,象刚才那样出手教训自己,连忙起身溜掉。

    陈樱有也是有他的考量。

    陈樱友一生下来就不知道父母是什么,是被一个龙门道派的道士养大,所以对人类有特殊好感,后来加入龙门道派,更是维护人类。也因为这个才会在一发现岳鹏是妖怪就忙着过去警告。后来发现岳鹏并不是穷凶极恶的那类,就想让他帮忙维护人世间的平安,毕竟修行的人类由于本身的歧视,并不把他当成同类,而妖怪们又都极少合群。有时他自己一个人也挺孤单的,也想找个同伴。

    走在大街上的陈樱友对岳鹏也想不出什么办法。岳鹏虽然并不是那么好相处,不过从目前来看还勉强把他当做朋友,所以对自己也还能容忍,刚才也只是吓唬他,并没动真格的。可想要劝他和自己一起,帮自己的忙可没那么简单。岳鹏并不卖他的帐。

    陈樱友离开时已是华灯初上,也觉得有点腻。一个人干什么都没劲,也没回家,就随便在街上闲逛散散心。

    而岳鹏一个人在家,看看自己的样子也叹了口气,自言自语:“我这几天都在干什么也是有点颓废,都多大了,七千多岁还玩游戏。也不怪陈樱友说我。帮人家忙是没空的,不过把这里的小妖怪组织,组织成立个教派也还不错。”

    正反省的岳鹏突然感到不对劲,这股妖气不是陈樱友的吗?怎么回事,有另外几股强烈的气息在围着他,似乎正在打斗。而且处于危险的是陈樱友,如果不然他才不会注意。

    “难道刚离开我这,就遭到什么麻烦不成。”

    “我得出去看看。”

    岳鹏运用元神探察很快就感到妖气波动在开发区那里,“也不知道他怎么会去那里,过去看看。”岳鹏抱着休闲的心态,出门了。以他的修为根本不用打开门窗,直接穿墙而出,一接触外面的空气,就消失无踪。

    以常人根本不可能察觉的速度,岳鹏在空中急速掠过,这十几公里的距离,在他眼里和常人从里屋到门口的距离也差不多,离火重瞳御用之下,刚一飞起到空中,岳鹏就找到陈樱友的正确方位。

    大概有二三十人在围攻两个人,敌对双方在建筑物的顶层不断高速移动。不用说被围攻的其中一个就是刚离开的陈樱友。岳鹏停在战斗区的上空,也不忙着下去帮忙,因为他已经看出来,两边虽然是人多的较有优势,可人少的一方,个人实力却强出不少,一时间还分不出胜负。

你们的喜爱与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请各位读者朋友多多指教!

>>>点此阅读《天鹏纵横》<<<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mznz.com/10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