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分贪恋沈时砚沈鹿溪小说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过分贪恋》,是以沈时砚沈鹿溪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江蓝蓝”,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沈鹿溪喜欢沈时砚,把一切都给了他,却从来换不来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沈时砚也喜欢沈鹿溪,却是后来的后来才明白的。那天,是沈鹿溪和别的男人结婚的大喜日子,沈时砚像疯了般,赤红了双目冲进了婚礼现场。他抓住沈鹿溪的手,颤抖着将自己准备的求婚戒指套进沈鹿溪的无名指上,低眉顺眼地央求:“鹿溪,你嫁给我好不好?”...

点击阅读全文

过分贪恋

沈时砚沈鹿溪是《过分贪恋》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江蓝蓝”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沈鹿溪犹豫了一秒,选择了商务部。因为她挺怕的,自己要是天天在沈时砚的面前晃来晃去的,说不定用不了几天,他就对她没兴趣了。然后自己想要的,一样也拿不到。于是,她去了商务部的海外业务部,成为了商务部级别最低的商务助理...

阅读精彩章节


父亲入狱,母亲就跑了,杳无音信。

妹妹车祸重伤。

接着奶奶心脏病发作死了。

至今,妹妹昏迷不醒,随时都有可能永远的睡过去。

沈鹿溪没想到,沈时砚会对自己的情况了解的这么清楚。

但就是不知道,他知不知道,她的父亲是因为什么入狱的。

沈时砚问她,是想在他身边,做他的秘书,还是去原本应聘的商务部。

沈鹿溪犹豫了一秒,选择了商务部。

因为她挺怕的,自己要是天天在沈时砚的面前晃来晃去的,说不定用不了几天,他就对她没兴趣了。

然后自己想要的,一样也拿不到。

于是,她去了商务部的海外业务部,成为了商务部级别最低的商务助理。

她的顶头上司是商务部的一名经理,男的,三十多数。

看到她是由沈时砚的秘书亲自带来商务部的,而且,也跟老板一样姓沈,心里自然就有数了,对沈鹿溪那叫一个热情。

沈鹿溪当然清楚大家对自己的热情友好是因为什么,所以,方方面面,她都非常小心谨慎,争取绝不落人话柄。

当天,沈鹿溪就办好了所有的入职手续,明天就可以正式上班了。

快下午五点,她从百迅办公大楼走出来,感觉一切还像是在做梦一样。

她仰起头,看着眼前宏伟壮观又充满现在科技感的六十八层的百迅大厦,由衷的松了口气。

她知道,因为有沈时砚,她才能轻易步入这座无数毕业生梦想的殿堂。

因此,她更清楚,以后工作的每一分每一秒,她都不能懈怠。

她必须努力,比别人做的好。

在大楼前站了好一会儿,正当她转身往地铁口走,准备去御都会上班的时候,手机在包包里“嗡——嗡——”震动两下。

她没理,直接钻进了地铁站。

御都会那边,她的排班是晚上七点到十二点。

御都会这两年来生意火爆,称得上是晋洲最大的销金窟,所以是她目前几份工作当中,收入最高的一份,也是要求最严苛的,她从来不敢迟到早退。

才到地铁站台,地铁就进站了,刚好是她要坐的那一趟区间列车,终点站就是御都会。

上了地铁,沈鹿溪找了一个最边上的位置,坐下就靠着扶手,闭上双眼补眠。

一觉睡到终点站,沈鹿溪到御都会的时候,正好碰上员工晚餐,值班经理徐姐拉着她一起吃,她也就没客气。

吃完饭,时间刚好差不多,她去换衣服上班,把自己所有的东西连同手机一起,锁进她专属的柜子里,以至于在晚上十点,她手机一遍遍响着的时候,她却毫不知情。

她端着各高端的洋酒,穿梭在各个包厢之间。

“鹿溪,3808包厢加了两瓶路易十三,你赶紧送过去。”刚从一间包厢出来,徐姐又在对讲机里跟她说。

徐姐知道她的情况,对她一直很关照。

沈鹿溪答应,立刻去端了酒,送去3808包厢。

包厢里光线昏暗,十几个男男女女,玩的挺嗨。

沈鹿溪低着头,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走过去单膝跪到茶几边上,将两瓶路易十三放下,声音不低不高道,“各位点的路易十三,请慢用。”

话落,她起向准备离开。

“我艹!鹿溪,真他妈是你!”

忽然,一声爆戾的怒呵从身后传来,沈鹿溪听着,不禁浑身一抖,脚步下意识地顿了一下。

是刘禹凡!

反应过来后,她拔腿就想跑。

可是晚了。

她才提腿,喝的满脸泛红的刘禹凡猛地窜了起来,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扑过去一把揪着了她的高马尾,用力往旁边一甩——

“啊!嘭……”

猝不及防,沈鹿溪被甩的不断往一侧踉跄,尔后脑袋直接撞到了墙壁。

顿时,她头晕眼花,脑袋痛到发麻,靠双手扶着墙才站稳。

“你个贱货臭婊子,老子我哄了你一年你都不让老子碰,结果跑来这种地方工作。”

刘禹凡喝了不少,此刻就像个神经病一样,又冲过去揪住了沈鹿溪的马尾,眦牙裂目地骂道,“说,你是不是抱了哪个金主的大腿,早就被干烂了,在老子面前却还要装什么清纯玉女。”

马尾被大力揪着,沈鹿溪只感觉自己的整块头皮都要被掀起般,痛的她呼吸都困难。

她奋力想要从刘禹凡的手中去夺过自己的马尾,同时大声叫道,“刘禹凡,我们已经分手了。”

“分手?!”刘禹凡咬牙切齿,“你说分手就分手?你是什么东西!”

说着,他扬手就一巴掌朝沈鹿溪脸上狠狠甩下去。

霎那,“啪——”的一声响彻整个包厢,沈鹿溪根本来不及躲,一巴掌直接被他打懵了,被打的那一侧耳朵里,好像一下子钻进了千万只蜜蜂似的,“嗡嗡嗡嗡”的声音占据了整个大脑。

她几乎无法思考,大脑里唯一的念头就是,现在揪着她发疯的男人,一定不是刘禹凡。

要不然,以前那个在她面前绅士有理,温柔体贴的刘禹凡又是谁?

可刘禹凡打了一巴掌,完全不解气,扬起手又要继续打。

不过这一次,他的手还没落下,就被人给制止了。

小说《过分贪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