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孟霁陆野的小说最新章节

孟霁陆野是霸道总裁《囚养玫瑰》中出场的关键人物,“半只月”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她:“疯子,你怎么不去死!”出逃的第二十二天,他还是找来了。助理和保镖守在门外,她被他禁锢在怀里,小声威胁:“不许再跑了,仅此一次,再跑,我不确定你的奶奶还是否能安稳渡日。”疯子,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竟然用家人的安危来威胁她。别人她可以置之不理,但是奶奶,是她在这个世上最亲的人了。她:“混蛋。”他:“能娶到你,是我这辈子做过最欢喜的事了!”能被他盯上,是她这辈子,最倒霉的事!...

点击阅读全文

囚养玫瑰

霸道总裁《囚养玫瑰》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半只月”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孟霁陆野,小说中具体讲述了:陆野站起身来准备出去,然而睡梦中的孟霁无意识紧紧抓住他的手,察觉到他想离开,她的手便不自觉用力。经历了这些,她很缺乏安全感。陆野食指放在嘴唇前比了一下,示意陈暮噤声。外面传来其他人的声音,孟霁从梦中惊醒,她睡眠极浅...

囚养玫瑰 阅读精彩章节


“陆总......”陈暮站在门口低声汇报。


孟霁皱了皱眉,拽住陆野的手不松。

陆野站起身来准备出去,然而睡梦中的孟霁无意识紧紧抓住他的手,察觉到他想离开,她的手便不自觉用力。

经历了这些,她很缺乏安全感。

陆野食指放在嘴唇前比了一下,示意陈暮噤声。

外面传来其他人的声音,孟霁从梦中惊醒,她睡眠极浅。

然后睁开眼睛,嘴里喃喃道,“不要......”

陆野抱住她。

她反而更加害怕地往被子里躲。

“晚晚,别怕,是我。”陆野心疼极了。

孟霁停住挣扎,停顿几秒,又从被子中探出头。

看见是陆野,她的嘴唇瘪了瘪,就快哭出来,然后又强忍住了。

“陆野,我要他们付出代价!”孟霁双眼布满了血丝,看着陆野,连眼睛都不舍得眨一下。

“好!”陆野点头,拂开了孟霁额头处的碎发。

那里滚烫一片。

陆野抬手按了呼叫的铃声。

没过一会,护士就拿着温度计进来了。

惊吓过度,孟霁开始发烧。

病房间的窗户被打开,孟霁闻到了窗外传来的栀子花香气。

她眼神暗了暗。

孟霁一向认为自己是个冷静的人,她本不该如此多疑。

可那劫匪身上的栀子花气味,和那人实在是太像了。

这一认知,让她难以接受。

吃了退烧药后,孟霁又睡了过去。

陆野看着她的睡颜,默默注视了半晌。

他内心极为愧疚,孟霁被绑架的原因还不明了,也许会是他的仇家将气撒在孟霁的身上。

在事情的真相未水落石出之前,一切都有可能。

外面的风吹了进来,窗帘的那层薄纱被吹动,孟霁闭着眼睛轻轻咳嗽,嗓子发出呢喃。

陆野见状,走过去关上窗户。

回到床边,他细心为孟霁盖好被子,轻手轻脚走出门,陈暮就看见他家boss极小心翼翼关上房门。

陈暮在房间外面等了很久,他一直不敢进去打扰到夫妻两人。

夫人身上的伤口,他看了个大概,没被衣服遮挡的地方,惨不忍睹。

他在等陆总的吩咐看如何对那两个绑匪。

“陆总,人在‘老地方’。”陈暮压低声音。

陆野点点头,眸子闪过冷光。

入了陆家‘老地方’的人,最终能不能出去只能看他们的造化如何了。

“任何人都不得进去。”陆野冷冽对门口的两排保镖说,他不能再让孟霁受到一丝伤害了。

“是。”保镖低声回应。

陆野迈着脚步走向电梯点,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戾气,陈暮默默跟在身后,看他家二爷把手指被他自己捏得咯咯响。

陈暮浑身冒出一股冷汗,快步跟上去。

车子缓缓行驶到郊外的某处别墅。

一进门,就有身形高大的男人为陆野递上黑色的手套,“二爷。”

陆野点头,骨节分明的十指接过手套。

他缓缓取下与孟霁的婚戒,戒指上的小钻闪着光,陆野笑了笑,将戒指放进胸前的衣兜处。

那处紧紧挨着他的心脏。

那是属于他与晚晚的婚戒,不容被脏物玷污。

手指上没了婚戒,陆野再慢条斯理地缓缓戴上黑色手套,整个动作透露出一丝优雅。

但陆野的嘴唇却带着嗜血的笑意。

电梯到达地下二层。

陆野迈着脚步朝前走去,周围的金属围栏在昏暗的灯光下反射着冷光。

陈暮在后面,他家二爷的背影融入黑暗中,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撒旦。

小说《囚养玫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