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十三年钱威林秋生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钱威林秋生)民国十三年最新小说

小说《民国十三年》是作者“小青陵”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钱威林秋生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我们这些保安队的,谁没有几寸狼心豹子胆?又有谁会在意一个老道士的叮嘱呢?九叔说棺材别沾水,我们的任务偏偏是往江边码头送,但是没有人在意这个问题好巧不巧,我就跟在死人棺材的马车旁边,总觉着全身上下不舒服,刚才九叔摸过渗血的地方,感觉开始滴血了但我当时是不信什么鬼神的,充其量就是看见闹出人命心里有些发虚好在十几里平路不远,马车颠簸着半个多时辰也就到了这条河叫通江,往南走汇进珠江,然后流到南洋,……

小说:民国十三年

作者:小青陵

角色:钱威林秋生

悬疑惊悚小说《民国十三年》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小青陵”。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那他妈的不等于没说吗?”卢疯子又想发火,但还是碍于九叔的面子,只是板着副脸道,“我的林真人,你就别拿我这个粗人开涮了,东西到底在哪儿?”九叔看了一眼卢疯子,心里道:“这姓卢的土匪,不听我的话造成了冤魂阴变,间接害死了城里这么多无辜的人,真是该死。”(以上人物心里话是后来我和林秋生一起参军,他和我…

民国十三年

第9章 卧室 免费在线阅读

“对,但是也不对!”九叔站在客厅门口转过头来。

徒弟林秋生一脸疑惑,什么叫对又不对?反正对于我们这些门外汉来说是更加迷惑。

卢疯子不耐烦道:“九叔,你就别卖关子了,赶紧说吧。”

九叔道:“宝物一定在龙穴上,但是这件宝物因其传说中的能力,有它在的地方就会变成龙穴,所以它可能在这栋宅子的任何一个地方。”

“那他妈的不等于没说吗?”卢疯子又想发火,但还是碍于九叔的面子,只是板着副脸道,“我的林真人,你就别拿我这个粗人开涮了,东西到底在哪儿?”

九叔看了一眼卢疯子,心里道:“这姓卢的土匪,不听我的话造成了冤魂阴变,间接害死了城里这么多无辜的人,真是该死。”

(以上人物心里话是后来我和林秋生一起参军,他和我聊起往事时,我所揣测的,目的是让这回忆录的描述更加生动和形象。

这里再提一句九叔为何脸色苍白,后来林秋生说他们在广州收到了林河县出事的消息,于是提前赶了回来。

昨天的雷雨是九叔眼看局势一发不可收拾,于是动用了三层八门仙术和道家的重法器,召出青龙用雷电净化了整个县城。

卢伟东也因此得以保命。

九叔是童子身但是天赋不够,不能很好掌握第三重仙术,故而激发了他肝脏上的毛病。)

九叔转念又想:“这一切的后果终究是刘文宣作恶多端咎由自取,只是该报应到他身上了,而卢伟东这恶人,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

“那宝物不能用传统风水学术来定位,我无能为力。”九叔想毕,对众人道。其实正如九叔所说那件东西自带光环,它在哪儿哪儿便是龙穴,所以无论是小六壬,还是风水秘术口诀都不可能找到它。

一名乡绅忙着急问:“那就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九叔背着手叹了口气,“除非把整座院子翻过来找。”

“这不是扯淡吗?”我心里想,“这臭道士没本事就没本事,还在装什么大尾巴狼?”

于是我悄悄跑到卢疯子旁边,煽风点火地怂恿了几句话,惹得卢疯子破口大骂:“妈的巴子!今天找不到东西,谁他妈都别想出这座宅子!”

卢疯子又掏枪了,只要他一掏枪,气氛便很凝重,因为都知道他不只是装装样子。

卢疯子的仗势其实是摆给九叔看的,他知道九叔道法高深,就是不知道他怕不怕子弹。

九叔咽了咽口水,背后两个徒弟也被卢疯子这土匪德行吓到了,拉了拉他师父的衣袖道:“师父…真找不到吗?”

师父回头看着他两个徒弟沉稳道:“你们认为呢?”

“那…那当然…那当然难不倒师父您!嘿嘿…”林秋生嘿嘿笑道。

林文才这时候突然说了一句:“要不用仙法吧?”

九叔摇了摇了头,当时他所尊奉的教条和《正影威盟》契约的限制,神霄派在世人面前不能轻易展示仙术,更不能展示他所拥有的神器。

“九叔…这…这…您看?”姨父一边宽慰卢疯子,一边再求九叔想想办法,不要宝物没见着,惹急了卢疯子又要闹出人命。

卢疯子也略带威胁的口吻道:“林真人,现在就看你的本事了。”

九叔深吸了一口气语重心长道:“卢团长,那宝物不是什么好东西,就让它埋在地下吧。”

人就是这样,你越说邪门,他越不信邪,卢疯子就是想看看这张鸣岐张大将军的私藏的宝物到底是个什么样。

最终在卢疯子阴阳怪气地逼迫下,九叔问刘文宣的大老婆道:“请问夫人,刘县长一般晚上睡觉在哪个卧房?”

夫人道:“除了在我们几个姨太太的各个厢房,每逢初一、初九、十五、二十一、二十七这些日,老爷他就会独自一个人睡。”

九叔道:“他一个人睡的房间,夫人你睡过吗?”

夫人面露难色,九叔徒弟倒笑了,笑他师父怎么老是问人家的房中事,“师父你真是说笑,刘夫人她不睡刘县长房间难道睡你房间?”

“别插嘴!”九叔重重敲了一下林文才的脑袋。

只见夫人缓缓道:“老爷他独自睡的房间…我们都睡不惯,他也不要我们说出去…关于…关于他房间的事。”

九叔正色道:“睡不惯?他房间的床是不是向下倒挖了几尺,像个坑槽?”

“哪儿有挖个坑来当床的?”姨父小声道。

不料刘文宣夫人却一脸吃惊的表情,看来是被九叔说中了。于是九叔带我们去到了刘文宣在每个月那么几天独自就寝的卧房。

一群人蜂拥而至,围在那个神秘卧室的门口,门半掩开,刚刚已经被搜过了,只是搜查这间屋子的兄弟说,屋子布置地像个灵堂,走进去感觉慎得慌,被一股冰冰凉凉的空气包裹。

众人走进卧室,卧室是纵深布局,左右对称,满屋子一股子香烛味道,没有过多陈设。站站门口望去就像一条幽深的甬道,最里面可以看见精致奢华的床幔,床幔下是一个长六尺四寸,宽五尺九寸,深两尺七寸六分的深坑。

“若不出我所料,床坑深约两尺七寸五分左右。”九叔道。

林秋生翻到床上,用手丈量完道:“真是服了你了师父,床坑深两尺七寸半!”

姨父望了一眼坑床,感觉就像个死人躺的棺材,转身问刘文宣的夫人道:“县长他真的有这种习惯?”

夫人点点头,但是每个月也只有那么几天而已。

卢疯子问九叔:“这是刘文宣的癖好,和宝物又有什么关系呢?”

林文才笑卢疯子笨,按他师父的意思,东西就在这房间里。

九叔道:“那宝物是个借势转运的法器,一定要埋在距地面至少三尺三寸的地方。因为人要近距离、长时间吸收和感应其散发出来的灵力,所以只能在夜晚睡觉的时候躺在它的上面,故床不能突起,只能下陷。床深两尺七寸五分,加上封土、床厚应正好是三尺三寸。”

“如此说来,东西就在床下?”众人这才明白过来。

九叔点点头。

“没听见九叔说的吗?”卢疯子昂头示意我们几个兄弟干活。

接收到卢疯子命令,我和张二麻子各自使唤手下兄弟拆了床幔,跳进床坑将被褥、棉垫、草垫等物品统统掀开扔出来。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