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冷月光与倾朱砂(时苒宋延陌)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校园:冷月光与倾朱砂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时苒宋延陌)

现代言情小说《校园:冷月光与倾朱砂》是作者““源轩逸”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时苒宋延陌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结完账的宋廷陌刚好从柜台回来,他的余光瞥过依偎在温尧怀中喃喃自语的时苒,说:“喝成这样回学校,是等着回去记大过吗?我们先在学校附近找个酒店住一夜,明早查勤别迟到就行”出了海鲜店的门,众人皆打了个寒噤九月的天气实在算不上冷,可南方本就是一雨成冬的气候,又加上昼夜的温差,竟能呵出白汽来暴雨过后,空气中还有一层如薄雾般的细雨,整条马路都是湿漉漉的,悠长的鸣笛声呼啸而过,溅起一地积水时苒勉强还能走……

小说:校园:冷月光与倾朱砂

作者:源轩逸

角色:时苒宋延陌

热门小说《校园:冷月光与倾朱砂》是作者“源轩逸”所著。小说精彩内容概括:没想到那厮竟真的甩给苏明一条短信就将她丢在了医院。“小爷现在给你们一个将功抵过的机会!马上带一份黄焖鸡米饭到医院来,我快饿的前胸贴后背了!呜呜呜~”当期待了二十分钟的黄焖鸡米饭端到时苒跟前的时候,她忽然不觉得护士刚刚喷过的消毒水的味道有多难闻了。鸡肉和米饭的香味让她饿了一上午的肚子燃起一股对食物的欲…

校园:冷月光与倾朱砂

第10章 报告情况 免费在线阅读

李凌晨接到时苒电话的时候,她正坐在电脑前亢奋地刷着爱豆上某节目的直播。

在这个陌生号码第N次被挂断再一次不屈不挠地打来,她终于不耐烦地揪掉耳机冲着电话吼:“你这人有病呀!”

时苒蓦地一愣,旋即以高出她三倍分贝的声音回吼:“你TM才有病!把我一个人扔在医院,你们的良心真的不会痛吗?”

此时温尧和谢敏君也凑到电话跟前,李凌晨开了免提,问道:“宋廷陌真的把你一个人丢在那里了?”

难道他做出这种事情很令人诧异吗?

时苒不满地控诉:“我在医院都呆了七个小时了,你们都不用慰问吗?说好姐妹深情呢!还有,谢敏君你真的不怕胖死吗?”

谢敏君在温尧和李凌晨的注视下默默收起了手中的薯片,嘴巴“咔嚓咔嚓”的声音也戛然而止。

倒也不是宿舍姐妹不惦记,只是当她们打道回了学校才发现时苒的钱包连同手机被一起带了回来。本以为宋廷陌至少会看在校友的情谊上看护她一段时间,这独处的机会多难得,她们就想着做个顺水人情。

没想到那厮竟真的甩给苏明一条短信就将她丢在了医院。

“小爷现在给你们一个将功抵过的机会!马上带一份黄焖鸡米饭到医院来,我快饿的前胸贴后背了!呜呜呜~”

当期待了二十分钟的黄焖鸡米饭端到时苒跟前的时候,她忽然不觉得护士刚刚喷过的消毒水的味道有多难闻了。

鸡肉和米饭的香味让她饿了一上午的肚子燃起一股对食物的欲火,她狠狠地往嘴里扒了口米饭,忽然觉得嘴巴被塞得满满当当的感觉是多么奇妙。

她鼓着嘴巴一边喷饭,一边从胸口挨的那一脚开始讲述宋廷陌的变态。

听到一半,李凌晨忽然忍不住打断她,激动地拍着她的胳膊,险些将手中的饭盒打掉,“道理我都懂,快告诉我你是怎么爬上宋廷陌的床的!”

时苒冷脸,咬牙切齿地将鸡骨头嚼的“咯嘣”响。这话说的好像她是什么狡诈阴险的宫斗剧女二似的,什么叫爬,她是光明正大的扑好不好!

谢敏君叼着一根棒棒糖也眼冒金光的问:“苒苒,你是不是……”她的表情陡然邪恶起来,随即用口型表达了内心的龌龊,“把他给嘿嘿嘿了。”

温尧惊叹:“你这情商怎么突飞猛进了这么多,不过一夜之间就来了个全垒打。这速度,着实让人刮目相看呀!”

“快说说细节,细节!”李凌晨攀在她胳膊上依依不饶。

她倒是想来个全垒打,把生米煮成熟饭,逼宋廷陌就范。可她若还有折腾的力气,又怎么会被送来医院!

时苒含恨吞下最后一口米饭:“这还有小朋友,你们能不能收起口水,稍微表现的单纯一点!”

三人回眸发现隔壁床的小妹妹正趴在床边托着下巴瞪着忽零零的大眼睛用一种审视的目光打量着她们。

然后用尤其无辜的口吻说了一句让她们集体伸拳头的话:“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似虎,当真不假!”

小妹妹,你再说一遍,再说一遍,我们明明还未成年好不好。

时苒继续扶额,现在的幼儿教育涉猎范围都那么广了?

——

由于海鲜遇上酒精,时苒这一次的过敏反应格外厉害。她在医院挂了整整七天的吊瓶,每天在消毒水的气味中备受煎熬,在此期间,宋廷陌连一条短信慰问都没有发过。时苒耐不住,躺在病床上捧着手机不停的骚扰他。

“我欠你钱还没还呢,你要不要来一趟医院,我拿钱给你呀。”

“支持转账!”

“可我只有现金。”

“不用还了!”

继而之后的每一条信息都石沉大海,时苒愤愤地咬了口苹果,要不要这么绝情啊!

出院那天正值国庆节,学校放假。她拎着背包独自走出医院,孤零零地站在街道旁拦出租车。前一天上午谢敏君和苏明就登上了去某海滨城市的飞机,温尧也横跨了半个城市去见男朋友,而李凌晨早就联系好了一份在超市做假日促销的兼职。

她在冷风中打了无数个喷嚏,揉了揉鼻子在心中将他们挨个儿控诉了个遍。

在呼啸而过无数辆显示人满的出租车后,她终于等来了辆空车。车子横穿了大半个城市最终拐进了一片富人区,在一座别墅门口停下。她走下车,刚下过雨,空气中有股潮意,地面还是湿漉漉的,家门口摆着的几盆绿萝长势尤旺。

她边按门铃边吼:“妈,我回来了。”

开门的是妈妈新请来的保姆段阿姨。

暑假时时苒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就感慨过一句“美人在骨不在皮”。虽然上了年纪,眼角眉梢藏满了风霜,但举手投足间依稀可辩得她年轻时候的灼灼风华。

她开了门笑意盈盈道:“苒苒回来了呀。”

时苒嘴甜地喊了句段姨,然后问道:“我妈呢?”

她接过时苒的背包,不疾不徐地说:“在楼上和光光玩呢。”

段姨口中蹩口的耳耳是她才刚过一周岁生日的亲弟弟时光,她虽然对父母老来得子这件事情十分芥蒂,但从医院的产房中第一次看见那个皱巴巴和自己有几分相似的小孩子时,心里仍流过一阵暖流。

她的父亲时鸿蒙是个工程师,更是个表面意义上的文艺中年,每天对着图纸上各种砖混结构钻研之余偶尔还会捧起《诗经》拜读一番。

时苒常常揶揄他读了十多年连书里的深意都不能领会一半,粗糙了半辈子还想学文艺青年的细腻,简直可笑。

说起名字的来历倒是感觉高大上,可等人细品名字背后的深意时,他往往是最沉默的那一个。

哪里有什么深意,他就是为了凸显自己的文艺气质!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