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伏川陆井桐(坏种)免费阅读无弹窗_坏种迟伏川陆井桐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现代言情小说《坏种》,讲述主角迟伏川陆井桐的甜蜜故事,作者“信鸽不想念”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很快那边推过来了迟伏川的微信还好许尧没有多问什么,他就省得解释一番了早知道是这个结果,刚刚迟伏川给他二维码的时候就应该直接扫的,不扫拍下来也行啊,现在加上也太尴尬了“怎么,想好了?”“不是,您的外套在我这,我洗过烘干了,您有时间的话,我送过去”迟伏川乐了,这小孩一口一个您您您的,叫着也太生疏了吧虽然自己也没比他大太多,但也不至于这就用上敬称了?不过他确实对陆井桐很感兴趣,冥冥之中他觉得,……

小说:坏种

作者:信鸽不想念

角色:迟伏川陆井桐

热门网络作者“信鸽不想念”的热门书《坏种》推荐大家阅读。故事精彩剧情为:“好烦哦,早知道当时就不报表演系了嘛。”许尧弹了下他脑门,“好好吃饭,吃完我陪你背。”“那陆哥呢,你下午有事吗,要不要一起?”陆井桐摇头,“没时间。”苏夏执打开了学校论坛,“陆哥你平时看学校论坛吗,我跟你说,论坛里好多人夸你帅呢,真的…

坏种

第5章 我们永远不一样 免费在线阅读

陆井桐觉得,自己莫名其妙多了两个跟班,甩不掉的那种。

在食堂吃饭吃得好好的,苏夏执拽着许尧就过来了,端着餐盘坐在他对面,也不管他同不同意,就开始自顾自地聊天。

“我跟你讲,我周末有个话剧表演,可是我台词还没背下来。”苏夏执皱着眉头,用筷子将盘子里的肉丸扎了好几个洞。

“好烦哦,早知道当时就不报表演系了嘛。”

许尧弹了下他脑门,“好好吃饭,吃完我陪你背。”

“那陆哥呢,你下午有事吗,要不要一起?”

陆井桐摇头,“没时间。”

苏夏执打开了学校论坛,“陆哥你平时看学校论坛吗,我跟你说,论坛里好多人夸你帅呢,真的。”

许尧在一边不说话,却没忍住打开论坛看了一眼。

不过就是说陆井桐是什么什么颓废系让人不敢接近的那种帅哥,往下翻翻那下面还有夸自己帅的帖子呢,苏夏执怎么没看见?真气人。

他打开那张有自己照片的帖子,发现是自己某次篮球赛的照片,评论区全是小女孩们“啊啊啊我要嫁给他”之类的花痴语录。但是他往下翻着翻着就看到了一些他比较满意的评论,

“可是你们没发现吗,他有一个特别要好的朋友,他们一直都在一起。”

“对对对,是一个卷卷毛的男生,那个弟弟也很可!!!”

“可是我觉得他们基情满满欸……”

“对哦,不是一个专业一个系的,甚至都不是同一个学院的,但是还是形影不离的欸。”

“嘘,别被正主看见了,万一他们介意然后避嫌,我们磕什么?我们悄咪咪的。”

这才对嘛,这才是大学高质量女生们该干的事,磕吧磕吧,正主一点都不介意。

许尧不自觉地笑起来,顺便收藏了帖子,把那几个评论点赞后截图,在思考怎么不动声色地让苏夏执看见。

“喂,傻笑什么,菜凉了。”苏夏执推了一下看着手机傻笑的许尧。

陆井桐轻轻笑了一声,“大概是……有对象了?”

苏夏执愣住了:“啊?!”

“什么啊,你什么时候谈的,我怎么不知道?你瞒着我是吧?”

许尧忙解释说他不是他没有。

只能帮你到这儿喽。陆井桐挑了挑眉。许尧应该是能懂他的意思的。

“我先走了。”

陆井桐走出餐厅,收到了许尧的微信,“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小夏生气了。”

“哄吧,我又没谈过,我不知道。”

突然觉得,好像身边多几个朋友没什么不好的,哪怕不和他们说话,看他们日常打打闹闹也会心情舒畅。

其实跟许尧他们接触,一开始他也是拒绝的,他并不习惯跟不熟悉的人一起吃饭,不习惯下课有人等,不喜欢上自习的时候有人陪着,他都不喜欢不习惯,不过这两个家伙硬闯入他的世界,他居然觉得还不错。

两个人在他面前叽叽喳喳,有时候自己也会被他们的情绪带动,不自觉插句话,或者不自觉笑起来。

这样吧,就这样下去,也挺好的。

*

“嗯?”

陆井桐把钥匙拔出来再插一次,还是没打开门。仔细一看,原来是门锁被换了,地上还有换锁后没来得及清理干净的碎屑和小零件,在地上格外显眼。

他有种不好的预感,转身准跑。

“回来了,我的儿子。”开门的人穿着西装,醉醺醺地说。

他一把拽住准备跑的陆井桐,陆井桐手腕被禁锢,另一只手摸向口袋。掏出手机还没打开,就被眼前的人拿走狠狠摔了出去。

“爸爸都同意你出来自己住了,私自换锁是不是不太听话?”

“滚开。别碰我!”陆井桐被他摔在地上,就着这个姿势往他小腿狠踹了一脚,“你也配称为爸爸?”

陆生有点醉了,眼睛很花,根本看不清陆井桐在哪,到处都是残影。他抓起啤酒瓶乱砸,碎片劈里啪啦响,砸到第三个的时候,他听见了陆井桐的闷哼,应该是被划到了。

也正是这一声,他好像找到了陆井桐在哪。

“谁辛辛苦苦养你长大?要不是老子,你他妈早死透了。”

他解开有些勒住脖子的领带,又摸了一块啤酒瓶碎片。陆井桐捂住刚刚被啤酒瓶碎片划伤的额角,感觉有点喘不上气,好像坠入大海深处,没有停靠点,没有氧气,也没有希望。

“我求你养我了么?!”

又来了,每次都是这样,他明明可以反抗的,他明明有能力把眼前这个人摁住暴揍一顿的,但不知道为什么,每当这时候,他都会呼吸困难,都会止不住的颤抖,半点力气使不出来。

或许他真的很需要看看心理医生。

陆生抓住他的头发迫使他抬头,在他脸上狠狠甩了一耳光。然后拿领带在他脖子上绕了两圈,末端握在自己手里。

“我们,”陆生喘着粗气,“你,我,我们流的是一样的血。”

“你不是总说我恶心?哈哈哈哈哈哈,没用的,因为你也一样,你跟我一样恶心,你永远别想摆脱我。”陆生把领带收紧,陆井桐拼命把他往后推,喝醉的人简直没有痛觉,被打了多少拳也没有反应。

陆井桐咬着牙:“我们永远不一样。”

“亲爱的儿子,为什么就不接受我呢,跟我好好过日子,别一天天总想着跟我吵。”

他的双手还在收紧,陆井桐脖子上的青筋暴起,拼命拨开他的手,他快喘不上气了。

“我让你死就得死,就像这样。”陆生得意地看着手里的领带和奄奄一息的陆井桐,然后突然松开手,看着他坐在地上大口呼吸,然后他举起了手里的啤酒瓶碎片,狠狠扎在了距离陆井桐脖子一公分处的墙上,“或者这样,知道了吗?”

陆井桐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大口呼吸着,祈祷着这男人能快点发疯结束,不要再折磨他了。

“爸爸最近谈了个很大的项目,你想不想听?”陆生拿了一个盛满红酒的高脚杯,端在陆井桐面前。

“滚啊。”陆井桐接过杯子,摔碎后迅速捡起碎片,扎进陆生的腹部。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还小,等你长大了讲给你听。”陆生腹部的西装衬衫被染红,他抓住陆井桐的手,把碎片拿出来扔掉,好像刚刚被扎的不是他一样:“爸爸要赚很大一笔钱,然后咱们就不住这个出租屋了。”

“住一个,很大的,你跑不出去的别墅。你现在不跟爸爸住没关系,爸爸那房子小,我知道你不喜欢,你会乱跑。”陆生带血的手抚摸上陆井桐的脸颊,“爸爸知道,你在生气,气我没时间陪你,乖一点,我们要不了太久,以后不会有人打扰我们生活了。”

“求你……放过我,求求你……”陆井桐推开他,颤抖着站起来,“要不然,你就杀掉我。”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24日 pm5:30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