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就提分,我带图书馆参加高考白苗苗顾遥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白苗苗顾遥)开局就提分,我带图书馆参加高考最新小说

小说《开局就提分,我带图书馆参加高考》,是作者“舒白念”笔下的一部​现代言情,文中的主要角色有白苗苗顾遥,小说详细内容介绍:高校长气急败坏找到自己的女儿,问她前因后果“……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爸,白苗苗太狡猾了,她摆明了要讹我,你不用搭理她”“你也知道她狡猾?你知道她狡猾,为啥还招惹她?马上就要预选了,你不知道什么轻什么重吗?现在大家都相信她的话,怎么可能不管?”高中校长气坏了,手指头狠狠戳在女儿的脑门子上这孩子太傻太天真了,被人一激就什么都忘了“可她摆明了是讹我呀,我咽不下这口气”“这不算啥,等过了这个坎,……

小说:开局就提分,我带图书馆参加高考

作者:舒白念

角色:白苗苗顾遥

强推热门现代言情小说《开局就提分,我带图书馆参加高考》,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舒白念”。书中精彩内容是:”“陈英,前天你就是拿了两个暖瓶,一个红的,一个绿的,绿色的应该是白苗苗的吧?”尽管陈英不承认,可还有其他同学看见她偷用暖瓶,这下子她不承认都不行了。“好吧好吧,我承认,我是用了一下暖瓶,不过这东西可不是我弄坏的,你这个暖瓶的年头也长了,到了该寿终正寝的时候,你可别赖我。”“我可没赖你,有人看到你把…

开局就提分,我带图书馆参加高考

第七章供销社 免费在线阅读

“我跟你一起去。”

陈英还在吃饭,没有要到热水,她对两人,完全是一副爱搭不理的态度。

“陈英,前天白苗苗不在的时候,你用她的暖瓶,是不是给她摔了?现在暖瓶漏水了,你得给她赔。”

“你可别瞎说,谁不知道你俩关系好啊?我可没动过白苗苗的东西。”

“陈英,前天你就是拿了两个暖瓶,一个红的,一个绿的,绿色的应该是白苗苗的吧?”

尽管陈英不承认,可还有其他同学看见她偷用暖瓶,这下子她不承认都不行了。

“好吧好吧,我承认,我是用了一下暖瓶,不过这东西可不是我弄坏的,你这个暖瓶的年头也长了,到了该寿终正寝的时候,你可别赖我。”

“我可没赖你,有人看到你把暖瓶摔地上了。”白苗苗一脸笃定。

“谁说的啊,也不怕烂嘴巴?只不过是在树上蹭了一下,哪里摔了?”

“哦,原来是磕到树上了,既然你承认,那就给钱吧。

新暖瓶八九块,我这个旧了,只要六块钱,另外你还得给我一张工业票。”

白苗苗笑眯眯伸出手。

陈英气的一拍脑门,早就想好死不承认,怎么说漏嘴了?

别看陈英爱占便宜,她妈可是供销社的售货员,兜里既不缺票也不缺钱。

被白苗苗一番挤兑,陈英不情不愿的送上了五块钱,还有一张工业票。

白苗苗把暖瓶里剩下的水,分倒给几个关系好的同学,就上自习去了。

今天是星期天,高三学生都自觉的没有离校,还在教室里学习呢。

距离预选没几天了,白苗苗做了学习规划。

今天,她重点复习的是化学,准备先熟悉一下化学内容,晚上再去刷一下化学高考题。

照这样一边学习一边做题,能提高的快一点。

化学书看起来比较复杂,刚刚翻了半本就到中午了,王巧兰下午要回家,过来跟白苗苗打了声招呼,就离开了。

其他同学也开始收拾书本,留学校的,还要抓紧时间去吃饭。

白苗苗准备去街上看看,买个暖瓶,再添置两件衣服。

昨天晚上,她翻看了一下原主的衣服,发现只有一件夏天穿的布褂子。

她身上穿的是夹衣,从夹衣直接到单布褂子,这中间跨度大了点儿。

白苗苗不是个注重外表的人,可也不能穿着夹衣过夏天。

白苗苗收拾完书本,就直接离开了教室。

她刚出去,陈英就拉着几个同学,嘀嘀咕咕说起了小话。

红旗公社不大,只有一条主街道。

红旗中学就位于街道的末尾,出了学校大门走不了多远,就能看见供销社。

供销社里边儿卖啥的都有,从衣服鞋袜到油盐酱醋,桃酥,饼干样样俱全。

唯一的缺点,就是这里面买啥都得要票。

白苗苗有钱没票,所以她没进供销社,而是继续往前走。

大柳树下边有条黑巷子,这地方就叫柳条巷。

柳条巷是附近居民做黑市买卖的地方。

巷口蹲着一个老汉,天气已经很热了,这老汉还穿着棉袄,腰里系根麻绳。

看见白苗苗往这边走,他只是打量了一下,就继续低头抽烟袋锅子。

老头是帮着黑市通风报信的看门人。

白苗苗是个姑娘家,年纪又小,怎么看都不像公家人。

柳条巷很窄,路边上三三两两蹲着人,不少人都在身前放个大筐,筐里隐隐露出鸡蛋布匹啥的。

白苗苗生活在末世,有着丰富的黑市买卖经验。

她溜达了一圈,顺利的用一双大头鞋换了两身衣服,外加两张鞋票和几张杂物票。

衣服都是棉布的,颜色显旧不惹眼,不过合体又舒服,很适合白苗苗。

把东西装在书包里,白苗苗转身离开了柳条巷。

供销社的大门上有个红五星,是这条街上最气派的房子了。

里边的售货员是拿工资的正式职工,个个眼高于顶,恨不得用鼻孔来看人。

一进供销社,白苗苗的目光就被柜台里的商品吸引住了。

末世的商业体系早就崩溃,哪里有这么丰富的物资?

桃酥,鸡蛋糕,江米条,尼龙袜子,白球鞋……

她镇定一下,这才问起了价格。

“桃酥鸡蛋糕都要票,没票一斤一块二。”

自从进入末世之后,白苗苗就没有吃过糕点,一想到甜懦糕点在舌尖上融化的感觉,她的手就不由自主掏钱了……

白苗苗买了两斤点心,拎着又去了卖鞋子的柜台。

“给我拿一双白球鞋。”

“你有票吗?没票八块一双,有票五块一双,买不起就别看,白鞋都要被你们看成黑鞋了。”

售货员是个齐刘海,看见白苗苗穿的破,就不屑的说道。

典型的狗眼看人低,白苗苗拿出二十块钱和两张鞋票拍在柜台上,“你说我买得起,还是买不起?”

齐刘海就是看白苗苗穿的破,所以才说怪话,没想到她随手就能掏出两张大团结。

她红涨着脸,小声嘟囔着,这才把白球鞋拿出柜台。

现在的白鞋,可不让试穿,白苗苗比了一下大小,见尺寸合适,就决定买下。

除了白球鞋,她还买了一双胶皮底黑布鞋。

有两双鞋换着穿,基本上就能应付日常生活了。

接下来买暖瓶,工业品柜台就在鞋柜边上。

售货员看她掏钱痛快,一句怪话也没说,利利索索的把暖瓶拿出来,还向她推荐毛巾。

暖瓶八块一个,柔软的新毛巾只要五毛。

价格倒是不贵,不过这年头人都不富裕,自然是怎么省钱怎么来,很多人都不用毛巾,随便用块旧布擦擦得了。

白苗苗不想瞎凑合,除了毛巾以外,她还买了牙膏,香皂,洗衣粉和月经带。

月经带带是用布缝的,里边可以垫卫生纸,也可以垫草木灰。

这可不是一次性用品,每次完事后,要仔仔细细清洗干净,下次接着用。

等她拎着一大堆东西走出去,售货员们就叽叽喳喳说起来了。

“真没想到,一农村姑娘还挺有钱的。”

“肯定是要嫁人了,买点好的打扮一下。”

“可不是吗?乡下丫头就是爱要彩礼,明码标价,卖的还挺高……”齐刘海嘟嘟囔囔的说着怪话。

白苗苗听不着,就算是听到了,她也不会跟售货员计较。

现在城乡差别很大,与其生这种闲气,不如努力提升自己。

买了不少东西,她的肚子早就饿了,路过国营饭店的时候,白苗苗一口气买了十个肉包子,坐在门口吃了起来。

肉包子很大,里边是满满的一坨肉馅,咬一口,喷香的汁水就往外流。

白苗苗满足的叹息,这一块钱花的太值了。

她刚抹抹嘴要走,突然肩膀被拍了一下,“可算是找着你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23日 pm5:09
下一篇 2023年1月23日 pm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