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秋雨傅时(always)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always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always》,是作者“恒痕”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于秋雨傅时,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于秋雨满心疑虑的回到学校,那张母亲的照片让她整整思索了一个晚上当然,她什么也没有想出来,唯一的解释就是易念同母亲认识,而且关系匪浅易念将她送到宿舍楼下后,便又匆匆忙忙的离开了,想来是事情还没有处理完吧!于秋雨一推开门,就看到了坐在床上啜泣着的白洁“白洁,你怎么了?”她走上前问道白洁扑上去一把搂住她,委委屈屈的说到:“于秋雨,你昨晚去哪儿了,我都找不到你,打电话也不接,就像从人间消失了一般……

小说:always

作者:恒痕

角色:于秋雨傅时

小说《always》是由“恒痕”所著。内容概括:白洁扑上去一把搂住她,委委屈屈的说到:“于秋雨,你昨晚去哪儿了,我都找不到你,打电话也不接,就像从人间消失了一般。”于秋雨瞅了一眼自己的手机,上面有十几个未接来电:“抱歉,昨晚静音了。”白洁抬头瞟了她一眼,擦了擦眼泪坐起来说道:“Rain,你知道吗?傅时他拒绝了我的表白。”于秋雨早就想到昨晚白洁一定…

always

第7章 Fatai misunderstanding 免费在线阅读

于秋雨满心疑虑的回到学校,那张母亲的照片让她整整思索了一个晚上。当然,她什么也没有想出来,唯一的解释就是易念同母亲认识,而且关系匪浅。易念将她送到宿舍楼下后,便又匆匆忙忙的离开了,想来是事情还没有处理完吧!

于秋雨一推开门,就看到了坐在床上啜泣着的白洁。

“白洁,你怎么了?”她走上前问道。

白洁扑上去一把搂住她,委委屈屈的说到:“于秋雨,你昨晚去哪儿了,我都找不到你,打电话也不接,就像从人间消失了一般。”

于秋雨瞅了一眼自己的手机,上面有十几个未接来电:“抱歉,昨晚静音了。”

白洁抬头瞟了她一眼,擦了擦眼泪坐起来说道:“Rain,你知道吗?傅时他拒绝了我的表白。”

于秋雨早就想到昨晚白洁一定会对傅时表白,因为那是白洁,是想要什么都会不惜一切代价得到的白洁。但她没有想到傅时会拒绝,白洁这么优秀,傅时该以怎样的理由拒绝她,有没有一点点原因是关于自己的······

“你也觉得不可思议吧!我竟然会被别人拒绝,想知道理由吗?He said he had a girlfriend and they were very close,你说我还能说什么呢!”白洁看着窗外自言自语般说着。

于秋雨呆呆地愣在原地,原来傅时已经有女朋友了吗?

白洁接着说到,她不会放弃的,除非亲眼看到傅时的女友,人生在世好不容易遇到一个自己非常喜欢的人,凭什么要把他让给别人啊!不争一争,怎么能甘心呢!可这些话于秋雨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她脑子里一直盘旋着“傅时已经有女朋友了”这几个大字。

周一放学后,易念邀请于秋雨一起吃晚饭,他说父亲的公司出了点问题,自己再过几天就要离开学校了,想在临走前同于秋雨说说话;恰巧,傅时也想在同一时间找于秋雨谈谈,两个人剑拔弩张,好似立马就要打起来一般。于秋雨简直不忍直视眼前的画面,果断拉着易念离开了。首先,她想要知道易念和母亲到底有什么关系;其次,她觉得自己已经没有理由再待在傅时身旁了。

吃完饭后已经是晚上十点钟了,于秋雨同易念讲了很多,但却没有问出来一点儿关键信息,唯一能够确定的就只有一点,那就是母亲死得确实很蹊跷。

她不让易念送自己回宿舍,独自一人在冰湖畔徘徊了良久。她的心里久久不能平静,以至于都没有发觉有一个人一直跟着自己,从傍晚去餐厅吃饭开始······

易念回到宿舍后,还没有休息够一秒钟,易辉便缠着他给自己唱歌。

“我唱歌不好听,而且这个点会吵到隔壁宿舍的,你别闹了。”易念疲惫的对弟弟说道。

易辉关了灯,将自己庞大的身躯挤到哥哥旁边,小声地说到:“哥哥对着我的耳朵唱,这样就只有我一个人能听见了。”

“好嘛好嘛!”

易念拗不过他,于是便轻声哼着一首儿歌,尾音越来越慢······他太累了,陪于秋雨吃完饭后又去了一趟公司,本来打算直接在那里和衣睡的,可易辉却怎么也不愿意,硬是哭着闹着让他又开了两个小时的车。

易辉见哥哥已经睡熟了,于是伸手摸了摸易念的脸,没有人能看到黑暗里他那依恋的表情。

“哥哥,你都不爱我了呢!”他对准易念的耳朵故作娇弱的说道。

凌晨三点钟,傅时颓废着推开了宿舍门。他跟了于秋雨一路,亲眼看着于秋雨和易念相谈甚欢;亲耳听见于秋雨向易念介绍自己的母亲······如果一个人难过了心就会碎,那么傅时现在已经没有心了。

“怎么才回来?”张浩轩说着按了按台灯开关。

光照过来的那一刻,他整个人都惊呆了!傅时在哭!当年父母离异他都没见傅时流过一滴眼泪,八年来他见过形形色色的傅时,除了现在。不用猜他都知道是因为谁。

他帮傅时倒了一杯水,然后坐在他旁边尽力地安慰。

“Get out! ! !”傅时突然大吼到。

张浩轩吓得一哆嗦,立马沉默,然后带上门出去了。

楼道里刮着秋风,张浩轩就只穿了一身薄薄的睡衣,他蜷缩在墙角瑟瑟发抖,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想起了郑江。

犹豫再三之后,他按下了电话手表上的号码。

“学长,我能去你那里住一晚吗?高二都是单人宿舍不是吗?”他不知道自己的声音带着些许哭腔。

“你现在在那?”郑江听到他的声音顿时没了睡意,他略带焦急的询问道。

“在楼道里。”张浩轩颤抖着说。

“妈的,混蛋傅时!等着,我骑车过来接你。”郑江说着挂断了电话。

郑江很快就带着张浩轩来到了自己宿舍。

张浩轩蜷缩在一把小椅子上瑟瑟发抖,郑江给他端来了一杯热水:“喝了暖暖胃,然后去床上睡!”

“不用了,我睡地上就好。”张浩轩双手抱着那杯水连连摇头。

郑江突然上前一步,他弯下腰来紧贴着张浩轩的耳朵轻声说道:”你是打算自己去,还是我抱你去!”

张浩轩感觉自己整张脸都要热到爆炸了,他放下水杯,一把推开身前的郑江朝着床跑去。他不知道郑江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温柔的笑了笑。

两人并排躺在一张仅一米五的硬床上,只要其中一人稍稍动一下,另一个人就会立马感觉到。

“张浩轩?”黑暗里传来郑江的疑问声。

“嗯。”这疑问立马便得到了回应。

“你还没睡着吗?”

“你不也是。”

“说说吧!你跟傅时怎么了。”

“没事,我要睡了。”张浩轩说着拉起被子蒙了头。他不明白自己站在楼道里的时候为什么会想起郑江,更不明白郑江为什么会在大晚上骑车过来接他,他们两的关系真的好到这种地步了吗?就在刚刚,他其实很想告诉郑江今晚发生了什么;很想告诉郑江他含着泪去安慰傅时竟还被轰了出来;很想告诉郑江靠近心口的地方真的既痛又疼······可他终究只说了句——“没事”。

郑江沉默了片刻。黑暗遮盖了他脸上所有的表情,包括失落。他伸手掀开蒙在张浩轩脸上的被子,用一种抱小孩的姿势将人揽到自己怀里,然后轻声安慰道:“没事了,睡吧!”

第二天,张浩轩一大早就去帮郑江买早餐了,不料却在店里遇到了傅时。他想着要赶快逃走,却还是被傅时抓了个正着。

“昨晚去哪里了?”傅时抓着他的胳膊问道。

“就······就在······在同学宿舍。”张浩轩低着头吞吞吐吐,似乎眼框里打着转的泪水立马就要掉出来了。

“昨晚,对不起!”傅时羞愧又诚恳的说着:“你出去后过了一小会儿,我就去找你了,结果跑遍了整个楼层都没找到,进屋后才发现你连拖鞋都没有穿······”

“好了,我又不傻,怎么会让自己冻着,昨晚你也是因为心情不好,不是吗?多大点事,原谅你啦!我还有事,先走了。”张浩轩打断傅时笑着说道。

可他看不见自己笑得有多牵强有多假。

一出店门,不争气的泪水便夺眶而出,他拿着豆浆和油条,在长廊边蹲了很久很久。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23日 pm4:23
下一篇 2023年1月23日 pm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