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服问题学生:星际最强女教官(廖云吹绿)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收服问题学生:星际最强女教官最新章节列表

奇幻玄幻《收服问题学生:星际最强女教官》,讲述主角廖云吹绿的爱恨纠葛,作者“吹绿”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和网友对线完,廖云揉着脖子,想洗完澡去睡觉“叮咚——”光脑传来一条消息,上面只有短短几句话:【来我办公室,我们来谈论一下你的去留问题】糟糕,很明显她的饭碗要保不住了原主本身畏畏缩缩,带不出成绩,还被学生压一头,看样子学校打算放弃她了没有价值的人,当然会被舍弃廖云揉了揉太阳穴,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吐出一口气,去了校长办公室办公室布局十分简单,一张黑色办公桌,上面放了几盆绿植校长大约五六十……

小说:收服问题学生:星际最强女教官

作者:吹绿

角色:廖云吹绿

奇幻玄幻小说《收服问题学生:星际最强女教官》的作者是“吹绿”。故事梗概:“小姐,得饶人处且饶人。”其中一个保镖开始说话了,其余人已经把方岩成带下去医治了。呵,廖云心中嘲讽,之前这些人可不是这个态度。原身被打得要死时、方岩成不顾裁判阻止时,这群人就在底下冷眼旁观,如今局势颠倒过来却冠冕堂皇地让她得饶人处且饶人…

收服问题学生:星际最强女教官

第2章 故人? 免费在线阅读

她直接骑在了方岩成的身上,一拳又一拳,打到他两眼发白,口吐白沫,根本无力反抗时,从台下走来几个保镖,按住了廖云。

廖云如发疯的野兽,眼底泛着猩红,呲着牙,冲他们挥舞着拳头,想要挣脱,可是她轻易就被制住,动弹不得。

她跪坐在地上,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浑身酸软疼痛。

她头发被汗水打湿,嘴唇发白,就这么直直看着保镖。

“小姐,得饶人处且饶人。”

其中一个保镖开始说话了,其余人已经把方岩成带下去医治了。

呵,廖云心中嘲讽,之前这些人可不是这个态度。

原身被打得要死时、方岩成不顾裁判阻止时,这群人就在底下冷眼旁观,如今局势颠倒过来却冠冕堂皇地让她得饶人处且饶人。

滑天下之大稽!

廖云全身血淋淋的,有她的血也有方岩成的。她目光如炬,如果有实质,那保镖早不知道死多少回了。

保镖无视她的目光,淡定走向台下。

裁判声再一次响起,这次宣布廖云获胜。

观众们因为输了钱兴致不高,听着结束的哨响,低着头往外走了。

很快场地变得空旷,廖云强撑着站起来,一步一步往外走。

她听到了光脑星币到账的声音,十万元。

出了地下拳场,眼前的景象熟悉又陌生,同样的高科技时代,但有些飞行器她见都没见过。

原主记忆太过碎片,关于这个世界的信息她了解甚少。

她向着悬浮公交车走去,路过安瑞机甲店被其中的人影吸引了视线。

男子拿着扳手,穿着破旧工装裤,认真修理破损的机甲。

他坐在椅子上,长腿无处安放,带着鸭舌帽,帽檐的阴影遮挡住了他大半张脸。

感受到被人盯着,他顺着目光抬起头,一双眸子好似三月春水,能把人溺在里面。

廖云更加看清楚他的相貌了,长长的睫毛微翘,脸部线条流畅,眉清目朗,嘴角勾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许是修机甲脸上不小心沾上了灰,他胡乱抹了一下,白皙的脸成了小花猫,不过丝毫没有影响他的俊美,反而更添了几分不羁。

与记忆中的模样渐渐重合,廖云神情恍惚,张了张口不知道说些什么。

倒是男子冲着她招了招手:“进来看看吗?”

廖云走进机甲店,里面机甲材料齐全,有许多新能源石,还有被送来修理的机器人。

店铺不大,所有东西都挤在一处,让人无法下脚。

“别看我们店小,但应有尽有,在整个地下城可是排得上名号的。”

男子继续手中的动作,他的手骨节分明,血管清晰可见,指甲修得干净整洁。

仿佛他拿着的扳手是小巧的刻刀,底下的老旧机甲是亟待打磨的艺术品。

“你叫什么名字?”廖云问。

她的声音沙哑干涩,每出声一个字,嗓子像被刀划过一样。

李净川停下了动作,笑眯眯转过身,双手撑着下巴:“女士,搭讪的话先放一放。”

他仔细打量一番廖云,把她的惨样尽收眼底,随后又从兜里掏了掏,一支药剂出现在他手中:“我认为你此时更需要这个。”

廖云接过药剂,道了声谢,却没有喝。

它和方岩成喝下去的那支不一样,这个液体清澈透亮,外壳精致。

李净川喉结滚动,从嘴里溢出笑声,“我们可是良心店铺,从不砸招牌。”

出于对那张脸的信任,廖云犹豫了一会,喝了下去。

她身上失血严重,只简单的包扎了一下,再不采取什么措施,真要小命呜呼了。

药剂进入体内,她感觉伤口正在急速的恢复,体内温热,充满干劲。

“你们机甲店还提供治伤服务?”

李净川伸出一根手指头,摇了摇,随后他起身走到廖云身边。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你要给我们机甲店打工的。”

“地下城人员混杂,帮派火拼,我一个柔弱的机甲师,安全得不到保障。”

廖云想着刚才赢了比赛得了十万星币,怎么应该也能付得起。

她低头看光脑的动作被李净川察觉了,他似是无奈地摊手:“治疗药剂起步就五万星币,更何况是药效这么好的,你要是想转账给我也可以,这个数。”

廖云睁大眼睛,被价钱吓到了。

她感觉此人就是个笑面虎,表面单纯无害,实际肚子里一片坏水。

脑子里觉得他像故人的想法消失殆尽,记忆中的那个人是多么温柔体贴,眼前这人和他简直沾不上边。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了,廖小姐的比试我也看过了,以你的身手,保护我不成问题。”

廖云试图说服他:“我可以先欠着吗?毕竟我有正式工作,可能倒不出时间。”

李净川表情有些委屈,眼角的泪痣随之晃动,“我们机甲店晚上才开始营业,不会耽误你的时间的,难道你想看着你的救命恩人被人欺负吗?”

这表情活脱脱像受了气的小媳妇,廖云一时有些不忍心,只好答应了。

两人拟好了协议,为期一年,从明天开始廖云每天晚上都要来安瑞机甲店当保镖,半夜十二点下班。

李净川见事情办成了,脸上哪里还有委屈,又转变为笑意盈盈的样子。

廖云暗知自己被摆了一道,懊恼转身离开。

“廖小姐!”李净川叫住她。

廖云回头,阳光照射在李净川脸上,衬得他像是从画中刚走出来似的。

“我叫李净川。”

一时间,万物都没有了声音,廖云怔怔看着他,不敢相信。

她的那个故人也叫李净川。

廖云走后,机甲店里出来一个黑衣人,他有些不解地问道:“川少,你还用担心生命安全吗?”

以川少的身份,光暗处精锐保镖就有十多个,为什么非要让那女子保护他?

况且川少给的新型药剂,可是用钱都买不到的,怎么就轻易给出去了?

纵使他心里有多大的疑问,李净川也没有要解释的意思,他收起脸上的不正经,回到椅子上打开还没来得及退出的页面。

上面显示的是廖云与方岩成比试的录像,他动了动手指,把进度条拉到廖云招式发生变化的时候。

他靠着椅背,看得认真。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