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奔当天,暴戾锦衣卫拉着我洞房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容疏卫宴)私奔当天,暴戾锦衣卫拉着我洞房最新小说

古代言情《私奔当天,暴戾锦衣卫拉着我洞房》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采薇采薇”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容疏卫宴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容疏第二次去,卖出去了二十六块香胰子不过她揣着五十二串钱去换银子的时候才知道,还得贴两串钱,才换了五两银子原来,现在铜钱贱了虽说官方规定一千文兑换一两银子,但是实际上,都得多加点,人家才给兑换“换不换?”银庄的伙计鼻孔朝天“不换了!”容疏冷冷地道她反正要买东西,买东西的时候,一千文钱就当一两银子用,差的那点,店家一般不会算计她一口气,把铜钱花了四十多串出去她买了三床棉被,给家里每个……

小说:私奔当天,暴戾锦衣卫拉着我洞房

作者:采薇采薇

角色:容疏卫宴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私奔当天,暴戾锦衣卫拉着我洞房》,作者是“采薇采薇”。本书精彩截取:用醋洗手,可以有效地中和山药的碱性物质,不至于那么痒。没错,现在容疏痒得抓心挠肝,都感觉不到饿了。她还是太年轻了!就算吃不饱,也不要这么痒啊!她去把这酷刑推荐给锦衣卫,有没有奖励?“姑娘,咱们家没有醋。”月儿嗫嚅着道,“醋很贵的…

私奔当天,暴戾锦衣卫拉着我洞房

第4章 卖药赚钱 免费在线阅读

但是这种痒,比起吃不饱饭,显然不算什么。

容疏道:“没事,回去洗洗就好了。我们继续挖!”

月儿也无条件服从,两人又忙活了两个时辰,把带来的两个篮子都装满了才回家。

“月儿,醋呢?”容疏问。

用醋洗手,可以有效地中和山药的碱性物质,不至于那么痒。

没错,现在容疏痒得抓心挠肝,都感觉不到饿了。

她还是太年轻了!

就算吃不饱,也不要这么痒啊!

她去把这酷刑推荐给锦衣卫,有没有奖励?

“姑娘,咱们家没有醋。”月儿嗫嚅着道,“醋很贵的。”

容疏:“……”

算了,忍着!省钱!

她把今天采来的草药收拾好,让月儿把山药蒸了满满一锅。

还好水和柴火不要钱,加任何一点调味品,那都是费钱。

山药出锅,容疏招呼月儿吃。

月儿:“姑娘,这,这真的能吃吗?”

“总比饿死强,快吃。”容疏没好气地道。

饿死她,痒死她了!

“那奴婢先吃。”月儿把她手中山药抢走,皮都没剥,直接往嘴里塞。

容疏:“……”

两人吃了个饱儿。

容疏:“月儿,你痒不痒了?”

“奴婢不痒了。”月儿道,“姑娘,奴婢好久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了。”

也好久没吃饱了。

她甚至有一种,就这般死了,也没有什么抱怨的感觉。

容疏听得心酸,在盆子里搓着手道,“你看,那还有一大片,咱们慢慢都给收回家,晒干了还能存放。这个冬天,不用愁吃食了。”

月儿高兴万分,“那可以省点买粮的银子,给姑娘攒嫁妆了。”

容疏翻了个白眼。

你们对嫁妆,都有什么执著?

容琅晚上才回来,带了不少柴火,然后又给了月儿两串钱,足足两百文。

月儿大吃一惊:“公子,您,您……”

哪儿来的钱啊!

“换了个活计,虽然不能天天发钱,但是发一次比之前多。”容琅吃着山药道。

他听说这是姐姐带着月儿今日去山上挖来的,心里有些高兴。

但是又觉得,或许容疏只是一时热血,到底不敢抱多大希望。

“山上以后别去了,危险。”容琅又道,“回头告诉我,山药在哪里,我去挖。”

“不危险,我们就在山下,不往深处走。”容疏看着他手上被草割伤的伤,吸了吸鼻子道,“阿琅,你身上这是什么味儿?”

有点熟悉,但是一时之间,她又想不起来。

容琅脸色微变,随后不动声色地道,“可能是出了一身汗,一会儿我去冲一冲。”

月儿忙道:“奴婢给您烧热水,您在房间里擦擦。”

容琅“嗯”了一声。

他今天,也难得吃了个饱饭。

晚上睡觉的时候,月儿走进来。

她在容疏房间里搭了床板,容疏自己睡在炕上。

炕被烧得暖融融的,容疏招呼月儿到炕上睡,后者却死活不肯。

容疏无奈,也不敢和从前太不一样,只能由着她。

“痒啊,好痒啊!”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手还是非常痒,可能对山药格外敏感。

月儿还没说话,就听隔壁传来一个男人骂骂咧咧的声音:“痒就出去找男人,号什么丧?”

容疏:???

啥玩意儿!

要打架是吧!

月儿忙压低声音道:“姑娘息怒,是小云哥。他脾气不好,您担待担待。”

是白天见到那个小白脸?

晚上就变身成暴躁抠脚大汉?

“以后奴婢自己挖山药,您可千万别再插手了。”月儿又叮嘱道。

“嗯,我挖草药。”容疏道,“隔壁住的谁?”

还是很香。

“是李婶子带着王嬷嬷。”月儿道,“小云哥有时候来探望李婶子,就住在隔壁。”

隔壁也是只有两间房。

大家穷得平均。

哦不,人家有鸡有鱼;那小云哥身上穿的,也是细棉衣裳,干干净净。

“隔壁住了多久了?”

前身什么都不管,只一心恨嫁,真耽误事儿。

“咱们来的时候,她们就在。”

“哦。你闻到香气了吗?”

“香气?没有啊,什么香气,姑娘?”

容疏懵了。

是月儿鼻子不好用吗?

隔壁这么香。

算了,再香和他们也没关系。

赶紧睡觉。

接下来几天,容疏天天和月儿去山上挖山药和药材。

攒了四天,容疏决定去药店碰碰运气。

月儿觉得这些“草”,很难卖钱,提前还好一顿给容疏打预防针。

容疏但笑不语。

两人很快来到了附近最大的医馆。

容疏之前做好了心理建设,比如迎接来自医馆伙计的白眼、慢待,比如被人嘲笑等等……

结果,完全没用上!

医馆里收药材的大叔慈眉善目,不厌其烦地等她分门别类地拿出数量不多的药材,一一帮她清点称重。

容疏:这么好?

感觉她又行了!

她无聊地打量着医馆的陈设。

忽然之间,外面传来急促的跑步声,随即帘子被掀开,一个锦衣卫出现在门口。

“安大夫呢?让安大夫出来!”

凶神恶煞。

片刻后,一个六十多岁,发须皆白的大夫从屋里出来。

“轿子在外面。”锦衣卫见了他,态度顿时变得谦卑。

安大夫“嗯”了一声,带着提药箱的药童出去了。

医馆里买药看病的人都吓得不轻,但是医馆干活的人,似乎对此已经习以为常。

收药材的大叔笑着对容疏道:“安大夫声名远播,锦衣卫也时常找他求医,所以我们这医馆,没人敢来闹事。”

言辞之间,带着骄傲。

容疏心说,大叔,你们没有被人背后指指点点吗?

虽然她就来了几天,但是已经知道,锦衣卫如何臭名昭著了。

不过有锦衣卫这样的“凶兽”镇宅,真是比什么“泰山石敢当”好用多了。

“一共一百九十六文,我给你凑个整,两串钱。小姑娘,卖不卖?”

“小姑娘不卖,”容疏喜出望外,和他开起来玩笑,“药材卖,多谢大叔!”

聪明机灵又爱说爱笑的可爱小姑娘,谁不喜欢?

收药材的大叔除了多给她几文钱,还告诉她哪些药材更贵,让她多找贵重的药材。

容疏笑着谢过他,拉起在旁边呆若木鸡的月儿出去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5天前
下一篇 5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