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一根烤肠(王一摆易慎行)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开局一根烤肠最新章节列表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开局一根烤肠》,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归零盘是一个承载通往异世界大门的平台,需由极强的执念浇灌,方可在濒临死亡时遁入”“我能有什么执念?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王一摆摆摆手表示疑惑“来到归零盘的人都是由他人强加执念促就的自发执念不归我们管,归阎王爷调整呼吸,思考一下你是怎么来到这儿的”王一摆“噢噢”两声便照做起来,闭上眼,吸气,吐气,脑海里狂闪过被人捅脖子被人丢河里的两帧画面,随后开始咳嗽不止,剧烈头疼,这是呛水了吧易慎行狂……

小说:开局一根烤肠

作者:布阿鲁

角色:王一摆易慎行

都市小说的小说《开局一根烤肠》推荐各位书友一读,这本书的作者是“布阿鲁”。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调整呼吸,思考一下你是怎么来到这儿的。”王一摆“噢噢”两声便照做起来,闭上眼,吸气,吐气,脑海里狂闪过被人捅脖子被人丢河里的两帧画面,随后开始咳嗽不止,剧烈头疼,这是呛水了吧。易慎行狂掐王一摆大腿,阻止他继续回忆下去。见王一摆睁开了眼,晃荡晃荡头,易谨行继续讲了下去,矮矮的个头背着手,来回踱步,长发…

开局一根烤肠

第4章 归零盘使用说明 免费在线阅读

“归零盘是一个承载通往异世界大门的平台,需由极强的执念浇灌,方可在濒临死亡时遁入。”

“我能有什么执念?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王一摆摆摆手表示疑惑。

“来到归零盘的人都是由他人强加执念促就的。自发执念不归我们管,归阎王爷。调整呼吸,思考一下你是怎么来到这儿的。”

王一摆“噢噢”两声便照做起来,闭上眼,吸气,吐气,脑海里狂闪过被人捅脖子被人丢河里的两帧画面,随后开始咳嗽不止,剧烈头疼,这是呛水了吧。

易慎行狂掐王一摆大腿,阻止他继续回忆下去。见王一摆睁开了眼,晃荡晃荡头,易谨行继续讲了下去,矮矮的个头背着手,来回踱步,长发在瘦削的背两侧晃来晃去。将近一米八的王一摆不免嗤笑起来。

易慎行回眸抬头一瞪,王一摆立刻老实了。

“这些门后是各个平行世界,互不干扰,时间运转规律不同,生存法则也不同。没有规定相应规则的情况下是无法比较对抗的,如果出现混杂的情况,就会违背归零盘的运作规律,带来灾难性的坍塌。”

“实验中的控制变量原则不成立的话,无法进行比较实验?”王一摆尝试用自己的认识解读易谨行的话。

“可以这么说。归零盘的黑暗处运作着时间齿轮,呈盘状安置。异世界时间是你原生世界时间运作速度的数倍,身处异世界其中的人是感知不到的,但是意识和动作相对这里更迅速的进行了。

归零盘的时间与你原生世界同频,但与各个平行世界有相对性。以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为圆心,距离那些门的远近决定了异世界时间运作速度的倍数大小。

“可能你在异世界呆了十年,但原生世界不过过去了十分钟而已。”

王一摆现在脑子里是齿轮的半径与周期关系,中学物理。他若有所思点点头。

“至于我的任务,就是保证进入异世界的人只是普通的人类,而非其他。”

“什么其他,像我这样的帅哥?”王一摆顿时来了兴致,挑挑眉开始贩剑,弯腰等着易谨行再说些什么。他对这个小小年纪身上却担着重任,嘴馋还臭脸的小鬼,颇感兴趣,总想着逗逗他。

易慎行白了他一眼。

“一些妄想改变异世界大门距离,控制异世界运作规律的杂碎。

“由他人强加执念遁穿,然后来到归零盘的普通人无非两种情况,一种是有人早早给你订下了一套模式,让你濒临死亡之际通过异世界完成重生,相当于有人给你提前买好了复活甲,但具体通过哪扇门复活,需要你自己找。

另外一种是你有仇家,仇家收买归零兽,遁穿到此后一旦被归零兽攻击致死,便不得超生,血肉进兽腹,灵魂在异界边缘游荡,有意识,能感受时间流动,但永远无法作为,甚至改变不了轨迹,过程极为煎熬,没有终点,是所有空间里最为痛苦的一种死法。至于骨头,会被我用来打磨成箭头。”

说完易慎行笑着朝王一摆抖了抖自己背上的竹筒,乳白色的箭头欢快地几乎要跳出来。

王一摆嘴角抽了抽,他妈的根本笑不出来。小兔崽子可真会唬人。

易慎行淡淡地向其他角落瞥了一眼,开口道:“不过很明显你是第二种!”

话毕,一张大嘴突然从王一摆背后扑了过来,来不及反应,易谨行已经蹬了王一摆一脚,借势后空翻,侧身移位,小小箭头扬手即发射,连带着烛光跟着摇曳,一击命中。

个头不大力气却惊人,王一摆被一个小孩儿踹到了另一侧,又一只归零兽哐当栽倒在二人中间,呜咽一声断了气,下巴甚至秃噜着滑了半米远。

正想开口骂,易慎行大喊“右面!”,惊吓之余王一摆本能一闪,又一只归零兽咬了个空。

易慎行身后的阴暗处,呼哧呼哧的喘气声、低吼声此起彼伏,看来来数不小,这下硬刚不行了。

二人对视一眼,默契的逃跑,王一摆拿出高中翻墙逃课的丝滑连招,倒也是能跟得上易慎行的节奏,躲的游刃有余。

“卧槽!我他妈招谁惹谁了?非要弄死我。”王一摆边跑边嗷嚎儿,易慎行则一脸淡定的丢给王一摆一个箭头,让他自卫。

易慎行抿了抿嘴唇,心想这样一直跑不是办法,那家伙的体力应该撑不了多久的。

于是易慎行咻地窜到了王一摆旁边,几只归零兽也集中了火力,朝一个方向扑过去,喉咙里嘶吼的声音愈发瘆人,口水挂了满嘴。

“跟他妈水帘洞一样哈哈哈哈。”王一摆忍不住嘲弄。

这句话可激怒了归零兽大军,独眼兽们已经各就各位占据了中心所有可逃路线。

“都什么时候了?”正太音带着些许怒意,易慎行实在受不了王一摆这无论何时何地都嘴欠的德行,真能贫。

眼看归零兽堵住了光亮处的去路,还在逼近,易慎行当机立断带着王一摆向黑暗跑。黑暗铸就的区域,隐约透露着猩红的烟雾,绵绵萦绕地向上散去。

归零兽也一股脑涌过来,锋利的爪子和厚重的吨位,轰轰隆隆地碾在齿轮之上,撞击声愈演愈烈,越发危机,易慎行呼吸越来越急促,慌不择路地带王一摆冲到了一扇门面前。

硕大的一扇门,在黑暗中的身影逐渐清晰,此时王一摆面前的,不再是黑暗中隐约透出的轮廓或者淡淡的光亮,这是真真切切的一扇金色大门。

仰头一看,至少有三米高。

易慎行回头看着即将扑过来的归零兽,犹豫了片刻,伸出了左手,放在了门上,顿时轰隆作响!刹那间金光四射,大门瞬间化为虚无,有的,只是一个金色的轮廓。

王一摆差点惊掉下巴,还没把脖子和下巴收回来,他就被易慎行一掌推进了金光之中,顷刻间大门恢复如初,金光也瞬间收回,大门依旧肃穆,古朴而稳重,任凭归零兽在门外猛扑撕咬。

门这头,易慎行潇洒落地,王一摆再度和大地来了一次亲切拥抱,结结实实砸向地面。

“此前从未见到过如此多的归零兽,你面子不小。”易慎行又是双手环胸,瞅着地上的王一摆开始毒舌。

王一摆先是一惊,这声音居然不正太、不可爱了,却是略显沙哑富有磁性的魅力男低音,猛地抬头,脱口而出:“卧槽,帅哥你谁?”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