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东月沈东宁(穿越灾年,她带着全家逃荒)免费阅读无弹窗_穿越灾年,她带着全家逃荒沈东月沈东宁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穿越灾年,她带着全家逃荒》是作者“七七木”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沈东月沈东宁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老太太一边拿着一个小锄头锄野菜,一边慢吞吞往小山坡走,说道:“你们俩也挖点野菜,现在有野菜已经不错了,过一阵子怕是点绿色都看不见了,正好现在还能补贴一下粮食”沈东月当然知道这个理,不过来了一个月,每天都吃野菜,真的是看见就烦,但也知道老太太是为了长远打算沈东宁接受很好,扭着身子跟在老太太旁边,低头看着沈东月扯了沈东宁一把,说道:“先抹药,身上不痒了再来弄”老太太看俩人神神秘秘的,也跟着一起……

小说:穿越灾年,她带着全家逃荒

作者:七七木

角色:沈东月沈东宁

推荐一本网络作者“七七木”的新书《穿越灾年,她带着全家逃荒》,这是一本穿越重生小说。本书的精彩内容:沈东月才稳住身体,还没看清楚放箭的人,就听一声清朗的声音斥道:“杨子轻,休得无礼。”沈东月抬头一看,竟然是那玉面男子,顿时心下觉得不好,这些人身上竟然有弓箭,自己姐弟俩如今发现了,会不会被灭口。沈东月站直身子,以防备的姿势退到沈东离前面,戒备的看向对面突然出现的几人。杨子煜朝着沈东月一抱拳,歉声道:…

穿越灾年,她带着全家逃荒

第12章 免费在线阅读

转眼间就看见沈东月奔向一只小野猪,才把手中的武器对准野猪,突然旁边一声咻的声音传来,沈东月顾不得那野猪,脚步一转,避开一个弓箭,箭尖直直插在了野猪身上,几十斤的野猪轰然倒下。

沈东月朝着沈东离大喝一声:“东离趴下。”随即就朝旁边脚步一错,闪出几米远。

沈东离立马趴下朝旁边一滚,直接躲到了石头后面。

沈东月才稳住身体,还没看清楚放箭的人,就听一声清朗的声音斥道:“杨子轻,休得无礼。”

沈东月抬头一看,竟然是那玉面男子,顿时心下觉得不好,这些人身上竟然有弓箭,自己姐弟俩如今发现了,会不会被灭口。

沈东月站直身子,以防备的姿势退到沈东离前面,戒备的看向对面突然出现的几人。

杨子煜朝着沈东月一抱拳,歉声道:“舍弟不懂事,惊扰到姑娘,在下给姑娘道歉了。”

沈东月点点头,正要说话。

“大哥你紧张什么,我知道射不到她才放箭的,再说你知道我的箭法很好的。”杨子轻满不在乎的说道。

杨子煜轻轻看了眼杨子轻,杨子轻顿时闭上嘴,往后轻轻退了一步。

杨子煜看向沈东月,说道:“想必是已经惊扰到姑娘了,在下愿意补偿一二。”

沈东月不知道这人到底是什么目的,只得朗声道:“既然是误会,那说清楚就好,补偿就算了,各位,我姐弟二人出来时辰已久,这就告辞了。”

说完对已经站到身后的沈东离使了个眼色,沈东离扛起已经死透的野猪,就先行一步。

沈东月朝杨子煜看了一眼转身走了。

一个劲装男子往前迈进一步,杨子煜举手阻拦,说道:“不要轻举妄动。”

一个岁数大的男子说道:“大公子,这位姑娘恐怕不简单。”

杨子煜微微勾了下嘴角

“海叔,不是所有的不简单,就一定是坏的。”

海叔低头沉思了下,说道:“这位姑娘似乎一点隐藏的意思都没有。”

杨子煜没有再回海叔的话,而是看向杨子轻,轻轻哼了一声,然后率先走向前去。

杨子轻缩了缩脖子,求助的看向海叔。

海叔轻轻的摇了摇头,表示爱莫能助。

这头沈东月在确定后面没有人跟着才放松下来。

难不成真的是来抢小野猪的?可惜了那四头小野猪了,他们会怎么吃,烤乳猪还是红烧。

沈东离呼哧呼哧的扛着那二三百斤的野猪,明明力气很大,却不会用。

“注意吐纳,气运丹田。”

沈东离跟着沈东月说的呼、吸,随着节奏的掌握,竟然没有刚刚喘气那么费劲了。

沈东离惊喜的看着沈东月说道:“大姐,你怎么什么都会?”

沈东月得意的道:“中医当中有很多养生跟吐纳的方法,我会的多着呢!”

沈东离点头道:“大姐,刚刚那些人的事要不要告诉里正?”

沈东月摇头道:“里正应该是知道的,东离,你要记住,对于很多事,不参与,不外传,这才是保命的秘诀。”

沈东离听话的点头。

“注意吐纳,你先练着,时间久了,力气会越来越大。”

沈东离照旧点头。

等两人回到村里休息的地方的时候,已经过去半个时辰了。

老太太正在给沈东月纳鞋底,还想着得纳几层,天天这么走,这鞋底很快又就磨坏了。

正想着,就见沈东宁大力的拉了自己胳膊一下,这孩子不知道自己力气大啊!

只见沈东宁有些害怕但又崇拜的看着自己后方,老太太朝后一看,一屁股滑坐到了地上。

沈东离背着一头比他体积还大的野猪,跟在沈东月旁边,沈东月手里还拎着一只野鸡,没错,回来的路上,运气很好的碰到了一只野鸡。

有不少看见的村民都站起来看向两人,忘记了手里的活计。

沈东宁赶紧把老太太扶起来,老太太像才反应过来一样嗷一声扑到沈东月身上,双手颤抖,摸摸脸,摸摸胳膊,带着哭腔道:“哪儿?哪儿受伤了吗?”

沈东月想着老太太怎么不先问她的宝贝大孙子,殊不知看着沈东月手里拿着带血的武器,大家也都能猜到到底是谁打的猎物,而且老太太是知道沈东月专门去铁匠铺打的武器,还看过摸过。

沈东月撒娇的把手伸向老太太,说道:“手被划伤了。”

老太太赶忙低头查看,只见一个指甲盖长短的划伤在手背上,只带一个小小的血珠,这伤口,再不仔细看看马上就好了。

老太太的一腔疼惜被沈东月搅和的干干净净,撒开手朝着沈东离吼了一嗓子:“快放下,这么愿意背着,下午不要推着车,干脆你背着手推车算了。”

沈东离把野猪扔到地上,哀嚎一声道:“奶,你就这么对我。”

老太太不理两人的耍宝,从人群中招呼了一个壮汉,帮忙收拾野猪。

这个人沈东月认识,是个屠户,杀了几十年的猪了,而且生了三个儿子,长得都像这沈屠户,膀大腰圆的,是村子里少有的不能惹的人家。

不过这再厉害的屠户也不能自己打死二三百斤的野猪,在沈东月一家面前,沈屠户是不敢拿乔的。沈屠户拿不准老太太的想法,搓了搓手道:“婶子,这猪你想咋处理?”

老太太说道:“给我割条后腿,剩下的,今天晚上让大家都沾沾荤腥。”

沈屠户高兴的答应了声,就去自己的行李那里拿家伙事。

村民一听都有份子高兴的说了感谢的话,还有几个妇女热情的拉着沈东月的手,无外乎不是怎么打的,害不害怕之类。

沈东月一摆手说道:“运气好碰到了一头傻猪,自己撞石头上撞晕了,我一看,这得抓紧机会啊,拿着铁棍就给怼上去了,我力气大,那野猪就这么成了咱们的口粮了。”

大家一听,都道这运气也太好了。

当然也有了解情况的人,不说打死野猪,就是看见了能不慌的人就不多。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