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一次 俺坐着驴车去大城市取GG美金

    故事中的人物不是我,是一个不知道名的站长写的,很幽默风趣也很真,因为其中有些地方和我经历的很像。
          
          08年的某一天。
        我在老家,打开本本,插入60块一个月的移动公司内部版无线上网卡,然后点开一个E什么的鸟软件,连上亲爱滴GG。
    GG的款汇出了。我攒了三个多月的700多刀展现在我身边父老乡亲面前。

         俺们隔壁的大叔凑过来看清楚了数字,念了一遍。然后说,不错呀,你看人家能(能干的意思)的,打打电脑都能挣七百多,快赶上俺娃一个月工资了咧!
        出于做为半职业站长的尊严,我不得不提醒他,这是美金!折合人民币5000多大洋呢。
    周围先是吸气,然后那个大叔就脸红脖子粗地说我扯淡。说,就你那样,还能赚洋人的钱?我还不知道你?小时候偷我家黄瓜,被狗追得满沟乱跑……

        我大怒,行!我明天就去把美金给你取回来!大叔你见过美金没?别一看绿个盈盈的,照不出来毛主席像就说我随便拿假钱糊弄你!

    大叔一脸不屑:切,就你能!我还没见过美金?我不知道美金上不印毛主席像?
    然后大叔转身说道,美金上印布什的头像,这谁还不知道呀。

        第二天,为了不让大家觉得我扯淡,我决定去取美钞回来。在农村,一个人,尤其年轻人被定型为好扯谎,那基本就是不被人信任了。

        清晨,我早早起床。老妈做了碗面汤,油花花的,放了小葱,还卧了俩荷包蛋。

        我稀里哗啦喝个精光,把碗举过头顶,正要像乔峰大哥那样摔在地上做豪爽状。老妈一把拿过,赶紧走吧,趁早,天黑前赶回来。

        我抹了抹嘴,出发了。

        村口,昨晚约好的泽之哥已经开着车等我了。泽之的爷爷是我们这里顶有学问的人,给孙子起的名字是效仿毛爷爷的字。泽之不负爷望,养了N多猪,很有钱。他每天早上赶着驴车去镇上拉泔水,我就跟他一起坐在驴车上出发了。

    小驴车别有一番风味,晃晃悠悠又不是很颠簸,山路上跑起来很舒服。
    我跟泽之哥闲聊着。

    你真是去取美国票子?泽之哥居然还是不大相信。
    那当然了,700多呢。

    泽之哥拿出一包帝豪来,抽了一支递给我。
    好家伙,10几块一包呢。一般人他都丢一颗两块钱一包的烟而已。
    我受宠若惊地接过。

    回头给我张美国票子吧!你兑成咱的钞票多少钱,我给你翻倍。泽之哥一脸期待地对我说。

    行,没问题!我豪爽地答应着。

        驴车在乡间小路上快速地行驶着,我看着高高低低的山坡,心早就飞到了县城。那里,有我滴美国票子。
    说实在的,我也从来没有见过美钞。只是在QQ群里见别人现过。我那个宽带不行,QQ群里的图片稍微大一点就根本不显示,我找了个混得很熟昵称叫“吃精的猪”的好友,让他把图片传给了我。

        图片上,一个和我年龄差不多大的家伙,一手放在笔记本键盘上,一手拿着呈扇形张开的老多美金。当时我就激动啊,我暗下决心,有一天我也要搞这么多美国票子。我要拿这些票子摔在小莹她爹面前,让他对我刮目相看,屁颠屁颠答应把小莹嫁给我。

        快到乡里的时候,泽之哥把驴车在一条大路边停下,又丢给我一颗帝豪来。

        我接过烟,下了驴车。跺跺脚,等开往县城的公共汽车。

        泽之哥跟我道了别,驾着驴车去乡里那条街赶去,走出去好远,还跟我喊了一句:记得给我留张票子啊!

        我大声答应着。嘴里哈出一大团白雾来。

        春节刚过,北方的天气干冷,我的脸被风吹得有点胀疼,但我兴致勃勃,精神抖擞站在路边。

    等我到了县里那个邮政储蓄所,已经是上午9点多了。里边办理业务的人还挺多,排了三条粗粗的队伍。

    我赶紧挤到一个窗口,心里满是带着点紧张的兴奋,感觉小心肝扑通扑通狂跳,嘴巴里酸酸的。

        农村人力气都比较大,而且刚过完年,兴许是吃得好,挤得很厉害。我真想把他们都给最小化了。

        终于我来到那个可爱的窗口前了。还有比这个更好看的窗口吗?那一刻我的答案绝对是否定的。多TM经典的样子啊,多TM人性化的设计!这用户体验……咦,上边这一块可以放个广告位。

        办理业务的是个二十五六岁的女的,长得挺好看。尤其那工作服穿起来,绝对平增不少浏览量。
    那女的说话了,声音也挺好听,脆生生的跟咬胡萝卜似的:你办理什么?快点!后边还很多人呢,真是的。

        我有点不好意思,赶紧凑过去说,我办西联汇兑。

        什么?那女的有点吃惊。我的心一紧,当时就差点Service Unavailable了。

        我咽了口口水,紧张地看着她,有点颤抖地说:西联汇兑。就是外国弄过来的钱,我这边要取。

        那女的眼睛顿时就大了好多,丢了句你等等,转身去问另一个大妈级的员工了。

        我身后原本推推搡搡的人也静了许多,站我后边的大妈也把摁在我背上的双手撤开了。

        我眼睛不眨地看着她们两个。给我办业务的女的完全把那边坐着那位大妈的脸给挡住了,我只能看到她长长的头发,还有头发上边扎着的一对米老鼠。

        过了一会儿,米老鼠走了回来,看着我很和气地说:不好意思,我们主任说了,这里没有开展外币业务。

        您娘啊!我心中大骂一句,不晓得怎么离开了那个可恶的跟TMD YELLOW 网站上狗皮膏药似的弹出式窗口。

        大冷的天,我额头上冒出汗来了。他咋就没这业务呢?啥球玩意儿呀这是!我怎么办?隔壁大叔那炸雷似的话语还在耳畔响着,还有都答应好泽之哥给他张票子了。人家的两颗帝豪烟都抽了。

        我茫然无措了。这下怎么办?差不多庄上人都知道老林家那老三能赚外快,一大清早跑城里取美国钞票去了。我回去怎么说?
    仿佛一下子回到了07年的那个酷暑。

        那时候,我跟大多数农村小青年一样跟着别人南下打工。广州,东莞。我在一个X宝工业区一家工厂打工。像这样的工业区很多,像这样的工厂很多,像我这样的小伙子也很多。如果不是一次生产意外,我还是会像身边的人一样,天天被线长什么的督着拼命干活,然后跟死鱼一样躺倒在廉价的职工宿舍里梦会老家的小莹。或许,在某一个发了工资的下午,和人出去喝点酒,点几个菜,侃上那么一气。又或许,我会找个网吧,开台电脑笨手笨脚和人聊个天,看会儿电影什么的。

        我至今也不知道具体是怎么加了木木的。

        木木是个站长,手里很多网站,东莞公交查询,只是其中之一。我是个路痴,有时候会在网吧查一查周末找某某应该做什么车。木木的这个公交网我经常上。但我确实不记得是怎么加了他QQ好友的。

        我的工伤并不是很眼中,一箱半成品砸伤了脚而已。工厂丢给我100块钱,然后把我开了。

        因为刚发的工资被我给寄回家里了,而治疗伤口花掉我身上很多钱。所以加上这100块,我身上也就那么300多元钱。重要的是,感觉自己像是可以随处乱丢的东西一样。

        我跟着木木混进了一个站长群,有时候没事会听他们聊一些我自己根本不懂的东西。

        我不懂,但是我喜欢那种感觉,我也很羡慕他们,自己是自己的老板。而且,他们有很多人手里有不止一个网站。我看不懂他们那些所谓的垃圾站和门户网站有什么区别,所以,在我眼里他们都是很牛叉的人物。

        那个夏天,我拖着发炎了的伤脚辗转回到了家里。一路上并不顺利,但我知道,在打工大军中这并不算多么凄惨。

    待续...

    © 原文地址: http://www.amznz.com/lingqu-GG-meijin/
    版权所有!如转载文章,请务必注明以上引用地址,否则请勿转载!




  • + 极品飞车音乐全集下载
  • + November Was White,December Was Grey
  • + Word插入gif动态图片方法
  • + 免费手机号码归属地接口
  • + Axure IOS/Android素材大全
  • + fonts.googleapis.com加载慢解决办法
  • + MySQL数据库MyISAM转换InnoDB方法
  • + 百度蜘蛛IP(定期更新)
  • + LNMPA图片防盗链方法
  • + No Update Required
  • + 如果我欠了你五块钱,请你告诉我
  • + 熊出没之夺宝熊兵 720P高清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