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角七号的国境之南是不是日本的国境之南?(转)

         据说陈云林在大陆看的是海角七号盗版DVD,日本女星田中千绘表示,「还是希望大家会去戏院看,因为音乐非常的棒,那个音乐效果,我觉得要在戏院才能感受到。 」

       台湾的海很美,恒春也很美,最令观众痴迷的是压轴的「国境之南」。这首「国境之南」唱的是不是恒春?恐怕又是一个美丽的误会。从字面上看,「国境之南」直译为「South of the Border」(边界之外的南方),恒春明明在台湾境内,「国境之南」难道是菲律宾吗?

       这部电影以日语旁白开始、结束,可见日本人是说故事的主体,「国境之南」是日本的国境之南--台湾,与恒春是不是在台湾的最南端没有关系。战前日文报刊的「国境之南」泛称日本南方的台湾(冲绳是县治,台湾有总督),日文书店最热门的旅游书籍--「国境之南」,内容介绍的是台湾的观光美食。

       符号是表达思想的媒介,也是隐藏意念的工具。日文是一个善于迂回表述的语言,「国境之南」副歌「当阳光再次回到那飘着雨的国境之南,我会试着把那一年的故事,再一次说完」,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当太阳旗再次飘扬在多雨的台湾岛,日本殖民者会继续1945年被中断的统治」?如果有人骂我滥兴文字狱,不尊重作词者严云农先生的声明,那我们再来看一处,电影开头的第一封情书「友子,太阳已经完全没入了海面,我真的已经完全看不见台湾岛了,你还站在那里等我吗?」--「台湾的好朋友,大日本帝国无条件投降,彻底失去了台湾,今天你们还愿意重续前缘吗?」

       海角七号是一篇政治宣言,日本温婉有礼、含情脉脉地对台湾提出了主权要求。

       为日本疗伤歌手特别组成的暖场乐团,是这个「殖民乌托邦」社会关系的缩影。客家人推销员勤奋、爱钱、不识相、不讲卫生,原住民警察父子冲动、贪杯、爱唱歌、老婆跑掉……这种毫不掩饰的族群刻板印象的处理手法,直追1915年DW Griffith的The Birth of a Nation.光谱的另一端则是阿嘉的得天独厚,台北混不下去回老家,有地方角头眠床相挺,找个铁饭碗闲话一句,不爽送信家里堆,烂摊子总有别人收。友子从来只和阿嘉商量事情,原住民歌手连音乐上的修改建议都不被采纳。在这个具体而微的「殖民乌托邦」,皇民是买办,客家人是长工,原住民是保镖,各安其位,形成了一个以日本指导者为中心的「超稳定结构」。

       和这个「超稳定结构」格格不入的是谁呢?外省人张魁、赵舜的BOT饭店。片中人物对他们流露出毫不掩饰的仇恨,全片第一句台词-「操你妈的台北」,张魁在酒宴上好意劝慰,却惨遭友子暴打。代表主席的谈判对话堪称经典,先是划清敌我战线,「你们外地人来这里开饭店、作经理,在地人都出外当人家伙计」,一言不合就祭出多数暴力,「要不然我们明年一起来选镇长,看看谁选得上?」张魁没办法,只有用本地乐团,既然恐吓达到目的,就吃干抹净,「什么你的、我的,都是咱的!」

       「国境之南」的创作是友子布置的政治任务,「第三!日本公司那边希望我们有两首歌,但是到现在我只听到一首而已,而且这首歌还是你很久以前写的。不过重点是另外一首,行不行啊?」创作来源的CD来自日本,在友子一夜「亲善」的激励下,阿嘉终于完成了任务。最后,为日本人送信的事情最大,就算演唱会延迟开始也得照办。

        第四封情书「你知道我们现在所看到的星光,是自几亿光年远的星球上,所发射过来的吗?哇,几亿光年发射出来的光,我们现在才看到。」巧妙的时空错置,中孝介的双重身份,茂伯选择日本时代学唱的「野玫瑰」作自我陈述,日本人以台湾开化者自居的用心还不够明显吗?

        这种借演员的族群背景,意淫现实政治的作法,海角七号并不是第一部。七月间上映的大片《赤壁》,比海角七号玩得更凶。林志玲家族的政治立场,海峡两岸人尽皆知,小乔夜奔敌营,交好大陆内部的「先进势力」,联手打败主张统一的北方好战派。金城武(Takeshi Kaneshiro)饰演军师诸葛亮,他连台湾的身份都没有,又是一个日本指导者。曹魏方面都是内地演员。赤壁一把火烧光了北方战船,中国历史陷入了五百年长期分裂的黑暗时期。

        拍电影不是一两天的工夫,我有十足的理由怀疑赤壁和海角七号这两部作品,是民进党推动「入联公投」的重要环节。大家想一想,如果不是陈水扁偷搞核武,呷紧弄破碗,「入联公投」即使没有一千万票,322也可能平顺过关。北京当局要是不爽,就请他们七月看赤壁,想想东海舰队战殁台湾海峡的情景,如果不敢打,八月底的海角七号再把日本人请回来。舆论导向手法之高明,堪称一绝。

        没有1943年《开罗宣言》将台湾、澎湖归还中国,20万台籍日本兵在法理上就是战犯。最后一幕,群众在「台湾光复」大红条幅下,含泪挥别「高砂丸」运输舰,在我看是对国共合作十四年艰苦抗战,最终惨胜的六亿中国军民的公开羞辱!

        对于日本温婉有礼、含情脉脉的主权要求,新一代台湾人阿嘉的答案非常明确:「留下来,或者我跟你走!」原来在两岸「特殊的国与国关系」的背后,是台日「特殊的人与人关系」。利用电影艺术分裂一个民族,真是一大发明。

    (●作者朱仕强,博,目前定居加拿大,于多伦多某大学任教。本文来源网络,言论不代表本人立场。)

    © 原文地址: http://www.amznz.com/South-of-the-Border/
    版权所有!如转载文章,请务必注明以上引用地址,否则请勿转载!




  • + ev、pv、ac项目管理中简写记忆及计算公式
  • + 极品飞车音乐全集下载
  • + November Was White,December Was Grey
  • + Word插入gif动态图片方法
  • + 免费手机号码归属地接口
  • + Axure IOS/Android素材大全
  • + fonts.googleapis.com加载慢解决办法
  • + MySQL数据库MyISAM转换InnoDB方法
  • + 百度蜘蛛IP(定期更新)
  • + LNMPA图片防盗链方法
  • + No Update Required
  • + 如果我欠了你五块钱,请你告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