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结尾都相思》免费阅读全文,《原来结尾都相思》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小说:原来结尾都相思

角色:许珞,段兆南

小说:言情

作者:雨升

简介:如何将一个爱你的人伤害到体无完肤?那大概就是,把她的爱扔在地上,然后反反复复的践踏,直到破碎,直到消亡。

《原来结尾都相思》免费阅读全文,《原来结尾都相思》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来结尾都相思》免费阅读

第1章 你的新欢我看见了

 

“段兆南,你的新欢我看见了,我可以走了么?”

许珞站在餐厅的大玻璃窗外,手握电话,看着里面她的丈夫——段兆南怀拥着另一个女人,亲昵的搂抱,喂饭。

这已经是第三十一个女人了。

结婚五年,段兆南每换一个女人,就会把许珞叫到跟前,叫她亲眼看着,他跟别的女人是如何亲热的。

许珞自虐的把这些女人都编了号码,一个个记录在本子里。

每记下一个,她就安慰自己,或许这就是最后一个了,这么多女人,这么多年,他也该玩够了。

可很快,他的身边就又换了一个新人。

段兆南换女人,仿佛就像是在玩换装游戏,永远都那么肆无忌惮。

但,任何一个女人都可能出现在他身边,唯独许珞不能。

她永远都只能远远的站在一边,被迫眼睁睁的看着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

而段兆南,很享受看到许珞难过的模样,很享受这样折磨许珞的快意。

段兆南看见窗外站着的许珞,把怀里的女人抱的更紧,邪肆的勾起唇角:“作为原配正房,还没给新人做个评价,怎么能说走就走呢?”

叫她亲眼看着他们亲昵不够,然后还要让她给他的新欢做一个评价。

段兆南是在羞辱许珞,羞辱她全世界的女人都可能得到他的青睐,但唯独身为他妻子的她不配。

这样五年如一日孜孜不倦的羞辱,只是因为当年段兆南的爷爷逼迫他接受许珞为妻,还不准他离婚,才让他展开了长达五年,甚至延续一辈子的报复。

许珞忍下心里的酸楚,努力让自己看上去面无表情:“无非就是个玩物,过两天又会换个新的,你何须每一个都要我过目,又每个都要评价?”

段兆南笑意更深,带着浓浓的讽刺:“当然要评价,至少你要知道,你跟这些女人相比差在哪里,毕竟她们都能入我的眼,而你,连做我的玩物都不配。”

许珞深深吸了一口气,手捏着手机捏到发白,她以为自己表现的足够平静,段兆南自觉无趣就会放弃了,可他竟然一坚持就是五年。

仿佛抓住了她的软肋,然后一遍遍拿刀子往同一个地方捅,然后他就欣赏着她痛到无以复加的模样,像是在看戏一般乐此不疲。

五年了,真的够了。

“段兆南,如果这段婚姻让你这么厌恶,那我们离婚吧,我不再霸占你段太太的位子,离了婚,你也不需要每天找女人来恶心我了。”

难为他明明有那么严重的洁癖,还要为了羞辱她,跟那么多女人亲热,暧昧。

玻璃窗里的男人皱了皱眉,起身走到玻璃窗前,狐疑的看着外面的许珞:“忍了五年,你会这么轻易的离婚?看来当初信誓旦旦跟爷爷说的爱我,也不过如此。”

“就算再深的爱,也抵不过你这么不知珍惜的糟践。段兆南,你一次次的找女人让我看,不就是在等着我开口离婚吗,今天,你成功了,我答应跟你离婚。”

此刻的许珞和段兆南的距离只有不到两米,可隔着一道玻璃窗,即便距离再近,他们也像是两个世界的人,许珞在外面,段兆南在里面,她永远走不过那一道无形的玻璃墙,永远也走不进他的心里。

看着里面那个仰望了十五年的高大男人,她继续说:“但,我有一个要求,只要你答应,我就马上离婚,而且我会说服爷爷同意我们离婚,绝不会让你挨一句骂。”

段兆南还在诧异许珞今天怎么转了性,竟然敢松口提离婚,却原来还有后手。

料想,许珞的条件,无非就是要多少钱,补偿她的青春罢了,过去那些女人,哭着喊着不想跟他分手,最终不都是嫌给的钱少罢了。

“说吧,你要多少钱。”段兆南讥诮的笑着,许珞,这个口口声声说爱了他十五年的女人,死活不离开他身边,不也就是想狠狠敲他一笔钱么。

谁料,许珞摇了摇头说:“我不要你的钱,我会净身出户,我只要你陪我去相亲,一直到我找到合适的新伴侣,我就立刻跟你离婚。”

段兆南的脸瞬间冷了下来……


第2章 这一局你赢了

 

这就是她所谓的要求?

让他亲自陪着她找下家?

这不就等同于让他自己给自己脑袋顶上扣绿帽子吗!

她凭什么!

眼见段兆南表情染上怒色,许珞赶紧抢白:“段兆南,这是你对我五年来冷落和羞辱的补偿,如果你不答应,那我一辈子都不会再给你离婚的机会,我可以一辈子忍受你出去花天酒地找女人,但你能忍受得了你的妻子这辈子只能是我么?”

段兆南冷笑着点了点头,好,很好,这个女人都敢威胁他了!

“好,许珞,只要你签字离婚,别说陪你找男人,我甚至可以亲自送你风!光!出!嫁!”

段兆南抄在裤袋里的手攥成了拳头,一句话,被他说的咬牙切齿。

“那好,我回去就开始安排相亲,今晚就给你发明天的相亲安排,希望你明天不要爽约。”

许珞挂断电话,拎着菜篮子转身离去。

本来今天只是出门买菜,却没想到被段兆南叫到这里,看见了他的第31号新欢,还提了离婚。

许珞大概把此生的勇气都用在了今天。

许珞向来是胆小的,也是有自知之明的,身为佣人的女儿,她爱上自家的大少爷,自知没有资格嫁给段兆南,也没有勇气告白,本打算暗暗的喜欢他一生便罢了,却没想到上天会给她嫁给他的机会。

五年前,段兆南的未婚妻在婚礼那天逃婚,各个世家的名媛都把段兆南当成了笑话,没人愿意在那个时候陪他完成这个婚礼。

是许珞,穿上婚纱,手捧鲜花,沿着教堂的红毯缓缓走向了他,挽救了这场正在被全城直播的荒唐婚礼。

但心高气傲的段兆南怎么可能会娶一个佣人的女儿,可许珞是唯一愿意把这场新娘逃婚的闹剧平息下来的人,于是段爷爷认可了她,并要求段兆南不准跟许珞离婚。

被迫娶了一个自己不爱的人,还不能离婚,段兆南把怨气都撒在了许珞的身上。

因为知道她爱他,所以段兆南这五年不厌其烦的更换身边的女人,用以刺激许珞,让她伤心,让她难过,让她知道当初嫁给他有多自不量力。

五年了,许珞真的好累,很多时候她甚至想过放弃,可她不甘心,明明人心都是肉长的,明明人都说日久就能生情,为什么偏偏她嫁的这个人,整整五年都没有把目光停留在她身上哪怕一刻?

许珞回家后就在婚恋网上注册了信息,发布了自己征婚的消息,很快就有一些男士的相亲请求发送过来。

筛选了一些人,安排了一下相亲时间,她就把明天的相亲安排发送给了段兆南。

看着已经发出去的消息,许珞怔怔的发呆,这一次,就当破釜沉舟吧,既然默默的陪伴没有用,那她就学着他的样子,试着去刺激他吧。

如果这样还是不能让段兆南的心受到一点点触动,那这一场婚姻,就真的该结束了。

酒店,段兆南坐在沙发里,长腿交叠搭在茶几上,音响里放着轻柔暧昧的英文歌,他手握高脚杯轻轻的摇晃,黑色睡衣松散着,露出他结实的胸膛,加上他那张玩世不恭的俊颜,只怕任何一个女人,都没办法抗拒他此刻的魅力。

手机响了一声,段兆南拿起看了一眼,竟然是许珞发的明天的相亲安排。

高脚杯砰的一声摔在地上,许珞!她竟然真的敢安排相亲,还敢发给他!

洗手间的水声停止,裹着浴巾的女人走出来,到段兆南身后环住他的腰,媚声说:“兆南,是不是等急了?别生气,我这就陪你……”

“滚出去。”

“什么?”

“我让你滚出去!别再出现在我眼前!”

段兆南从钱夹里拿出一沓钱甩在女人脸上:“滚吧。”

女人被他突如其来的转变吓傻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把一地的钱捡起来就跑了。

直到门关上,段兆南立刻去浴室把身上仔仔细细的洗了一遍。

站在花洒下,想起许珞今天白天对他说要他亲自陪她去找下家的那些话,他的心就烦躁的平静不下来。

一拳锤到墙壁上,段兆南眼神阴冷:“许珞,竟然学会以牙还牙了,你放心,我奉陪到底!”

第二天上午九点,许珞和一个男人坐在咖啡厅,隔着桌子,任凭对方说什么,她都不回应,只捧着手上的咖啡杯,静静等着某个人到来。

“我来晚了,真是抱歉。”段兆南毫无歉意的声音在旁边响起,许珞满怀期待的抬起头,却在看见男人怀里又一个陌生女人的时候,瞳孔收紧。

呵,三十二号。

段兆南搂着怀里的女人,大大咧咧坐在许珞旁边。

许珞对面的相亲男推了推眼镜,询问道:“许小姐,这两位是?”

段兆南靠坐在椅背上,一副风流痞态:“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许珞的丈夫,这是我女朋友,我们三个的关系你懂的。今天许珞叫我来,帮她参谋参谋你配不配得上她,如果你跟许珞成了,以后咱们四个可以一,起,玩。”

说完,段兆南还不忘暧昧的挑挑眉。

眼镜男脸色难看至极,拍案而起,“你们,你们!你们明明是夫妻还要出去找小三小四!竟然还保持这么恶心的关系!许小姐,亏我还以为你是个正经人家的女人,原来你竟然是这样的人!你们,简直不知廉耻!”

眼镜男拂袖而去,许珞淡淡的收回视线,看着身边段兆南跟32号女人不安分的搂搂抱抱,幽幽的开口:“听见了吗,别人在说你恶心,实不相瞒,我也觉得你很恶心。”

段兆南不为所动,在32号身上游走的手更加放肆,一边嗤笑了一声对许珞说:“我恶心?你叫自己丈夫来陪自己相亲,你又好到哪去?你不就是想比比谁更恶心吗,你说这一局我们谁赢了?”

许珞起身背好包包,看着32号在他怀里,面无表情,“这一局当然是我赢了,别忘了你陪我相亲,是为了尽快跟我离婚,而不是来搅局的。”

“段兆南,别再干这样的蠢事了,否则我会以为你是因为在乎我才这么做的。”


第3章 我在跟男人约会

 

许珞大步离开咖啡厅,段兆南僵住,半晌才反应过来,他刚才做的事情,虽然恶心到了许珞,可他根本就是在阻碍他跟许璐离婚的进程。

他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竟然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在乎她?

放屁!

一脚踢翻眼前的咖啡桌,他丢下女人大步去追许珞。

终于在街角拦住了正准备打车回家的许珞。

“许珞,我巴不得你赶紧跟我离婚,你最好少自作多情!下一场相亲是什么时候?今天下午,还是明天?你放心,很快我就可以成功把你甩给别人!”

“段兆南,不用这么着急证明你不在乎我,下一场相亲安排好了我自会通知你,到时候但愿你不要再迟到,也不要干蠢事。”

许珞扒开他的手,坐上停在眼前的出租车,关上车门,看着后视镜里男人恼羞成怒的一脚踹在消防栓上,眼眶微微的红了。

段兆南,你今天这个样子,到底是因为放不下我,还是因为着急摆脱我?

许珞回到家,拿出她的本子,在第十页上写下一个新的数字。

32。

后面还带着对32号的评价:笑起来很好看,有一对浅浅的梨涡。

写好之后,她放下笔,本子翻到了第一页,许珞看着编号为1的那个女人。

韩佳诺,五年前段兆南落跑的新娘。

韩佳诺走了以后,段兆南找的每个女人都有她的影子,就好比昨天的31号,眼角有一颗泪痣很像韩佳诺,今天的32号,酒窝很像韩佳诺。

五年来虽然段兆南把韩佳诺的东西都扔了,也不再提及这个名字,可即便是为了报复许珞找女人,段兆南都会优先找那些酷似韩佳诺的女人。

所以今天这一局,其实是许珞输了。

从许珞看见32号那一刻开始,她就知道是自己输了。

她输给韩佳诺了。

即便今天刺激到了段兆南,可她还是输的那一个。

靠在床头,许珞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直到睡着还在想,未来的某一天,段兆南会不会像在意韩佳诺这样在意许珞?

转而又自嘲的苦笑,不会的,这辈子他都不会的……

夜半,许珞的手机响起来,是段兆南的来电。

“许珞,拿一套我新的睡衣和西服到酒店来。”

“好。”

睡意朦胧的许珞起身从衣柜里取出早就给他熨烫好的睡衣和西服,匆忙出门去了酒店。

段兆南在段氏旗下的酒店有一间专用套房,他不回家,就是一直住在这里。

段兆南穿不惯新买的衣服,一定要把新衣服洗过熨烫过一遍他才肯穿,这五年这些小事一直都是许珞在做,许珞觉得这事个妻子该为丈夫做的事。

而段兆南觉得,她永远都是个佣人,从不把她当成妻子,所以对她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心安理得的享受着她的付出。

许珞一路赶到酒店套房门口,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她不应该这么纵容他,应该让他体会一下被冷落被拒绝的滋味,这样才能真正的刺激到他。

可即便心里这么想,她还是条件反射的按照他的吩咐把衣服送来了。

通常他都是早上叫她送衣服,半夜送衣服这还是第一次。

站在套房门口,房门虚掩,许珞听见里面有女人说:“段总,今晚你想我们姐妹俩怎么伺候你?”

敲门的手停在半空,许珞只觉得仿佛当头一盆冷水,将她从头到脚淋了个通透,睡意全部消退,取而代之的是满心满身的冰冷。

大半夜的把许珞叫来,看来不是让她送衣服,而是为了让她听这个。

让她听一听,他明明有妻子,却当个佣人使唤,一下都不碰,然后出去找那些来历不明的女人。

这一次,甚至还同时找了两个女人!

手里抱着的衣服被她勒出了褶皱,一直到里面不堪入耳的声音结束,许珞的电话响了起来,是段兆南打来的。

“送过来没有?”电话那头段兆南的声音带着得意的挑衅,许珞确定,段兆南就是故意的。

故意叫许珞看见他跟别的女人大白天卿卿我我,故意叫许珞听见他跟别的女人大半夜共处一室!

他打来这个电话,一定是算好了时间,料定她此刻就在他的房间门口,连门都不关,就是为了让她更清晰的听见里面的声音!

如果门口有个摄像头,段兆南一定正在很得意的看着她此刻濒临崩溃的模样吧?

许珞红了眼眶,怕段兆南真的出来欣赏她此刻的狼狈表情,攥紧电话踉踉跄跄的跑出了酒店。

出了酒店,夜晚的冷空气终于让她冷静下来,手里还紧紧抱着给段兆南送的衣服,她把衣服丢进了路边的垃圾桶,才回应他:“我有事,你叫别人给你送吧。”

“三更半夜你能有什么事!”男人皱眉。

许珞故作轻松的笑着:“你忘了吗,我在给自己找男人,为我们离婚做准备,我的事,当然就是在跟男人约会。”

段兆南猛地从床上坐起来,他眸色沉冷,嘴上却讽刺的笑起来:“许珞,你以为我会信么?”

全世界的女人会出去找男人,他都不信许珞这个保守又视他如命的女人会出去找男人、

“不信?那你听他说句话好了。”许珞已经出了酒店,随手把电话放在路边陌生男人的耳边:“说句话。”

男人不明所以的开口:“喂?你好……”

许珞把电话拿回自己耳边,继续走自己的路,学着他的语气挑衅的说:“听见了吗,信了吗?段兆南,我许珞不是非你不可的。”


第4章 没有人等待的家

女人的手在段兆南胸膛上不安分的抚摸,被段兆南一把攥住,引得女人痛呼一声:“段总,轻点,你弄疼人家了~”

声音透过电话传入许珞的耳朵,仿佛尖锐的针,穿透鼓膜,直达心脏,将五脏六腑都扎了个稀巴烂。

忍下声音里的颤抖,许珞不想再听见电话里传来任何奇怪的声音:“春宵一刻值千金,今晚我也不会回家,需要家里的什么东西就叫你的手下给你送好了,拜拜,段总。”

“许珞,你敢!”

段兆南的话还没说完,许珞就挂断了电话,对着已经挂断的手机,段兆南砰的一声把手机摔了个四分五裂。

思忖半晌,段兆南不知怎么越想越烦躁,顾不上自己的洁癖,套上方才扔到地上的衣服就离开了酒店。

开车直奔别墅,一脚踹开别墅大门,整个别墅黑漆漆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在。

段兆南楼上楼下一间房一间房的踹门找,却根本没找见许珞的影子。

这个女人,竟然真的敢夜不归宿,出去跟男人鬼混!

段兆南立马拿出备用手机打电话。

“去给我查许珞在哪,跟谁在一起!我要马上知道结果!”

等待的时间格外漫长,段兆南坐在沙发上,眼睛一瞬不瞬的凝住茶几上的手机。

许珞不知不觉走到临江大桥边上,看着茫茫的夜色,对着滔滔的江水,她此刻竟不知该去什么地方。

许珞控制不住的想起过去五年段兆南不断在她眼前换女人的种种,空洞的双眼里就聚满了泪。

当初妈妈说的是对的,在你爱的人和爱你的人之间,还是应该选择爱你的人,才不会过的那么辛苦。

可她已经选了,即便是错的,又该怎么回头呢。

夜风微冷,许珞裹紧外套转身慢慢踱步往回走,身影孤单而寂寞,却没走出几步,腹部突然疼起来,全身冒起冷汗,整个人脱了力一般跪倒在地上。

“小姐,你没事吧?”

一辆车停在她旁边,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蹲在她面前,面带担忧的看着她。

许珞抓住对方的胳膊:“帮帮我,送我去医院……”

她月经不调好几年了,每次快要来月经的时候痛经都非常严重,本来平常她都是在家吃点止痛药喝点热水,躺在床上休息一天就好了,可这次她只身在外,没地方休息,也不想回到那个空荡荡的家,最好的办法就是去医院。

“好,你撑住,我马上带你去医院。”

男人一只手臂揽住许珞的背,另一只手臂托住她的腿窝,将她横抱起来带进了车里。

到了医院,男人跑前跑后帮许珞挂号交费拿药,许珞非常过意不去。

“先生,谢谢你,我没什么事了,你不要忙了,垫付的药费是多少,我转给你吧?”

“我叫韩方舟,是一名医生,帮你是举手之劳,不用感谢我,医药费也不用你还了。我就在这家医院上班,不过我不是妇科医生,看不出你的病症,我同事说你这好像不是简单的痛经,建议你先住院,还需要做进一步检查,这大半夜你一个人在这里也不是办法,有没有家人可以通知让他们过来陪你?”

家人?

许珞从小就只有妈妈,妈妈也很早就因病去世了,这个世上唯独还能算得上是她家人的,就只有段兆南了。

可想起还在酒店跟两个女人厮混的段兆南,她的心就沉了下去,眼眶也跟着酸涩起来。

有人说,孤独分十个等级,而独自去医院,是孤独的最高级别。

她明明有家,明明有丈夫,却经受着最高级别的孤独,这是何等可笑,又是何等的悲哀。

“我家人都很忙,没办法来陪我,我自己在这里等结果就好了。”许珞低着头,撒了谎。

她的家人很忙,忙着跟别的女人在一起,即便知道她在医院,也绝不可能管她。

“韩先生,你快回家吧,家里还有人在等你呢,别让家人担心了。”

韩方舟有些担忧的看着许珞,想起家里还有人在等他,也只好叮嘱几句就离去了。

许珞看着韩方舟远去的背影,心里升起一股浓浓的羡慕。

被家人等待的感觉,一定很幸福吧,回到家,看着家里的灯亮着,有人可以说一句:“你回来了。”一定很温暖吧?

自从妈妈过世后,许珞就再也没有体会过这样的温暖了。

别墅里,段兆南的手机叮的响了一声,他立刻拿起查看,在看见那张许珞被陌生男人抱着上车的画面,段兆南的眸光猛地阴冷起来。

好!很好!

许珞,跟我宣战是吧!

你会玩,我比你更会玩!


第5章 为了别的男人挨打

许珞在医生建议下住了三天院,一直到疼痛减轻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出院回家。

这些天许珞在医院都没吃好,同病房的病人都有家人给送饭,她则只能忍着小腹疼痛自己出去找点吃的垫垫肚子,回到家第一件事她就去厨房煮点面吃。

把刚刚煮好的面放在桌上,许珞忽然发现茶几上的烟灰缸里全都是烟蒂,那是段兆南平常爱抽的牌子。

这几天段兆南回来过?五年都没有回家的段兆南,真的回来过?

而且偏偏还是她不在家的这几天回来的?

许珞的心情有些激动,马上拿出电话打给段兆南。

那边很快接通,许珞语气中带着欣喜:“段兆南,你回来过?”

段兆南还没回应,许珞就听见电话那头传来很多女人嘻嘻哈哈的声音,她的脸白了白,下意识问:“你……在哪?”

“你打开电视就知道了。”

许珞不明所以,打开了厨房的用来平时解闷看剧的小电视。

电视里滚动播放着一条娱乐新闻——花花公子开海上游艇派对,一男众女羡煞旁人!

硕大的标题,配上段兆南左拥右抱一群比基尼美女调笑喝酒的视频,一瞬间就刺痛了许珞的眼睛。

刚刚煮好的面打翻在地,滚烫的面汤尽数洒在手背上,大片大片的水泡顿时冒了起来。

许珞的眼眶胀得通红,连呼吸都在跟着颤抖。

“许珞,看见了吗,跟我比,你还嫩了点。”

电话那头的调笑声更加放肆清晰。

好半晌,许珞才找回自己的声音,盯着屏幕哽咽:“段兆南,你别太过分了……”

段兆南冷笑了一声:“许小姐不是春宵一刻忙得很么?怎么还有心思管我呢?我这一游艇少说也有三十几个女人,不知道许小姐这三天找了多少个男人,嗯?”

心渐渐凉下来,许珞三天没回家原来段兆南都知道,可他却以为她是去找男人了。

在她被腹痛折磨的死去活来的时候,段兆南却以为她是在外面跟男人鬼混。

还故意叫来这么多女人,搞出这么大的花边新闻来刺激她。

可他明知道她三天没回家,甚至还在家里等过她,为什么他不再派人查一查她其实是去了医院,而不是所谓的去找男人了?

她那天晚上说的去找男人,不过是气话,他却当了真,然后反过头来这么报复她。

“段兆南,你马上把游艇派对停了,如果爷爷知道了,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许珞,用老爷子压我,你也就剩这点本事了吧?”段兆南嗤笑。

许珞无力的摇摇头,她不是在拿爷爷压他,段家那么重视声誉的家族,当年段兆南非娶韩佳诺不可,结果韩佳诺却在婚礼上逃跑,搞出一出新娘逃婚就已经让爷爷非常愤怒了,如今段兆南又闹出这么大的花边新闻,爷爷怎么可能让段兆南好过?

许珞深深吸了口气:“好,段兆南,你在外面爱怎么玩怎么玩,但是今天上午有两场相亲,你必须回来跟我一起去,我们速战速决,只要今天有合适的男人,我们马上离婚!如果你不来,那我永远都不会再给你离婚的机会了!”

许珞说完,立刻挂断电话,整个人脱力一般跌坐在椅子上,恐怕只有这么说,才能让段兆南停止这场闹剧了吧。

双手捂住脸,许珞无望的感觉到,离婚这个筹码,可能很快就没用了。

等到用离婚要挟段兆南没用了的时候,她还能用什么样的方法才能让这个男人停止这一切幼稚的行为?

她又要如何,才能让这段支离破碎的婚姻继续维持下去?

许珞没了吃饭的胃口,收拾起一地的狼藉,回到卧室穿上一条收腰的一字肩短裙,散开长发。给自己化了个淡妆。

对着镜子里妩媚而又窈窕的自己,许珞眼中却没有一点神采。

在坏的婚姻中挣扎的人,即便再好看,心也已经失去了最初的鲜活。

十点整,许珞在餐厅门口与段兆南相遇。

他身上还穿着娱乐头条里的那一套海上休闲装,身上带着复杂而浓重的香水味,仿佛故意在向许珞宣告和证明,他的确跟那么多女人在游艇上过了三天两夜。

许珞攥紧了手包的带子,淡淡说:“进去吧。”

段兆南看着眼前忽然学会打扮的许珞,眼中闪过一抹惊艳,但一想到她刻意打扮是为了给相亲对象看,眸色就冷了下来,大步进了餐厅。

这一位相亲的男士是一位男管家,见到许珞,他非常绅士的起身为她拉开椅子让她落座。

还不忘询问一句:“许小姐,你身边这位是?”

“这是我丈夫,他来陪我相亲,帮我把关。”

男管家见怪不怪的点点头,还朝段兆南友好的伸出手:“初次见面很高兴认识你。”

段兆南双手插兜,一脚踢开椅子,自己坐了上去,倨傲的模样,是他段家大少一贯的作风。

男管家见段兆南并不待见自己,也不再搭理段兆南,收回手,落座开始跟许珞交谈。

两人相谈甚欢,男管家注意到了许珞被烫伤的手背,还趁着去洗手间的空档买来了烫伤药膏,当着段兆南的面拉着许珞的手仔仔细细的给她涂抹吹干。

看见许珞手背上有伤,段兆南的眉头皱了皱,嘴上却嗤笑了一声:“呵,你这个相亲对象可真是够细心的!”

许珞还没开口,就听男管家说:“做我们这一行最重要的就是仔细耐心和稳重,我觉得我和许小姐非常合适,我也相信我能做一个合格的好丈夫,不会让她受一点委屈一点伤,前辈你可以放心的把她交给我……”

“谁他妈是你前辈!”

心里本就不痛快的段兆南猛地起身,一把将男管家提了起来:“这种女人你也看得上,可真是瞎了你的狗眼!”

“作为一个审美正常三观正常的男人,我想任何人见到许小姐,都会动心的吧?我没看错的话,这两天电视上滚动播放的娱乐头条的主角,就是你吧,段先生?如果我有许小姐这样好的妻子,我是绝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来伤害她的。即便你用一游艇的女人来跟我换许小姐,我都不会同意。”

“许珞还不是你的,这个时候也轮不到你来教训我!”段兆南心中恼火,挥起拳头就往男管家脸上招呼,许珞见状赶紧上前挡在男管家面前,段兆南重重的一拳直接打在许珞脸上,她整个人扑倒在地,嘴角立刻流出了血。

“许小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原来结尾都相思》<<<<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808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