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鬼搭肩》全文小说王大锤陈晓丽最新章节阅读

小说:鬼搭肩

作者:明日

简介:晚上被搭了肩膀千万不要回头,因为很有可能,你的身后不是人……

司机王大锤开了多年出租车,转行去火葬场开灵车,工作的第一趟车就是晚上,车开到一半,突然有人把手从后座伸过来借烟,后知后觉的王大锤从此就被女鬼缠上还结为夫妻,好不容易逃出来的王大锤却从鬼妻的妹妹口中得知,原来一切的起因是一颗珠子。

完整版《鬼搭肩》全文小说王大锤陈晓丽最新章节阅读

《鬼搭肩》免费阅读

我尴尬的松开手,但柜子里的地方就这么大,还是不可避免的触碰到她的身子。

“你不是被火化了吗,他们到处找你,你出去给我证实一下啊!”也不知道是不是见的多了,神经麻木了,我竟然和一个鬼谈起了条件。

“谁说我被火化了,我活的好好的,倒是你,怎么跑这里来了?” 她的声音很小,可听在我的耳朵里却好像惊雷一样。仔细一想,她身上确实有人的温度,不是凉的。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的脑袋暂时短路,她是活人,那她为什么要装死? 一想到昨天夜里被她吓得半死,还有今天被人误会偷藏了尸体,心里就忍不住的升起一股怒意。

用力的捏了一下她的柔软,瞪着她问道:“你到底想干嘛?”

她嘤咛一声,声音有些大,外面的脚步声顿时停住。 我的手也僵在她的身上,顾不得去享受,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你们刚刚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外面传来了经理的声音,带着几分颤抖。

“我听到了……” “我也听到了……” 短暂的寂静,我手都快麻了,身下的美女不停的瞪我,可估计也是怕被发现的关系,任由我上下其手。

“经理,我看他也不在这里,要不我们出去吧,听说……”

“闭嘴!走!” 过了一会儿,听着脚步声逐渐远去,我才松了口气,整个人都瘫软在了女人的身上。 “滚!”女人用力推了我一把,柜子打开,把我踹了出来。

她的身手很好,动作敏捷,权衡了一下,我突然发现,我特么的打不过她。 女人还是穿着昨晚那件白色的丝质睡裙,某些地方若隐若现的,看的我一阵眼热。 可惜啊,只能看不能摸。 她似乎是看穿了我的想法,用手遮挡住胸前,眉头微皱,冷冷的说道:“人走了,你也滚吧。”

我也不知道是脑袋抽了还是怎么样,多嘴问了句:“那你呢?” “和你没关系!”她的语气很冷,目光在停尸房中扫视着,好像是在找什么。

特么的,停尸房里除了尸体还能有什么,这女人很奇怪。 “行,我走。” 从停尸房里出来,冷风一吹,我打了个激灵,猛地想起来还需要她帮我证明一下清白。

转身回去,我傻了,停尸房里不见她的人影。 重新拉开刚刚藏身的柜子,里面也是空的。 “人呢?” 一个柜子一个柜子的拉开,都不见刚刚的女人,我看着停尸房密闭的空间,慌了神。

“我曹,大活人还能凭空消失了不成?” 背后一凉,我打了个冷颤,额头上冷汗直冒,脑袋里涌出一个很惊悚的猜想。 谁也没说过鬼是没有体温的,她要是活人,是怎么凭空消失的?

惊恐的环视了一下停尸房,阴森森的,旁边的担架床上还放着两具尸体,用白布蒙着。 我也没心情再找刚刚的女人了,慌忙从停尸房出来,辨别了一下方向,搬了两块石头垫脚,从墙上翻了过去。 从火葬场出来,那种压抑的感觉一下就消失不见,用力吸了一口气,浑身都舒服了许多。 刚准备走,手机忽然响起来了,拿起来一看,又是女人的家属。

想也不想,直接挂断。但接下来,她又打过来了,我再一次挂断。 反复了几次后,我受不了了,直接关机。 沿着路走到公交站,上车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公交车里只有三个披麻戴孝的女人,看起来是刚从火葬场回来。

到了下一站,又上来四个女人,穿着黑色的制服,看起来应该是在附近上班的职场女性。 折腾了一天,我也困了,颠簸了一会儿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我被摇醒。睁开眼睛,见到一张满是皱纹的脸,一个老太太低头看着我。 我被吓了一跳,窗外已经黑了,不远处隐隐约约能看到几点灯光。 我一愣,这里明显不是去市区的路,反而进山了。 “什么情况?”坐正了身子,回头看了一眼。 不看还好,一看吓了一跳。

车后面三个披麻戴孝的女人坐在最后面的座位上,四个黑色制服的女人低着头,好像是在玩手机,幽蓝色的手机屏幕光打在脸上。

车里面没有开灯,黑漆漆的,耳边只有公交车行驶的咣当咣当的声音,好像随时能散架了。 我觉得有些瘆得慌,不安稳的动了动身子,抬起头,正好对上老太太阴测测的脸。

再一次被吓一跳,不自觉的摸了摸脸,难道是我脸上有什么,才让她这么盯着我?

“各位乘客您好,三里屯马上就要到了,想要下车的乘客请到后门下车……”

也不知道是不是刚睡醒的缘故,听着公交车提醒的声音异常刺耳,就好像喇叭出了问题,浑身不舒服。 正想着三里屯是什么地方呢,眼前的老太太忽然站起来,佝偻着腰,一把抓住我的手腕,往后门走。

“哎,你干嘛?”猝不及防之下,我被拉了个趔趄。

声音吸引了车后面七个人的注意,她们同时抬起头,黑暗中看不清表情,但我能感觉到她们在盯着我看。 短暂犹豫的功夫,我已经被老太太拉下车了。

看着破败的公交车晃晃悠悠的走了,我顿时急了,冲着公交车喊了几声。

可司机根本没听到,车不停,一会儿工夫就消失在了视线里。

“大娘,你干嘛啊!”尽管很生气,我还是压着心里的怒意。 大娘也不说话,拉着我一直往前走,进了一条土路。她手上没多少肉,皮连着骨头,力气大的吓人,捏的我的手腕生疼。 我一个成年男人,竟然挣脱了几次也没挣脱开。

走了一段路,老太太才停下,转过头,用着沙哑的声音说道:“你个小娃子不听劝,知不知道这车是去哪的?” “我怎么知道?”我没好气的说道。 “不知道你还敢坐!”老太太瞪了我一眼,语气森然:“这个公交车的下一站,是鬼门关!”

看着老太太严肃的脸,我的心里一突,干笑道:“怎么可能?” 老太太也不解释,扭过头,自顾自的往前走。 半路下车,我也不知道这里是哪,只能跟在老太太的身后,好言问道:“大娘,你知不知道这里怎么回市区?”

老太太不说话,走的飞快,我要小跑才能跟得上。

走了大半个小时的时间,眼前出现了一个小村子,老太太这才头也不回的说了句:“这里是忘川村,你先住一晚,明天送你回去。”

“忘川,忘川,怎么这么耳熟?”因为走的太急了,我也没太仔细去想。

进村后,又走了不足百米,老太太拐进了一个古宅子里。推开门,门口站着一个女人,对着大娘喊了一声娘,而后淡淡的瞥了我一眼。 我一愣,“怎么又是她?”

跟着老太太进了屋,里面只有一盏亮着微弱烛光的蜡,照亮了桌子旁的一小片区域。

老太太在女人的搀扶下进了屋,坐在桌子旁,对着女人吩咐道:“小梅啊,你去给客人倒杯水,收拾一个屋子出来,收留他一晚上。” 纵然我心里有一万个问号,但也只能等等再问,在桌子旁如坐针毡。 过了一会儿,小梅端着一个大碗走了出来,放在桌子上。

里面的水有些浑浊,还冒着热气,实在无从下嘴。 “大娘,这到底怎么回事?”我瞥了一眼站在旁边的小梅,她就是今天我在停尸房遇到的女人,也是之前是死尸。

“哎,造孽啊,本不应该把你卷进来的。”老太太叹了口气,深深的皱纹在烛光下显得有些恐怖。 “大娘,你直说,我承受的住!” 老太太摇了摇头,看了旁边的小梅一眼,说道:“你来和他说吧,年纪大了,我要休息了。”

老太太回屋后,小梅深深看了我一眼,抿着嘴唇坐在我的对面。 不同之前两次,她这次穿的很朴素,衣服上还有几块补丁,头发束在脑后,别有一番风味。

“你到底是谁的女儿?”我终于忍不住开头问道。 “生前是阳间父母,死后是阴间老太,你要问我,我也不知。”她低着头,神色落寞,嘴角带着一抹苦笑。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你为什么也在这里,你今天白天在停尸房干什么?” 我一连串问出一大堆的问题,盯着小梅的脸,问出了我心里最大的疑问:“你到底是人是鬼?” 小梅楞了一下,目光有些茫然,摇了摇头,道:“我是人是鬼不重要,而且我也不知道。

你在这里,是因为我娘救了你一命,我在这里,是因为我本就是她的女儿。至于停尸房……”

她眯起眼睛,目光有些迷离,叹了口气:“我也不知道,也许是想要找什么东西吧。” 得,问了半天,她给的都是模棱两可的答案,我脑袋里还是一团迷雾。

我还想问,她却站起来,收拾桌上盛水的碗,小心翼翼:“这里很偏僻,水源珍贵,招待不周,很抱歉。”

你们的喜爱与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请各位读者朋友多多指教!

>>>点此阅读《鬼搭肩》<<<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7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