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龙出山小说(菠萝著)魏宵林雨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卧龙出山

作者:菠萝

简介: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江湖戏言,魏师不死,卧龙不出!

魏宵在年少时期,便被父母送到林家寄养,从此再无消息,他和林阳如亲兄弟,一起上学一起入伍,战功赫赫,获得至高荣誉。然而林阳接到一个神秘又艰巨的任务,怕任务失败,致电给魏宵要他照顾自己的父母,此后便杳无音讯。魏宵为调查兄弟失踪的真相回到故乡,却发现林雨被逼婚,父母被欺负……即便是晋城第一家族,也将在顷刻间覆灭!即便是你们眼中的神,也只能跪在我面前颤抖!

卧龙出山小说(菠萝著)魏宵林雨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卧龙出山》免费阅读

呜呜呜……

绿皮火车伴着低沉的长鸣驶了过来,缓缓的停进了站内。

晋城站出站口,一男一女跟在魏宵身后。

魏宵面容清秀,像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可举手投足间却带着睥睨天下的气势,古井无波的眸子让人望而生畏。

“这破车摇摇晃晃的,老师你最近染了风寒,舟车劳顿有没有不舒服?”女子叫文韵,穿着黑色的皮衣,一头黑色短发,英姿飒爽,简单干练。

魏宵摇了摇头,他望着晋城的天空,眼中闪过了一丝寒意,问道:“烨子,之前我让你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跟在魏宵身后的男子叫陈烨,生的剑眉星目,身体壮硕如虎,眼神凌厉。

后者听到魏宵的话,连忙放下手中的行李,恭敬的抱拳道:“有些眉目了,发布那次卧底刺杀任务的不是姚公,而且……”

“说!”察觉到陈烨的犹豫,魏宵皱了下眉头。

“而且……原本这个任务是指派给雾隐毒蟒的,但后来不知何因,突然就指派阳哥单独前往,这件事姚公似乎也默许了!”犹豫了片刻,陈烨咬了咬牙,沉声说道。

阳哥,全名叫林阳,是天枢上一任大队长,与魏宵情同手足,义结金兰。

魏宵从小在林阳家长大,幼时父母将他寄养在林家,十数年来从未回来看过他一眼,从此不知所踪,渺无音讯。

五年前,魏宵与林阳两人一起入伍,立下战功无数,后被天枢组织选中,一同加入天枢。

短短两年,两人在边境闯下赫赫威名,被上级授予至高荣誉,林阳继任天枢大队长,魏宵为军师,将整个九州边境打造的固若金汤,被境外黑暗势力称之为黑暗的禁地!

两个月前,林阳突然给魏宵打了个电话,匆匆对话中,魏宵得知他被指派执行一个极其危险的卧底刺杀任务,他告诉魏宵若他这次回不来,请魏宵务必照顾好他的父母!

那时候魏宵身在北部边境,难以抽身,回来时已经传来噩耗,林阳失踪,渺无音讯!

没想到,匆匆一别再回来时,他却只能被迫接任队长,而这次魏宵回晋城,就是为了追查两个月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魏宵不自觉的握紧了拳头,兄弟你放心吧,家人我一定会照顾好,不管是谁设计陷害你,我魏宵都会追查到底,绝不会任由他们逍遥法外!

“继续查!我倒想看看是谁让姚公都只能沉默!”

魏宵眉头一挑,深邃的眸子中闪过一丝寒意,“若是有人胆敢阻碍你,先斩后奏!”

“可是……”陈烨眼中闪过一丝犹豫。

魏宵当即眉头一皱,冷声道,“你只管放手去做,姚公那里有我。”

不管遇到多少阻碍,这件事他都一定要追查到底,无论幕后主使有多大能量,此仇必报!

“对方隐藏的太深,你也不必着急。我可能要在晋城呆一段时间,去安排一个住处,弄辆车。”

沉吟了片刻,魏宵的脸色缓和了一些,凝重的看着两人,“走我的私账,一切低调行事。”

“您是怕天枢里有人……”文韵眉头一皱,话到嘴边时意识到了不妥,又咽了回去。

陈烨恭敬的点了点头,对魏宵抱拳一拜,说道,“老师我知道了,您是要去林家吗?”

魏宵点了点头,即便没有林阳的托付,如今再回到晋城,他也一定会照看好林家的。

想到这里,魏宵对两人点了点头,叫了辆出租车。

林家在晋城西郊,距离市区不算远,不多时出租车停在了一片新式居民小区门前。

“咦,这里拆迁了?”看着眼前新建的居民楼,魏宵轻咦了一声,这里以前是城中村,没想到现在大变样了。

下车后,魏宵给陈烨发了个定位,朝着新建的小区走了过去。

“也不知道林叔叔他们还在不在这住。”魏宵一边嘀咕着,一边朝门岗亭内看去,幸好原来的门卫大爷还在。

“尚大爷,歇着呢?”走到门岗亭,魏宵笑着敲了敲玻璃。

尚大爷眯着眼睛在躺椅上休息,听到声音睁开了眼睛,疑惑的看了魏宵一眼,没认出来这个年轻人是谁。

见尚大爷没认出来,魏宵也不奇怪,大声问道:“林叔叔还在这里住吗?”

“林叔叔,林崇?你找林家夫妇干什么?”然而听到魏宵的话,尚大爷却是猛的坐了起来,皱着眉头警惕的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魏宵眉头微微一皱,尚大爷这是什么反应,难道是林家出什么事了?

“我是魏宵啊!”想到这里,魏宵连忙问道,“林叔叔家是不是出事了!”

“魏宵,魏……是你?你怎么回来了!”尚大爷上下打量了魏宵一眼,眼中闪过了一丝犹豫,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咬了咬牙这才指着西边说道,“今个他们家亲戚都来了,都在那边,三栋二层!”

“谢了,尚大爷!”魏宵点了点头,快步朝小区西边走去。

从尚大爷的反应来看,魏宵已经能断定,林家必然是出了什么事情!

魏宵心急如焚,快步来到了三栋,楼梯口竟然贴着两个喜字。

“林家真是倒霉啊,刚死了儿子,现在女儿又被逼着嫁人!”

“谁说不是呢,听说前两天林家夫妇俩就被抓走了,她女儿也是被逼无奈才答应了这门婚事!”

“切,要我说就是该,嫁过去有什么不好的,天天锦衣玉食,安安心心当个少奶奶,非要那么倔,整的父母也跟着遭罪。”

正巧有几个妇人路过,指着林家的喜字议论着,看到魏宵后连忙闭上了嘴巴。

“有人抓走了林叔跟林婶?!”魏宵心里一凛,匆忙上了楼。

林雨是林阳的亲妹妹,小时候就喜欢跟在魏宵跟林阳两个人的后面,一口一个宵哥哥,叫的那叫一个甜。

如果刚刚那几人说的是真的,有人抓走了林家夫妇,逼迫林雨成婚,魏宵绝对不会坐视不理!

二楼,房门敞开,里面乱糟糟的。

房子里站着不少人,魏宵一眼扫去,有两个熟面孔,其他的都不认识。

“这可如何是好!”一名头发花白的老者在客厅来回踱步,一脸焦急。

“大伯,小雨嫁给李少爷这有什么不好的,多少人挤破头都想嫁进豪门,小雨妹妹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这时,一个年轻男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苦口婆心’的劝说道,“等小雨跟李少爷结了婚,我们说不定还能沾点光呢!”

“就是,大哥你别着急了,人家李家说了,只要婚礼完成,就会把二哥跟二嫂放回来的!”听到年轻男子的话,其他几人也纷纷开口。

“你们给我住口!”那两鬓斑白的老者冷哼了一声,盯着年轻男子呵斥道,“你以为豪门少奶奶是那么好当的吗?再说小阳如今尸骨未寒,他们就绑走老二,逼迫小雨嫁过去,这种家庭小雨嫁过去了,不知要被欺负成啥样!”

魏宵认识这个两鬓斑白的老者,他是林阳的大伯,小时候跟着林叔叔回家的时候见过一两次。

“大伯,到底怎么回事?”魏宵皱着眉头走了进去,沉声问道。

其实他心里已经猜到大概是怎么回事了,但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在没有真正弄清楚来龙去脉之前,魏宵不会轻举妄动。

还有……他想知道,和林阳有关的消息,是谁传回来的!

即便在天枢内部,大家也只是认为林阳失踪,毕竟死要见尸,在没有确切消息的前提下,谁敢说林阳就一定是死了!

“你是?”听到魏宵的话,林阳的大伯愣了一下,同样没认出来。

那个一身山寨货,带着假劳力士手表的年轻男子冷哼了一声,指着魏宵说道:“这是我们林家的事情,你一个外人少管闲事!”

“就是,你一个外人瞎掺和什么?!”林阳的三叔立刻附和,一脸不高兴的样子。

“家丑不可外扬!”一个中年女子,应该是林阳的二姨,瞪着眼睛威胁道,“年轻人,我劝你不要掺和我们家的事情,否则……”

“你们家的事?”

魏宵皱着眉头,冷笑了一声,“你们的家人被抓走了,你们的侄女被人逼着嫁给不喜欢的人,而你们却在这里说风凉话,你们也配自称林家人?!”

魏宵的话一出口,立刻就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臭小子,你胡说什么?!”林雨的表哥名叫林剑,他扯了扯自己的山寨阿玛尼衬衫领口,指着魏宵恶狠狠的喝道,“你一个外人凭什么对我们家的事指手画脚,给我滚出去!”

“滚出去,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林剑的父亲也就是林剑的父亲,一脸不善的盯着魏宵,冷哼道,“我们林家的事情还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来指手画脚!”

听到这话,魏宵冷笑了一声,讥笑道:“一群窝里横的家伙,跟我在这耍什么横,有本事就去把你二哥救出来啊!”

“还有,我不是什么外人,我是魏宵!”魏宵目光如炬,一字一句,声若洪钟。

“什么?!是他!”

“魏宵?就是老二收养的那个白眼狼?”

“他怎么回来了!”

魏宵一亮出身份,顿时引起了轩然大波,林剑的父亲等人更是面色一变。

“小宵,你真的是小宵?!孩子,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林雨的大伯得知魏宵的身份,眼中顿时闪起了泪花,他哽咽着问道,“小阳,小阳是怎么死的?”

“你是魏宵?!”就在这时,林剑拔高了声调,面色不善的走了过来,一把揪住了魏宵的脖领子,嘴角带着阴笑,呵斥道,“我堂哥跟你一起入的伍,说,他是怎么死的!”

“放手!”魏宵眉头一皱,冷冷的说道。

没有动手,但却有一股彻骨的寒意袭去,林剑只觉得浑身一冷,如同坠入了冰窖一般,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这家伙不过一个臭当兵的,还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动手不成!”林剑转念一想,顿时冷笑了起来,诬蔑道,“你当年跟我堂哥一起入的伍,肯定知道是怎么回事,你不敢说出来,难道我堂哥是你害……”

听着林剑的话,魏宵深邃的眸子中闪过了一丝寒意,他探手的速度极快,一把掐住了林剑的脖子,冷冷的说道:“你在找死!”

说这话时,魏宵浑身散发着令人惊惧的杀意,林剑直接被吓懵了,因为他有一种错觉,若是自己再不闭嘴,魏宵真的会杀了他!

“魏宵,有话好好说,你可知道杀人是犯法的!”看到自己儿子被魏宵掐着脖子,林剑的父亲连忙尖叫道。

魏宵目光如电,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这才看向他大伯,说道:“大伯,阳子的事情我以后再跟你解释,我现在只想知道,林叔他们到底怎么回事?!”

“小宵,先放开他。”林雨的大伯苦笑了一声,无奈的说道,“李家你应该听说过吧,是咱们晋城的三大家族之一,垄断了咱们这大半的房地产开发工程,势力庞大,可谓一手遮天!”

魏宵眉头微微皱了皱,但还是松开了手,问道:“是李家干的?”

“据说,李家二公子出生时天降异象,一位高人指点,说他是克父克母的命,要寄养在外等二十三岁之后才能回来。”

林雨的大伯摇了摇头,无奈的叹了口气。

“两年前他被李家接回来了,可谁知道连续娶了两个老婆,皆是两三个月就突然暴毙,也不知李家是从哪听来的歪门邪说,要娶一个八字纯阳的姑娘来破阴煞。”

“他们怎么知道小雨是八字纯阳?”魏宵挑了挑眉头,八字纯阳或纯阴者确极其罕见,但是李家是怎么知道小雨的生辰八字的?

魏宵的话一出口,林剑连忙倒退了半步,而他大伯的目光也看向了他,气愤的说道:“都是这个混蛋,在得知李家全城征集八字纯阳的女孩后,竟然为了十万赏金,就把小雨的生辰八字透露给了李家!”

“谁,谁说是我透露的!”林剑连忙躲在了他爹身后,心虚的说道。

“就是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偷偷问得老二,还说什么帮小雨祈福!”林雨的大伯越说越生气,指着他咬牙切齿,恨不得将他的皮扒下来!

“大哥,小雨嫁过去有什么不好的!”就在这时,林剑的父亲冷哼了一声,一脸不忿的看着魏宵,“小雨嫁过去就是阔太太,而且我们都能跟着沾光,李家承诺到时候我们一人一套房子,你听这小子的干什么,他能给我们什么?!”

“就是,她大伯,你可不能挡大家的财路啊!”林雨的二姨掐着腰,皮笑肉不笑的看向魏宵,“你们不同意就去把小雨他们救回来啊,不过我可提前说好,要是你搅黄了婚礼,李家承诺给我们的房子没了,你们得赔!”

听着他们的话,年过半百的老者痛心疾首,却又无可奈何,只恨自己无能为力,浑身的力气都仿佛被抽空了一般,重重的叹了口气。

“大伯,婚礼是今天举行是吧?”魏宵没有理会其他人,目光如炬的看着年过半百的大伯说道,“您放心吧,有我在,没人能强迫林叔叔跟小雨!”

“魏宵,我警告你,别多管闲事!”听到魏宵的话,林剑立刻急了,指着魏宵呵斥道,“李家不是你能招惹的,你要是敢挡我们的财路,我们跟你没完!”

“就是,你要去招惹李家可别带上我们!”林雨的二姨掐着腰,盯着魏宵一脸不忿,“我不管,你要是敢去多管闲事,今天你就别想出这个门了!”

林雨的大伯叹了口气,虽然他不想让小雨跳进火坑里,可也不能眼看着魏宵去送死,只好摇了摇头,说道:“小宵,你别冲动,李家不是我们能招惹的!”

“李家?很强么?”魏宵冷笑了一声,不去招惹一下,怎么知道李家的实力有多强!

“这件事,我魏宵管定了!”随后,魏宵扫视了众人一眼,直接迈步朝外面走去,既然你们不肯说,那我就自己去找,这么大的事情,难道还怕打听不到?

“大家快拦住他!”见魏宵要去搅和婚礼,林剑冲了上去。

无论如何他们都不能让魏宵去搅和婚礼,否则不仅是拿不到房子这么简单,李家的怒火绝对不是他们这些平民百姓能够承受得起的。

对他们而言,林雨嫁过去没什么不好的,反倒是自己能拿到一套房子,何乐而不为?

而且魏宵在他们看来就是个外人而已,万一魏宵真去婚礼上大闹,到时候李家将怒火撒在他们身上,他们去哪里找这么个有钱亲戚去!

“滚开!”魏宵眉头一皱,一脚踹在了林剑的小腹上。

砰!一声闷响,林剑直接倒飞了出去,狠狠的撞在了墙壁上。

“魏宵,你竟然敢动手打人!”林剑的父亲见状,立刻指着魏宵咒骂道,“你个有娘生没娘养的白眼狼,我们林家对你不薄,你这样胡来只会害了我们!”

“真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你一个臭当兵的,凭什么跟李家斗,到时候不仅自己送死,还会连累我们,你真是居心叵测!”林雨的二姨挡住了门口,面目狰狞的盯着魏宵,指着窗户吼道,“你要是不想活了,可以去跳楼,别连累我们!”

“咳咳,大家一起上,我就不信他还能对长辈们动手!”林剑捂着小腹从地上爬了起来,指着魏宵大声喊道。

听到这话,林剑的父亲立刻附和道:“大家一起上,他敢打我们就是大逆不道,我们可以报警抓他!”

其他人也都皱着眉头,一脸的愤怒,要是真的任由魏宵去招惹李家,到时候他们全都要跟着倒霉!

莫非这个家伙当兵把脑子当傻了吗?李家岂是他一个穷当兵的能招惹的!

想到这里,林剑的父亲他们几个人立刻撸起袖子,朝着魏宵逼近了过来。

“你们在干什么?!”

“住手!”

魏宵皱着眉头,眼露寒芒,正要出手时,忽然门外传来了两声暴喝!

你们的喜爱与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请各位读者朋友多多指教!

>>>点此阅读《卧龙出山》<<<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7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