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倾城佳人》全文小说陆陵光顾青最新章节阅读

小说:倾城佳人

作者:天狗月炎

简介:顾青出生死了娘,七岁没了爹,后妈和爷奶将我卖给了一个傻子做童养媳。那一天,我从傻子爹的魔爪之中逃了出来,我一路挣扎前行,一直到,我站在了众人之上,高山之巅。

完整版《倾城佳人》全文小说陆陵光顾青最新章节阅读

《倾城佳人》免费阅读

黄关村外面三年前通了一条公路,老葛家就离村头不远,老葛用两瓶酒喝倒了村长,要了村头的一块地,自己盖了个杂货店,还在杂货店旁边搭了个简易厕所,上次厕所,一人收一分钱。

我们这里是山区,前后的村都隔得有些远,公路上跑的车很难找到休息的地方,老葛这杂货店和厕所一开,生意就很好,每日都有十几块钱的收入。

那时候,这收入在我们那一片,就是大富翁了!

老葛成了黄关村第一个盖了新瓦房的人。

三间大屋带一个客堂的新瓦房,家里的家具都是崭新的,老葛媳妇穿的衣服也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漂亮。

当时我看到那新屋子和老葛媳妇那冷淡但是没有厌恶的脸,心里还松了一口气。

我想着,也许爷说的是对的,我在这里,至少可以吃好一点,穿好一点。

可不过半天,我便知道我天真了。

我那后妈,怎么可能会让我过好日子。

我连三间瓦房的门都没有进,便被老葛带到了旁边开了半边天窗,泥墙都塌了小半的老屋。

老屋也是三间屋子,两间都破了顶,只有一间不过几平方的小屋勉强还能遮挡风雨。

老葛在那小屋里搭了块木板,丢了两床破棉絮过来,便算是给我安了个窝。

然后,我便看到了葛木壮。

那时候,葛木壮才十四岁,却长得很高大,我的头不过才到他的腰间,而身板更是连他的一半都没有。

可这么大个子的葛木壮,却是一脸痴傻,也不知道是从哪回来的,头上一堆杂草,手里拿了一块牛粪。

看到我,便将那块牛粪砸我身上了,砸完了,还拍手哈哈大笑。

当时我气得,随手抄起一根木棍便想去揍他丫的。

棍子刚抡起,老葛就一巴掌将我给抽翻在地,指着我骂:你个小兔崽子,你敢动我儿子一指头试试,看不揍死你!”

那一天,我一口东西都没有吃到,就是水,也是到了入夜的时候,老葛媳妇才端了一碗给我。

然后让我打扫厨房,再就是带我去看了家里的猪圈,还有养鸡鸭的地方,连带着后面的两亩菜园子。

那时候的老葛媳妇年纪不过三十左右,人长得很瘦,颧骨都有些突出来,而且脸色极淡,就算她穿的衣服很是鲜艳,也透着一股子阴森。

我看着她便有些怕,她说什么,我都只是点头,不敢多说一个字。

老葛媳妇看我那样,也没有多话,告诉我菜园里种了什么菜后,就转身往回走。

走到菜园门口的时候,老葛媳妇四下看了下,低声说:妞,晚上关紧房门。”

她的声音很低,我花费了半分钟时间才听明白她说的话。

关房门?

我当然会关房门!

当时我根本没有去想这话后面的意思,我满脑袋都是那菜园里刚结了果实的黄瓜藤。

等老葛媳妇一走,我就马上回去去摘那几根嫩黄瓜,在手上搓了两下便往口里放。

那天晚上,我在屋子旁边的小溪里洗了个澡,在小溪里洗了我唯一的一身衣衫。

几根黄瓜不过是稍微填了点肚子,洗衣服的手都无力,我的心又酸又痛,眼泪滴落在了溪水里,随着那潺潺小溪,不知道流向了何方。

我没有了娘,也没有了爹,现在,连家都没有了……

衣服洗干净的时候,最后一滴泪落在了水面上,溅起了小小的一朵水花。

我抹去了眼角的泪痕,对自己说,妞,你别哭了,你哭也没有用,因为,没有人会在乎的。

我光着身子拿着衣服走回了那间破泥屋,将衣服晾在了外面,躺在了木板床上,将那两床带了厚重味道的被子裹在了身上。

那一夜,我在木板上翻了无数个身,迷迷糊糊之中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了过去。

第二天天还没亮,我习惯性的醒了,在床上眯了一会便赶紧爬了起来。

记得爹走后半年,一个中年女人到村里来看过我一次,奶说,那是我外婆。

我知道外婆是什么意思,外婆就是娘的娘,隔壁那家的孙子就最喜欢在我面前炫耀他的外婆对他有多好。

奶说那是我外婆的时候,我真的很高兴很激动,我想着,是不是我外婆以前不知道我过的什么日子,所以一直不来看我,这次来看我,是会接我走?

可那中年女人只对我说了一句话便走了,她说:妞,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你就是这个命,那便认了吧。

我不知道什么叫这个命就认了,不过我大概能知道她说的屋檐下要低头的意思。

现在我已经被爷卖了,那个家我已经再回不去了,我没有别的地方去,只能在这里找到我的存身之处。

至少,我不能再让老葛罚我。

一天没有东西吃,真的很饿,很难受……

我起床,将被子先拆了,趁着天还没亮,悄悄的拿到河边洗了洗,就赶紧的回去,拿着半干的衣服穿了,再将那被罩给晾好。

老葛家的厨房不像我家的,它是独立在新房旁边的一个屋子,昨天老葛不准我吃饭,他们吃了晚饭就将门给锁了。

我没有去打厨房的主意,只是像在家里做的一样,先打扫院子。

老葛的屋子很新,但是院子里却像很久没有收拾一样,到处都是乱的,地上还这里一坨那里一块的,不是狗屎就是牛粪。

我拿着比我人还高的扫帚扫了有半个小时,才算是打扫干净,眼看天已经亮了,便赶紧的去割猪草。

天光大亮的时候,我已经将猪草切碎了放进猪圈里,这个时候老葛媳妇才走了出来。

看着院子里的情景,老葛媳妇神色有些复杂的看了我一眼,低声嘀咕了一声:多事。”

等葛木壮起来后,我知道了那多事是什么意思。

没有五分钟,整个院子里又到处都是垃圾,狗屎和牛粪。

葛木壮还不准我扫!

说那些都是他的兵!

他是将军,而那些狗屎牛粪和垃圾是他的兵!

看着老葛一脸阴郁的站在门口,我不敢回嘴,也不敢再去清理那些臭气熏天的‘兵’,拿起篮子去了菜园子。

那一天,老葛给了我饭吃。

虽然不能上桌和他们一起吃白米饭和肉,但是至少给了我一大碗盖了好多青菜的剩饭。

从我有记忆以来,那是我吃得最饱的一顿。

就算要做的事情比原来更多,葛木壮太难对付,而天天喝酒的老葛不是打老婆就是打我。

但能管饱,有个地方睡觉,我想,我满足了。

我要的,真的是很简单,很简单。

可是,就这样的日子,也没有过到一个月。

山里要比外头凉快些,但是进入七月也很热了。

我被爷带过来的时候就身上一身衣服,到了老葛家,老葛也没有想过要给我买衣服,倒是老葛媳妇给了我两件她不要的衣服。

老葛对他媳妇的态度很奇怪,他喝酒喝多了之后就会打他媳妇,有时候还拖进屋子里打,打得媳妇不断哀求的声音我离了几十米都能听到,但是酒醒之后,他又对媳妇很好,从来不吝啬在媳妇身上花钱。

老葛媳妇的衣服都是老葛特意从城里带回来的,颜色很鲜艳,而且式样跟我们村里人穿的都不一样,衣料轻薄不说,领口还开得很低。

我的个头比不上老葛媳妇,那衣服一穿,整个衣服往下面垮。

我当时并不在意,因为一直吃不饱,我的个头比同龄人都小一些,看着跟男孩子也没有区别。

而我们那乡下,七八岁的男孩子在夏天到处乱跑比比皆是,谁也不会在乎。

何况,我只想着多做事才有饭吃,除了家里的那些事,还要去杂货店帮忙打扫搬东西,清理厕所,偶尔还要帮着老葛收钱,一日里忙得气都不能多喘几口,一点都没有发现,那两道开始变化的目光。

那一夜,白天的气温很高,晚上也没有凉快多少,很闷,很热。

土屋里不透什么风,墙体又薄,被晒了一天,更是跟蒸炉一样。

我便第一次打开了房门睡。

因为太热,我到了半夜才迷迷糊糊的睡着,就觉得身上突然一重,然后一股子刺鼻的酒味传入鼻中。

我一惊而醒。

月光从门口照了进来,正好打在了男人的脸上。

是老葛!

见我睁眼,老葛用手捂住了我的嘴。

他的力气很大。

风吹在了身体上,我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战。

我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他口里喷出的酒气直接喷在了我脸上,难闻的让我想呕。

下意识的,我想将他给推下去。

别动!”老葛带着狞笑的说:你这妞,年纪不大,倒是长了一身细皮嫩肉,你别动,叔疼你,以后,叔给你吃肉,还有糖,叔都买给你吃。”

我不知道他想干嘛,但是吃肉和糖我是知道的。

那两样,在我有限的生命里,曾经是最渴望吃到的。

但是这个时候我本能的知道,我不能要那肉和糖,我做了那么多事,老葛都没有让我吃过一块肉,一颗糖,现在却能这么轻易的给我?

就算我小,我也知道这不可能。

就如同爷说的,带我买新衣衫一样……

我更加用力的挣扎起来,可老葛太重,按着我嘴巴的手也很有力,我再用力也无法动他分毫。

情急之下,我张嘴,对着他的手咬了下去。

啊!”老葛疼叫了一声,手松开了我的嘴,反手就狠抽了我一耳光。

我眼前一片金星,嘴里冒出了血腥味,头被抽到一边,脖子半天都动不了。

不识抬举!”老葛恶狠狠的说:你是我花了两千块买来的!你就是我的一件物件,我想怎么对你就怎么对你!”

天气燥热,他的手却像是蛇一样的阴冷,我的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满脸都是惊恐的看着他,低低的说:叔,叔,我听你的,你别……”

老葛看着我,很是满意的笑:对,你听话,你听话我就不打你,我还会给你糖吃。”

他口里的酒气伴随着口臭,那喷出的气体差点没有让我被熏晕。

爹?”眼瞅着他就要咬上,门外传来了一声唤。

老葛停住了动作,转头往门口看去。

葛木壮提着还没有拉起来的裤子,满脸好奇的看着我们,又唤了一声:爹?”

老葛的脸上闪过一道奇异的神色,半坐起,对葛木壮招手:儿子过来,正好,今天爹就教你一个好事,过来过来。”

葛木壮笑嘻嘻的走了进来,迈步之时,他的手松开,只用一对特别亮的眼睛盯着我。

老葛指着我对葛木壮说:这是你媳妇,你知道媳妇是用来干啥的?今天爹就教你!”

我脑袋被熏得发昏,身体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脑袋一片空白之中,我下意识的摸到了床边的一块砖头。

那是我为了稳固木板床,而从后院里偷偷摸过来的一块崭新的红砖。

毫不犹豫的,我拿起了那块红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对着老葛的后脑勺敲了过去。

老葛发了一声闷哼,便歪倒在了木板床上。

好玩!”葛木壮愣了一下,叫了一声后,便向我冲过来,口中叫道:我来!我来!”

那一板砖已经用了我全部的力气,但是听到葛木壮这么叫,我也不知道从哪又涌出了一股力气。

我看着葛木壮,心里恶狠狠的想,你们不让我活,我也不让你们活。

我推开了老葛,在床上站了起来,这样,我的高度就能够上葛木壮了。

在他笑嘻嘻的冲到床边的时候,我拿起了那红砖,对着他的头顶砸了下去。

红砖在葛木壮的头上碎成了两片,有鲜红的血液从他头上冒了出来。

葛木壮呆呆的看了我一会,便噗通一声,直接倒地。

我在床上喘了两下,跳下了床,从外面的衣架上拿下晾晒的衣服穿上,然后扭头便往村外跑去。

跑出篱笆门的时候,我听得新屋那边有声响,随后有灯光从卧室的窗户里照了出来。

我头都不敢回的,撒开腿便往村口跑。

村口外面便是那条公路。

我在杂货店里帮忙的时候听那些停车休息的人说过,那条路通向一个很大很大的城市。

我不知道那城市对于我会意味着什么。

但是现在,我只能拼命的往那条路跑,跑得越远越好。

也许是上天终于开眼了一回。

我跑到村口的时候,正好有辆客车停在了杂货店前面,开车的司机对着下车的乘客叫:快点快点,等下被那老葛听到了,就会来收钱了!”

就着杂货店前一盏昏黄的白炽灯,车里的乘客都往简易厕所涌去,车门边反而没有了人。

我矮着身体借着夜色的掩护溜到了车门前,看着司机已经缩回了头,便赶紧上了车。

然后一直跑到了最后面,找了一个放置了很多行李的地方,将身体缩了进去。

我刚藏好,乘客便纷纷回来,司机问了一声都上车了,便踩了油门。

汽车一路前行,摇摇晃晃中,我不觉睡了过去。

明明身体还处于极度紧张之中,明明脑中还晃动着葛木壮那满头血的样子。

却是沉睡了过去。

梦都没有的沉睡。

一直到有人推了我一把,在我耳边说:喂,起来了,到站了。”

你们的喜爱与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请各位读者朋友多多指教!

>>>点此阅读《倾城佳人》<<<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7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