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公叫肖梅关振海的小说哪里免费看

小说:铁血春秋

作者:肖梅关振海

主角:肖梅关振海

类型:历史军事

简介:热门小说《铁血春秋》由平老夫子所编写的历史军事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肖梅关振海,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卢沟桥的炮声,把中华大地推向了血火深渊。蓄谋已久的日寇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在平津保卫战中,二十九军某部骑兵在其营长关振海的率领下奋勇杀敌,最后败逃的残部在撤往保定途中,又迭逢变故,竟被逼成了“叛军”而逃入深山密林。他们在最困难、最危险的时候,得到了共产党地下组织龙山县委书记肖梅的帮助,并与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游击队联合行动,在龙山进行了一出又一出惊天地泣鬼神的战斗,终于在龙山建立了一块稳固的抗日根据地。…

铁血春秋

《铁血春秋》免费试读

离赵老爷子的寿诞还有三天,赵家沟就热闹起来了。

赵府早就打出了海报,为庆祝赵老爷寿诞,上演大戏三天。

戏台就搭在学校的操场上,为了给赵府做寿,学校破例放三天假。

赵家沟和附近的村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热闹的场面,自然不肯错过这

个难得的机会,他们放下活计,扶老携幼,早早的来到了戏台下。

其实每天来得最早的,要算那些闻风而来的小贩,他们来得早是因为他们要抢一个最好的位置,操场两边卖糕点小吃的,卖小儿玩具的,卖女人需要的丝线针头和头油胭脂雪花膏的,都排在操场这边凑热闹。

今天是第三天的下午,戏台上正在演出“五女拜寿”最后一折。

若说头两天还不够热闹,今天是赵老爷的寿诞日,客人也齐了,所以是三天中最热闹的一天,头两天来的,只有赵家沟附近的村民。

今天不同了,中午有寿宴,可以安心看戏,不要担心中午饿肚子。

从县城来的客人,除了日军的长官和县府主要官员没到之外,延请的其他亲朋好友都到齐了,还有赵家沟以外村庄也来了不少人,把不甚宽阔的学校操场挤得满满当当的,真有点人山人海的味道,热闹也达到了最**。

徐家杂耍班也早已到达,他们在学校后面山头上摆开了场子,因为有铁血团的人几个人参加表演,有特别很卖力,使出了他们最精彩的功夫,引去了好大一部分爱看武功杂耍的来客,博得了一阵又一阵的喝彩和掌声。

上午,老大赵大成带着他的卫队,分乘一小一大两辆汽车来了,他和他的卫兵都都是全副武装,穿着崭新的军服,挺胸昂首,煞是齐整威风。

赵大成从吉普车里跳下来,整理了一下军容,挺着将军肚,见过了兄弟姐妹与孩童之后,才与上前与迎接他的各路大小官员一一握手,互道辛苦。

可当他发现,日军驻龙山长官吉野大佐,宪兵司令松田中佐,特高课机关长宫本少佐,以及龙山县长等重要人物都没到场,便有些不高兴了,他觉得自己是皇协军一旅之长,官职在他们之上,还特别交代孙管家,一定要把他们请来给家里增添些威风和光彩,可他没想到,那些人却不给他这个面子。

赵大成有点生气,和那些地位低得多的官员敷衍几句后,便带着自己的太太和几个子女,径直进了大厅,拜见已有二十多年没有相见的父母。

赵大成离开后,他的副官便把士兵叫下来,并立刻拉开警戒线,指挥士兵和护院家丁,把车上的武器弹药,都搬进了院子里的那栋楼房。

赵大成不仅带着一个排的卫兵,还带来了一个排的武器装备。

赵大成的卫兵手中,都是清一色的德国造冲锋枪,和二十响快慢机。

德国的武器太让人眼馋了,国军部队中,除了中央军的嫡系,其他部队很少有这种装备,就是日军的主力部队,也少有这种武器。

德式冲锋枪射程远杀伤力大,是对付集团冲锋最有效的武器。而二十响快慢机俗称大镜面,可以打单发也可以打连发,杀敌威力十分惊人。

日军并没有这种装备,他们大概是习惯使用三八大盖和王八盒子。

这种武器不但价格不菲,即使有足够的钱,黑市上也很难买到。

赵大成是皇协军的旅长,弄到这种武器也要费一番功夫。

夹杂在大龙湾杂耍班而来的彭定军、童战军,樊鹏等人,瞪起眼睛看着这些德式装备,别提有多高兴了,恨不得马上搬到两龙山去。

为了避人耳目,他们不得不耐着性子,在杂耍班等候天黑。

且说何小山兄弟和江龙游大勇等人,顾了一辆大车,车上捆着一只活着的麂子和几只獾狗山鸡,直到中午马上就开席了,才匆匆赶到赵家沟。

王小二一看便说:“怎么这时候才来,寿宴都用不上了。”

何小山说:“这些本来是送给你们晚上吃的。”

王小二想了想说:“那也行,这些就留着晚上再用,外面宴席上就不用上新鲜野味了。你们抬到厨房后面藏好,待客人走了再帮着弄出来,免得别人看见了说闲话,我跟伙房打个招呼,你们就在后面吃饭。”

按照王小二的吩咐,江龙让兄弟们把猎物抬到了伙房后面。

刘士成早已算定,赵家的晚餐要分为两拨,那些亲朋好友,还有县城来的客人和戏班杂耍班人员,要提前吃饭好赶路,赵府的自家人,以及护院杂役下人和赵大成的卫兵,要等客人走了才吃饭,那就是天黑以后的事了,也是他们下手的最好时机,他告诉何小山,一定要让伙房拖到天黑以后再开饭。

何小山心领神会,故意磨磨蹭蹭的,要保证最后才上新鲜野味。

那位孙管家听说新鲜野味来的晚了,本来也有些不高兴,因为他事先的安排都被打乱了,但他听了王小二的主意,知道也只好这样了。

何小山何小山江龙等人可以磨磨蹭蹭,可两龙山的弟兄们就不一样了。

第二天下午,关振海让刘士成郭长松留在柳林铺管住皇协军,自己带着三十几个铁血团弟兄和猎人,从小路直奔赵家沟,他们来到村外,先在赵家沟附近一个小山沟里隐蔽,等到天色完全黑下来了,他们悄悄摸进村子,钻进离赵家大院不远的一片菓树林里,静静等候彭定军江龙发出的行动信号。

这个时候,赵府上的客人们也已用过晚餐,附近的已打道回府,连他们家的老三和两个女儿,以及那些官员,也纷纷回县城去了。

何小山已催着王小二把杂耍班的酬金结了,大龙湾的杂耍班,也早早的离开了赵家沟。彭定军游大勇童战军董东山樊鹏陈斌等人躲进柴房,江龙混在杂役中干活,好在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伙房多出一两个人没人注意。

该走的都走了,没走的自然是住在大院里赵府自家的人。

客人虽然都走了,赵家仍然很热闹,前院更是闹闹嚷嚷,主人卫队护院家丁和杂役下人,都聚集在前院等着吃晚饭,他们这时候都饿了,那边伙房里飘出新鲜野味的阵阵肉香,诱得他们一个个馋涎欲滴,口水直流。

这时赵家的前院,早已点起了几盏汽灯,把院子照的雪亮,大院里摆开了几张八仙桌,赵府一家老老小小,以及赵大成带来的卫兵,还有赵家的护院家丁和仆役下人,都耐着性子等着品赏鲜美的野味:麂子炖蘑菇。

开始上的几道菜,都是宴席上剩下的,可这些人都没动筷子,他们早已得到孙管家的通知,知道还有平时难得吃到的新鲜野味在后面。

赵天财和老伴经不住折腾,已经回房休息了。

野味终于上来了,这是最好的一道菜,也是最后一道菜。

大厨特意提醒大家说:“野味要趁热吃,冷了会有腥味,动手吧!”

其实,不要他提醒,大家已经开始狼吞虎咽了。

不到半个小时,丰盛的晚餐结束了,可不知道怎么搞的,每个人都只得眼皮直往下坠,一个个不知不觉的扑倒在桌子上就睡过去了,赵大成的卫兵和护卫家丁杂役下人,劳累几天了,吃的生猛倒的就更快。

只有那赵大成,因为官做的大了,没有那么贪吃,野味吃得少,连寿酒也喝的不算多,只是有些迷迷糊糊的,不像其他人那么快就睡着了。

他坐在凳子上,恍恍惚惚的看到,有人把已经关上的院门打开,门外涌进一群身着便衣,却全副武装的人,直向他的卫兵和护院家丁扑去。

他觉得奇怪,感到事情不对劲,正要喊卫兵时,已经晚了。

他张开嘴巴想喊叫,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又伸手要去腰间掏枪。

可他什么都没来得及,就被两个彪形大汉按倒在地,两只冷冰冰的枪口顶在他的后脑上,一个低沉的声音在他耳旁边喝道:“你这大汉奸,给我老老实实的别出声,我们只要东西不杀人,你可别逼我们不讲规矩。”

这些全副武装的便衣人,不用说也知道,就是铁血团的人。

他们在门外不远,看见江龙打开了院门,发出了“动手”的信号,除留下在门外警戒的,一齐涌了进来,按照事前的安排,有条不紊地各行其事。

关振海把赵大成拖进了楼下的大厅,站在大厅门口一看,只见彭定军和江龙从外面拉来了三架大车,游大勇和邢樵各带一组人马,把护院家丁和卫队的武器弹药搬上了大车,赵家的人也被捆了个结结实实,他们却犹自没醒。

江龙找到孙管家,一瓢冷水将他泼醒,孙管家睁开眼睛,稀里糊涂的还不知是怎么回事,及至明白是打劫的来了,顿时就软绵绵的瘫了下来。

江龙把他绑了才问:“快说,收的礼钱在哪?”

“都交给二少爷了。”孙管家战战兢兢地回答。

关振海道:“叫兄弟们仔细搜查。”

半个多小时后,两个装礼金的箱子,被抬到了大车上。

关振海问:“差不多了吧,没什么了就撤了。”

彭定军看了看车上的物品说:“赵大成带来的那些箱子呢,我都看着搬到这大楼里来了,那可都是武器弹药,赶快再找。”

弟兄们一听还有武器没找着,急忙返回楼房,一间一间地搜索,当他们来到赵老爷的卧室时,赵老爷和他的夫人躺在床上,吓得浑身发抖。

屋子里已经翻箱倒柜的搜过一遍,大家觉得奇怪了,十几个箱子,难道还能飞了不成,不管放在那里,都是一大堆,怎么就不见了呢?

彭定军骂道:“明明看见的东西怎么会找不着呢。”

江龙说:“我看这屋子里有地下室,东西一定在地下室里。”

彭定军猛然醒悟了,“不错,把楼上的人叫下来,好好看看地面。”

果然,在老爷子和老二的床底下分别发现了两个地下室。

老爷子床底下的地下室里,十多个箱子,一个不少放在这里。而老二卧室后面的地下室,则是两个装满大洋和一个装有十几根金条的铁皮箱。

原来,这些大洋,都是赵氏兄弟,为扩大武装而筹集的经费,金条则是赵老三钱庄的定海神针,和赵家两个女婿存在钱庄的家当。

赵老爷子虽然年事已高,脑子却还管用,他告诫三个儿子说:“现在的中国比古代的五代十国还乱,国民党的天下坐的稳不稳,那些日本人在中国到底呆的不长,共产党能不能成气候,谁也不说清楚,俗话说树大招风,所以我们这样的人家,容易被别人惦记,一有风吹草动就会有人打主意,尤其是散兵游勇和土匪,更是防不胜防,你们兄弟一定要扎紧把子抱成团,千万要记住不可闹分家,分了家就分散了力量,更容易出事。”

他还补充说:“别看家里有十几个护院,在平时自然是足够了,可现在是兵慌马乱的年头,远远不够,要多搞些武器,要扩大护院队伍,一旦有事方可保得住这个家太平无事,你们姐妹的家里,也要早做准备。”

赵大成很赞成父亲的教诲,他对老二说:“我常年带兵在外,没办法顾到家里的这些事,我们现在是家大业大,我又顶着个汉奸的帽子,确实要有一支的武装来保护自己,如果日本人不走还好说,万一日本人呆不长,我们自己没有一支像样的武装,到时候国民党和共产党,那边都会指望不上。”

老二老三也有这个意思,于是就千方百计筹集了几万大洋,准备让老爷子过了七十大寿,就开始扩建护院队伍,按老大的意见,最少要有五六十人。

他们怕钱放城里不安全,便在家挖了地窖,觉得藏在地下保险,把原来存在钱庄的金条大洋,都秘密地运到家里,以为这样就就安全了。

事实证明,赵老爷的担心不无道理,果然有人把他们惦记上了,铁血团轻而易举的,就把他们全家几十年的积攒,兵不刃血地连锅端了。

不一会,十几箱武器弹药和几箱大洋金条,还有许多粮食布匹,金银器皿都被装上了大车,要不是找到了大车,可就够他们喝一壶了。

关振海可就傻了,明明说了别的东西不动,怎么都不听呢。

原来是江龙游大勇童战军等人,找着彭定军商量说:“这次我们不能听总指挥的,反正都已经做土匪了,好不容易逮着这么个机会,大汉奸家的东西不拿白不拿,我们一不做二不休,只要是值钱的,统统给他弄回去。”

彭定军心里也在想:“拿一箩筐是土匪,拿一屋子也是土匪,反正这土的名声已经声揹定了,要干就干脆狠狠的捞一票,别管那么多了。”

他们一拍即合,所以江龙便暗中找着了三架大车。

关振海这时也没辙了,总不能又叫大家搬回去吧。

他让江龙取出一万大洋,用个盘子装着,放在赵大成面前说:“像你这种贪生怕死的汉奸,本应从重惩处,念你们资助抗战有功,死就免了,你如果还知道自己还是个中国人,就不要觉得冤枉,要恨就恨日本人吧。”

赵大成的手脚被都捆着,嘴巴也被塞住了,想说也不能张口,只好不停地拼命点头哈腰,嘴里含混不清的乌噜噜的哼着,谁也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铁血团赶着大车走了,把乱作一团的赵老爷子一家扔在了后面。

等铁血团走了,孙管家把赵大成解开,赵大成一**坐在地上,双手抱着头呜哇呜哇地大哭起来,嘴里不停地哼着:“完了完了,全完了。”

紧接着,赵家便传出一片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嚎叫声。

不一会,赵老爷被孙管家扶了出来。

只见他哽咽着说:“报应,这是报应呀,老天真是有眼哪!”

这天晚上,村里的人都知道,赵家被劫了,而且劫的很惨。

第二天一早,老三得到消息,匆匆赶了回来。

赵家兄弟清点了被劫去的物品,发现他们一家人几十年的积攒,全部被土匪洗劫一空,不由气急攻心,跌倒在地,久久说不出话来。

小说《铁血春秋》 第八章 赵老爷做七十大寿 铁血团则满载而归(上) 试读结束。

点此阅读《铁血春秋》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肖梅关振海,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47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