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器农家乐小说(飞天小鲤鱼著)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神器农家乐

作者:飞天小鲤鱼

简介:捡到上古神器清净瓶,开始悠闲修仙生活。喂,那位美女,你潜伏在我农家乐,就是为了窃取点种萝卜的技巧?你还有没有一点身为商业间谍的人生追求……神器农家乐小说(飞天小鲤鱼著)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神器农家乐》免费阅读

太阳快要下山,天边一片红彤彤的火烧云。

山风中浮动着风吹稻香的味道,山脚下一片金灿灿的麦田旁,有一条小河蜿蜒流淌。

此时李哲穿着大裤衩,光着膀子,赤脚站着小河中,背上还有一个竹篓,正专心致志的摸着螃蟹。

手伸进岸边的一个螃蟹窟里一阵摸索,突然,他脸上一喜,随即又龇牙咧嘴的咒骂起来。

将沾满泥水的手臂从窟里拔了出来,同时带出来的,还有一只被泥浆包括着的大螃蟹。

估计是打扰了睡大觉很是不满,螃蟹用它的两只大鳌,狠狠地钳住了李哲的虎口,疼的他直抽冷气,掰了几下都没能让它松开。

此时螃蟹也发现不妙,主动松开大鳌想要滑回蟹洞,却被李哲阴笑着一把摁住,顺便清洗了一番,扔进了鱼篓。

“嘿嘿,晚上一盘清蒸大闸蟹够料了。”

瞄了一眼鱼篓,里面已经有五六只大大小小的肥硕螃蟹,李哲笑的很得意。

很快,他又找到了一个螃蟹洞,这蟹洞周围没有新鲜清晰的抓痕,有螃蟹的可能性不大,不过李哲可是宁错杀不放过,伸手将朝里面抓去。

“妈的,果然没有。”

摸了一阵,也没摸到螃蟹,李哲又使劲往里伸了伸,一些老螃蟹老奸巨猾,洞也打的很深,一旦发现来犯者,会尽力往里面藏。

“什么鬼东西?”

突然,李哲感觉自己摸到了一个圆滑冰凉的东西,感觉像是个瓶子,就顺手给掏了出来。

果然是一个瓷瓶,造型有点奇怪。

“会不会是古董?”李哲心中一跳,江城属于古城,新闻里经常提有人在田边挖到古董。

赶紧将瓷瓶放在河水冲洗了洗,露出了原貌。巴掌大,洁白,纯净无暇,上面还有浅浅的古朴雕绘,只是看了半天也认不出图案到底是什么。

材质像是烧制的白瓷,又好像是玉质,总之李哲第一眼看过去就非常喜欢,感觉这瓶子应该是工艺品。

“可惜,是崭新货,应该不是古董,留着玩吧。”

将白瓷瓶一起扔进鱼篓,李哲又摸了几只螃蟹,顺便逮了几只龙虾,摸了几只河蚌,就跑回了不远处的一片农田。

父母也忙完了农活,三人在浅浅暮色中一起回家了。

晚饭,红彤彤的大闸蟹被一家三口吃的干干净净。

蹲在饭桌旁的土狗看着嘴馋,想要啃桌边的螃蟹壳,被李哲给敲了一顿脑袋,这玩意虽然嘎嘣脆,蟹肉味,但却容易伤到狗狗的肠胃。

“给,你吃这个!”李哲将清水煮的龙虾和河蚌,扔到了狗盘里。

野生的河蚌、龙虾,和养殖的不一样,生在烂泥沟或者不干净的水质里,村里人摸到了,一般都拿来喂小狗小鸭。

“小哲,今晚早点睡,别抱着手机打游戏,明天要早起,和我们去给果树打农药。”

吃完饭没多久,李卫国起身提醒了李哲一句,自己拿着剪刀到院子里修剪盆景。

“知道了,爸。”

李哲应了一声,开始收拾饭桌。

大黄狗一个劲的摇着尾巴,蹲在旁边看着他忙活,呜呜叫上两声,等着喂食。

收拾好饭桌喂完狗,无聊走到院子里,李哲指着占了几乎半个院子的盆栽:“妈,现在盆栽好卖吗?”

这一盆大大小小的盆栽,都是李哲老爸亲手弄出来的,各式各样,从橘子树到夹竹桃,玫瑰花到文竹,甚至连珍珠黄杨都有。

平日碰上赶集什么的,也会拿一些到市场上卖掉。

“好卖个啥,不都是你爸喜欢折腾,净整这些稀奇古怪没用的玩意,能不能卖回花盆钱都够呛。”

老妈正从晒干的车前草上收集种子,听到这话瞪了李卫国一眼,有些生气的埋怨。

正在给一株夹竹桃修剪的李父哼哼了两句,也不反驳,似乎有些心虚。

洗漱完成,李哲躺在卧室床上翻着手机,不舍得开空调,卧室里的吊扇呼哧呼哧的转动着,还是有些闷热。

大学毕业回家两个月,他已经渐渐开始适应山村的这种生活节奏,就是有些无聊,没有网络肯定是不行。

朋友圈中,同学朋友们都在晒着自己的幸福生活,有的刚入职世界五百强,干劲满满,有的刚马尔代夫婚礼回来,一堆碧海蓝天的照片,还有同学当了游记作家,全世界吃喝玩乐写,甚至还有学霸跑到了华尔街搞高大上的对冲基金……

一事无成、回家种地的李哲感觉有点蛋蛋忧伤。

“妈的,明天我去直播抓螃蟹去,等成了户外网红大神,年入百万,老子也要狠狠秀!”哼哼了两句,他自我安慰道。

看了几个小时的网络小说,头昏脑涨,感觉有些口渴,李哲心不在焉的抓起床头书桌的杯子,咕咕灌了两口。

一股清凉沁爽的感觉,在喉咙里炸开!

李哲一瞬间倦意全消,清醒无比,夏日夜晚的闷热仿佛也消失殆尽,全身变得轻松舒爽,五感、思维的灵敏度,也一下子达到了空前。

他下意识看向手里的水杯,却愕然的发现,原来自己此时拿着的,是傍晚在河边掏螃蟹掏出的白瓷瓶!

这白瓷瓶本来他回家洗干净后,放在书桌上当装饰的,还装了清水,打算明天摘点栀子花、茉莉之类的放进去,却没想到刚才迷迷糊糊当成水杯,给抓起来喝了。

“奇怪,我之前装的明明是普通清水,怎么喝起来是这种感觉?”

李哲有些疑惑,心中竟然泛起了一股继续喝的冲动,犹豫了下,又抿了一小口。

比之前更加畅爽的感觉,再次袭遍全身,浑身毛孔都收缩起来,然后缓缓舒张。李哲神情大振,眼睛发亮的盯了一眼白瓷瓶,然后咕咕喝个干干净净。

意犹未尽的咂咂嘴,他又起身跑到客厅提了热水壶将瓷瓶倒满,放在书桌上研究。

他发现,在没有任何晃动的情况下,小瓷瓶里的水面竟然是微微荡漾着的,一直不停息!

李哲家位于山脚下,承包了山头种植,附近都没有多少户人家。饮用水也没有桶装水,或者自来水,都是自家打的山井水。山井水说不上浑浊,但绝对也没多么干净,可装进白瓷瓶的水,却在他的注视下,变得清澈起来,杂质都消失的一干二净!

“我去!什么情况,仙家宝贝?未来的高科技净化器?”

喜欢看各种网络小说的李哲,脑海里闪过很多古怪的念头,感觉自己痊愈多年的中二病又要发作了。

大无畏的喝了一口,仍然是一阵舒爽,只是感觉比刚才那瓶稍微差了一点点。

“难道是,水存放时间长短不一样的缘故?”

目光一瞥,扫到了卧室角落里一株玫瑰花盆栽。这玫瑰花是他两个月前刚从大学毕业回家时,闲得无聊又不想去下田,亲手嫁接栽培的。

因为是菜鸟,这株盆栽被他整的造型十分难看,而且一直焉巴巴的,半死不活,要不是因为是亲手折腾出来的,他早就扔了。

花盆的泥土也干燥龟裂,老妈显然也不待见它,一直没有给它浇水。

灵机一动,李哲走向前,将白瓷瓶的水全部浇了进去。

盯了好一会,也没看到什么变化,李哲拍了拍脑袋,暗骂自己疯了,躺到床上又抱起了手机。

迷迷糊糊快睡着了,突然一阵‘咔咔咔’的脆响声钻进了他的耳中,他被吵醒,下意识的顺着声音朝墙角一望,下一刻,猛地瞪圆了眼睛!

只见此时墙角原本焉巴巴的玫瑰花大变样了,抽出了密密麻麻的新枝条,主茎明显变得粗大,枝头上更是花叶繁茂。

更恐怖的是,“咔……咔咔……”

这是劣质花盆碎裂的声音,密布的蜘蛛细纹出现在花盆上。

在李哲目瞪口呆中,一根根新嫩的枝条不断的抽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生长着!一个个娇嫩的新花苞开始变大,花株的根须甚至从花盆裂缝处慢慢挤了出来……

好一会儿,这株诡异的玫瑰才停止了生长。

“鬼……妖怪啊!”

李哲吓得浑身一个激灵,差点从床上跳起来。

哗啦啦,花盆彻底爆开了,散落了一地。

李哲小心翼翼的靠了过去,目瞪口呆的看着这株外形比之前大了一倍,外观造型也变得优美多了的玫瑰树。

“原本都干巴巴快死了,就浇了一点瓷瓶的水,就变成这么生机勃勃,连花盆都给挤炸了?”

吞了吞口水,他连忙跑过去抓起书桌上的白瓷瓶,又去装满了水。

瞪大眼睛盯着瓶子,里面的里面再次微微荡漾起来,这一次他很有耐心,等了几分钟,里面的水变得无比澄澈。

玫瑰花树撑破了花盆,根部泥块也散掉了大半,李哲直接将水倒在了花株暴露在空气中的根部上。

在他的注视下,玫瑰花根贪婪而迅速的吸收了这些水,几乎没有落下一滴。

吸收了水分后,花根竟然明显的轻轻抖动了一下,接着又开始生长变大了。而花枝上已经抽发出的新嫩花苞也仿佛蓄积了足够的力量,在李哲目瞪口呆中,开始慢慢的绽放!

沁人心脾的清香,铺面而来,最让李哲愕然的是,这十几朵盛放的玫瑰花,竟然五颜六色,什么颜色都有,就是没有重复的!

好一会,仿佛是力量耗尽了,玫瑰花株才停止了变化。

呆了良久,李哲才醒过神来,双眼冒光的盯着白瓷瓶,狠狠亲了两口。

妈的,这真是仙家宝贝!自己发财了!

睡意全无的他撒着拖鞋出了卧室,朝着院子里的花房跑去。

夏天天亮的早。

五点半左右,老妈就起床做饭,正切着菜,突然闻到一阵让人神清气爽的淡淡花香,从窗台外飘了进来。

她好奇的看了过去,却发现窗台外面,李哲正抱着一个大花盆折腾。

“小哲今天怎么起的这么早?”

老妈心中奇怪了下,平日里李哲都是睡不醒的,必须叫几次才起来吃饭。

李哲满意的打量着一晚上劳动成果,面前一株争奇斗妍的玫瑰花树,被他修剪的更有艺术感,栽在一个比之前大了几倍的大花盆里,里面已经填满了新鲜的泥土。

朵朵五颜六色的玫瑰花朵,随着清风微微摇曳,清香浮动。

扔掉手中的剪刀,李哲用手机咔咔咔对着花盆拍了几张照片,发到了朋友圈里:

“嫁接的玫瑰花开了,真漂亮,谁想要自己来拿,送人了!”

顺便同步到了qq空间,李哲满意的看了看就去洗漱了。

可能是因为喝了古怪白瓷瓶盛放的水,一晚上没睡觉,他仍感觉精神饱满。

“这玫瑰花哪来的?怎么这么奇怪?”

正在卫生间刷牙,李哲听到院子里传来老爸好奇的声音。

李哲连忙喊:“是我房间的那一株玫瑰,我给挪出来了。”

等他跑出去,却发现老爸已经拿着剪刀,对着盆栽咔嚓咔嚓的修剪起来。很显然,李卫国对于李哲的剪枝技术并不满意。

修剪完毕,李卫国围着玫瑰树看了两圈,研究了半天,啧啧赞叹:“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漂亮的玫瑰树,奇怪,这玩意还能长出十几种不同颜色的花朵,新品种?”

吃完早饭也七点多了,背上喷雾器,一家三口朝着果园走去。

精力充沛的大黄狗也不知道去哪里野了一晚上,回来后正好看到主人离家,连忙摇着尾巴兴冲冲的跟了上去。

给果树打完农药,都快十点了,大黄狗在脚边转圈圈,这货早上没吃饭,开始嗷嗷叫抗议了。

李哲直接无视了它,拿出手机点开微信,发现之前发的朋友圈多了几十条回复,还有同学群里@自己的信息,大概一浏览,他顿时脸就黑了。

“666,李哲回家种出仙花了,大神为华夏花卉产业创造奇迹!”

“这图哪里找的?真漂亮!”

“一株玫瑰盆栽长了十几种不同颜色的花朵,大荷兰进口的七彩玫瑰都表示给跪了!这花要是真的,至少值大几千块。”

“谁都不服,就服你这p图能力!”

“嘿嘿,这要是真的,我吃了它!”

“七夕快到了,这花我预定了,都别抢,保证能够让我女神开心。”……

留回复是不少,可大部分都是阴阳怪气的语气,显然没人把照片当成真的。

翻了翻白眼,李哲感慨:这人和人之间的信任呢。

“小哲,差不多你就先回去吧,回家把饭先煮了。”

夏日的太阳开始发威了,父母还在忙碌,却催促李哲赶紧回家,虽然儿子是打算回家跟着他们一起种地了,可他们还真舍不得让儿子遭这个罪。

最近他们也劝说儿子早点回到城里继续找工作,不然白瞎了上了大学,不过李哲却铁了心不想回去。

“知道了。”

李哲收拾了下农具准备回家,大黄狗从果树下呼噜爬起来,摇头晃脑的跟在他身后,虎扑撒欢。

平日里干农活儿到这点,他一般都感觉累得不行,可今天却跟吃了亢奋素似的,一点也不累,仿佛有用不完的力气,即便被太阳晒着,整个人也一直是神清气爽的状态。

一回到家,李哲就跑到院子里的玫瑰花盆旁,转着圈用手机录制小视频。

同学们竟然怀疑图是p的,这让他很不爽,必须打脸正名。

拍的过程中,他还特意从花朵上扯下了几片花瓣,来证明拍的是真花!

视频上传,李哲嘿嘿一笑,群里的土鳖,让你们长长见识,哥种的东西就是与众不同哇。

回到屋里,他第一时间就去看古怪白瓷瓶。

早上离开时,他特意给白瓷瓶装满水放在书桌上,果然如他所料,此刻瓶中的水已经变得澄澈无比,微微荡漾着,他抓起来就咕咚灌了几口,接着浑身一哆嗦,感觉那叫一个飘飘欲仙。

“呜呜~呜呜~”

饿坏的大黄狗不满的抗议了,用大脑袋盯着李哲,眼巴巴盯着他手里的瓶子。

“看你妹,这是清水,不是吃……”

刚准备一脚踢开大黄,李哲突然心思一动,抓着瓶子走到了院子里的狗盆前,倒了一点瓶里的清水进去,指着盆吆喝,“来,喝给我看看。”

大黄狗本来以为李哲要给他喂饭了,欢快的摇着尾巴跑到狗盆前,俯下脑袋看到里面的水,又抬头看看李哲,再低头看看水,最后脑袋一扭,直接不理会李哲了。

“你丫的!刚才你个鬼样子,不是想喝吗……”

李哲生气的拽着大黄狗的脖子,摁向了狗盆。

本来大黄狗死活不喝,可当嘴角碰到清水的一刹那,眼睛豁然睁大了,仿佛是舔到了鲜美的肉汤一般,一阵呱嗒将狗盆里的水喝的干干净净。

喝完后,大黄狗还意犹未尽的舔舔盆边,抬头盯着李哲,疯狂的摇着尾巴,眼睛都冒光了。

“这瓶子果然是宝贝啊,厉害!”李哲开怀大笑,看大黄狗这馋样又起身去装水。

接下来,大黄狗就成了实验小白鼠,足足喂了二十几瓶的水,这家伙还是想喝,最后肚子圆滚滚的实在喝不动了,才摇摇摆摆的朝外面跑去。

经过一阵时间摸索,李哲也渐渐发现了白瓷瓶的一些特性,即便是带有杂质的水,放进去大概一分钟左右也会变得澄澈,时间越长,神奇效果就越明显。

他准备找更多的媒介来做实验。

这时,他眼角一动,扫到了客厅八仙桌下面的一只透明的大玻璃酒罐。

酒罐子装满了酒,里面还泡了一根有些肿胀的人参,看酒盖上落满灰尘的红纱布,李哲嘀咕:“这酒都几年没喝了吧,估计都过期了。”

酒罐里的这根人参是以前李卫国在山上挖的,是野人参,但年份很低,卖不出什么钱,索性自己留着泡酒。

将酒罐抱到桌上,打开玻璃盖,顿时一股难闻的酒气刺鼻而来,让他不禁皱了皱眉头,显然里面装的农家自酿酒已经不能喝了。

酒罐是广口圆柱形,巴掌大的白瓷瓶很容易就扔了进去。

白瓷瓶沉底,李哲死死瞪着。

很快,原本已经精致不动的白瓷瓶突然轻微抖动起来,带着奇特的韵律,与此同时,一道道波纹在酒罐里扩散开来,原本有些浑浊泛黄的酒,慢慢变得澄澈……

李哲心中狂喜。

这玩意,真神奇!

“嘭嘭嘭!嘭嘭嘭!老李哥,老李哥在家没有!”

门外响起一阵猛烈的敲门声,把聚精会神的李哲吓了一跳,接着,王叔的大嗓门从院子门越过墙头传进来。

“王叔啊,我爸去果园了!有什么事吗?”

李哲连忙去开了大门,只见门口站着一位叼着旱烟,全身黝黑的中年汉子。

“你赶紧去看看你家的狗吧,简直造反了,不知怎么回事,在我家屋顶上发疯,你赶紧去把它弄下来,瓦都全部踩烂了!”王叔显得有些气急败坏,指着远处喊道。

“啊?”

李哲有些吃惊,自家的大黄狗一向十分乖巧的,怎么会跑到王叔家的平房上。

乖乖,不会是喝了白瓷瓶的水,有什么副作用或者中毒了吧!

自己也喝了两瓶那样的水啊,不会出毛病吧……

想到这个可能,他就一阵头皮发麻,连忙锁了门,跟着王叔就朝着村里跑去。

因为承包了山头,要种植果园、花圃,打理鱼塘,李哲家离村子有点远,他有些心急,甩下王叔先跑了过去。

这一路奔跑,他发现了自己身体的变化,轻轻一迈腿,就能跑出以前不敢想象的速度,迎面的风呼呼刮,脸不红气不喘,越跑越轻快……

身后的王叔本来还想发动破皮卡带着他,却没想一抬头,发现他已经快跑到路头的村子了。

“这小子属猴子的?”

刚跑进村里,耳边就传来一阵犬吠,以及王婶的呵斥声。

跑过去一看,果然发现大黄狗此时正站在王叔家的屋顶上,时不时上蹿下跳,把屋顶上的瓦片踩下来很多块,摔得啪啪响。

“这死狗怎么上去的?”

村里都是瓦房,可一般的土狗能跳墙就不错了,还第一次见到狗蹦到屋顶上的。

李哲一阵大汗,连忙大喊:“死狗,赶紧下来!”

一直在屋顶上撒欢的大黄狗听到他的声音,兴奋的汪汪叫了两声,从屋顶稳稳跳到墙头,又从墙头上跳了下来。

李哲目瞪口呆,尼玛这狗牛逼到可以去耍杂技了!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发现此刻的大黄狗,体型比之前大了一圈,线条也更加流畅了。

“王婶,回头我给我爸说,让他来赔你的瓦……”

一人一狗狼狈而逃,背后传来王婶的骂街声,李哲气愤一边跑一边踹狗。

大黄狗却似乎根本就不知道疼,在他旁边扑来扑去,蹦蹦跳跳,撒欢的很,显得精力过分旺盛。

一路连赶带骂,刚回到家,李哲就找了一根狗链子,在将大黄狗给拴住,免得这货再出去祸害。

大黄狗一狗脸的不情不愿,还摇着李哲的裤腿不撒口,以示抗议,却被他一脚踢开。

回到了屋子,准备继续研究白瓷瓶。

酒罐中原本泛黄的烈酒已经被‘净化’的澄澈无比,里面的人参也没有之前那般水肿了,李哲趴上去仔细看,下一刻,眼珠子差点瞪了出来!

你们的喜爱与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请各位读者朋友多多指教!

>>>点此阅读《神器农家乐》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44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