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材毒妃惊天下小说(轻暖著)齐妃云南宫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废材毒妃惊天下

作者:轻暖

简介:前世,她是天才军医,一次意外魂穿成成人人嫌弃的王妃。大婚之日,遭人算计,她得以重生。本是骁勇善战的将军之女,却成了无数人的笑话废物。她的到来,势必改变这一切。随身系统,以血救人,翻手为毒,覆手为医,她的出现乱了谁的心!一场相遇,一世生死,注定,不甘平凡!他是大梁国赫赫有名的闲王,却也是暗夜中的狼主,他的隐藏足以世间震荡,却甘愿为她倾尽一生,擎天而立。

废材毒妃惊天下小说(轻暖著)齐妃云南宫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废材毒妃惊天下》免费阅读

隆冬飘雪,北风凛冽。

大梁国,夜王府后院忙碌不止,夜王大婚,夜王妃暴毙而亡,至今未醒。

“王爷,已经气绝!”府内大夫再三确认,禀报夜王南宫夜。

窗棂处,南宫夜面容冷淡,一身血色轻裘,头戴九龙含珠紫金冠,负手而立已经良久。

听到禀报,南宫夜语气掺杂一丝薄凉:“既然还没圆房就弄成这样,那就送回去吧,看来还是本王无福消受了!”

齐妃云被一个声音好听的男人吵醒,翻了个身嘤了一声。

好不容易睡了一会,怎么有个男人吵她?

不对!

在周围所有人的惊愕之下,齐妃云忽然醒了过来。

“王爷!”府内大夫吓得噗通跪下了。

男人走至齐妃云的面前,一把捏住她的下巴,俊脸骤变:“齐妃云,你不该活着!”

齐妃云内心如草泥马呼啸而过,盯着眼前绝美的男人。来不及反应,身体就一阵剧痛袭来。

她被这个死男人甩地上了!

“尼玛!”齐妃云爬起来,准备一个过肩摔把男人摔死,却又被男人一个锁喉,捏提了起来。

“你……”四目相视,齐妃云内心喷火,却吐字艰难。
男人咬牙道:“齐妃云,大婚之日,你胆敢下药霍乱本王,今日本王饶你不死,但活罪难逃。”

齐妃云眼白翻动,脑海里涌入许多画面。

砰!

这次齐妃云被直接扔到地上,下人们纷纷躲开,齐妃云趴在地上骨头差点裂开。

抬头对上男人冷冽的目光,齐妃云咬咬牙,暗骂无耻渣男,空有一副好皮囊,连女人都打!

“王妃德不配位,今日起摘掉王妃妃位,降为通房!”男人杀人般的眸子看了一眼地上扭曲成团的齐妃云,转身离去。

下人们也不再理会地上的齐妃云,片刻屋子里剩下她一个人。

齐妃云从地上爬起来,在屋子里看了看,朝着床上走去,躺下闭上眼睛陷入沉思。

原主是个花痴,一直对夜王南宫夜痴迷不已,从年少时第一次见到煜帝就被深深迷住,可惜神女有心襄王无梦,不论原主怎么喜欢,怎么讨好,最终换来的仍旧是南宫夜的嫌弃。

而原主为了得到南宫夜,也是不惜一切手段,一哭二闹三上吊,样样齐全。

好在原主有个护国大将军的爹,此人在大梁国护国有功,手握重兵,深得当今皇上煜帝的器重。

而他又对原主百依百顺,宠爱至极。

有这样的爹,想成事也不难。

护国大将军齐之山为女请命,当今皇上也是爱护有加,忍痛割爱将自己一奶同胞的弟弟南宫夜指婚原主。

可如今原主得偿所愿,因太过放肆,新婚之夜吃了太多的情药,吃死过去!

而她可真是祖坟冒青烟的倒霉,只因为实验中给自己注射了一支新开发的生物药,结果就来了这里。

玄幻,绝对的玄幻,比电视剧都要玄幻。

齐妃云有些惆怅,她堂堂的二十一世纪特种医王,特种部队中精英中的精英,竟然魂穿了。

苦闷的是魂穿到的竟然是个同名同姓的高级花痴身上。

好命无好果,原主也是可怜,要是没人背后使坏,怕是也不能吃那么多的情药吃死过去。

明知道南宫夜不会碰她,还要吃药,这其中也不简单。

齐妃云闭上眼,捋了一下原主的重叠记忆,以旁观者的角度,速度锁定了使坏的人。

理清情况后,齐妃云双眼睁开,想到煜帝的话,她无奈头秃:当个单相思的王妃已经够倒霉了,这还被降为通房?

红楼梦她还是读过的,通房比清白丫头还不如好不?

齐妃云起身松了松骨头,本来以为给摔残了,但她身体里好像什么东西正在修复她的创伤,竟然不那么痛了。

齐妃云美目一眯,喜出望外:这具身体应该携带了重生前那支新药剂的能量!

这东西最次的是帮助人体维护机能,有超强的修复力,更可怕的是,可以开启人类史无前例的防御系统。

齐妃云吸气试了试,感觉身体里还有一股气流正在阻碍她,而且这种阻碍似乎会影响到她的行为。

正想再深入探索,就被两个老妈子凶横的走过来,二话不说就拉扯着她往外走。

直到把她扔进了下人房里,才仰着鼻翼鄙夷道:

“王爷有令,这里就是你的居所,以后没有王爷的命令不得出入。”

齐妃云看了看屋子里面,黑漆漆,冰冷无比。

床板上面没有铺盖,明显是想把她冻死。

齐妃云想到原主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爹,心生一计,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走就是了!

一脚把门踹开,齐妃云从后院走了出来。

夜王府的后院没人,齐妃云暗中观察着,想着怎么先把婚退了,再找南宫夜为原主算算账,也不枉费接手原主身体,就当是还个人情了。

前世她是孤儿,从小活的无依无靠,这一世要是有个家,她也是愿意为原主讨个公道的。

齐妃云凭借记忆走出夜王府,回了娘家大将军府。

齐妃云假装晕倒在将军府门前,将军府大管家恰好看到,忙着叫人去看。

一看吓坏了,这不是大小姐吗?

管家惊慌失措,急忙叫人去请老将军齐之山。

齐妃云则是躺在地上装死。

如果不把事情闹大,即便原主那个爹多疼原主,退婚这样的大事,轻则影响了终身大事,重则闹出人命,女主花痴了十几年,老将军要不是无可奈何,也不会人由着齐妃云胡闹。

再怎么宠,也还是有限度的,毕竟是终身大事,南宫夜所作所为,无不是要原主去死,老将军不会不知道。

老将军火速赶到,见到齐妃云昏迷,不顾闲话,一把抱住齐妃云鼻涕一把眼泪一把哭起来。

“我儿委屈了,我儿可怜!”这婚才结完一日,还不到三朝回门时间,就孤零零一人晕倒在府外,该是遭了多大的罪!

齐妃云翻白眼,终于明白女主的性格像谁了。

不过这恰恰是她想要的效果。

齐妃云缓缓睁开眼眸,看着眼前的人。

与寻常武将不同,齐之山的身材匀称,手脚修长,面容英俊,虽然年过半百,但他的眉宇间自是有一股浩然之气,他心疼齐妃云的表情,于寻常人父母忧儿无异。

齐妃云不得不说,原主的这个爹,除了这哭哭啼啼的脾气,其他真是没的说,文武双全,盖世英雄,又是个从一而终的主,原主这运气,也是没谁了!

有其父必有其女,有个如此哭闹的爹,原主能好到那里去?齐妃云此时也是无比清楚,原主之所以闹得声名狼藉,都是这个爹给宠出来的。

但不知何故,齐妃云想到齐之山对原主的宠爱,心底竟越发柔软。

身为武将,本就粗枝大叶,又加上整天打打杀杀,对原主哪有时间教导,出于弥补之心,更是对原主有求必应,这才导致了原主名声扫地。

齐妃云的脑袋嗡嗡响,被齐之山哭的不行,这才拉了一下齐之山:“爹,我没事,我只是回来问问。”

齐将军愣住:“问什么?”

齐将军眼泪瞬间干枯,齐妃云差点笑出来,这个做爹的不错,想要的他都给,她一句话他立刻不哭了,这样的爹,就是二十一世纪也是少见的。

齐妃云故作疑惑:“夜王把我的王妃头衔摘了,把女儿降为通房,爹,通房是什么?”

“什么?”

齐将军双眼怒瞪:“好个夜王,本将军待你不薄,你竟如此对本将军,本将军要面圣!”

“爹!且慢!”齐妃云拉住齐将军。

南宫夜的狠,她是见识过的,而这个便宜爹看着不太聪明的样子,别头脑一热去硬碰硬,到时吃亏的是自己人。

齐将军却以为齐妃云还像以前一样痴恋南宫夜,心疼自己的夫君,连忙哄骗:“我儿放心,爹只是说说,不会让皇上砍他脑袋。”

“爹,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如今这样,怕也是要成了笑话了,与其被夜王嫌弃,不如主动退婚,这样还能保住女儿最后的一点尊严。”齐妃云故意气若游丝,说的我见犹怜,眼角低落几滴眼泪。

齐将军心口一痛,想他平时娇纵无邪,天不怕地不怕的女儿,居然为了个男人成这幅模样。

连忙答应:“爹这就去找皇上,让他退婚,那个挨千刀的,等退了婚,爹就去把他砍成残废,让他一辈子做废人。”

齐将军气怒不已,看看把他女儿逼得!

“爹,女儿明白了,强扭的瓜不甜,女儿现在只想在家陪伴爹爹,婚姻之事暂时不提,但皇上刚给我指婚,现在就退婚怕是也不好办,爹你去找皇上的时候,要察言观色,要是南宫夜不提我,你也不要提,但你每日面圣,一定要变表现的郁郁寡欢,生无可恋才行。

这样,皇上才会明白,爹很苦,退婚的时候才容易。”

齐将军觉得今日的女儿有些不同,但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同,看齐妃云的眼神也有些奇怪。

齐妃云察觉不对,立刻说:“爹,南宫夜如此对待我,我已经不再留恋了,只是我们堂堂将军府,也不能让人欺负了去,也万不可因为女儿的事儿,损了爹的威严。”

齐将军一听,眼泪滴滴答答:“爹的好女儿,不哭。”

“爹也不哭,爹,你先封锁消息,女儿怕被人说。”

齐将军点点头:“爹知道了,那你好好躺着,爹这就封锁消息。”

齐之山走后,齐妃云望着自家爹爹的背影发呆。

这么单纯的爹,是怎么坐上大将军位置的?难道就只靠一腔孤勇和忠心?

以为将军府有个依仗,现在看来还得靠自己多谋划,愁人!

半月后。

宫内举办宴会,吩咐各家的公子小姐都跟着进宫面圣,其中也提了齐妃云。

齐将军回到将军府把这事告诉齐妃云,一番惆怅:“爹今天看见那个混账东西了,仗着是皇上的皇弟,不把爹放在眼里,也绝口不提我儿,实在可气!”
“爹,女儿长得如此貌美,你还担心找不到如意郎君?”

齐妃云倒是觉得,这样最好。

“可……”齐将军欲言又止,齐妃云倒是很明白,赶紧道:“爹,放心,凭借爹的名望,女儿只要和离,就会有人来提亲的。”

齐将军高兴不起来,勉强对着齐妃云笑了笑。

翌日,父女一同进宫赴宴。

马车到了宫门,有人开始说三道四,不知道是谁走漏了风声,把齐妃云新婚当天被送回将军府传了出去,如今整个京城人尽皆知。

“听说夜王当天就把人送了回去。”

“可不是,夜王府里的人说,齐妃云为了得宠,不惜给夜王用药。”

齐将军气的要去理论,被齐妃云拉住:“爹,我们今天来是干什么,你不记得了?”

齐将军视女如命,这才点点头,克制住了自己去撕逼的冲动。

齐妃云倒是觉得,这个爹挺蠢萌的。

将军三十几岁娶了个媳妇,结果将军夫人生了个女儿撒手离去,从此将军就成了宠女狂魔,直到把女儿宠的恃宠而骄。

刚进宫,齐妃云就被不远处的两道人影吸引了去。

其中一人,就算化成灰烬她也认识,不是夜王南宫夜还有谁?

至于另外那个穿着淡雅,身披粉裘的人,应该就是京城第一才女沈云儿了,她可是丞相府嫡女千金。

此时两人正有说有笑的站在树下聊着,看两人的样子,齐妃云总算明白,原主得有多倒霉!

刚结婚就头上一片绿!

“皇上请各位大人、公子、小姐赴宴。”

公公扬长喊了一声,所有人都朝那边看去,不巧,南宫夜凤眼一睨,刚好对上齐妃云。

你们的喜爱与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请各位读者朋友多多指教!

>>>点此阅读《废材毒妃惊天下》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4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