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大反派,我的老婆倾国倾城!》叶凡属实词穷全章节阅读_都市大反派,我的老婆倾国倾城!全文阅读

精品都市小说小说《都市大反派,我的老婆倾国倾城!》,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叶凡属实词穷,是作者大神“属实词穷”出品的,简介如下:重生平行世界,你最想成为什么?最想做什么?
叶凡触电身亡,意外穿越平行世界,并获得,【反派养成系统】,各种奖励接踵而至
“性福丹,大力符水,全球限量跑车,言随符……”
然而叶凡,全程,要么在去洗白自己的路上,要么就是在洗白自己,

小说:都市大反派,我的老婆倾国倾城!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属实词穷

角色:叶凡属实词穷

评论专区

别叫我歌神:又是一个老作者,好像看过纸神,之后就没怎么看过他的书了,先标记。

逆流2004:书算是干粮吧,但还是有点小问题。比如,“卟”的一声,像放屁似的吐出排骨里面的骨头。再比如,周安把水柱调小到小孩撒尿的尿线粗细。拜托,主角是做餐饮的,你能不能不要用屎尿屁形容,看的好膈应

文明:2007-2012,5年了,仍然是我心中最佳的网络科幻长篇,没有之一。

都市大反派,我的老婆倾国倾城!

《都市大反派,我的老婆倾国倾城!》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4章:部分记忆消失

深夜!

叶凡驾车回到别苑,将车开进车库停好。

刚想准备回去洗个热水澡,好好睡一觉,恢复一**力。

突然!

一个身影从他身后缓缓飘过。

他猛地一回头,身影却瞬间消失不见。

就像从未出现过一样。

叶凡望着车库外,庭院里只有花花草草,并无人影。

好奇的嘀咕道:“难不成…是穿越后遗症?”

“这些苟作者,也从未讲过有后遗症这回事儿啊!”

前世读大学的时候,整晚整晚的看小说,遨游网文的时间不计其数。

甚至有时候着迷了,上课都会刷上那么一两个小时。

半天的时间也就转瞬即逝了。

至于像如今自己这样的遭遇,现实虽是第一次。

但,在网文中,穿越、重生的戏码,上映的可不止一两次了。

时至今日,他都能清楚的说出,那些网文中的重生主角,从穿越第一天开始,就该如何去征服新世界。

“主人!!!”

就在叶凡恍惚之间,一个恭敬无比的声音从他身后响起。

叶凡闻言,猛的再次转身。

踉跄后退数步。

看着单膝跪地,并低头拱手朝他喊主人的女人。

眼眸中闪过一丝惊吓之余,尽是疑惑。

半晌之后!

女人虽很敬重叶凡,但这么久没有听到回应,心中的狐疑,便小心翼翼的抬起了头。

“是你!!!”

叶凡扶手托腮,刚还在思索着,眼前这个女人为何会叫他主人。

可,当他看见女人的相貌之时。

叶凡心中的疑惑,越发浓郁!

女人虽单膝跪地,但叶凡也算是在音乐学院呆过三年多的“莘莘学子”,但像眼前这个女人这般出水芙蓉的颜值,他还真没见过。

灵动温柔的双眸给人无尽的纯洁,白皙水润的肌肤透着点****的婴儿肥。

蛾眉皓齿,化着素颜妆……。

再加上女人的身材,当属绝世舞姬,叶凡单单只是注视了几秒。

就差点跪下当舔狗了。

“那个……主人,是意菲的脸上有东西?”

女人朱唇轻启,疑惑问道。

脸上掠过一丝娇羞,但又生怕给叶凡留下不好印象,焦急的耳根子瞬间“唰”的一下红了一大片。

“啊?没…没有。”叶凡猛然摇头,矢口否认。

转念一想。

在他刚刚穿越过来,前身那小子,就是跟眼前这个女人一同传出的绯闻。

不知道,他的死…跟她有没有关系。

“你刚才叫我…主人?”叶凡皱眉一问。

“是!主人……。”刘意菲依旧单膝跪地。

“意菲此生无欲无求,只愿服侍主人左右,自从……。”

刘意菲欲言又止。

绝美的容颜上尽显悲催。

她虽为国际顶级女星,代表作不尽其数,身价更是高达百亿。

追求她的高质量男性,从帝京派到了米国。

个个身强体壮,家境殷实。

不是富商之子,就是富商本人。

可她一个也看不上。

不是她眼光高,也不是她挑剔,而是她早就已经心有所属。

而那个人就是叶凡。

是眼前这个被帝京人称之为风流太子爷的“叶凡”。

“那个…你先起来说话,再跪下去,你膝盖就要卡秃噜皮了。”

叶凡看着女人洁白无瑕的嫩腿,跪在地板上,好心说道。

毕竟,在这怜香惜玉这方面,叶凡可是佼佼者。

前世还用这招,把班花给“舔”到手。

但,最亲近的举动,也只不过是牵手而已。

想起这个,叶凡就觉得亏的慌!

“谢谢,主人……。”

刘意菲道谢一声,刚想起身。

可由于跪了太久的原因,跪地的那条腿已经麻痹了。

还未稳住身形,就出现了倾倒之势。

“啊~~。”刘意菲失声尖叫,花容失色。

好在叶凡手疾眼快。

一把抓住了刘意菲的玉臂,手腕轻轻一用力。

刘意菲的身体就倒进了叶凡的怀里。

一股柔香扑面而来……。

叶凡意犹未尽的看着女人,俩人互相深情对视。

嘎吱——

门外传来枯枝败叶的踩踏声,两人瞬间分开数米。

刘意菲本就羞涩,这副画面被瞧见,心神慌乱的让她茫然无措。

叶凡更是莫名其妙的有种被人捉奸在床的错觉。

他转身一看。

车库外的植被边,萧雅正披肩散发的站在那儿,明显是刚睡醒的。

虽隔着数十米,但叶凡能够清楚的看到,她的双眸已然湿润。

叶凡刚抬脚朝她走去,想要解释点什么。

却被萧雅制止了。

“那个……我就是看着车库亮着灯,以为是什么不三不四的人偷摸进来了,所以这才下来看看的,打扰到你们了,我很抱歉!我就这上楼……。”

萧雅意有所指的说了一通,旋即一路小跑,进去了主屋。

留下两人不知所措。

叶凡看着萧雅那副模样,不知为何,心脏有些隐隐刺痛。

明明跟这个女人没有什么联系。

自己想搭理什么女人,也跟她没什么关系。

但,自己就是莫名其妙的有种心虚。

叶凡摇了摇头,再次看向刘意菲。

“刚才忘记问你了……你这么晚了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叶凡询问道。

虽说他跟这个世界没有太多的关系,可前身那浪子,死的太憋屈了。

一个大老爷们,喝酒猝死,一点儿也没有说服力。

“是这样的,主人,太岁让我告诉你,小皇帝的危机已经解除,另外他找来的杀手,也已经被太岁亲手送走,这才特意让我来禀报主人,让您安心陪伴夫人,切莫分心!一切有他!”

话音刚落!

叶凡的脸彻底铁青,石化在原地。

亲手送走?杀手?

他绞尽脑汁,疯狂在脑海中搜寻有关于前身叶凡的所有记忆。

希望能够记起一二。

可,有关于眼前这个女人所说的一切信息,一点儿也没有。

“你先回去吧!我知道了……。”

叶凡摆了摆手。

低头沉思。

刘意菲见状,欲言又止。

可,一想到自己的身份,咬了咬牙,转身消失在黑暗中。

本以为穿越过来,早上接收的信息就是前身叶凡的全部基础信息和人物关系。

没想到,居然有这么多的事情没有记忆根源。

这让他一时之间有些失了神。

刚听女人的语气,她口中的太岁爷,似乎很厉害。

她一提到太岁爷就满脸的恭敬。

比见他还要浓烈几分。

甚至是以他视为信仰!

…………

叶凡回到屋内,刚刚进门脱鞋,准备洗个热水澡,上床睡觉。

却看见萧雅裹着个雪莲狐貂在客厅刷剧。

眼眸中的些许悲情,虽隐藏的很好,但还是被叶凡捕捉到了一丝。

头发有些凌乱,平日里的黑长直,此刻变成了天然微卷。

倒也不失风韵!

叶凡缓缓走过去,直接坐到了萧雅身旁。

刚想开口跟她解释,自己不是叶凡一说……。

“我…我先上去了……。”

萧雅惊恐的挪移开身子,急忙穿鞋就要溜走。

她自己也不明白,今日看见叶凡带别的女人回家,心里为什么会有种隐隐刺痛的感觉。

“我有话跟你说!”叶凡缓缓开口。

脸上浮现从未有过的沉稳。

萧雅看着叶凡这样如此不同往日,心中不免有些担心。

担心是不是要跟她解除婚约。

勉强将僵硬的身子挪移到另外一旁的沙发上。

如芒刺背,如坐针毡的等待着叶凡的“宣判”。

嫩滑的眼眸中已然滑落几滴美泪。

即使萧家伤她千百遍,可她还是一如既往的待萧家如初恋。

不为别的,只为自己在这世间,还有一个所谓的“家”。

“你离我近点!”叶凡向萧雅招了招手。

示意她坐过来。

本是无意之举,可萧雅这短短的几年里,受尽折磨,屈辱,人格的践踏。

怎会相信叶凡只是单纯的想让她坐近点。

扑通~~。

时值初冬,帝京的气候已然转凉,而此刻的萧雅已然褪去雪莲狐貂,身上只穿了个单薄的冰丝背心裙。

客厅虽不冷,可萧雅从小就惧怕寒冷,此刻寒气入体,身体每一处肌肤都在发出刺痛。

如若不是她那如钢铁般的意志在支撑着她坚持,恐怕她早就哆嗦的不成样了。

“对不起,对不起……以后没有你的允许,我晚上绝不出房间……对不起,对不起……。”

萧雅还未等叶凡开口,就猛地磕头。

企图通过这样的方式来让叶凡息怒。

她并不知道,叶凡只是想让她明白,他并不是她认识的那个叶凡。

自己也不会对她怎么样。

叶凡看着清尘脱俗的女人,跪在自己面前,宛如神魔降临般恐惧自己。

心中有些不免有些悲催。

男人的手本应该是来守护女人的,可那个人偏偏反其道而行之……。

他起身,拿起雪莲狐貂包裹住萧雅,一把把她抱起,放到了沙发上。

半蹲着,认真看着她的双眸说道,“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无论是老天弄人,还是自然旋律,我们都应该坦然去面对!”

“接下来我说的话,可能会让你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句句属实。”

“首先我要告诉你,我不是原来你认识的那个叶凡,所以我不会对你怎么样……只要你安安静静的当你太子爷的贤内助,并且保证不会将今日的事情向外透露一星半点。”

“我也会保证,从今往后绝不会再对你有什么非分之想,更不会对你拳脚相向!”

“再有就是。往后你在我面前不用如此拘束,或者…惧怕,咱们井水不犯河水,泾渭分明,相安无事……。”

叶凡说完,神情依旧诚恳。

大厅安静像有鬼一样,俩人就这样互相对视了半晌之久。

萧雅不知该如何开口。

也不知道,该怎么去理解今日他说的一切。

“泾渭分明,相安无事……。”她默默的在心里嘀咕了一句。

这是她自打结婚以来,做梦都想实现的。

现如今这句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反倒感觉有些梦幻。

叶凡见萧雅迟迟不说话,起身挠头,无奈的一批。

急忙再次组织语言。

道:“事情是这样的,我呢,原本是另外一个世界里,一个平平无奇的音乐学院的大四在校生,写论文写的心情枯燥。就打了几把联盟,没成想一激动,推翻了水杯,从而触电身亡。”

“本以为我的生命就这样结束了,没想到突破三维空间,实现时空穿越,来到了你们所在的这个世界……。”

“反正,我真不是你认识的那个叶凡。”

“我这样说,你能…明白不?”

叶凡期待的看着萧雅,眼神里的炙热,足以融化冰冻千年的美人。

“那个……你要是没什么吩咐,我就先回房间了!”

萧雅看着叶凡胡言乱语的姿态,心里恐惧到了极点。

生怕再跟他待下去,会被他折磨致死!

“哦买噶得……去吧,去吧!”

叶凡扶额无奈,瘫坐在沙发上,朝她摆了摆手。

本想坦白,让萧雅不再对自己那般惧怕,怨恨。

没想到。人家根本不信。

唉๑•́₃•̀๑!!!

叶凡苦闷至极。

看着萧雅急匆匆的回了自己的房间,叶凡无奈的摇了摇头。

“老天爷呐!不带这么玩的啊!”

叶凡仰天长叹,瘫坐在沙发上,不知道该怎么去跟这个“老婆”去说明一切。

他也并不是´•ﻌ•`,非要说明一切。

只是误会不解开,他怕俩人共处一室,哪天自己睡着了,自己就被女人给抹脖子了。

前身叶凡对待萧雅的那些非人虐待,可是记忆犹新。

那些变态的玩法,恶魔般的举动,可是实实在在发生过的。

兔子急了还咬人,别说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他是真怕,有一天这个枕边人,会对自己不利。

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一夜无话。

叶凡回到自己的房间,可能是因为喝了“大力符水”的缘故。

此刻的叶凡精力十足,“战斗力”爆表。

要不是他受过的知识让他不允许这样,他真想出去找个乐子灭灭火。

那种“精力”饱满的感觉,真是太难受了!

无奈之下。他只能是在房间内疯狂的做运动。

各种级别的俯卧撑,仰卧起坐……。

甚至都开始了曾经体育老师教的一神似“两仪太极”的那一套。

叶凡不得不感慨!

人生无常,大肠包小肠啊!

上一篇 2022年7月1日 下午10:44
下一篇 2022年7月1日 下午1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