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释魂(何以念简星满)完整版阅读_何以释魂全文在线阅读

何以念简星满是都市小说小说《何以释魂》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废熊”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人活一世,魂却已转千回一世终了,阴阳永隔,与人世间的种种再无干系,但奈何心结难解,郁结难舒,便久滞人间,不愿离去
我和他,一人一猫,渡的是那仍有善念的亡魂,拘的是那祸害人间的恶鬼

书名:何以释魂

作者:废熊

主角:何以念简星满

何以释魂

《何以释魂》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6章 夜探

十一背上背着个黄色的宠物小包,那是刚到阳间时他就嘱咐我买的东西,除此之外还有一条坠子上能装点小东西的银项链,虽然我并不知道他一只小猫咪要这么些个东西要干什么。

进了楼里,十一示意简星满打开了他背上的小包,包里就是那条银项链,坠子里填满了他梳下来的猫毛,此刻能隐隐看见坠子正泛着银色的光。包里还有一块黑色的令牌,上面似乎还刻着字,可光线有限,我也没看清。

“你把链子带在身上,千万不要摘下来,保命的。”十一嘱咐着简星满,简星满也没有多问,拿着也就带上了,坠子上发的光就像活过来一般从坠子中爬了出来,直至把她整个人统统笼在了银色光里,很淡很淡。

“谢谢。”

“另外,一个地方的风水约莫都是统一的,借你一眼仔细看看,那家伙藏的很深,但总会有蛛丝马迹,如果哪里有点异样,不要轻举妄动,告诉我。”十一继续嘱咐道:“这条项链会告诉我,你在哪里。”

简星满点了点头。

“别看了,原来是给你的,可现在她进来了,我来不及做第二条了。”十一感受到我的眼神,“你一个男子汉不能跟女孩子抢吧。再说万一你出了什么事,那不正好回去地府交差,还能官复原职。”

呵,十一说得甚是轻巧,可我脑海里浮现出那座暗无天日的恶鬼狱,不禁打了寒颤。

嘱咐完以后,十一又开始排兵布阵。我和简星满一路,十一一路,兵分两头。十一头也不回的就往楼上去了,昨晚他已经来过一回,已经是轻车熟路了。

我和简星满搜寻了两层楼,每个角落都认真确认过,可是一无所获。因为我们只能依靠手中的手电筒,光线所及之处甚为狭窄,当我们走上三楼,周围已经悄悄起了变化,我们却没有半点察觉。

“看!”简星满突然紧张起来,拽住我的手臂。我循着她的目光看去,在手电光线所能及的尽头,能隐约的看见一个模糊的人影。

“谁?”我提高声量喊了一句,但那个人影没有一点的反应。

“你在我后面跟着。”我准备往前走,简星满却把我拽了回来,我反手握住她的手:“别怕。”她这才小心翼翼跟着我蹑手蹑脚的往前挪动。

我们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个人影,但奇怪的是不管怎么走,那个人影似乎一直跟我们隔着相同的距离。我有些着急了,加快了脚步,最后几乎是跑了起来,但结果却是一样的。

我忽略了一个问题,这栋楼本身并不大,这点时间足够从头走到尾,我们似乎仍在原地踏步。

我喘着气,停下了脚步,简星满没有反应过来,直接撞到我身上,险些撞倒,我反身搂住她,这才将将稳住了两人。简星满的身上此刻已经覆上了一层薄汗。

我们才刚刚稳住身体,那人影突然飞速向我们袭来,简星满惊恐的尖叫,未等她一声尖叫结束,那人影已经到了面前,几乎是跟我脸贴脸的地步。

奇怪的是,我并未感觉到恶意。我还未能窥探全貌,人影又从眼前消失,但消失前她的眼睛深深的摄进我的眼睛里,我不得不说那双眼睛写满的皆是柔情。

简星满提上的一股劲随着人影的消失豁然消失,一下就摊在了地上。

我低头看了看她:“我陪你出去吧,你看你吓的,在外面等我们就好了。”

“谁怕了?我就是坐下来休息一下。”简星满还是嘴硬。

我拿着手电照了照四周,再也没有寻到那个影子。

“你看清楚了吗?”刚刚挨得太近,又是电石火光之间,简星满就在旁边或许她看见的更多。

“我看到的就是模糊的一团影子。”简星满努力压住声音中的颤抖,“要不你们想想办法让我看得实在些。”

我敷衍的笑了笑,这大概就是一种保护的机制吧。有些人死得太过残忍,鬼相多面,但其中一面往往会保留死前的惨状。除非胆识过人,普通人瞧上一眼,那种激荡内心的震撼感不是谁都能轻易承受得了的。

“咦?”简星满应该是发现了什么,“快,跟上我。”

我紧紧的跟着她,视线却突然模糊起来,身体也热得难受,呼吸也变得困难。空气中浮起烟雾,雾中飘荡着浮尘,墙壁上时不时印着红色的光,耳朵里也有了声响,好像是谁被烟雾给呛住了艰难的哑着嗓子说些什么。

我脚上穿着的一双运动鞋,似乎鞋底已经莫名的化开,橡胶底跟地面撕扯着丝丝缕缕,我能闻到一股焦味,身体上的每一块肌肤也烫得难受,终于抵挡不住,一层层的绽开。我口干舌燥,视线也变得更加模糊,呼吸跟着也变得沉重起来,脚步逐渐变得迟缓。

简星满应该没受影响,还在认真的追寻着,我抵挡不住被压在胸口的郁闷,正想靠在墙上缓一缓气,却一下跳开,那墙壁上的高温烫的我手掌直接血肉模糊,些许皮肉竟被拉扯到了墙壁上。

简星满总算是发现了我的异样,“怎么了?”她的手放在我的身上,一丝冰凉从触摸的地方延伸我的全身,我瞬间清醒,这才发现原来刚刚的一切都是幻觉。

“应该是这。”简星满在一面墙前面停了下来,我有些晃神,也看不出这墙壁有什么特别。

我试着把手放在墙上,没有预料到的是,我的手竟然没有感受到一丝阻碍,此刻半个手臂已经探进了墙内,我把手抽回。

“进不进?”我问简星满,简星满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

我拉着她往前迈进一步,两个人同时没进了墙里。在触及墙壁的一瞬间,我好像听到了一句“萍儿。”声音有些熟悉,好像是昨天在校门口看到的老人的声音。他来干什么?

我没来得及细想,就被眼前的一幕给吸引了。这是一栋三层楼的石头屋,屋前有一处院子,院子里还有一座简单的凉亭,凉亭里坐着一个人。我们此时站在院子的围墙的入口,离凉亭很近,凉亭里坐着的不是别人,正是失踪了的余念。

“余念。”我们走近凉亭,推了推余念,但他仿佛被封闭起来,没有一点反应。救人要紧,我正想背着他往外走,突然余念的脸上僵硬的扯出一抹笑,那笑生硬的就像刻上去一样。

与此同时,石屋里走出一个端着饭菜的女人,自然的往凉亭走来。

“你们来啦!快坐下,试试我做的饭菜。”女人开口说道,言语间的亲切感似乎跟我们早就相识,她淡定自若的模样反而令我觉得不安。

我决定跟她演下这场戏,我拉着简星满镇定的坐下。简星满是能感受到女人的存在的,但是她还是配合着我。

女人端上的饭菜自然是不能吃的。

“好香啊。”余念胡乱的把空气拨进口里,实际并没有碰到饭菜,脸上的表情依旧僵硬,声音也是生硬。

“妈,我天天都要做你吃的菜。”

妈?我很是费解,但女人听见那个称呼却表现得欣喜若狂。

当我打算放任事情继续往下发展,以便静观其变时。

“萍儿!”那个老头竟然寻到了此处。

想来或许是我和简星满踏进这里就已经破除了结界,所以他能轻而易举的寻来,那刚刚我真的没听错。

听到这声呼唤,女人的眼神瞬间变得恶毒,院子也突然变了一幅模样,现在仅是一片被大火烧剩的废墟,女人也没了刚刚的模样变成了一身焦炭透着火光。

这老头果然有问题!

上一篇 2022年6月30日 上午6:12
下一篇 2022年6月30日 上午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