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魂录)霍冬生伍培子全文阅读_霍冬生伍培子全文阅读

霍冬生伍培子是其他小说小说《引魂录》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伍培子”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说起鬼!这个让我们恐惧且又看不见的未知体是否存在?要我说,它一定存在许多枉死的冤魂不愿去地府接受审判,从而找机会附在活人身上以此躲避阴差的捉拿地府不允许鬼魂游荡人间,所以派来地狱的王者转世投胎、引渡亡魂鬼魂重回地府“末法时期”,这个被宗教内所定义的时期已经到来,部分魔子魔孙已经投胎转世为人,祸乱人间、欺压良善,我们的主人公不但要送亡魂回阴间,更要以暴制暴,荡平阳间的恶人,还阴阳两界太平安详!

引魂录

引魂录》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3章 迈入新时代

“无法可修饰的一对手,带出温暖永远在背后”!随着香港beyond乐队一首歌颂母亲伟大的金曲《真的爱你》把时间带到了1993年的夏天。随着改革开放的新浪潮,千家万户都有了自家的电视机、录音机,更听到了港台最为流行的音乐,老百姓的娱乐生活也是越加丰富了起来。

岁月匆匆,时光飞逝。“十年渡劫”的期限也过去了整整十年,但对于霍天明一家人来说,早就忘记了什么“十年”“二十年”之约的事儿。但那孩子已经十岁了,脖子上的法器却不曾去掉,一直佩戴着,这都要归功于张凤莲的细心。或许是因为当年和尚对她说的那句话让她格外认真,毕竟她是个吃药、治疗,怎么都不见好的病人。在这十年中,家里更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霍天明因几年前一场莫名其妙的病把工作辞了,后来直接下海经商,还让他给做成了。或许这就叫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吧。还别说,这霍天明脑瓜子的确不错,常常去广州和上海开眼界,做了点小买卖都挣到了钱,尤其是九零年,咱们国家第一次举办“国际综合性赛事——亚运会”!在那期间,市面上流行孩子们胸前佩戴的电子表,霍天明是当地首家卖那种电子表的个体户。记得当时每个孩子都有那么一块,可想而知,这让霍天明摇身一变,直接走在了有钱人的队列中,这也让他感受到了改革开放“遍地是黄金”的说法。随后又是各种款式的“钢音打火机”,反正就是上海、广州市面上流行什么物件,霍天明回到自己的城市也卖什么,跟着时代的步伐走绝对没错,而且在当地仅有的几座商场内,还都设立了自己的柜台和营业员,生意是蒸蒸日上,日子又红红火火,家里住的小平房也随着时代的发展,拆迁改造,早早住上了现代化的楼房。

这一年,霍天明又在好友的鼓动下,一起合作在当地的古玩市场内开了一家“戏园子”。那生意火的都没法说,天天是高朋满座、热闹至极,市场里人来人往络绎不绝。进到“戏园子”的人不光是听戏、喝茶,很多古玩生意也都是在这里完成的,霍天明也从人们口中的小霍摇身一变成了霍老板。至于那个孩子嘛……!虎头虎脑、大脸盘、大眼睛、身体壮壮的,霍天明一家人给取名叫霍冬生,平时就叫他冬生。(名字由环境、季节、或纪念日而取,那个年代都这样。什么“建国”、“建军”更是被百姓所青睐。)

冬生从小性格就很刚烈,基本没哭过,不论从床上翻下来掉地上,还是碰破头或扭伤胳膊都不哭,老太太都服。淘气、爱玩、胆大,常和小朋友打架,这都成了冬生的家常便饭,张凤莲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了老师们拜访的对象。除了淘气些,冬生的学习成绩可没的说,根本不需要家人辅导,自觉写完作业才会出去找小朋友们玩,年年考试班级第一、年级第一,这让老师和家长还能说什么呢。说到记忆力更是出众,老师都纳闷;说霍冬生是好学生吧……!迟到、打架,样样抓住都有他。但说是坏学生嘛……!学习成绩又给老师长脸,挑不出毛病,这样的学生,老师又能奈其何。

随着冬生一天天成长,有些举动开始让家人无法理解,就是从今年开始,冬生每天晚上睡觉前都要盘腿打坐,一个仅仅十岁大点的孩子搞得像出家人似的,这让张凤莲百思不得其解。于是她便问了孩子情况,冬生也是将事情的始末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母亲。

小冬生对母亲说道:“我每晚睡觉都会听见很怪很怪的声音!像是有人在耳边说话,那个声音丝丝拉拉语速很慢,但还是听不清说的什么!就像是磁带被搅住了一样,好难听,好刺耳!最可怕的是晚上睡觉,脖子上的降魔杵有好几次都发出了白光,然后就能听见房子外面追逐、打斗的声音!有一次,白光闪完后,我睁眼就看见头顶站着一位身穿金色铠甲的将军!手里拿着一个和我脖子上一样的降魔杵,但是特别大!那位将军告诉我不要怕,每晚睡觉前‘双腿大盘坐一会,就不会听见可怕的声音了!’”(大盘;也叫莲花盘,是佛陀修行于菩提树下时一种打坐的方式,所有僧人都是“大盘”打坐。)

就这还没完,冬生还说出了两件令张凤莲毛骨悚然的事。原来在两个月前的某一天,大雨瓢泼,冬生放学回家时不知不觉竟独自一人来到了黄河岸边,当时他感觉朦朦胧胧就像是做梦似得,有个透明人拉着冬生说要去看神龙,当冬生清醒时才发现自己站在河边,两只脚已经插陷在河水的淤泥里。冬生使出了全力想拔出双脚,但怎么都拔不出来,于是大喊救命……救命,但此时雨如豆大,街上、岸边,根本看不到半个人影。突然狂风大作,一道巨雷闪电划过天际,一瞬间直直打在了冬生的胸口处,冬生瞬间向后倒地,晕死在了岸边,但两脚依然被锁死在河水中。过了一会儿,渐渐苏醒过来的冬生扶着地站了起来,感觉身体又麻又痛,刚想委屈的哭几声,这时,就见天空又是一道巨雷从天而降,这次直接落在了头顶上,冬生再次应声倒地、不省人事。也不知过了多久,醒来的冬生强忍着痛苦,虚弱的扶地起身,低着脑袋闭着眼,嘴里不停嘟囔着什么。此时天空中又聚拢了乌云,第三道闪电穿云过雾直奔冬生而来,“啪”一瞬间打在了冬生的后背上然后莫名被弹开,接着第四道、第五道,直到所有雷电全被弹开为止。……雨水慢慢停了下来,冬生的双脚开始由自己使唤,冬生抓紧时间用最后的力气从河水中拔出双脚跑回了家,一觉就睡到了第二天。张凤莲还以为孩子发烧感冒了,还给冬生吃了感冒药,没想到第二天冬生就回到了生龙活虎的样子,又是最佳状态。张凤莲还记得这件事,但她却不知儿子被雷电如此肆虐过,即便是冬生说了出来,张凤莲依然肯定只是孩子做的梦,但冬生的确是经历了那可怕的渡劫。不单是这件事,冬生还对母亲说从那以后,每天放学回家,都能看见有个小孩子跟在张凤莲身后,张凤莲走到哪,他就拽着衣角跟到哪,看见冬生回来了,他就不见了。这可把张凤莲吓得不轻,她觉得冬生还小,不可能知道这些科学都无法解释的现象,即便是瞎编乱说,也不可能这么有逻辑性。张凤莲沉默的低头不语思考着,突然心里好像明白了什么,暗暗自语道:“是我那可怜的孩子吗?他死的确实太冤了,我的孩子不想离开我!”

听完冬生这些话后,张凤莲觉得太蹊跷,浑身也觉得不舒服,于是就把事情告诉了丈夫和婆婆,但唯独没有提小孩子跟着她的事。霍天明现在整个一大忙人,生意做得有声有色,根本顾不上这些,听完妻子的陈述后,就觉得小孩子做梦或是被梦魇住很正常,大人都会被梦魇,关于雷劈孩子就更是无稽之谈,都是些梦里的情节,所以就没上心。至于打坐,孩子看完电视剧里面的内容,觉得好奇学着玩的,兴趣过了就好了。婆婆也是觉得不要太迷信,和霍天明是一个想法。但张凤莲却摇着头,无奈的将后话咽回了肚子,这事儿也就先这么搁了下来。

上一篇 2022年6月29日 下午5:20
下一篇 2022年6月30日 上午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