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更张悦《官路红途》完结版免费阅读_(石更张悦)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官路红途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不否

角色:石更张悦

简介:从未想过当官的石更,因为一次就医而改变命运轨迹,踏入了官场他的政治生涯始于女人,最终身居高位也得力于女人,在他升迁的背后,有一串女人的影子可是在波诡云谲,尔虞我诈的官场,想往上爬只走夫人路线,而没有过人的胆识与谋略是绝对不行的且看石更是如何从报社编辑起步,用二十八年时间,走出了一条从科员到封疆大吏的传奇晋升之路!

书评专区

剑客的宿命:太吹逼了 描写主角冷酷沉默又极其英俊 动不动就对农民摆出一个恐怖的笑容 农民看到他就瑟瑟发抖

蠢材:大明科技世界第一:作者君玩出新自宫法,望风自宫法。

娲皇大道:兑个五百万**都写得黑幕重重步步惊心,**中心经理在**中心当场下手黑兑大奖的市民真V5,彩民实现复印** 照相,**签名多少种方法玩死这SB经理啊!作者的社会经验都是看枪战黑帮电影政治阴谋小说学来的? …

官路红途

《官路红途》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5章:腰扭了

下班后到食堂吃完晚饭,回到宿舍呆了一会儿。
七点钟一到,石更就去了三楼。

在三楼的楼梯口,石更碰到了卞世龙。

卞世龙原本脸色如常,可是见到石更后脸色当即大变,他左右看了看,压低声音说道:“我不是说过了吗,没事不要上来找我,你怎么回事,听不懂我的话吗?”

“我……”石更刚要解释,就被卞世龙给打断了。

“赶紧下去。

石更有点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的感觉。
卞世龙让他下楼,他不敢不下,只好回到了二楼。

卞世龙瞪了石更一眼,就朝一楼走了去。

石更很窝火,也很费解。
他是卞世龙从省报社调到伏虎县来的不假,可是说到底,也不过是一个工作调动而已。
他又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即便所有人都知道了他们认识,对卞世龙也不会有什么影响,卞世龙害怕的究竟是什么,他怎么想都想不明白。

石更觉得卞世龙这个县委副书记当的真是够窝囊的,这点事都让他怕成这个样子,难怪会在副处级的位置上原地踏步了六七年呢。
确实不是一个能成大事的人。

趴着窗户看到卞世龙离开了宿舍楼,石更马上跑上三楼来到了张悦房间的门前。

敲了三下门,时间不长,房门开了。

张悦身上穿着一件粉色的睡裙,由于睡裙很修身,所以将她曼妙的身材展现的淋漓尽致。

不知是刚洗完澡,还是刚洗完头发,此时张悦右手正在拿毛巾擦着头发,看到石更,又露出了她拿如花儿一般的笑容。

石更不禁有些发愣,因为这与平时上班穿正装时的张悦完全不同,眼前的张悦在他看来要更加有女人味,更加漂亮。

“进来吧。
”张悦说道。

石更进了屋,在心里悄悄提醒自己,一定不能胡思乱想,张悦可是他的领导,不是其他人,再喜欢也不能乱打主意。

这是石更第一次进三楼的房间,进去之后他大吃一惊,难怪三楼的房间会这么少,原来是别有洞天。
他扫了一眼,看到这是个套间,有两个卧室,不仅各种家电一应俱全,还有独立的卫生间,星级酒店也不过如此了。

还是当领导好啊。

“坐吧。
”张悦拿起水壶给石更倒水。

“我不渴,您别倒了。
您就说找我有什么事吧。
”石更客气道。

张悦倒了一杯水放到茶几上,说了句“你等一下”,就朝卧室走了去。

“啊!”

从卧室里传来张悦一声痛快的尖叫。

石更紧忙起身过去观看。

张悦弯着腰,整个人几乎成九十度角,她一只手捂着腰,一只手拄着床。

“您怎么了?”石更问道。

张悦蹙眉道:“我的腰扭了。

“现在怎么办?我扶您坐下?”石更不敢轻易去碰张悦,倒不是男女授受不亲,而是腰伤不同于其他地方,他怕万一弄不好会导致腰伤加剧,所以先询问张悦该怎么办。

“不能坐着,只能趴着,你扶我一下。

石更扶着张悦的胳膊,张悦先是慢慢让胯部挨到床上,然后再慢慢转身趴在床上。

“您要是觉得很严重就去医院吧?”石更看张悦表情挺痛苦的,似乎是伤的不轻。

“不用,老毛病了。
自从前几年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下去扭伤了腰以后,只要稍微姿势一不对劲儿,就会伤到腰,现在已经成为习惯性扭伤了。

“您没去医院看过吗?总扭伤哪行啊。

“看了,医院也没有太好的办法。
”张悦指着床头柜说道:“那里面有膏药,你帮我拿一下,每次扭伤我都贴那个,然后再休息一下就没事了。

石更拉开抽屉,从盒子里面拿出了一贴膏药。

“我现在动不了,麻烦你帮我贴一下吧。
”张悦现在感觉自己哪儿都动不了,稍微动一下腰都会疼。

石更傻眼了,张悦穿的了是裙子,怎么贴啊?

张悦见石更站在那儿一动不动,问道:“怎么了?”

石更支吾道:“是……是隔着裙子贴吗?”

“怎么能隔着裙子贴呢,当然是……”张悦这才想起她穿裙子不是很方便。

张悦有点为难,她现在的身体情况不允许,根本没法自己贴。
可是要让石更给她贴,就意味着要把裙子掀起来,那岂不是……

石更转了转脑子说道:“要不我下楼找个女的上来帮您贴吧?”

张悦觉得那样太麻烦了,另外她也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她有伤,所以一咬牙说道:“算了,还是你帮我贴吧。

张悦的想法是石更只是帮她忙,她又没一丝不挂,也没与石更面对面,双方都不会太尴尬。

张悦趴在床上,石更的眼睛就没离开过她,听了张悦的话他就更激动了,以至于某些部位开始蠢蠢欲动。

“这……这不太好吧?”石更心里始终不忘张悦是他领导这件事,所以他不敢轻举妄。

张悦故作轻松道:“有什么不好的,不就是贴个膏药吗,我一个女人都不怕,你一个男的怕什么?”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快点吧。

张悦这么说,石更心里就踏实了。

张悦趴在床上,身体呈现出的曲线极其优美……

石更屏住呼吸,像揭晓最后悬念一般,将张悦的裙子掀到了腰部的上边。

原本张悦的双腿是开立的,但她为了不让石更看到不该看的地方,就忍着疼痛将双腿并拢,也显得两条白皙的长腿更长了。

面对如此精致,石更根本不能自已。

虽然没有光着,可是被一个男的掀起裙子,张悦还是很不好意思。
她将脸紧紧贴在床上,说道:“贴到正中稍左边一点的位置就可以了。

石更将手放在张悦所说的部位上后,身体顿时就像过电了一样。

“是这里吗?”石更强作镇定,但他还是觉得自己说话的声音已经发颤了。

“嗯,就是这里。
”张悦被石更的手一碰,身体也是本能的一震。

石更慢吞吞的将膏药撕开,轻轻将药膏贴在痛处,又用手抚了抚,才不依不舍的将裙子放了下来。

“我去一下卫生间。

石更进了卫生间,看了看下面,然后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大口呼吸。
这也就是张悦,要是换成其他女人,石更觉得他可能早就扑上去了。

不过换个角度想想也不是坏事,这对他的定力也是一种锻炼。
不是所有女人都能碰的,即便反应强烈也要克制自己,不然很可能会因小失大。

在卫生间里呆了一会儿,收费站才把杆放下,停止收费。

“您还没说叫我过来干什么呢?”石更重新回到卧室问道。

石更不说,张悦差点都把这茬儿给忘了。
她左右看了看,最后在身体的右侧找到了信封:“你把那个信封拿起来。

石更从床上拿起了信封,虽然很薄,但他能摸出来里面有东西。

“里面有三百块钱,是之前你给我垫的住院费和医药费钱,你收起来吧。
”张悦说道。

石更还以为张悦叫他过来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呢,敢情是要还他钱。

“不用了张主任,也没多少钱,就算了吧。
”石更是真不想要这个钱,虽然这钱对于他来说不是个小数目,可是他深知,要是能和领导搞好关系,别说是三百,就是三千花了也值。

“怎么能算了呢,这可相当于你好几个月工资呢。
赶紧拿着。
”张悦用命令的口吻说道。

怎么才能不收这个钱,又能让张悦满意呢?

石更灵机一动,说道:“我这个人平时大手大脚惯了,攒不住钱。
要不我就先把这三百块钱先暂存在您这儿吧,如果我有需要,我再跟您要,您看怎么样?”

张悦想了想也好,就同意了。

……

周五傍晚临近下班时,张悦来到综合二科把石更叫了出去,问他下班后回不回市里?要是回市里,她可以顺便把他带回去。

石更当然回市里了,他从周一就开始盼着周五的到来。
不过想到张悦一定是坐贾政经的车回去,就问是否方便?如果不方便就算了,他可以坐长途汽车回去。

张悦说没什么不方便的,除了她和贾政经之外没有其他人。
石更又问能不能再带上综合一科的段子润?张悦想都没想就同意了。

下班后从办公楼里出来,石更看到卞世龙独自开着车走了。

“谢谢啦。
”段子润一手拍在石更的肩膀上,感谢道。

石更笑着说道:“谢什么呀,坐个车而已。

“我在这儿工作三年,跟张主任都不熟。
你才来半个月,跟她关系就这么好。
还是你厉害呀。

“只是碰巧她生病我把她送到了医院而已,跟厉害没关系。
最多算是运气还不错。

“你是运气不错,第一次值班就能碰到这种事。
我就从来没碰到过,这就是命啊。
”段子润苦笑着摇了摇头。

张悦和贾政经在大门口的车里等着他们,上了车,打了个招呼,车就离开伏虎县回了春阳。

到了市里,贾政经想把石更和段子润分别送回家,但是两个人谢绝了好意。
车停在路边后,两个人下了车就各自走了。

石更没有回家,他直接去了俞凤琴家。

卞世龙是提前离开伏虎县的,按理说应该已经到家了,可是石更来到俞凤琴家楼下,并没有看到卞世龙的车,不过这正和他意。

上楼敲门,门一开,俞凤琴便扑进了石更的怀里,捧着石更的脸就是一通亲。

石更很警惕,吻的同时眼睛还不忘观察屋里的情况。

亲吻过后,俞凤琴迫不及待地拉着石更就往屋里走。

“他没回来?”石更心里一直惦记着这个事,他很担心会被卞世龙撞见。

“回来了,刚刚又走了。
”俞凤琴一边脱石更身上的衣服一边说道。

“一会儿还回来吗?”

“出去办事了,十点之前肯定回不来。

石更一听,伸手就把俞凤琴推倒在了床上!

上一篇 2022年6月28日 下午9:01
下一篇 2022年6月28日 下午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