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日落)张镇欢张庆良全本阅读_张镇欢张庆良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无广告版本的都市小说《日升日落》,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张镇欢张庆良,是作者“黄啟坚”独家出品的,小说简介:本书主要详细讲述一个叫张镇欢的家庭从兴盛到衰败的波澜起伏的全过程,告诉读者走正道者兴,走歪道者衰的道理

小说:日升日落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黄啟坚

角色:张镇欢张庆良

书评专区

无限猎场:此书作者是**的拥趸,各种对于CG主义的键盘局式的解读和理解,有着非常强烈的企图心,但是笔力实在捉急,本来想给一个干草的,但是联想到那些无脑吹捧的人,剧毒拿走不谢

海贼世界的诡秘之旅:恶心人

快穿之逍遥道:「男主无CP」为了营造主角缥缈淡漠高逼格的男神形象,遣词造句有些刻意反而搞得不大通顺。故事平淡没爽点,有几个没头没尾类似大纲流,挺无聊的。

日升日落

《日升日落》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6章 意外伤害

建筑业是事故多发的高危行业,许多时候意外的发生让人防不胜防。这天,张镇欢带领着几名工人正在进行室内装修——贴瓷片。这项工作本来相对来说是比较轻松、安全的,除了偶尔用切割机切割瓷片有一点危险性外,基本不会出现什么安全事故。为了杜绝安全事故的发生,每次切割瓷片,张镇欢都会安排老手去操作。陈镜和今年三十多岁,已经有十多年的建筑经验,尤其是切割瓷片的手法更是十分娴熟。别人切割瓷片需要用到尺子量,粉笔画,可他切割瓷片如同切割豆腐块一样轻而易举,用眼瞄一瞄,用手比一比,切割出来的瓷片便横平竖直,尺寸大小八九不离十。因此,每次切割瓷片的任务都是当仁不让地由他担任,每次他都顺顺利利地圆满完成任务。可俗话说:“人有失手,马有失蹄。”浅水往往也会把人淹死,陈镜和竟然在自己最擅长的领域出了事故。

“和哥,帮我把这块瓷片裁一下!”一个工人叮嘱道。陈镜和漫不经心地看了看要切割的尺寸,便胸有成竹地开动着切割机进行切割。切割机在瓷片身上发出刺耳的尖叫声,很快便身首异处了,眼看着就要大功告成了。突然:陈镜和发出“哎哟”一声惨叫,一屁股坐在地上。张镇欢心想大事不妙,连忙跑过去一看。陈镜和脸色惨白地坐在地上,嘴里发出痛苦的**,他用右手捂住左手,鲜血像水一般从指缝里滴下来,地上还留着三颗带着鲜血的手指头。张镇欢马上明白了一切,陈镜和让切割机割断了三颗手指了。这时,也有几个工人围了过来,他们都被眼前的一切吓得呆若木鸡。张镇欢马上脱下身上的衬衣,用来帮陈镜和包扎住伤口,然后背起他便朝医院奔去。他同时大声提醒道:“快捡起手指跟我一起去医院!”其他人才仿佛从梦中惊醒,一个工人捡起手指头跟了上去,其他的工人簇拥着张镇欢向医院跑去。由于医院离工地较远,他们不由自主地当起了接力选手。当他们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医院的时候,每个人都累得双腿像灌了铅似的,连腰也直不起来。经过医院的紧急处理,陈镜和手指的出血止住了。可由于三个手指割伤严重,根本无法重新接搏。望着三个废掉的手指,陈镜和伤心得嚎啕大哭起来。是的,手就是建筑工人的命根子,没有了手,就等于把吃饭的家伙丢掉了,今后该如何生活呢?张镇欢安慰道:“镜和,不要哭了。天无绝人之路,总会找到生存的办法的。”

这时,李大哥接到消息后也心急火燎地来到了医院。当他了解到伤情和事情的来龙去脉后,脸上黑得像就要下暴雨的天空。他不住地抱怨道:“镜和、镜和,叫我怎么说你才好呢?我不是老是告诉你要注意安全,不要掉以轻心,你看现在出大祸了,叫我怎么办才好呢?”陈镜和脸红得像熟虾似的,他喃喃地分辨道:“李哥,这完全是意外,我也想不到会发生。我现在手都残废了,我的可是工伤,你可不要不管我的死活?”李大哥叹了一口气道:“你放心,我不是冷血动物,你先安心养好伤,以后的事我们慢慢再谈。”李大哥把张镇欢叫到一边说道:“镇欢,现在镜和受伤了,生活不能自理,这段时间需要有人照顾,你说该怎么办呢?”张镇欢回答道:“李哥,这你就放心好了,我们几个轮着来照顾他。”“那就好!那就好!”说完,李大哥拿出一叠钱交到张镇欢手里说:“这钱,你先帮他交医疗,如果不够,我再想办法。”于是,张镇欢便和几个工友轮流到医院照顾陈镜和。

几天后,陈镜和终于顺利出院了。接下来便是如何赔偿的问题,双方为此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激烈交锋,展开了旷日持久的拉据战。假如是今天,通过工伤保险便可以很快解决,可那个时候还没有这种保险,只能由包工头或开发商来承担风险。这天,李大哥把陈镜和及张镇欢请到了办公室,一起来商量赔偿的问题。李大哥在简单问了陈镜和的伤情后,便把话题转入到了正题。他开门见山地问道:“镜和,对于你出现这个意外,我也感到很痛心。现在,我主要想听听你关于赔偿方面有什么诉求?”陈镜和皱着眉头想了想说:“李哥,我也不想狮子大开口,我没有了三颗手指,也基本失去了劳动能力,你怎么也得赔我每颗手指三万块钱?”李大哥一听,不禁脸色一变:“你这样还不是狮子大开口吗?你不知道这九万元按现在这个工资,你一辈子都赚不了吗?”陈镜和也不甘示弱道:“没有了这三颗手指,我这辈子基本上算成了废人,没有这几万元,你叫我下辈子吃西北风,何况家里还有老婆孩子需要我养。”李大哥强压着心头的怒火道:“虽然你是在工作期间受的伤,但你敢说你一点责任都没有吗?”陈镜和理直气壮地回答道:“我有什么责任?这完全是意外。”“那能不能少赔点?你的医疗费已经用了不少的钱,再赔这么多的钱,我真的拿不出来!”李大哥换了一种口气说道。陈镜和寸步不让地说道:“绝对不行!”李大哥哼了一声说道:“假如我不赔呢?”陈镜和拍了一下桌子道:“你不赔,我就要到法院告你。”李大哥涨红着脸道:“那你去告我好了,这么多钱,我拿不出来。”张镇欢见双方谈判陷入了僵局,于是连忙打圆场道:“有话好好说嘛,我们都是为了解决问题,不是来吵架的。那这样吧,李哥,你能赔多少?”李大哥想了想说:“我只能一共赔两万。”陈镜和一听像针扎似的跳了起来:“赔那么少,你还算是人吗?我告诉你,少赔一分钱都不行。”李大哥也不甘示弱道:“你这样的工伤我见得多了,就算告到法院,也不会超过这个数。”张镇欢见双方都处于剑拔弩张的状态,继续谈下去只会闹得更僵,只好拉着陈镜和走了。

工友们见张镇欢他们回来了,便围过来了解情况。当听说赔偿谈崩了,每个人都义愤填膺,他们大骂包工头没良心。最后经过商量,决定集体罢工,支持陈镜和维权。

第二天,当李大哥检查工地的时候,发现里面空无一人。于是,他连忙赶到张镇欢他们住的宿舍,发现他们还在睡大觉。李大哥把张镇欢叫到了宿舍外面,焦急地问道:“你们怎么不开工?”张镇欢回答道:“我们商量过了,如果你一天不答应赔偿,我们就继续罢工。”李大哥叹了一口气道;“镇欢,这群工人当中,你是最明白事理的。我不是不想赔偿,可赔偿的金额实在是太高了,不合理,我就算是砸锅卖铁也拿不出这么多的钱。你们如果不开工,那就是把我往死里赶,到时候误了工期,我不仅收不到工程款,连你们的工资也会打水漂的。你就帮我先渡过这一难关吧!给我一条活路,赔偿的事以后我们慢慢再谈。否则我们只有抱着一起死了。”张镇欢见李大哥说得那样情真意切,也感到于心不忍。他左右为难地说道:“如果我帮了你,我会把工友们都得罪的,但我又不想把你逼上绝路。这样吧,我去和他们解释一下,看看能不能说服他们。”李大哥感激地拍了拍张镇欢的肩膀。张镇欢回到宿舍,把李大哥的处境向工友们说了一遍。工友们大都是心地善良的人,他们一来觉得李大哥一向对他们还挺不错的,二来,他们就像搭在同一条船上,李大哥沉到水底了,谁也不能幸免。但他们也不想有负于陈镜和,于是把决定权交到他的手里。陈镜和也是明白事理的人,虽然可以借这个机会逼李大哥就范,但万一把人逼死了,他不但拿不到一分钱赔偿款,甚至还一辈子良心受到谴责,同时也打碎了工友们的饭碗。于是,他对工友们说:“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我不能为了一己之私而打碎你们的饭碗,你们还是去开工吧!”望着工人们终于来开工了,李大哥终于深深地松了一口气。后来,双方经过多次的谈判,彼此都各退让了一步,最终以五万元的赔偿款达成了协议。

上一篇 2022年6月26日 下午4:14
下一篇 2022年6月28日 下午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