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宠他的小姑娘(南言炼狱山的鬼面)全章节在线阅读_南言炼狱山的鬼面全文阅读

精品虐恋小说《独宠他的小姑娘》,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南言炼狱山的鬼面,是作者大神“炼狱山的鬼面”出品的,本文又名《我不想再爱你》,简介如下:“刚结婚时,你一年回国四趟,见了两次,说三句话”
“我在机场等了一夜,你没来挽留一句”
“毕业典礼那天,我等到天黑你都没来”
“我在公司被团殴,你在给别的女人送戒指”
“你把女人领回来时,还要我这个正牌让路…”
某天,心情不好的南言,又翻出卫易城的累累罪状,忠心耿耿的罗助理,这次实在没忍住,为自己老大叫了一声屈
  结果就见,外面冷面铁腕的卫总,一张俊颜紧张兮兮:“嘘,别说话,拿个榴莲来我跪着,不行,老婆现在肚里有两个小东西,闻不得那种味道,去把收起来的键盘拿出来…”

独宠他的小姑娘

《独宠他的小姑娘》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5章 冲啊

在这些人面前,卫易城是不想伪装的,总之感谢这些顾着我心思的人,不过礼貌不能失,起身笑着一一问候。“筱微姐,贺翎姐,严霆哥,仲阳哥,新年好,有红包就快给,没有快点准备。”

“哈哈…你财迷啊…”

“这丫头年年惦记。”

“每年就属她小,给一次成规矩了…”

“哈哈…今年没了,别惦记了…”

气氛一下上来,似乎忘了那些不快心事,顾铭捶胸顿足,照我头上赏了一巴掌。“好啊,人人都给拜年,我呢?”

“噗…”

刚喝口水,这一巴掌可不轻,气的我跳脚。

“你这一巴掌可不行?我财运都被你打跑了,还拜年,不管,给我红包压压惊。”

“你哪来的迷信,哎哎,强盗啊你…”

去抢他钱包,被他死死按着,这样热闹,才像以前的样子。

酒足饭饱,众人跑去唱歌,我默默坐在角落,因为我发现,卫易城和筱微姐从刚才一前一后出门,就没再回来,而严霆哥接了个电话,看我一眼。

我又没喝酒,这么明显不用问了,所以,等着玩闹结束,我猜,严霆哥会说,易城突然有急事,来不及给你说,让我送你回去。

贺翎姐拉着我唱歌,她一直是个照顾大家的好姐姐,严霆哥也是,这里几个人和没来的几人都是,我知道,只是阴错阳差搞错了,重来是不可能了,只能淡忘,解决。

一直玩闹许久,不出意外,严霆哥奉上那句话,只是卫易城应该找钟阳哥或者顾铭才对,严霆哥有军人铁责,不会撒谎,俊朗脸上憋红了都。

为了那个从小的哥们,他也是拼了…

我笑笑说“走吧,还想奴役其它哥哥呢,只好有劳严霆哥了。”

贺翎姐走来抱抱我。“感觉你这丫头太漂亮了,我嫉妒死了。”

“我天生丽质,一直都漂亮没的说,贺翎姐,你才发现?”

她笑骂“去你的。”

一直到公寓楼下,严霆哥跟着下车,我下车挥手。“谢谢严霆哥,下次见,路上慢点。”

严霆哥没上车的意思,抬下巴指。“上去。”

我推着给他开车门。“走吧,我又不是小孩子,拜拜。”

严霆哥看着我,最终没说什么离去,知道他想劝慰两句,不过没关系,我不在乎了,真的。

路过公寓外贩卖机,辗转一下,适才一点酒都没喝,因为我酒浅,大家都知道,不会刻意让我喝,不过我想,今晚需要它。

房门前,不知他回来了没有?如果回来,不会这么早休息,深呼吸,还是没能开门,好在手里有武器,打开酒瓶喝了口。

不知间两罐下去,蹲坐在房门前,还是没敢进去,头昏昏的却很清醒,来了勇气,想起身,脚下一滑又坐在地上,拿起一罐再喝一口。

这时,不远处电梯门打开,同电梯出来的卫易城看个正着,一慌又是脚下一滑,他并步走来,伸手拉起我。

卫易城眼中的不悦,让我一惊,脑袋也瞬间清醒了,稳住身子抓抓头发。

“对不起。”

不知道为什么道歉,但一直都是我的错,不是吗?

他没说什么打开房门,我尽量稳住想摇晃的身子,前走几步,脚下软力,真怕倒下丢人,又给人家添麻烦,过了玄关,望着房门十几步而已,进去快速关门就好了。

于是…

一个冲刺。

砰…

“啊…”

“笨蛋…”

脑袋上无数金花,懵懵的听到什么,我想,蠢啊?房间门都没打开,来个屁的冲刺?不知道门有没有被我撞坏,还有,别以为我蠢蛋到撞门吧?

还有,刚才撞的是门是墙?这么硬,不是没瞄准吧?

第二日,不出意外头上一个包,额头一疼,起身摸摸这个杰作,脑袋里也慢慢跳出昨晚的蠢事,恨不得砸自己两拳,又干了件蠢事。

闻着有药香,应该是卫易城给我涂抹过药了,再看时间下午了?睡了这么久?酒劲够可以。

出门好在卫易城不在,这也免去尴尬了,桌上一张字条,尽显洒脱张扬,这是他的字迹,一直很漂亮,为此我也练了许久都不成,可恨的天赋他什么都厉害,自己什么都垃圾,那时候是这样想的。

一下午时间,都在收拾东西,其实这个房子里,我的东西很简单,除了自己房间衣物,几乎没什么,尽管住了一年,一年说久也不久,不过刻意不留下什么,就什么也留不下。

这里装饰一直是住进来的样子,现在还是,我不曾有意动过哪里,尽管他几乎全年不在,看着墙上一副油画,我喜欢,是他画的,田园牧场夕阳西下,静默靠站在护栏边的男孩,和奔跑而来的女孩…

这时房门打开,卫易城回来了,我房间门是开着的,所以一眼就能看到收拾好的行李箱,他也没什么意外或者别的表情。

挑眉间,似乎在等我说话,他批准。

我说“我要回A城复读一年。”

“嗯,什么时候飞机?”

想笑笑,至少那样走的很潇洒,可就是扯不出来,最后放弃笑了。

“明天…”

他走去茶水间倒了杯水,喝了口才说“我送你?”

“不用,明天司柔会来接我,去老宅同老人家辞行,之后就走。”

我想离开,至少不是你送我易城哥,那样感觉你迫不及待一样,尽管确实是,也想骗骗自己,是我自己离开的,至少不是你送我滚蛋…

他看着我,我低头,无法与他对视,我怕,怕再次看到他眼中的那种厌恶。

最后他说“也好”

之后就出门了,一直到深夜也不曾回来。

第二日,他依旧不在,我松了口气,这样最好,说句再见,真说不出口,机票是下午四点的,时间很充足,来了老宅,卫外公气的瞪眼。

“你说什么?翻了天了,这里不能读吗?干嘛跑回去?还是不好转?我来安排。”

卫外公霸气一拍桌子,手上就要去摸电话,我忙按住。

“外公,说是一年,其实就到这个夏天,转来转去麻烦,而且我每个月都回来看您?到毕业也就几个月了。”

“不管,外公马上找人给你安排,你哪也不许去。”

看卫外公固执,我忙说“这样,我半个月回来一次,好不好外公?”

出了老宅,坐上车,看我像打了一场仗似的虚脱,司柔笑得坏。

“嘿嘿,谁让你非要回去,活该?”

“别说风凉话了,我睡会,到了叫我。”

“喂?真拿我当司机了?”

上一篇 2022年6月25日 上午7:11
下一篇 2022年6月25日 上午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