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姐,我爱你(蔡可白林雅芳)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蔡可白林雅芳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名:林姐,我爱你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天下大平2020

主角:蔡可白林雅芳

简介:完整版古风小说《林姐,我爱你》,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蔡可白林雅芳,由作者“天下大平2020”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世情小说
三流师范大学毕业的 蔡可白 分配到乡镇四流中学当教师,不受人待见,被学校派去支农,
不料因祸得福,遇上了京城来的女博士、代理副县长 林雅芳
学渣遇学霸,爱情与亲情,演绎出一串悲欢离合的小故事
小说弘扬时代主题,全景式展现地方风俗人情,文笔细腻,语言精练,值得一读!

林姐,我爱你

《林姐,我爱你》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004章 醉酒

蔡可白没有在意,因为在蕲镇,他似乎还没有认识的人,虽然他也有过“蔡团子”的雅号,但那已经是很久远的事情了,至少要追溯到高中时代。

“蔡可白!蔡可白!”

这回,蔡可白听清了这人是在叫他了,顺着声音扭头看去,却见街边一张餐桌上有一个人在向他招手。他定睛一看,立马认了出来:

“**?**!哈哈,真的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正是他乡遇故知了,蔡可白很高兴,急忙跑过去跟**打招呼。

**是蔡可白在高中时的同班同学,俩人关系相当好,不是兄弟,胜似兄弟的那种。高考后,蔡可白去了楚东市师范学院,**去了楚中市的一所职业技术学院。

二人分开后,信息并不相通,因为男生与男生之间写信联系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不想今晚他们却在这里遇到了。

“蔡可白,你怎么在这里?分配到蕲镇来了?还是?”**起身将蔡可白拉过去,又扯过一张椅子将蔡可白按在椅子上坐下,又让餐馆老板再拿副碗筷和酒杯来。

蔡可白推辞说:“不用了,刚吃完饭。坐着说几句话就可以。”

**不依,笑说:“几年不见,好不容易见面了,哪能不喝上几杯?再说,你又不是不能喝酒的。”

餐馆老板很快将碗筷和酒杯放到蔡可白面前,并且很殷勤地给蔡可白的酒杯斟满了酒,笑说:“遇到熟人了,应当喝几杯!”

**笑说:“老板,你不知道我们的关系,我们不止熟人这么简单的,我们是高中同学,三年在一个班,上下铺睡的,不是兄弟,胜似兄弟的那种关系。”

“那真的得好好喝几杯!”老板真是很懂事,给自己找来一个杯子倒满酒,对蔡可白说:“刘经理是我这小店的常客,经常来照顾我的生意,我很感谢他!你是他的老同学,我代表刘经理敬你一杯!”

“刘经理?”蔡可白看着餐馆老板,又看着**。**读的是专科,三年,比蔡可白早毕业一年,难道一年时间他就坐上了经理的位置?

**笑说:“别听他瞎说,我不过是厂里的一个跑腿的,我们整个销售科的人都是这么叫的,哪里就真的是什么经理了!再说,今晚咱们只论同学,不论别的。”

蔡可白笑说:“有出息了是件好事嘛!再说,咱们当年读书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有朝一日能有一点出息!就算不是光宗耀祖的那种,也可以是养家糊口的那种,也行呀。”

餐馆老板也笑说:“这话说得对!刘经理,你这位同学看起来也是有出息的人,至少会说。”

蔡可白道:“会说就算是有出息了?那这世界上有出息的人多了去了。”

**笑说:“老板,你别看我这同学斯斯文文的,出息可就大了去了。三年不鸣,一鸣惊人;三年不飞,一飞冲天!”

蔡可白道:“越说越离谱了,你看我这张老脸都不知道红了。”看着桌子上的另外几个人,又说,“**,你看咱们只顾说话,桌子上的这几个朋友你也不介绍一下?”

说着,将餐馆老板倒满的酒喝干了,自己又倒了一杯,端起来,挨着桌子上的人逐个敬去。

**笑着一一介绍:“这是我们科管经理,这是我们科王经理,这是我们科孙经理。”

都是经理!蔡可白这才明白刚才**说的整个科室的人都这么称呼的意思。

喝到最后,蔡可白看到一个女娃娃,一个穿着花格子衬衫的女娃娃,一个穿着花格子衬衫年纪约摸十六七岁的女娃娃,觉得她有点面熟,似乎在哪里见过?

便笑着问道:“这位也是你们科的经理吧?经理贵姓?小小年纪就当上了经理,真的是有出息啦!”

那女娃娃连忙摆摆手,低声说着:“我不是经理。”

**在旁边说道:“这回你可就说错了,她不是经理,她是我妹妹刘志红。”

刘志红掩口笑说:“你不记得了?我们见过面的,在来蕲镇的船上,我还抢了你的座位呢。”

蔡可白这才想起来,原来白天在轮船上遇到的那个女娃娃就是**的妹妹刘志红,这世界真的是太小了。

于是也笑说:“你是**的妹妹,也就是我的妹妹,好妹妹,这杯酒哥哥干了,你随意。”

蔡可白说着,便一口干了杯中的李时珍补酒。

刘志红端起酒杯,看着**说:“我……我不会喝酒。”

**说:“这位蔡老师是哥哥的老同学,我们两个,不是兄弟,胜似兄弟!你意思一下,剩下的,哥哥我替你干了。”

刘志红听了**的话,端起酒杯放到嘴边嘬了一小口,酒一入口,便咳嗽起来,看来她是真的不会喝酒。

蔡可白当然不会勉强,**却接过妹妹手中的酒杯递到嘴边一口干了,还亮了一下杯底。

忽然,一阵清风吹过,蔡可白猛然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不是艾香,也不是酒香,更不是香水味,是那种说不出又深入人的心脾让人陶醉的香味。

正疑惑时,却看到了刘志红微微地向他笑着,他恍然有些明白了,却不敢直眼去看她,偷偷地盯着她的脸看了一眼,却假装抬头去看她头顶的天空。

此时的天空,月亮出来了,洁白而圆润,像极了刘志红的脸蛋。

席终人散。

**问:“你一个人,又喝了酒,要不,跟我回厂里睡嘛,明天再回学校去?”

蔡可白摇摇头说:“没……没事,这点酒还醉不倒……倒我,我……我回学校睡去。”

**道:“那我送你去?”

蔡可白看着**身后的刘志红,说:“我……我没事,你……你妹妹来了,你要照顾她嘛,你要安排她的住处,还有好多事的够你忙的,甭管……管我,我……我自己回学校,没事的,你……你放心!”

二人纠结着说了半天,蔡可白执意让**带着妹妹刘志红和同来的几个经理回农药厂去,蔡可白独自回学校去。

独自回学校的蔡可白心情真是好极了,居然一边走,一边还唱起了小曲儿。

月色如银,山川静谧。

抬头看月,那月仿佛是刘志红的脸,洁白而温润,蔡可白伸出手去,大约是想摸一摸,却哪里够得着!

忽然他发现他在走,月亮也在走,他站着不动,月亮也停着不动了,便笑说:“月儿呀月儿,你……你是怕我……我走路怕么?来送我……我的么?我……我不怕,你……你不用送……送了。”

忽然又想起儿时的一首歌来,于是又唱了起来。

一边走着,一边唱着。一边唱着,一边走着。

慢慢地竟走到那一片五六里远近的荷花池边,仿佛是蔡可白的歌声惊动了荷花池中栖息的水鸟,扑愣愣,有一只忽然飞起,反把正在顾自唱歌的蔡可白吓了一跳。

蔡可白骂道:“坏鸟,坏鸟,吓……吓老子一跳,老子胆子大……大着呢,不……不怕!”

又笑道:“应该是老子吓了它……它一跳才是,它睡……睡觉睡得好好的,是老子惊……惊醒了它,反去怪它,真……真是太不应该了,罪过!罪过!”

忽然又想着,这鸟儿睡觉会做梦吗?如果会做梦,它又该梦到谁呢?

顺着这个思路,蔡可白想着自己睡觉做梦经常会梦到李春霞,可是李春霞在哪儿呢?她会想到他么?她会在梦里梦到他么?

忽然又想到几年不见的**突然间就见到了,那李春霞呢?是不是有可能在某个时候也会突然相见?

想到李春霞,蔡可白忽然觉得刚才想摸刘志红的脸蛋的想法是不对的,他应当用情专一才是,怎么能见一个就喜欢一个呢?

天下女人那么多,漂亮的女人又不在少数,见一个喜欢一个,他喜欢得过来么?

就算是古代帝王,也不过是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外加三千佳丽。不能网尽天下美女的。

忽然又想到他喜欢刘志红和喜欢李春霞的喜欢是不一样的,喜欢刘志红不过是看在**的面子上,把她当成一个小妹妹那样去喜欢,觉得她乖巧可爱的那种喜欢,而喜欢李春霞,则是从骨子里萌发出来的深深的眷恋式的那种喜欢。

一种是表层上的喜欢,一种是深入骨髓里的喜欢,这两种喜欢能一样么?

不管怎么说,他感觉自己有点儿喜欢刘志红了,但是这种喜欢是不对的,因为她是他同学而且是最好的同学的妹妹,亲妹妹。

蔡可白使劲地摇了摇头,不愿意沿着这个问题想下去了,他要换一个思路,去想点儿别的事情,因为再沿着这个思路想下去,他都有一种罪恶感了。

只有唱歌,对,只有大声唱歌才能让他忘记刚才的思想,他又唱了起来,很大声的那种,甚至可以说有点儿竭嘶底里。

不对,不对,忽然发现自己唱错歌词了!蔡可白觉得自己今晚真是糟透了,连一首歌都唱不好!然而他又想,唱错了又有什么关系呢?

除了月,除了荷,除了路,这里再没有别的了,这月,这荷,这路,又哪里听得出他唱错了呢?

对头,只要自己唱得高兴,管它对与错嘛!

蔡可白唱着唱着,忽然发现歌中原来唱的竟然是自己!他鼻子一酸,眼角涌出几滴泪来!他没有用手去拂拭,任泪珠儿沿着脸颊滚落下来。

仰起脸,泪眼望月,月在天上。那月似乎是怕看到蔡可白流泪的脸,急忙扯了一片云将自己的脸遮住,可是似乎又怕蔡可白看不清路,时不时又露出来一下。

月,你跟了我这么久,是不是喜欢我呀?”蔡可白喃喃地说,“可是,你怎么会喜欢我呢?我是一个百无一用的人,你那么高高在上,怎么会喜欢一个百无一用的人呢?

你有姣美的脸庞,你有纯洁的心灵,你有婀娜的身姿,你还有洞观古今的智慧,你怎么会喜欢一个百无一用的人呢?

忽然蔡可白又低头去看路,这是一条笔直的路,一条柏油铺成的笔直的路。路的那端,是幽暗的夜空;路的这端,也是幽暗的夜空。

只有他脚下这一段路,像用乳洗过一般,透着优雅,透着凝重,还有那么一点点高深莫测。

“路,你也跟了我这么久,你会喜欢我吗?”

蔡可白摇摇头,喃喃说,

我知道你是不会喜欢我的,我天天把你踩在脚下,天天忽视你的存在,从来没有对你说一句客气的话,最多也就说一句:一路好走!

但那也不是对你说的,更不是感激你,你肯定不会喜欢我的,对不对?你怎么会喜欢一个肆意践踏你忽视你偶尔自己摔倒了还要埋怨你的人呢?

对头,你不会喜欢我的,我心中像这天上的月亮一样,明白着哩!你不承认,你不说话,你不理我,你只是你,我只是我,你把你我分得那么清楚?

算了吧,就算我亲吻你,你也只是说我在亲吻大地!

蔡可白又扭头去看路边的荷池,荷池中密密层层的是荷叶,黑压压的,一望无际,像是在大地上铺着的一层厚厚的黑色的毯子。

偶然有几杆冒出来,却是早熟的已经结子的莲蓬和含苞待放的箭簇一般的荷花。

“哈哈,荷,我知道,只有你是喜欢我的!”

蔡可白像是吃奶的娃娃突然看到了奶嘴一样,兴奋起来,

荷,你是喜欢我的,我也是喜欢你的。打小时候,我就喜欢你了。

落雨的时候,我把你当雨伞举在头顶遮雨;出太阳的时候,我把你当帽子戴在头上遮太阳;饿了的时候,我摘你的莲蓬吃,掏你的藕吃;天冷的时候,我还烧你的叶子和杆子取暖。

你对我一心一意,我也为你忠贞不渝。从来也没想过你要离开我,我也从来没有想到过要离开你!荷,咱们作个伴吧?你同我海枯石烂,我共你天荒地老!

一阵夜风吹过,荷吱吱作响,仿佛是在回应着蔡可白的表白,只是荷到底说了些什么,蔡可白能听明白吗?

忽然,一阵悠悠清香绵绵而来,蔡可白闻出这是蕲艾的香味,心中想着:

难道他房里的蕲艾知道他心中难受,将香味送到这里来了?

上一篇 2022年6月25日 上午7:11
下一篇 2022年6月25日 上午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