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允文7洞莲藕《超凡神婿》全集在线阅读_林允文7洞莲藕全文阅读

书名:超凡神婿

作者:7洞莲藕

主角:林允文7洞莲藕

简介:《超凡神婿》是作者“ 7洞莲藕”的倾心著作,林允文7洞莲藕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林允文身为唐家赘婿,入赘三年,被净身出户他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可世事难料,离婚后仍被卷入豪门斗争…
没人知道,他们正在用自己的浅薄和卑劣,激怒一头正欲沉睡的雄狮!

超凡神婿

《超凡神婿》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 3 章 极限一换一

林允文正在接受岗前培训,他的任务是端正地站好,并在厨房把餐车推上来后布菜。

“都看下这边啊!手就像他这样放,不要东张西望,有点眼力劲,见到剩菜盘子及时收一下。”

西装革履的会所经理指了指站得笔直的林允文,朝着站成一排的临时工大声呼喝。

他们一水的服务员制服,被挑出来做服务员的都是像林允文这样,五官相对过得去的。

林允文负责的这两桌,处于宴席的末端。

其中一桌的两个公子哥正低声交谈着些什么。

“他真没要那钱?净身出户的?”

“那废物不会活生生饿死吧?没了唐家他啥也不是啊。”

“那可不,听说他每天就在书房看书,唐天心本来想交一些公司的事务给他,他都是干两天就跑,上班也就知道看书。”

“哎,你说…他面皮白白净净,看着也挺儒雅的,走那种路数,应该不少兄弟喜欢吧?”

“我去…不至于吧。”

两人嘿嘿嘿地笑做一团。

他们是唐氏旁氏宗亲,虽接触不到核心事务,但一些家族八卦却是通晓不少。

他们并不知道,他们谈论的正主此时就远远站在他们身后,同其他服务员一样,藏在不显眼的角落。

林允文就这样站着,遵循着最标准的服务生礼仪,目光落在了宴席最前方,

宁少谦正在台上激情陈述,“…这次唐,宁两家的合作,必然会席卷市场,共赢未来!”

台下响起了一片热烈的掌声。

他脸上噙着一丝自得的微笑,扫视下方,如同君王扫视自己的领土。

然后他面色古怪地看到一个服务员正朝他走过来。

周围的人也都注意到了这个古怪的服务员,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

“这…这不是唐家姑爷嘛?怎么在这当服务员啊?”

“还唐家姑爷呢?唐大小姐早就跟他离婚了!”

“这废物当初不知走得什么狗屎运,竟入了唐家做婿,可惜了唐大小姐这样的美人了!”

“就是,也就配做做低贱的服务员了,还想攀上唐家的高枝。”

“不打紧的,我听说啊,唐大小姐都没与他同过床!平时也都是分居,现在离婚了。唐小姐最终还得是投入宁少怀抱了…”

“哎!你们看,他这是要干嘛?”

唐天心美眸流转,也不知道自己这个一向低调,唯唯诺诺的前夫是要弄些什么名堂。

宁少谦嘴角挂起一丝嘲弄。这小子被修理一顿,又无家可归,还以为他已经沦落成乞丐了,没想到还能出现在自己面前。

他尽量让自己的笑容更加和蔼,热情地说:

“林兄弟,你这是…”

他话没说完,只见林允文速度陡然加快,像支离弦的箭一般腾地跃上台,抓住他的衣领把他狠狠提起,又用力掼在地上。

这一变故发生在刹那之间。

他被摔得七荤八素,还没回过神来就被一只脚踩在了身上。

他浑身剧痛,目眦欲裂地望着林允文,他不明白现在什么情况,一个低贱的赘婿,还是前赘婿,他怎么敢的?

旁边的工作人员已经吓傻了,他们根本来不及阻拦,眼前一片恍惚,就发现宁少像死狗一样被踩在台上了。

“住手!”宁少谦的保镖很快反应过来,两名彪形大汉抽出甩棍朝林允文逼近过来。

林允文又一脚踩在了宁少谦的小臂上,发出“咔嚓”的脆响,宁少谦疼得撕心裂肺地惨叫出声。

“再过来,下一脚,会踩在他脸上。”林允文面色平静,看不出喜悲。

简单的一句话,让气氛降至了冰点。保镖不敢再往前,其他人也都纷纷噤声。

“你想干什么?少谦怎么得罪你了?”一名中年美妇沉声喝问道。

一名西装男子走过来,在她耳边轻声解释了几句。然后她抬头对台上的林允文继续说道:

“不过是一栋房子,还是违章建筑。我宁家可以赔你两套,你现在做的事我宁家也可以既往不咎,你先把少谦放了。”

听到这话,林允文踩在宁少谦身上的脚又微微用力了几分,引得他又是一阵哀嚎。

“年轻人,我劝你不要冲动。”美妇的声音愈加冰冷,还带了几分怒意。

“违章建筑?我拆掉他第三条腿也不要紧吧?都是多出来的东西。”

林允文笑了,20年的老房子了,在他离开唐家之后就违章被拆除?呵呵!他低头看着宁少谦那个地方,似乎真的有动手的趋势。

宁少谦被他看得心里发毛,挣扎着想往后缩,却被死死踩着,动弹不得。

他心底惊骇这股巨力,有心求饶,但是在这么多人面前却拉不下这个面子。

“你不会以为,你这样做,还有机会活下来吧?”

美妇已经开始**裸地威胁了。

“你不会以为,我不敢吧?”林允文笑眯眯地回答。

疯子。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在场的人心里都震惊于林允文的疯狂与果决,唐家的废物姑爷,竟是这么狠辣一个角色?

唐家那两个小辈现在心尖都在发颤,刚刚说的话应该没被他听到吧?招惹到这种狠人,不死也脱层皮。

中年美妇的额头沁出了冷汗,她终于开始感觉到慌乱了。

疯子是最可怕的,他们什么都不要,更可怕的是这个疯子还有随时踩死她儿子的能力。

她心里暗骂自己儿子的愚蠢,既然要跟这小子结仇那就斩草除根,现在弄了这么一出…

思绪纷飞间,她突然想起林允文的唐家赘婿身份,向同桌的唐天心投去了求救的目光。

此时的唐天心其实是最惊讶的,三年的相处,自认为已看清前夫的一切。但现在看,竟然像从未真正认识过他。

这还是那个懦弱无能的书呆子吗?那种狠厉和疯狂,哪怕只表露一丝,家族那些小辈也不敢嘲讽于他。

看着宁家夫人投来的目光,她尝试着说了一句:

“林允文,不要做傻事,你现在离开,没人会追究,是吧?宁太太。”

“是!”中年美妇咬着牙答应了一句。

林允文偏过头想了下,自己搁这极限一换一,唐宁两家的合作估计也泡汤了,唐家说不定还会被迁怒而结仇。

虽说在唐家饱受冷嘲热讽,但这位妻子倒是对自己蛮照顾的,白吃白喝人家三年,这人情得还。

他一向不喜欢欠别人的。

“乖,以后不要随便拆别人家,知道吗?别人会很生气的,不是每个人都像我一样大度。”林允文蹲下来拍了拍他的脸,亲昵地在他耳边说道。

“我给唐大小姐一个面子,这件事就勉强算了吧。”他又站起来朝宁家夫人说了一句。

说完便直接朝门外走去。走过唐天心身边时,还朝她笑了笑。

“夫人,就这么放他离开了?”保镖询问道。

“不然呢?还不送少爷去医院?!”中年美妇握紧了拳头恨声说道。

她朝唐天心客套几句,随即便跟着儿子一同去医院了。

去医院的车上。

“妈,你为什么要放他走?”宁少谦因为断手疼得脸色惨白,声音也略微带着颤抖。

“总得给唐家留点面子,一个能打点的废物也还是废物,什么时候处理不行?做事要考虑长远,谦儿,你就是做事从不顾后果,这也算给你上了一课。”

“少爷,夫人,需要报警吗?”开车的宁家人犹豫了下问道。

“报警?那也太便宜他了。我要他跪在我面前生不如死!”宁少谦神色怨毒地说道。

上一篇 2022年6月25日 上午6:11
下一篇 2022年6月25日 上午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