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放生歌》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书名:放生歌

主角:符朗亦然不易爆

简介:一切都源于一场噩梦,那是挥之不去的梦魇;看似遥不可及的执念,却又在转瞬触手可及;或许这就是你我都在寻找的——那一场“放生”

放生歌

《放生歌》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6章 任务进展

城南破庙外,符朗看着大头。

“大头,三天了,还没有消息吗?”符朗依旧是一副不咸不淡的样子。

“少爷,确实不大好找啊。”大头自知理亏,之前找人从来没有超过两天的时候。

“尽快吧。”符朗扔下三个字便转身离开了。

“也不知道多大的年纪,天天装出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大头看着符朗远去的背影,撇着嘴嘀咕道。

符朗离开破庙后,径直向东南城区走去,那里是博爻出了名的贫民窟,住着本地的穷人、外来的流民和绝大多数乞丐。

东南城区的中心地带,是一条相对热闹的街道,各类摊贩都会在此处聚集,而在街道的最中间,是一间粮油铺子,铺面不大,但十分干净整洁,甚至与这条有些残破的街道乃至于这片城区格格不入。

店铺名叫“孙记粮铺”,是博爻城有名的富商孙大官人的店面,这孙大官人是白手起家,从一个挑着扁担走街串巷的小贩一步步走到如今博爻城数一数二的富商,亦是在博爻百姓中传为美谈。

孙大官人不仅仅富甲一方,而且也是远近闻名的大善人,在这贫困的城区开粮油铺,就是为了间接地接济穷人,铺面内的商品几乎都是本钱出售,而且每月还会在店门口设粥棚布施三天,而今日,正是本月粥棚布施的第二天。

“小吴来啦。”店内的伙计正将熬好的粥从店内搬出,看到符朗便打了声招呼。

原来,符朗昨日就来到了店内,以自己希望能帮助穷人为由,在粥棚内帮手,为了避免暴露,便化名小吴。

“来了,实在不好意思,有点事情耽搁了,重活儿全让你们干了。”符朗面带歉意地说道。

“没关系没关系,现在像你这样愿意帮助穷人的年轻人不多了,你能来我们就很高兴了。”伙计连连摆手说道:“况且,布施才是最累的活儿,搬点儿东西算什么,一会儿还要辛苦你呢!”

“没问题!”符朗爽快地答应,上前帮忙将粥棚设好。

随着粥棚开始布施,陆陆续续有乞丐前来领粥,符朗一边给他们盛粥,一边观察着他们的左手。

“小吴,你累不累,要不我替你一会儿吧。”符朗已布施了近两个时辰,前来领粥的乞丐前前后后也有近二百人。

“没事,我不累,这又不是排着长队不停的盛粥。”符朗笑了笑,拒绝了伙计的好意。

……

傍晚时分,符朗此刻已经累得有些抬不起胳膊了。

“我就说帮帮你,你看你就是不肯,累坏了吧?”伙计是个实在人,此刻有些心疼符朗。“年轻人还是要学会照顾自己,你这胳膊怕是明天也抬不起来。”

“嗨,昨天不也是这样,睡一觉就好了。”符朗毕竟有功夫在身,身体素质强于常人,此刻虽然很累,但休息一晚便会无恙。

“就知道逞强,快回去吧,剩下的我们来收拾。”伙计催促道。

“好,明天见!”符朗确实有些累了,没有推辞。

“明天见!”

……

走在回客栈的路上,符朗的心情有些郁闷:“布施了两天,虽然大部分人是重复的,可这乞丐我也见了五六百,到现在连一点眉目也没有。”

这是符朗的第一个丙级任务,对他来说意义重大。

聆风阁的人,令主之下分为“坎斥”、“离斥”、“艮斥”、“兑斥”四个级别,在童阁学成的“徒斥”,正式成为密探便是“兑斥”,只有升为“坎斥”,才有资格继续晋升为令主。

而符朗作为一个初出茅庐的新人,三年来一直是“兑斥”,做一些十分简单的丁级任务,如果这个丙级任务能完成,便可晋升“艮斥”。

“这该如何是好。”符朗低着头前行,眉头紧锁。

“符朗。”突然,符朗的前方出现了一个身影。

“你怎么来了?”符朗抬起头,冷冷地问道。

来人名叫游维廷,是聆风阁的一名艮斥,素来与符朗不和。

“一个准丙级任务,三天了一点眉目也没有,我要是你,早就找个地缝钻进去了。”游维廷嘲讽道。

“关你什么事?”符朗十分不悦,蹙眉问道。

“你办事不力,影响的是我们聆风阁的名声,你说关我什么事?”游维廷抬了抬下巴,傲慢地反问道。

“影不影响不是你说了算,我现在没空理你。”符朗不想与他纠缠,绕过游维廷继续向客栈走去。

游维廷也不生气,看着符朗的背影冷笑了一声,便也离开了。

“晦气!”回到客栈房间的符朗十分生气,原本任务没有头绪就已经很恼火了,游维廷又来添堵,若非这三年的历练磨去了些许棱角,怕是符朗早就与游维廷动起手来。

“朗弟,谁又惹你了?”郭子靖显然是已经习惯了,没打招呼便推开了房门。

“你说呢?”见到郭子靖,符朗叹了口气。

“想来又是那游维廷招惹你了。”二人的矛盾早已不是秘密,郭子靖见到符朗的表情便猜出了一二:“你的任务到现在还没完成,他来说风凉话了?”

“嗯……”符朗也不想提起游维廷,嗯了一声算是默认了。

“你俩也真是奇怪,怎么就闹得如此剑拔弩张?”郭子靖摇了摇头。

“我也不知道,原本我俩也算相安无事,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便一直针对我。”对于二人的矛盾,符朗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也真是奇怪,那游维廷并非什么难以相处之人,不仅是我,整个博爻分阁与他的关系都不错,平时为人热情,别人有困难他都会帮忙,为何单单与你不对付?”对于这个问题,郭子靖其实问了符朗无数次了,只是谁都没有答案。

“……”符朗摇了摇头,没有说话。此刻的他可以说心如乱麻,任务没有头绪是他此刻最大的难题,其他的都没有心思去想。

“请问少爷在吗?”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似乎是个小孩儿。

符朗突然眼前一亮;他竖起右手食指在嘴巴前比划了一下,示意郭子靖不要说话。

“我就是,有什么事吗?”符朗走到门前问道,没有开门。

“有人托我送你一盒糕点。”门外的小孩儿说道。

“放在门口吧。”

“好的。”

门外传来响声,那小孩儿将食盒放下便转身下楼了。

过了片刻,符朗打开门将食盒拿了进来。

“有消息了?”郭子靖知道,这种情况显然送来的是符朗买的消息。

符朗没有回答,打开食盒的夹层拿出了一张字条,上面用蝇头小楷写着八个字——城东旺福楼,老蜈蚣。

                       

原创文章,作者:亦然不易爆,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3079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