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烬洛花棠小说(玄烬洛花棠)花神泪玄烬洛花棠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花神泪玄烬洛花棠

作者:玄烬洛花棠

主角:玄烬洛花棠

简介:主角是玄烬洛花棠的玄幻言情虐恋小说《花神泪》是花繁落、墨归羽《花落人散无人知》的精编版,主要讲述的是:她死时,百花凋零,但他却浑然不知。等他知晓时,她已魂飞魄散,再无踪迹可寻。而他,再无挽回的可能了……

书评专区:

吱吱吱:本文语言虽然并不华丽,但却极为准确生动,情感丰富而真实,读来津津有味。

雨夜祈梦:很有感觉的武侠,难得一见,就是青了点,但文笔还是不错的,剧情有些平淡

玄烬洛花棠小说(玄烬洛花棠)花神泪玄烬洛花棠全文免费阅读

《花神泪》部分章节在线试读

第3章 本尊与她已经解除契约
他眼神冷漠的注视着她,华芸神色一凝,压下长长的眼睫,声音有些委屈的道:“对不起,是我越矩了。”
—————— 墨归羽没有说话,只是让扁舟飘回了岸边,先一步走上了岸。
他犹豫片刻,还是回头向华芸伸出了手,扶着她下了小舟。
回重阳中的途中,气氛沉默得有些僵持。
好几次华芸转着话题想要打破僵局,墨归羽却始终兴致缺缺,不管她说什么都是简单的应付过去。
以往他不是这样的。
华芸不由得重新回顾了一遍刚才他们相处的画面,还有她所说的每一句话,是否出错。
难道就因为她想要亲他,他态度就冷了下来?
可是,他不是一直都很喜欢她的吗?
华芸想不明白。
“是因为繁落上神还是阿羽的妻子,所以阿羽才不愿意跟华芸亲近,怕会落他人口实,是吗?”
闻言,墨归羽怔住。
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只要华芸一靠近,身体就条件反射远离。
至于会不会落人口实,他如今是天界至尊,根本无需在意别人的想法。
“本尊与她已经解除了契约,她不再是本尊的妻子。”
说完这话,他莫名的觉得心里有一块地方空落落的。
不过这种诡异的感觉,很快便被他摒弃掉。
华芸没有注意到他的神色变换,听到他和花繁落解除了契约,她眼睛一亮,兴奋得想要大声呼喊!
她期盼已久的,凌驾众仙之上的生活终于要实现了,没有了花繁落这个阻碍,她离那个至高无上的帝后之位又进了一步。
她稳住了心神,假装不解的问:“真的吗?
可是繁落上神怎么可能会同意,还有那些支持拥护她的太雍帝君旧部,他们都不反对?”
墨归羽冷冷一笑,道:“他们反对与否都没有用,这是本尊跟她之间的事情。”
至于她为什么会突然提出这样的要求,多半是又想搞欲擒故纵一套的把戏,他不会如她的愿的。
解契之后,他们便再无瓜葛。
倘若花繁落敢在背后耍手段,他一定会让她付出惨痛的代价!
华芸笑容明媚的说道:“那以后我们是不是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在一起,不会再有那些中伤我们的流言蜚语了?”
墨归羽愣了愣,但还是与她道:“那段时间委屈你了。”
华芸眼眶带泪的扑进了男人的怀里,男人背脊一僵,最后缓缓的放松,抬起手,安抚性的拍了拍女人的背…… …… 入夜之后,华芸准备了一个小型的庆祝晚宴。
墨归羽知道她为何如此开心,虽然他心里感觉有异样,却不忍抚了她的兴致,也就随她折腾去了。
华芸上天庭的时间不久,没有什么好友,借着墨归羽的名义,邀请了他关系比较好的几位散仙前来赴宴。
除了外出巡视的,能来的几乎都抽空来了。
歌声灵动,舞姿曼妙。
觥筹交错间,有好事的散仙瞧见华芸全场摆出一副未来帝后的姿态,不由得挑了挑眉。
“你们这是……如愿以偿了?
不错啊,归羽,你是怎么搞定那群老家伙的。”
另一个散仙接话:“是啊,你和她解除契约这么大的事情,居然到现在都风平浪静,太不可思议,不像那些老家伙的作风,我总感觉他们有后招,归羽,你得小心些。”
“没错,没错,那群老家伙仗着辈分高,目中无人,实在是可恶之至。”
众人纷纷附和,他们都是墨归羽登上大位后才被墨归羽提携上来的,但是大权落不到他们手上,他们现在还都是属于散仙的范畴。
跟下界那些打杂的九品芝麻官没什么区别。
所以他们对掌权的那些上神,特别是花繁落那一派的更是仇视不已,都希望有一天能靠墨归羽的势,飞黄腾达,坐上高位。
会暖场的散仙夏泊松道:“来来来,不说那么多,举杯同庆,我们的好日子就要来临了。”
看着他们闹,墨归羽全程不发一言,神色也是淡淡的。
华芸微笑着应酬,同时也留心着身旁男人的一举一动。
“阿羽,不陪他们喝一杯吗?”
他道:“我不喝酒。”
墨归羽滴酒不沾,那她后面的计划要怎么进行?
华芸给夏泊松递了一个眼神,夏泊松会意的点了点头,满上一盏梨花白端着酒走到墨归羽面前。
“这可是醉仙宫的梨花白,千金难求,你不喝就被那些家伙抢光咯。”
墨归羽眉头一挑,梨花白是那个女人最喜欢的酒,她自己烂喝,却不允许他沾酒。
是啊!
他们都解契了,为什么还要守着她定下的约定?
“好,我喝。”
说着,墨归羽一手夺过酒杯,仰首饮尽。
“不醉不归!”
夏泊松大声喊道。
“不醉不归!”
其他人高声附和。
就这样,几个人喝了一坛又一坛。
不一会儿,地上横七竖八摆满了喝空了的酒坛子,墨归羽已经许久没沾酒,现在有些不胜酒力,眼神也变得迷离起来。
他扶着额头,看着明月高悬,知时辰不早,撑着摇摇晃晃的身子站了起来,嘴里嘟囔着,“今天是十五?
我得过去一趟。”
他确实不想见到花繁落那个女人,但是初一,十五不过去落花宫的话,那个女人肯定会唠叨个不停,会很烦人…… 华芸就坐在他身侧,就算他说得很小声,她还是听到了他的自言自语。
她的脸色一僵,双手缠上了他的臂弯,整个身子几乎都贴在了他身上,带着点醉意说道:“阿羽,你和她已经解契,再也不用在意初一,十五的日子,我们……可以永远的在一起了。”
墨归羽怔了一会,随后勾唇一笑,畅然无比,“对,本尊和她已经没有关系了,再也不用遵守她那些奇奇怪怪的约定。”
他解契了,终于自由了—— 他端起桌前的一杯酒,仰头喝尽,迷离的眼眸更添几分妖媚。
这个男人长得很好,样貌近乎妖孽般出色,勾人,难怪能将花繁落迷得七荤八素,就连一心攀附权势的华芸,此刻都忍不住动了心。
很快,这个男人就要完完全全属于她一个人的了。
想着,华芸勾了勾唇角,扶稳了摇摇晃晃的墨归羽,耳边低语道:“好了好了,今晚已经喝得够多了,我送你回去休息好不好?”
她柔声的哄着,昏昏沉沉的墨归羽不自觉的点了点头。
看着他们搀扶着离开,夏泊松和煦阳两人对视一眼,对着远去的背影,暧昧的道:“华芸仙子要好好照顾我们的天帝陛下哦!
服侍好了,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呢……”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979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