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青玉赵嫣然《玉断横生》在哪里看?

小说:玉断横生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陈青玉

角色:陈青玉赵嫣然

简介:我叫陈青玉,我爸卖了一辈子的原石,从来不赌,唯一出手一次,以五百多万收购一块毛料,却付出了生命代价
因此事,我卷入了风云激荡的赌石世界,凭着老爹留下的断玉心得,叱咤玉石界,纵玉生香,就此展开一段传奇经历

书评专区

我掌华娱:看前面评论还以为是我的菜,最讨厌水水水,结果发现是我看过的,开头网吧抄诛仙就被毒倒的,MD十章没写完就成了网红,侮辱智商吗

普天之下:桃花石汗的传奇,收尾有点急,但还是值得一看。

异界重生之打造快乐人生:嗯~o(* ̄▽ ̄*)o,书荒可观

玉断横生

《玉断横生》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20章 别有用心

刘老板极力抵抗着,王山全程就象是没有听到的。“开吧,那两块石头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王山对着疤哥点了点头,转头看着刘老板。
“王山你别欺人太盛,你现在是在你自己的地盘,你可想想这一刀下去了,你最好一辈子都不去云南了。”
刘老板被人按着头,说话都是结结巴巴的,但是眼里的恨意是没有丝毫掩饰的。
王山听到这句话只是笑了笑。
“你以为你这次调了我的货,你再云南还有脸回去?现在玉石这一行的都知道你是个骗子,别不说我去不去云南,你先擦干净你自己的屁股吧。”
刘老板再想说话的时候已经被人都上了嘴。一扒过的小弟收敛的开动了切割机。
只听到刘老板一声哀嚎,转瞬便晕了过去。我有些不适应这样的画面,看到被丢在地上的一节手指,扶着椅子再一旁干呕起来。
“这孙子犯了什么事,还非得这样?你还真不怕出事啊?”疤哥也有些惊讶,毕竟这种事情也是违法的了。王山这样随便就剁了人家的一节指头,让疤哥也有些惊讶。
王山递了根烟给疤哥。“这孙子,调了我的货。这批货之前就交了定金,后来他非说从矿区拉过来的时候出了状况。我就纳闷了怎么好端端的就除了状况。”
“着除了状况倒是没什么,这孙子也不解释,一直压着都快有半个月了,后来我一去打听,才知道这他娘的转手吧这货里的几个极品卖给了别人,说是之前赌博欠了钱才这样做的。”王山抽了一根烟,神色没有任何变化,看着趴在地上的刘老板就像是再看一只蝼蚁。
“后来呢?出了这事他还敢来?”疤哥也是有些不解,照理说出了这事应该是早点跑路的好,怎么还敢回来。
“呵,她是准备跑路的,卷了两百万连老婆孩子都不要了,我也是请了人硬逼他过来的。
我有些不适的听着王山讲着这件事,精神还没有从刚才血腥的画面缓过神来。
“怎么啦?第一次看这种画面?”王山哥疤哥解释完,转过头来看着我,脸上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显然就是受到了很大的惊吓。
我点了点头,以往我只知道王山做事情狠绝,但是没有想到王山这么大的胆子。做事也这样的决绝。
王山拍了拍我的肩膀,“这种事情以后你要习惯,只要不惹到我,大家都好话好说,可是只要是触及到了我的利益,那就得看看你有没有福消受了。”
王山的这番话我听着总觉得有种警告的意味再里面。这大厅里的人除了疤哥,其他人都低着头,看来都对王山有着惧怕之心。
“带下去止血吧。告诉那些追债的,现在他人在这里。”王山有些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几个小弟便抬着刘老板下去了。
我缓了缓,灌了几口水,站了起来看着疤哥开石。
“这批石头都是我们的了?”我看着旁边那几口箱子里面的石头。里面虽然看不出什么好货,但是赌石本就是说不定的事情。
“怎么?还有看中的吗?这些石头估计也不值几个钱,等会拖出去看看能卖多少是多少吧。”
王山也是哥有头脑的人,这批石头在自己手上放着说不定还会贬值,转手卖出去还能赚回来。
“好了!”疤哥的声音传了过来,他把我选中的那块较小的石头开了个床,里面暗黄色的一片。展示还是看不出事什么货。
“剥皮,你慢点来,别伤着里面的货。”我的心有些激动起来,虽然只是露出了暗黄色的一个小角,但是心中有种直觉告诉我这块石头一定是好货。
疤哥应声带上了面具,小心地将料子的表皮一块一块的削下来。没过多久疤哥取下了面具,眼神复杂的看着我。
“陈青玉,你不会有什么特异功能吧。”疤哥说完这句话,王山也凑了过来。
“我滴乖乖,冰种黄翡!”王山的声音提高了几个度,掩饰不住的激动。
我也凑近看了看,确实事这样,刚才开的一角虽然露出了一点黄褐色的颜色,但是也只是这块玉的一小部分,这种情况实在是很罕见。
“这就是‘底’的种差,‘色’的种好,这就是‘龙到处有水’。”我嘴里喃喃自语着。
父亲的笔记里面记载过,这种情况实属罕见。今天居然被我碰到了。
“陈青玉你兼职就是我的福星啊!今天这事本来我就已经很不爽了,没想到耗能开出这样的极品。”王山哈哈大笑了几声,看得出来此时她的心情是真的不错。
开出来的这块黄翡,不似下边那种褐黄色,也不是那种市面上常见的暗黄色,而是耀眼的明黄色。
这种玉再古代就算是被开采出来了,也只有天家才能用,所以这样明黄色的翡翠价值事很大很大的。
现在市面上面对这种明黄色的翡翠很是欢迎,就连A货都能卖一个很高的价钱,更不用说这种货真价实的黄翡了。
王山将石头摸了摸。从兜里掏出了一张卡给我。
“我果然是美哟看错人,你真是从来都不会让我失望。这里面有五十万,你千万收下。来的时候就说了事成了自然少不了你的。”
王山将卡塞给了我。我心里门清的很,这样的黄翡,就是光打手镯都能打好几个了。
一个手镯就能卖个一百来万,这五十万对于这块翡翠来说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那就谢谢王哥了。”
我也没客气,几次下来我也清楚了王山到底是个什么性格,钱这种事记不得,我看中的是王山深厚的人脉呵势力。
疤哥在一旁一直都没有说话,现在他也看清了我和望山的关系,就是纯利益关系,王山每次给我的那份看似大方,但其实是很少的。
可是我们都不揭穿,这事也就不会拿到台面上来说,只是打架都是懂行的人,疤哥看见王山这样,心里自然是很看不起的。
我也没说什么别的话,接了卡就坐到了一边去。王山还沉浸在这块石头的喜悦里。连疤哥讲话都没有听见。
“怎么着?接着开?”疤哥提高了音量,对着王山问着。
王山这才回过神来,有了这块石头,今天做的这一一切都赚回来了,有些敷衍的点了点头。
后来开的这块石头就没有上一块的这么惊艳了,就是一块很普通的糯种的飘花绿翡。价值自然是比不上黄翡的,但是面积大,也够王山狠赚一笔了。
王山刘我和疤哥在家里吃了一餐饭,喝了点小酒之后给疤哥包了个红包。快夜里十点的时候送我们离开。
我和疤哥婉拒了王山叫人开车送我们的好意,两个人决定走回家,顺便还能醒醒酒。
出了王山的家门,疤哥瞬间变得清醒了起来,完全没有刚才在饭桌上的那种醉醺醺的模样。
“陈青玉,你知不知道你今天是跟着谁在混?”疤哥一边走一边问着我,他的语气没有之前那样的轻松,反倒是多了一份严肃和凝重。
我有些纳闷的看着他,不是很明白他的意思。
疤哥停了下来,“你知道王山是个什么样的人吗?他那性格在这一行是出了名的,你也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有胆子跟着他混。”
疤哥有些生气的看着我,教训的口吻一时还没让我反应过来。
“我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今天那一出我也不是没看见,可是我能有什么办法。”
看着疤哥的表情,我心里也有些烦闷起来。又不是我非要跟着王山的,现在这样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知道为什么别人叫我疤哥吗?”他突然停了下来,就坐在了路边的花坛旁,眼神清明。
我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只见他撩起了右腿的裤脚,一条触目惊心的疤痕从脚腕延伸到膝盖。已经被缝合的疤痕看上去像一条丑陋的蜈蚣。
“知道这是怎么来的吗?”疤哥把裤脚放了下来,看着我有些复杂的脸色问道。
“难道是王山?我有些不确定的问了出声。”
疤哥点了点头。“他不是个好相处的人,也不是个好的合作伙伴。”
他的语气里面带着一丝悲凉,还没等我缓过神来他已经往前走了。
“这是十年前,我和他一同去云南的时候留下的,当时我们一起赌石,我借了他八十万,分两次还,后来我输了,输的很惨,他知道我的状况,是没办法还钱的,后来我卖了房子给他还了五十万。”
疤哥说这话的时候有些激动,显然是对提起这件事情还是很敏感的。
“后来那三十万,他说不用还了,但是按规矩,总归要我留下点东西。后来就有了这条疤。”
疤哥回头看着我,表情严肃。“这条疤我认了,可是王山这人不是个好糊弄的。触及到他利益的,是绝对不会让的!”
“你为什么跟我讲这些?”我还是不能理解疤哥的用意,我哦跟他也不熟,这才认识几天就给我说这样的话。
“因为,看着你,就像是看着当年的我,我也不希望你最后落得我这样的下场,这个圈子能混出来的多少都是有些手段的,你是个好苗子,别趟这趟浑水!”

                       

原创文章,作者:陈青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977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