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神龙小说(玉柒著)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天降神龙

作者:玉柒

简介:高森出身在风水名门,可是他的命运却一直都不好,出生那日,爷爷便戳瞎了自己的双眼,为的就是要保住他的小命,而这一切还仅仅只是开始。从高森成长的过程中发生了太多的苦难,他不相信自己是这个世界上的异类,他要努力地活好每一天,习得风水秘术,永保家族长宁。可是当爷爷死去的那刻开始,高森将要面临全新的考验,不知他有没有做好准备呢?

天降神龙小说(玉柒著)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天降神龙》免费阅读

我出生的第一天,爷爷就戳瞎了自己的双眼。

父亲抱着我认了一颗枯死的老槐树当干爹。

因为我原本就不应该来到这个世上。

我是父母跪天门求来的!

我们高家祖上八代,都是风水师,特别到了我爷爷这一代,从十八岁开始正式起卦,以六爻之术见长,六十年起卦无数,无一落卦(落卦是指算不准、算错了)。

南六爻,北梅花,茅山孟,东北马,瑶苗圣手一枝花。

这是指当时最负盛名的五大风水奇门高手,南六爻就是我爷爷。

也许是高家泄露了太多的天机,从高家第三任先祖起,就留下了一个祖训,这个祖训也是一个诅咒。

养子不养三,养三不过三!

就是说,我们高家子嗣每一代只能有两个,如果生了第三个,则活不过三岁。

而且这里的子,并不是单指儿子,儿女都为子。

可我上面两个都是姐姐,而且全都夭折了!

我父亲不甘心,在爷爷的帮助下,逆天而行,夜跪天门,硬是求了个儿子出来,也就是我!

每个人命都是有定数的,命中无子强求一子,就属逆天。

而跪天门是一种求子的术,按术中解,天有四门,每门有七阶天梯,有财星、有禄位、有寿元宫、有子嗣牌。

这不是固定的。

每一个人的八字格局不同,五行属性不同,对应的天门也各不相同。

爷爷让父亲将床摆在房中正中央,拆了床头,在床的四面,各置一香炉,在每天子时阴阳交汇之际,炉内各点香三支,我父母跪与床上,以南北东西的方位顺序,各自跪拜七次,一连坚持七七四十九天。

四十九天后。

我娘做了个梦。

梦见她在村口河边大石头上洗衣服,河面上忽然飘来一团巨大的火球,火球里裹着一条金丝鲤鱼。

那金丝鲤鱼通体火红,足有一米多长,左右脊各有一道金丝,额头之上也有一道,三道金丝异常分明,唇边生须,长约两指,身在火球之中,却不见丝毫痛苦,游弋正欢。

待到接近时,那鲤鱼奋身一跃,向我娘跳去,我娘毫不犹豫的伸手一把抱住。

入怀即化,瞬间不见影踪。

我娘醒来将这个梦与我父亲一说,父亲就知道是胎梦,连忙向爷爷禀报。

爷爷一听,沉吟片刻,喜道:“人在河边得水助,河边有石得土力,身藏火内自带元火,自带金丝不缺金力,命中独缺木,这孩子就叫高森吧!”

说完,爷爷又忽然眉头一皱,沉声道:“坏了!这孩子月份不对,鲤鱼带金丝,应化龙之相,必遭天劫,按胎梦起始算,应在五月出生,可五月春生暴雨稀少,得往后推一个月!”

说完。

爷爷一跺脚,连声道:“罢罢罢!老夫已年近八旬,为了高家有后,也该作点什么了。”

随后,爷爷让父亲准备了四根桃木钉,一根九米长的红绳,亲自修了四道符,分别将四根桃木钉钉在父母卧室四角,以红绳牵连,将四张符贴在桃木钉上。

其后一个月,我娘足不出户,吃喝拉撒都在卧室之内,一切都有我父亲打理,一月后方正常活动。

就这样,我比别人晚出生了一个月,别人都是怀胎十月即可出生,我娘则整整怀了我十一个月。

在这十一个月里,爷爷整天啥事不做,所有前来求卦之人,一律推却拒绝,一日三餐,都在院子前那棵老槐树下吃。

奇怪的是,爷爷喝酒必多备一副碗筷酒盅,第一杯酒,必洒与老槐树下,每日如此,一直到我出生。

我出生那天,风雨大作,电闪雷鸣!

大雨就像瓢泼一般往下倾倒,黑压压的乌云笼罩在山村之上,硬是将白天变成了黑夜,闪电一道接一道的撕裂天空,如同一把把锋利的利剑。

咔擦一声巨响,声动九野!

一道巨大的闪电落下,笔直的劈向了我家老宅。

这一瞬间,爷爷和父亲全都变了脸色。

就在那闪电即将劈中老宅时,哇的一声啼哭响起。

那道闪电在半空之中一转弯,咔的一声,击在了老宅院子前的老槐树上。

老槐树被一分为二,瞬间火光冲起,但又迅速被暴雨浇灭。

随着哭声逐渐嘹亮,那雷声逐渐隐去,漫天乌云飘散,暴雨消停。

爷爷等父亲将我抱出来后,只看了一眼,叹声道:“老夫一生,应卦三千整,如今仅剩一卦可卜,就给我这孙儿吧!”

说罢拿出铜钱三枚,合与龟壳之中,摇了三摇,就地一洒,蹲身细看,顿时面色大变。

随即,爷爷转头对父亲道:“三件事,你需切记,一是森儿三岁时必定有一场大劫。”

“二是等到森儿两岁半时,让九灵来带走,枯树不开花,不许归家,亦不可联系家人。”

“三是森儿十八岁之前,不许正式起卦,第一卦算男不算女,只能应在金陵孟家,卦金十八元九分,多一分不行,少一分不可。”

父亲连连点头应了。

爷爷又说道:“院前老槐,替我孙儿挡了一记雷亟,给我高家留了香火血脉,此恩天高地厚,高家不可忘,你在有生之年,不许离开老宅超过九天。”

“老槐遭此雷亟,必定身死魂残,你每九日就要往树根上洒一瓶酒,等到枯树发新芽之时,也就是我孙儿归来之日。”

“老槐为高家血脉受此大劫,受高家一个头不为过,森儿又命中缺木,你就抱着他,去向老槐三拜九叩,让他做森儿的干爹吧!”

“森儿认了干爹,他这做干爹的,自当给一信物,他已被雷亟劈为两片,你就从他雷亟之处,取一片雷亟木心,雕成护身符,给森儿随身佩戴。”

“从此是龙是虫,就看他自己造化了!”

几句话说完,爷爷昂首看天,面现苦涩道:“老夫三千卦已尽,从此闭目封口,塞耳不闻,望天垂怜!”

我父亲自幼继承爷爷衣钵,自然知道规矩,当下抱着我去向老槐树行礼,三拜九叩一点都不含糊,认了老槐树为我干爹,取下雷亟木心。

再回老宅的时候,爷爷已自己戳瞎了双眼,满面鲜血的端坐与堂屋正中。

父亲抱着我哭跪与地,泣不成声,爷爷却始终面带微笑,也许在他心里,我能平安,就是他最大的慰藉!

因为我是高家唯一的香火血脉!

我!叫高森!

在其后的两年里,爷爷一直陪着我,虽然没有了眼睛,可爷爷好像总是能看见我似的,总是面朝着我,脸上从来没有断过微笑。

我刚能蹒跚学步的时候,每天都是爷爷带着睡觉,但是每天晚上,爷爷都会将我脱光了,用手指在我身上不停比划,最后按一下我的脑门。

我不知道这是在做什么,只知道按这一下会很疼,但很短暂,就像被针刺了一下似的。

在这一刹那,我仿佛能看见一道耀眼的白光,白光能幻化出各种形态,但具体是什么,我却看不清楚。

因为跟随爷爷的时间最长,当我咿呀学语的时候,第一句话喊的就是爷爷,爷爷当时乐的咧着嘴笑。

一直到了我两岁的某一天,再也看不见爷爷的微笑了。

爷爷死了!

爷爷是搂着我午睡时过世的,没有一丝痛苦。

那天我哭的非常伤心,虽然我并不知道什么是死亡,但我知道,那个最疼爱我的爷爷,永远离开我了。

爷爷一生到处为人排忧解难,受过他恩惠的不计其数,交游更是满天下,丧礼办的极其隆重。

各方老板开来的车辆,无处停放,只能停在村庄外面,致使整个村子都被各种豪车围了几圈。

宾客根本无法安排住宿,只能让他们自行解决,许多人就睡在车子里,整个村里都挤满了人,放眼望去,满村尽孝。

灵棚一直摆了三天,前来磕头祭拜的人数都数不过来,其中哭的最伤心的,是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第三天才来,一进灵棚就放声大哭,跪在棺前拉都拉不起来,当时我并不知道,这个女人就是我从未见过面,远嫁在千里之外的姑姑。

就在姑姑回来的当天晚上,灵棚之前发生一件十分奇怪的事情。

在灵棚之外,来了数不清的野兽!

除了山野里常见的野兔、狍子、黄鼠狼之类的,还有很多几乎从来不会出现的豺狼虎豹,其中还有几头巨大的黑熊。

成千上万,黑压压的不知其数。

所有人都惊呆了,前来祭拜的宾客之中,不乏奇门好手,有一些人准备动手时,被一个看上去和爷爷差不多老的老人给拦住了。

那老人似乎很受大家尊敬,而且非常沉得住气,当所有人都惊诧慌乱的时候,只有他始终坐在板凳上,连眉毛都没抖一下。

当有些人准备动手的时候,他才来了一句:”慌什么?高老头一辈子积德行善,受得起万灵祭拜!”

随后那些野兽就在灵棚前跪了下来,对这灵棚内爷爷的棺木叩拜,就像人们祭拜时一模一样。

跪拜完之后,那些野兽又消无声息的离去了。

一直等到那些野兽完全消失,那老人也没再说什么,只是转身拍了拍棺木,长叹了两声,出了灵棚。

直到第二天,爷爷起棺的时候,棺木却怎么也抬不起来。

八个起灵的都是壮汉,别说这是普通棺木了,就算是石棺也完全可以抬得起。

可爷爷的棺木,就像生了根一样,无论八人如何使力,就是纹丝不动。

就在大家都不明所以的时候,那老人又出现了。

老人径直走到棺前,拜了三拜,扬声说道:”老伙计,你这一辈子,没白活!够了!够了!我输了!我输了啊!”

谁也不知道他输了什么,只是那老人看上去有点沮丧。

老人说完这几句话,在我面前蹲下身来,仔细的打量了我一番,随手从腰间摘下个玉佩,又一伸手,将我脖子上的雷亟木心抢了去。

那雷亟木心经过父亲的加持,坚硬无比,就算是用刀刻,都不会留下痕迹,可那老人就这么随手一按,玉佩就被他按进了雷亟木心之中。

他随即,又将玉佩递还给父亲,说道:”这小子要是能活过十八岁,让他拿着这玉佩来我们凤家,凤天青要是不在了,凤家自有人履行承诺。”

父亲一句话没说,只是噗通一声跪倒,拉着我也跪倒,对那老人连连磕头。

我们父子刚磕完头,从爷爷的棺木之下,缓缓爬出来了九条蛇。

九条都有扁担长短、胳膊粗细、浑身金鳞的长蛇。

九条蛇一出现,宾客之中就有人惊呼出声:”九龙抬棺!这是九龙抬棺!不得了!不得了!高家这是要出雄主啊!”

那老人也顿时双目一亮,扬声长笑道:”万灵祭拜之后,还有九龙抬棺,老伙计啊老伙计,你也没想到吧!我虽然输了,可我也赢了啊!”

说完哈哈大笑,随即大笑出门,扬长而去。

而那九条蛇却并没有离开,只是出了灵棚,守候在两侧。

那八位起灵抬棺的再一用力,棺木轻松而起。

棺木一起,黄表开道,唢呐引路,供台紧随,灵幡其后,纸人纸马,金山银海,花圈孝布,亲朋宾客延绵四五里路。

那九条蛇一直在灵柩之前爬行,一直将爷爷送下葬之后,才四散而走。

但有一个人没走。

这个人叫岳九灵,宽额浓眉国字脸,留有两撇小胡子,眼神里就像藏了把刀子,看人一眼,都像要剜一块肉下来似的,还穿着黑色的长衫,黑色的布鞋,显得特别的扎眼。

只有他,整个葬礼中一滴眼泪都没流。

也只有他,在爷爷下葬之后,没有离去,而是在爷爷的坟边搭了个草庐,一直戴孝守满了三个月之后才离开。

父亲说,他是爷爷的儿徒,也是爷爷的关门弟子,从十几岁就跟着爷爷,一直在高家住了十年,出师之后才离开。

他出师之后,很快就博得了自己的名声,因为他名字之中有个九字,拿手的是梅花易数,道上人称梅花老九。

说实话,我有点怕他,总觉得这个人身上有一种令人恐怖的气息。

可就在这梅花老九离开的当天下午,我就出事了!

有个会说人话的黄皮子,想要抢我的身体!

你们的喜爱与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请各位读者朋友多多指教!

>>>点此阅读《天降神龙》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8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