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整本免费《至尊龙婿》

小说:至尊龙婿

类型:其他小说

作者:至尊龙婿

角色:周洋陈梦溪

简介:前世,窝囊废物的上门女婿,不知何为被人沉尸枯井,无意中斩获仙缘,以魂修入道,只为找回妻女,却不想一切无果,最终陨落与道心劫下
今世重生过来,一切都在不一样,寻真相,修大道,赢得娇妻的芳心,护女成凤,更是站到了这世界的巅峰,睥睨天下

书评专区

游方道士:二章败退,我心目中的高人不是看到人就说出对方的缺点的。。。这逼装的着实尴尬。

槐夏记事:粮草 女主角是个槐树精因为渡天劫快要死了正巧转到了女主身上 算是属于比较欢乐的文吧 女主在里面是个吃货很逗比 暂时还没出现男主

艾泽拉斯新秩序:毒点很少但是爽点也不如前作《变身在漫威世界》,真可惜

至尊龙婿

《至尊龙婿》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10章:五鬼搬砖

“这件事的确古怪,这弥勒是我和洪全一起请回来的,完全密封,别说东西了,水都泼不进!”

这一刻,陈春城也是一脸头疼,弥勒是他请回来,他自然清楚弥勒的情况。

至于东西怎么进去的?

很难想象。

欧锦的目光看向周洋,显然是想要问周洋的意见,因为到这只能算失物找到,但对于破案却没有半点帮助。

周洋摸了摸鼻子,看着陈春城,“大舅哥,我有几个问题能问下吗?”

闻言,陈春城的目光看向周洋,“周洋,你什么意思?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如果你要钱的,我一会给你!”

“我只是好奇,这弥勒怎么来的,就我所知,招财,纳福的风水摆件有很多,招财猫啊,貔貅啊,烫金帆船啊,而且这东西一般开业就应该有了,可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去年这可是发财树。”

闻言,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陈春城,而陈春城则看向洪全,“是今年年初,经过洪经理介绍请的!”

“老板!我想起一件事!”

就在这档口,一位女销售说道。

“说!”

“两天前,洪经理和安经理商量,说上次请来的杨道长,准备搬走给弥勒进行二次开光,

吩咐我们这段时间不要靠近,不过袁队长表示,弥勒是店里的东西,要搬走需要告诉你,当场很多人都听到!”

“不错,两天前我也听到,只是没想到这和今天的事情有关!”

两位金店的工作人员说完,所有人的目光全部看向洪全,洪全脸色变得发白,“污蔑,这是污蔑……我怎么做到的,我有不会魔术,我怎么把东西放进去?”

“好你个洪全,枉我对你不薄,你竟然怎么报答我!”

听到这里,傻子都明白了,尤其是陈春城愤怒的不能自已,除了东西是怎么放进去没解释外,所有的事情都已经点向他。

“陈老板,做人要讲良心,做事要讲证据,我没干过的事,别冤我在我身上!”洪全开口了,他有底气怎么做,因为现在他只是有嫌疑,而没有证据,“另外,安经理身上那可是有袁中华的指纹,这件事怎么解释?”

“周洋!”

欧锦看向周洋,弥勒是他推倒,事情是他问的,看似不经意,却事情却因为周洋的存在联系了起来,如今僵住了,自然还是要找周洋。

“周洋,如果你发现什么,全部说出来吧,我陈春城欠你一个人情!”陈春城开口道,他是第一次发现,自己这个妹夫有这种本事。

周洋笑了,“下面我要说很难算证据,但却可以解释一切,信能听下,不信拉倒。”

“你说!”

张岩也不是傻,如何不知道这个年轻人掌控了一切。

“让下,那这个展柜开一下!”

周洋走到一个展柜面前,朝究竟的销售说道。

“我来!”

陈春城走了过来,一把从销售手中拿过钥匙,开打,拉出,亮在周洋面前。

周洋手伸了进去,直接掀开铺地的红布,从里面凑出一张两巴掌大小黄符,黄符血字出现的同时,靠近的人不由感到一副阴寒之感,“五鬼搬运都听说过把,这叫搬运符,这上面写的则是曹十,是民间五鬼之一,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以弥勒为中心,五芒五个角都有一张这样搬运符,分别写有张四,李九,汪仁,朱光,另外保险柜下面应该会有一个香囊,你们可以找下!”

听到这,洪全的脸色骤然发白,身子隐隐颤抖起来。

“欧锦你去保险柜,小光,小海,你们开始找!”张岩快速吩咐道。

“找到了!”

“我这也找到了!”

“香囊打开有血腥气!”

四张符,一个香囊全部被找出来,众人的目光全部落向周洋。

“这就对了,这叫做五鬼搬运法,同时每一张符纸上的字,都是用血写的,DNA鉴定比对之后,你们会发现和死者安经理一样,因为除了符咒之外,这东西需要献祭,献祭人命啊!”

说完,周洋看向洪全,“洪经理,我没说错吧!”

“就算是这样,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洪全还是在死撑,“再说了,这都是什么年代了,神神鬼鬼的谁信啊?”

“那你有没有听过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故事呢,你把安经理当成替死鬼,却不想自己只是一只螳螂,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最近晚上做梦应该会遇到弥勒佛吧!”

周洋这话,让洪全浑身一震,但依旧强撑着。

“你或许觉得,夜梦弥勒,这是福气,这是好兆头,可你有没有想过,仙佛不可辱,若是我得猜测的话,最近一段时间你的运气很差,丢三落四,而且家中应该已经有人生病,并且查不出问题来!”

“你……怎么知道?”

洪全声音颤抖,没错这段时间他运气的确很差,更为关键的事他的儿子运气更差,晕倒在课堂上,可在医院却查不出任何问题。

“你着急什么,这才是开始!”周洋看着洪全,“你往弥勒独自里赛东西,而且还是塞脏东西,佛与金刚之怒,虽不和凡人计较,但你觉得你们家运气还能好吗,如果这件事不曝光的话,接下去你们一家可能走路被撞死,喝水被呛死,反正各种离奇死法都会降临,不死到一家死绝,这件事是不会结束的,反倒是安经理一家比较幸运,只死一个。”

洪全脸色红白交接,想到周洋所说的那样,整个人双膝一弯,直接跪在地上,“这位大师,求求你救救我一家吧,我错了,我真的错,我不应该鬼迷心窍,我也不该杀安隆,都是我的错,让这些报应都落在我身上!”

洪全全部认了,一股脑的全部说了出去。

因为安经理带路,洪全被拉上赌博的路,一路越赌越大,赌到最后人都压在赌桌上,然后遇到一个叫做张安的人,那个人告诉他,只要按照他的办法来,不但可以轻易还清赌债,还可以发一波,因此张安盯上就是黄金。

                       

原创文章,作者:至尊龙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830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