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尊者》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牧尊者

类型:其他小说

作者:牧尊者

角色:牧瘟段涯明

简介:上古之战,天道崩毁,修仙老祖一缕魂魄转世,妄图再现天道
故事便从“七猿宗”开始……

书评专区

明匪:我就没发现什么绿帽,这本书还是不错的,粮草,老司机不要错过

汉室可兴:话说皇叔抛开他汉室宗亲的身份,其人生就是一部愈挫愈勇的屌丝奋斗史啊,穿越者有刘备一半的毅力在自己的人生上已然是个成功者了吧

凤穿残汉:女主争霸文中、我看过的、最有逻辑的。虽然坑了但依然可以反复拿出来欣赏的典范。曹丕只是孩子他爹,拒不承认是男主←_←蔡女王的心上人是苍生

牧尊者

《牧尊者》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6.入门

清晨的山野间,朝霞云涌,灿灿光辉洒在林间,使得整片森林的露珠熠熠闪烁,宛如是点缀在枝杈间的红宝石。

  这是一个静谧的夜晚,而黎明已经褪去了黑夜的华裳,让天空恢复纯澈的蔚蓝。

  牧瘟的思绪从黑暗中挣扎出来,他猛地瞪大了眼睛,从那块乌黑的岩石上坐起,气喘如牛。

  他心想,他应该是死了!

  而且他清楚的记得,他咬下三蝉玉凤草后,他被毒蛇咬了,还往山崖下面摔去!

  他肯定是死了,他中了蛇毒,又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去,没道理还能活着!

  可他的手慢慢滑过乌黑的石壁,又抬起手摸着自己的脖子,上面确实有两个小血洞,而且自己的左臂隐隐有些酸麻。

  牧瘟忍不住低下头看,惊诧的发现身上的绝大多数伤势都好了!

  最重要的是,他真的还活着!

  “我还活着?我还活着!哈哈哈!我居然还活着!”死后余生的喜悦感让牧瘟朗声大笑,仿佛觉得世界是如此的美好。

  “闹够了没有?”段涯明的声音突然从牧瘟的背后传来,吓得他浑身一哆嗦,赶紧转身看着他。

  “仙人!”牧瘟看到守在一旁的段涯明,恍然大悟,赶紧跪趴在石壁上,磕头说道,“多谢仙人救命之恩。”

  “我没救你,是三蝉玉凤草救了你,是它帮你化开了蛇毒,又让你恢复伤势。”段涯明的神色冷漠,并且直接拒绝了牧瘟的谢意,不过在最后,他还是略微挣扎地说道,“你赢了,往后你就是七猿宗的试炼弟子了。”

  牧瘟起初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可当他醒悟过来后,他欣喜若狂,赶紧在石壁上磕了三个响头,说道:“弟子拜见师傅!”

  段涯明脸色有几分不善,他突然抓住了牧瘟的手,说道:“那你告诉我,你身上有没有能吸收大量灵气的灵物?”

  牧瘟愣在了原地,良久才说道:“弟子除了这一身衣裳,就再也没别的东西了!”

  “三蝉玉凤草全让你吞下去了,那可是八鼎境界的灵药!别说是你,就是赤练蛇也不敢全吞下去,你怎么就没有爆体而亡?而且我试探过你的中庭,里面没有半点灵气,这磅礴的灵气又去哪了?”段涯明面露狐疑。

  牧瘟赶紧心神一动,内视中庭,里面依旧一片荒凉,灰蒙蒙不见生机,正当牧瘟打算离开时,他突然在那汪漆黑的死海上,看到星星点点的金光,牧瘟凝神望去,只见死海破开了一道小口子,下面涌动着金色的灵液,而且那道口子上金雾滚滚,不断溢散出古老而又强大的力量!

  一阵阵灵力波动不断扩散开来,宛如虚空中的涟漪,牧瘟想要催动从金缝中溢出来的金雾,但它们根本不为所动,反倒是死海上空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根诡异的金丝,它细若青发,光芒璀璨,当牧瘟的念力妄图控制它们的时候,金丝忽然一颤,震碎了牧瘟的念力!

  牧瘟的脸色瞬间惨白,而段涯明看着也不知所措的牧瘟,失望道:“看来真是万世无一的废物体质,连八鼎灵药吞下去,也无法为自己凝聚一丝灵气!”

  牧瘟的中庭内明明有一根金丝,但段涯明怎么说他连一丝灵气也没有。

  “师傅,灵雾是怎样的?”

  “你忘了我是怎么探测你的天资的?”

  牧瘟想起来了,乳白色的云烟才是灵雾,那金色的又算是什么?

  牧瘟刚刚还想询问,但段涯明突然抓住了牧瘟的肩膀,带着他化成一道神虹,直接飞回到了鸡舍。

  牧瘟的脸色有些苍白,而在院子里洗漱的白老大看到他们,他赶紧躬身抱拳道:“拜见师傅!”

  段涯明看到白老大以后,冷冷道:“等会儿你将《七猿经法》的九鼎篇扔给你师弟,再带他前往通地神猿峰,让他看守禁地。”

  白老错愕地看着牧瘟,大喜道:“师弟,你通过师傅的试炼啦?哈哈哈!真是了不得!真是了不得!”

  段涯明突然瞪了白老大一眼,吓得他屁滚尿流,顿时噤若寒蝉。

  “已经卯时了,旭日东升,正是盘坐之良辰,二胖跟大脚呢?”

  “啊?”白老大瞪大了眼珠子,心中万般焦急,师傅以往都不会赶早来看他们的,所以他们三人都睡懒觉睡惯了,哪知道师傅今天突然提起此事,所以逼得白老大谄笑道,“师傅,昨夜两位师弟为了给大憨二憨铺床叠被,折腾半宿,才刚刚躺下。”

  “既然如此,那就只罚抄他们《七猿经法》百遍!”段涯明瞥了一眼白老大,随后踏着云雾飞离了鸡舍,在云层化成一道青光。

  等到段涯明离开,白老大才算是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但他听到黄二胖跟大脚三要将《七猿经法》誊抄百遍,顿时觉得心情舒畅,也觉得牧瘟越发顺眼了,还不忘笑眯眯道:“牧师弟,可真有你的,以前也有好多像你这样拜师的人,但不是残的残,就是逃的逃,你是唯一一个通过试炼的呢!”

  牧瘟的背脊突然冒出一阵冷汗,只觉得段涯明实在心狠手辣,居然真的会见死不救,而他也赶紧谦虚道:“大师兄谬赞,只是我运气好,才刚巧通过了试炼,否则我的尸体都已经凉了呢!”

  “修仙之道可从不信运气,我们把这叫命数!命中注定,躲也躲不过,求也求不来,只要你通过了试炼,往后你就是我们一家人了!”白老大拍了拍牧瘟的肩膀,让他心里暖融融的。

  过了半个时辰,黄二胖跟大脚三四人才相继醒来,但他们知道师傅已经来过,并且责令他们罚抄《七猿经法》百遍以后,两人的脸庞都快青了!而白老大带着众人吃过早膳之后,他来到院子里,祭出一朵小白云,对牧瘟说道:“牧师弟,凡是七猿宗的试炼弟子都有各自的杂务,连我们也不能破例,你要看守禁地,我就带你过去吧!”

  牧瘟看到白老大脚下的白云,赶紧站了上去,只见两人突然化成一道长虹,消失在云层之间。

  两人在一座高峰脚下落地,抬头看,只见四周还有六座高山围绕在一块儿,而且每一座山峰的山巅都摆着一尊神猿石像。

  那些神猿或站或立,姿势诡异,神色各不相同,或怒或悲,兵器也是风格迥异,刀枪棍棒,熠熠生辉!

  但每一尊神猿都给人栩栩如生之感,仿佛随时都会活过来,羽化成仙猴飞天!

  “牧师弟,这里就是七猿宗了,每一座山峰代表不同的支脉,共有七支,咱们是通地神猿峰。”

  牧瘟再看七座青山,每一座山峰都高耸入云,崔巍雄壮,有的怪石嶙峋,有的苍翠欲滴,有的飞瀑直流,而白老大带他来的通地神猿峰,则是漫山老林,但在山腰有重重叠叠的宫殿阁楼,真如仙境一般!

  白老大顺着一条用青石铺砌的山路往上走,说道:“这里也是师傅修行的地方,他是这里的大长老,你要是在修行上有不懂的地方,你尽可以去问他!”

  牧瘟想到段涯明凶神恶煞的样子,突然面有惧色,说道:“大师兄,还是算了吧,师傅好像很讨厌我。”

  白老大的身子一僵,他赶紧解释道:“牧师弟,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这七猿宗的师傅都是一个模板里走出来的,要是师傅不凶,那座下弟子还不得闹翻天了!而且你已经拜入师傅门下,最好不要与师傅有间隙,这也是为了你好!”

  牧瘟心里一凛,赶紧说道:“多谢大师兄教诲。”

  白老大微微点头,带着牧瘟途径山腰间的七猿神殿,还不忘说道:“这里就是通地神猿峰的宫殿了,我跟你讲,师傅他们就在里面凝神修炼,而且只有成为内门弟子跟长老才能进去,你以后可不要随便擅闯此地,否则被拦在外面,丢了师傅的颜面,那师傅就真的要动怒了!”

  牧瘟抬头看,只见这里的宫殿飞檐斗拱,琉璃碧瓦,金光璀璨,简直就是一处天宫,他谨遵白老大的告诫,不断点头,

  两人穿过山间的云霄,来到了通地神猿峰边缘,虽然说是边缘,但距离那神采奕奕的神猿像依旧极为遥远,而这青山也仿佛大得没有边境!

  牧瘟还想往前走,但白老大一把抓住他,指着地上的一条用玉条铺砌的边界,说道:“牧师弟,这就是禁线!任何人都不得越过,否则必死无疑!”

  牧瘟看到玉条近在咫尺,不由得一阵心悸,他抬头望去!

  天空中,漫天烂霞,喷涌沉浮,反射出五彩神芒,仿佛诸神临世,气势恢宏。

  山巅上,碧空如洗,骄阳灿烂,那尊双手垂地、怒目圆瞪的神猿在阳光下显得金碧辉煌,宛如一位嗜血如魔的金将军!而在神猿的背后,有一棵参天桃树,上面挂满了鲜红的桃子,在阳光下仿佛挂满上千颗硕大的红宝石!

  牧瘟看到那些桃子,不知为何怦然心动,垂涎欲滴,而白老大看到牧瘟不断吞咽口水,赶紧苦笑道:“六师弟!那蟠桃可不是你能吃的!咱们通地神猿峰的峰主每年都只能进去一回,而且每次只能带十颗桃子出来,除去七大峰峰主还有教主八个人,也就剩下了两颗,一颗送给西方的佛祖,一颗送给北方的儒圣,自家的弟子可是一颗都没剩!”

  白老大提到教派之事,牧瘟强行将自己的思绪收回来,他突然想到了青水,他忍不住问道:“师兄,那你听说过三相宗这个教派吗?”

  “三相宗乃东洲第二大教派,最近崛起飞快,但依旧被七猿宗力压一头!”白老大得意道。

  牧瘟听到七猿宗来头这么大,忍不住心中狂喜,只要自己勤奋修炼,日后再借以宗教之名,那把青水娶回来还不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白老大又把牧瘟带到附近的一个小石屋,从外面看,这座屋子极为朴素,一扇门,一扇窗,门口放着一个空荡荡的木桶,而且边上还有一条潺潺小溪,显得很是静谧。而两人推门进去,就有一层灰从房梁上落下来。白老大咳嗽了一声,说道:“六师弟,这里已经很久没人来了,你就将就一下!你放心,每天都会有人给你送饭来的,还有这是《七猿经法》九鼎篇。”

  白老大将一本破旧的古籍交给牧瘟,仿佛这本书已经被人翻阅过千万遍,他又指着禁地,再三告诫道:“你在山上多加小心,唯有一句话,不要擅闯禁地,我这就回去了!”

  “师兄!这禁地里面到底有什么诡异之处?”

  “历代峰主都会选择在禁地里面圆寂,所以石屋内的弟子会常常会看到已故的峰主站在里面,有时他们就死死地站在禁线后面盯着你,这就很廖人了,不过你放心,他们不敢跨过禁线!”

  牧瘟的脸色惨白,这哪是吓人,这明明是吓死人!

  白老大又告诫道:“但你也不要闯进去,一旦你跨入到禁线后面,你的灵气就会沸腾四溢,使你爆体而亡,若你没有修为,你会瞬间苍老,成为一副骨架子,然后随风而散。”

  白老大交代完,才离开了石屋,把牧瘟一个人留在此地。

  而牧瘟绕着石屋走了一圈,看到屋子里空荡荡,只能坐到床上,翻开了那本秘籍。

  秘籍的首面是对功法的介绍,这九鼎篇乃是筑基功法,说白了就是入门而用,一共分为九个小境界,只要体内的灵气能多装一鼎左右,就算突破了一个小境界!昨天大脚三说大师兄是二鼎弟子,那大师兄就是两鼎境界了。

  再往后看,映入眼帘的就是几张人体穴位图,并且用白线示意灵气的游走方向,下面还写着一排小字!

  “‘气沉中庭,游鸠尾,通巨阙’!”

  牧瘟内视中庭,除了那根金丝,根本没有任何灵气,他尝试着控制那根金丝,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它依旧慢慢悬浮在死海之上,不为所动,沉若泰山!

  牧瘟使唤不了那根金丝,干脆找到凝气篇,调整好坐姿,双掌重叠,放在腿上,犹如一尊老佛!他慢慢吸气,尽量提取胸腔中的灵气,让它们融入血液,被带到中庭!

  一口气下来,只有薄薄一丝灵气被吸到中庭穴中,而且一眨眼就消散了!

  半饷,牧瘟坐得浑身酸痛,他忍不住喟然长叹,修仙真是太难了!要是自己能跟着大师兄他们就好了,他们每天躲在鸡舍里吃灵丹妙药,修炼速度一定快得吓人!

  但牧瘟猜错了,就算大师兄他们天赋异禀,又有天才地宝支撑修炼,但要将灵气吸纳体内,依旧是逆天而为,没有几个月的时间磨练,是不可能将一团灵气存放到中庭的!

  而那些寻常弟子更为可怜,一年才能突破一鼎!

  牧瘟修炼整整一个下午,上百缕灵气飘入死海,就像是蚍蜉撼树,根本毫无动静!

  

                       

原创文章,作者:牧尊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829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