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霸道总裁住我家》在哪里看?

小说:霸道总裁住我家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杳音

角色:杳音慕南

简介:老公出轨,闺蜜撬墙角
这种狗血的事,发生在杳音身上不说,这两人还合谋将她卖给了别的男人
一纸协议,让她成了某男人眼中的‘工具’
慕南的强势,步步紧逼,快要把她逼疯了
但这男人时而的甜蜜,却又让她如梦似幻
他到底想怎样?他直到把杳音逼到墙角,修长的手指熟练的挑开了她的衣领,笑魅惑人心
她只属于他一人
他是不会让她逃离自己的手心!

书评专区

功法修改器:这已经不是杀伐果断了,这是无脑杀人吧,恶心

星际传奇:过多的倒叙插叙爽点不足,让读者感到厌烦,主角性格也不喜欢

道祖是克苏鲁:宁愿给纸片人当狗也不愿对衣食父母低头太孝了

霸道总裁住我家

《霸道总裁住我家》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16章:羡煞旁人

美国到A市的飞机,慕南阴沉着脸。
从知道杳音逃跑到现在不过二个小时,他就已经搭上了最近的飞机,从美国飞了回来。
“想跑?
那也得先把孩子交给我!”
冷哼了一声,慕南的神色里全是阴冷,不禁让人胆寒。
窗外的空气,沁人心脾。
司年的这处别墅,当真是个好地方。
此刻杳音正百般为难的挑试着礼服。
“司年,我们真的要这么“慎重”么?”
阳光大好,冬日里这一个月来难得的晴朗。
此刻的杳音看着那衣架上几十件的礼服有些眼花缭乱。
白色的蕾丝边,或者粉色的花朵状,件件都是国外的顶尖设计,每一件都是那么的好看让她爱不释手。
“音音,你喜欢哪一个?”
司年坐在椅子上,宠溺的看着挑来挑去的杳音,甜蜜的问道。
“这件吧。”
指着一件白色的小礼裙,音音道。
裙子刚刚过大腿,腰线较高,略微的有些宽松,刚好能遮住微微有些隆起的肚子。
司年示意,让家仆把那件衣服挑了出来,不禁窃笑:
“这件衣服来自意大利,是一个知名的老设计家做出来的,全国也只有三件,我通过爷爷的关系才拿到了他这件独一无二的设计。
音音,你的眼光真的很好~”
阳光的照射下,那件礼裙闪着细光,仔细看去才发现,那每每闪光的地方都是由钻石勾出来的复古花纹,看上去纹路清晰又针线细美。
腰身的背后,一朵百合状的装饰,摸起来光滑而又舒服,略微的有些下坠,慵懒的耷拉在腰身的背部,看起来柔美而又别致。
“好,那就这件,音音穿什么都好看的。”
司年笑着,在这冬日里有如绚烂的山茶,散发芬芳又给人心安的感觉。
婚礼如期而至,杳音在家仆的拥簇下,早早的便开始梳洗打扮,秀长的头发微微盘起,娇嫩的脸上怀孕不宜上妆,轻微的保养后,就简单的装扮了一下,可也依然迷人。
慕南有一句话说的非常对,杳音确实是有一幅好皮相。
完全不象是一个出自农村的女孩儿,猛然看上去,还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大家小姐。
珍珠镶嵌的一双细白高跟鞋,杳音小心翼翼的穿了上去,在家仆的搀扶下,慢慢的下了楼梯。
司年耐心的等候了良久,直到看见杳音小心翼翼的被人搀扶着走了下来。
“这双鞋,不适合你。”
司年皱着眉头,似乎有些不太高兴,下人就见状立马识趣的将鞋架摆了过来,白皙的手微微划过,最后落到了一双娇小的平底鞋上。
“音音,我们就穿这个吧。”
司年说着半跪而下,脱下了杳音脚上的细长高跟。
“都已经要做妈妈了,怎么还是这么不注意,要是你有个闪失,我会内疚一辈子。”
司年,一米八五的个字,如此高大的男人,司氏一家,竟然就这样毫不避讳下人的蹲了下来,跟杳音换上了新鞋,那样子看起来小心又认真,杳音的心里似是纠起来的疼。
没错,司年越是对她好,杳音就觉得越是愧疚。
她欠了司年很多。
怀里一个深蓝色的礼盒露了出来。
司年顺势打开了礼盒的盖子,一枚闪着暗色星光的硕大红宝石项链,就出现在了杳音的面前。
惊讶的一时张不开嘴。
“这,这是?”
杳音不敢置信的看着,虽然并未接触过这么高端的设计领域,可她也是在珠宝杂志上见过的,数一数二兰蒂斯•弗洛的作品。
“送给你。”
司年说的轻巧,到给杳音吓得不得了。
“对不起司年,这个我不能接受。”
杳音连连退后。
“这么贵重的东西我真的不能收。”
杳音吓的双手直摇晃着,欲要拒绝,却把司年逗乐了。
“傻丫头,这些年想要在我这里得到好处的女人有多少,只有你,拒绝了我。”
神色里闪动着爱意,他知道。
杳音和别的女孩儿是不一样的,也因此司年格外的看重她。
豪华的商务车子在一座高大的酒楼外停了下来。
“看啊,那是司年。”
“一个男人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什么,你竟然不知道?
他是兰蒂斯•弗洛的孙子。”
不知是谁开了一个头,顿时人群炸开了锅一般,相机蜂拥而至,吓的杳音一个惊颤。
原以为只是参加一场婚礼,没想到竟然会有这么多的记者。
“看来,陈诺这次是故意借我回国来虚张声势啊。”
司年好像也没有想到,门口竟然会围着这么多的记者。
不换不乱的将杳音往怀里拉了拉,嘴角笑着,虽然相机闪烁很是失礼,他也未曾计较。
李管家这时带人走了过来,一群家卫看护着,直到司年进了酒楼。
“司年~”陈诺见到司年连忙走了过来。
一身的黑色西装将他的身材衬托得结实硬朗,杳音躲在司年的身后,眼眶情不自禁的红了红。
这是她的丈夫,她爱过的男人,却也是卖了她的禽兽!
胡倩一见来人是司年,立马巧笑盈盈的走了过来。
“司年哥,你回国了,是什么时候?”
“哦,你不知道么,可我怎么接到了陈诺的请贴呢?”
司年笑得意味深长,盯着陈诺看着。
说白了,以胡倩现在的家庭,虽然不是什么富商家的正经女儿,可也算是半个富裕人家,而陈诺不过一个穷小子后来富裕了些。
如果能借着关系将刚回国的司年请来,那不是特别的有面子?
谁不知道,司年在国外有个势力庞大的家族,虽然还没人知道具体是什么,不过时装周上,一直都能出现司年的身影。
“嘿嘿,这不是刚知道你回来了么,正好赶上了我和胡倩的婚礼,怎么也是大学同学,总要请你过来喝杯喜酒的。”
陈诺说的轻巧,司年身后的杳音却愤恨的握紧了司年的衣角。
“这位是?”
注意到了深厚的人,陈诺狐疑的问:
“难不成,是司大少爷的如花美眷?”
“哈哈哈哈哈~”
胡倩和陈诺都笑了出来。
可下一秒,陈诺的神色就难看了起来。
“我没有你,有那么大的能耐!”
言语里尽是不悦与嘲讽。
杳音畏惧的躲在身后不敢正面抬头却还是被司年拉了过来,拥在了怀中。
“怎么是你?”
胡倩扬起声调,不悦的反问道,眉头皱在一起,上下打量着杳音,最后将目光停留在了她脖子上的那枚红宝石上。

                       

原创文章,作者:杳音,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828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