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公叫瑞路过的酱油小兵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从零开始的丘丘人生活

类型:游戏动漫

作者:路过的酱油小兵

角色:路过的酱油小兵

简介:丘丘人,游戏《原神》及其衍生作品中的怪物,原神世界里的基础战力(智商)衡量单位,没有特别的地方,攻击积极性不高,而我怎么也想不到,有一天竟然成了他们当中的一员

书评专区

我的小人国:#主角对一个2cm的美女心动了……我不禁要问,你知道2cm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你射一滩都可能淹死她┐(´-`)┌能不能有点追求不要这么精虫上脑?

凡女仙葫:有个葫芦的空间 ,就是喜欢这种能养花花草草的无脑金手指

警犬实习日记:能不要大篇幅的描写专业内容吗?看到心理咨询师出现后的内容看的实在尴尬,主客不分,这心理咨询师是来卖弄知识的么……

从零开始的丘丘人生活

《从零开始的丘丘人生活》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3章 丘分天下

超出世界的原初晶石,黑暗的宇宙中由无主的梦想和希望凝结成的光辉——「原石」。

而我手中的正是被称作「原石」的道具材料,而原石的在游戏里的功能大致分做两种,一种就是抽卡,每160原石可以转化为1个纠缠之缘或1个相遇之缘,相当于一发祈愿抽卡。

还有一种就是补充体力:原石可以转化成原粹树脂(游戏中的体力),每天最多兑换6次,次数越多价格越贵(第一次兑换消耗50原石,第二次和第三次各消耗100原石,第四次消耗150原石,第五次和第六次各消耗200原石)。

但是我此时哪里是在玩游戏啊,以前无比宝贝的原石现在在我的手中就如同鸡肋,难不倒我现在还可以抽卡不成?

将原石也塞入了缠腰布,我和依.便向着东北沙滩的方向出发了,见溪水中有着几只戏水的白鹅,这些可都是禽肉啊,我转头便对依.坡问道:“依.坡,你带‘树杈’了吗?”

“‘树杈’啊,应该是带了的,不过乌·瑞你不是不用了吗?”

依·坡不解道,在这之前“我”也是用过一段时间的“树杈”,这“树杈”说的自然也就是依·坡做的弹弓了,不过却是怎么都打不准,在这之后“我”就没有再用了。

“哼哼,依·坡呀,你不知道丘别三日定当刮目相看吗?我现在可是不同寻常了。”

闻言依·坡眼中的疑惑更深了,毕竟,这句话依·坡哪里听过,不过疑惑归疑惑依·坡还是在缠腰布里翻找,不一会儿就从里头翻找出来一个用火烤过的黑色Y型树杈递给了我,做工当然比不得前世那些弹弓,说是“树杈”那确确实实就是个树杈,因为火烤的原因倒是变得相当坚韧、有力度,上面还绑着不知道什么动物的兽筋,虽不是很粗,但也是十分的坚韧。

随手从地上拾起一枚石子,将石子卡在兽筋中间,闭眼瞄准,我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地将弹弓拉开,眼、准星、白鹅三点一线,当年还是个“皮猴子”拿弹弓砸别人家玻璃的本事在此刻被我施展的淋漓尽致。

不知为何,此时的我感觉非常的棒,想起当与同村的孩子一同敲玻璃,砸鸭子的日子,被大人们追着打的,教训的时光。

“哎呀呀,真是一段美好的岁月啊!”

手指一松,石子激射出去,不偏不倚的就打中了那只白鹅,白鹅当即便是被打的翻了肚子,生死不知。

“打中了,打中了!乌·瑞你真的打中了!”

见我打中了白鹅依·坡立刻兴奋手舞足蹈,随后上前将那只白鹅从溪水中捞了起来,摸了摸白鹅,依·坡便掏出了根兽筋将白鹅的翅膀和双脚绑了起来。

“没死?”此刻我也来到了依·坡身边,见到他的举动不禁问道,毕竟我刚刚那颗石子可是不偏不倚直接命中的白鹅的脑袋。

依·坡点了点头说道:“嗯,摸着应该还活着,就是给打昏了过去。”

将白鹅捆好,依·坡就将白鹅递给了我,顺手接过了白鹅,我将其扛在了肩头,有了这只白鹅,那么今天的晚饭那就是有了着落了,不过沙滩还是要去的,毕竟“吃多不嫌饱,肉多不压身”嘛。

路上见到几株金鱼草和薄荷,我也是顺手就给摘了,而依·坡则是相当不解的问道:“乌·瑞,你采这些杂草要干什么?”

对于依·坡的疑问我没有当面为他解惑,只是神秘的一笑道:“嘿嘿,这些个杂草可是有大用哦!”

看着我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依·坡也就没有再多问了,不过却是默默地对这种外形相似一尾金鱼的深黄色金鱼草,以及散发着奇特香味,还开着一串蓝色小花薄荷多看了几眼。

一路上并没有再发生什么别的事,我们很顺利的便来到了鹰翔海滩,在游戏中从起风地到鹰翔海滩不过四十几秒的事情,但是我和依·坡却是走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并不是我们走的太慢,而是提瓦特大陆的面积在游戏中是被缩小了的。

在“我”的记忆中,单单风起地就有个小镇那么大,一两千亩地的面积,光是丘丘人和史莱姆有着两三千之数,更是有着四个丘丘人小部落,但是都是属于较为弱小的丘丘人部落,分别位于风起地的东北角的火火部,部落里的最强战力是两名精通火元素掌控的弩箭手丘丘人火箭丘,并且可以驱使“魔使”——两只火元素史莱姆为他们战斗,是四个部落里战斗力最强的部落。

位于东南方的遗迹部落,是实力仅次于火火部落的第二部落,部落里的最强者是挥舞着由自身火元素控制并附着的火炬的冲锋丘丘人,并且掌握着「冲锋」技能,位于南边与西边的是塔塔部落和桶桶部落,族中最强的也只是普通的持棍或者用弩箭丘丘战士,不过塔塔部落拥有着一座巨大的丘丘箭塔,桶桶部落则是有着最为丰富的爆炸桶储备,而我和依·坡就是遗迹部落的族人。

来到了沙滩我们便开始翻找起了依·坡所埋下的罐子,零零散散大概有着三十个罐子,寻着记忆我和依·坡挨个找着,我最近的一个埋罐点,只有一个坑在里头并没有罐子,我疑惑的挠了挠头,难道是我记错了?我不由的这样想着,当我来到第二个埋罐点后却发现与第一个埋罐点如出一辙,有坑无罐,第三个、第四个、第五……花了大概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我们却没有找到一个罐子,我再傻也知道有问题,这些罐子是我和依·坡一起埋的,虽是记忆会有位置的误差,但是不可能出现一个罐子都没有的情况。

唯一的解释就是有人将罐子拿走了,而此时的依·坡已经是急得抓耳挠腮了,“啊啊,我埋的罐子怎么会全部消失了!是谁偷了我的罐子!”

三十个罐子,其中有二十八个都是依·坡从部落里的其他丘那边借来,这让依·坡怎么能不急呢,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传来。

“呀呀,你们是什么人?怎么会出现在我们沙海部落的领地!”

我和依·乌回头望去,说话的是一也是一名丘丘人,不过与我和依·坡不同的是这个丘丘人更为强壮,手上还握有着一根粗壮的木棍,表面了这个家伙最起码已经是打手丘丘人了。

而他的另一只手上则是提着一个罐子,仅仅只是一眼我就认出那个罐子就是我和依·坡埋的那些个罐子的其中一个,毕竟会口子上缠上许多芦苇草的罐子估计也就依·坡才有,而看到那个罐子的依·坡立刻跳脚大叫道:“罐子,你怎么会拿着我的罐子!”

“你的罐子?”

闻言打手丘看了看手中的罐子,便将罐子扔随手扔向了依·坡,见状依·坡连忙上去接,但是因为事发突然,还没等依·坡上前接住罐子,罐子便狠狠地砸在了沙地,不过所幸罐子并没有碎掉。

“你们这个罐子应该就是用来狩猎的吧,这里是我们沙海部落的地盘,你们越界了!本大爷不管你们是哪个部落的人,赶紧带着你的罐子离开!”

打手丘不客气的说道,话语中的驱逐的意味毋庸置疑,但是依·坡哪里会就这样离开,当即对打手丘说道:“我们越界是我们不对,但是罐子可不可以全部还给我们。”

三十个罐子在部落里确实不是特别贵重的东西,但是也不便宜大概用半只野猪就可以换到,但是对于“我”和依·坡这种“贫困户”来说半只野猪那可以说是要我们的命了。

对于依·坡的话打手丘只摇了摇头说道:“你们越界捕猎已经是犯了部落之间的大忌,本大爷没有教训你们就已经算本大爷脾气好了,换成别的人,你们都不免要挨一顿毒打,那些罐子就当时你们越界的惩罚,速速离去吧!”

“可是……”依·坡还想说些什么,但打手丘显然有点不耐烦了,没等依·坡讲完便大声训斥道:“本大爷话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再多纠缠休怪本大爷棍下不留情!”

说着还向我和依·坡挥舞起了手上的棍子,估计依·坡要是再说什么这只丘可能就要动手了。

“哦,骁勇且强壮的丘丘战士啊,我们可不可以谈一笔交易?”一直没有出声的我突然开口说道。

而听到我的话打手丘先是一愣,随后便说道:“你……刚刚说什么,再说一遍。”

闻言我也是一愣,还以为是打手丘没有听清,我再次说道:“我们可不可以谈……”

话没说完打手丘便打断了我的话,道:“不是这一句,是上一句!”

此话一出我也是有些疑惑,难道是自己之前的话有什么问题,不应该呀,对于近战丘来说对其武力的赞美可以说是百试百灵的,难道这个丘有啥忌讳?要是如此我可真是马屁拍到马蹄子上了,谈不拢还是小事,要是触怒了眼前的丘,那我和依·坡怕是要吃不了兜着走。

怀着忐忑的心,我再次开口道:“那个……哦,骁勇且强壮的丘丘人战士啊……”

“哈哈哈哈!”

让我没想到的是眼前的丘立刻大笑了起来,这着实把我和依·坡给吓了一跳,这丘怕不是脑子有问题?!

没笑多久,打手丘便开口说道:“哈哈,说的好,总算是有人看出本大爷的强大了,哈哈哈,不错不错,骁勇又强壮,这说的不就是本大爷吗?哈哈哈,小子虽然说你不是我们部落的人,但是现在本大爷很欣赏你,哈哈哈!”

听到打手丘的话,我也是舒了一口气,还好自己不是触了他的什么忌讳,只是……这个逗逼的话语和本大爷的自称,你确定不是披着丘丘皮的荒泷一斗吗?

“哈哈,小子你再说一遍,再说一遍。”

面对眼前打手丘的要求我虽然也挺无语的,但是对我而言说不一定是件好事。

“骁勇且强壮的丘丘人战士啊!”

“再说一遍,再说一遍!”

“骁勇且强壮的丘丘人战士啊……”

“哈哈,你小子说话咋这么好听呢!再说一遍,再说一遍!”

“……”

“诶,你怎么不说了?再说一遍,本大爷还没听够呢!”

“那我们之间交易……”我不得不再次提到我的目的,毕竟这些罐子对我们来说那还是巨款啊。

听闻此话打手丘也是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哎呀呀,你瞧瞧,这一高兴就没收住,老弟,你要做什么交易啊?说给大哥听听。”

老弟?大哥?!之前还是一副要赶我们走的样子,现在就已经那么熟络了,这转变未免的也太大了吧,不过所幸我们碰上的是这么一个性格的丘,不然怕也是真不好谈。

我指了指身上的白鹅说道:“啊,强大的丘丘人战士呀,我想用这只白鹅换回剩余的罐子,您看……?”

听到我的话依·坡立刻拉住了我说道:“乌·瑞,这白鹅可是我们今天唯一的吃食了,你要换掉,我们今天可能要饿肚子了!”

听了依·坡的话我也是无奈的说道:“要是我们不把罐子换回来,不要说今天,为了还罐子的债,我们可能还要饿上好几天嘞!”

“可是……这是我们没考虑周全,乌·瑞你大可不必和我一起……”

我想都没想就打断了依·坡的话,说道:“你说的是什么屁话,我是谁?我可是乌·瑞啊,是你依·坡的好朋友,我怎么可能放任你不管呢!”

“可是……”依·坡还想说什么,我立刻怒斥道:“依·坡!你还当不当我是你是朋友了!除非你今天就和我绝交,不然你的事我乌·瑞今天管定了!”

“哈哈哈!好小子本大爷果然没有看错你!”我们的话一字不漏被打手丘听在了耳中,显然对于我的行为打手丘还是很欣赏的。

“但是……”

话锋一转,打手丘却摇头说道:“虽然本大爷挺喜欢你小子,但是规矩就是规矩,这只白鹅确实是好东西,但是用一只白鹅也就只能换十只罐子,换剩下的罐子显然是不够的。”

说道这依·坡也是急了,这已经是我们全部都家里了,要是这都换不回罐子,那么我们就彻底没戏了,其实罐子的价值还是其次,主要是依·坡借罐子可以说是用光了他所有的关系,要是罐子全没了,那么依·坡在部落里那就是“信用破产”了。

看见依·坡着急的样子,我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稍安勿躁,随即开口对打手丘道:“战士大人,我说的交易可不止是这白鹅。”

“嗯?难不成你还有什么别的肉?”

听了我的话,打手丘也是疑惑的说道,毕竟刚刚的对话可以得知我和依·坡应该是没有其他吃食了。

“当然是没有其他的肉了,但是……”

我不急不缓的从裹腰布里掏出了一物,而看到我掏出的东西打手丘则是气笑道:“你说你要用这个换罐子,虽然本大爷很欣赏你,但是你要当本大爷是傻子,那本大爷也只好将你赶走了!”

我拿此时所出来的东西,正是之前采的薄荷与金鱼草。

                       

原创文章,作者:路过的酱油小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827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