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小说江风叶长淑

小说:少年青衣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久之糖

角色:江风叶长淑

简介:江风穿越到富庶人家,却没想刚过来就碰上了,突厥人南下!
血战匈奴三百里,而后隐姓埋名凯旋而归,做起了富家小公子
什么?!未过门媳妇儿要悔婚?莫欺少年穷啊!江风道:算了,丢了一枝花却拥有一整片花丛,美哉
江风不过想要成为个咸鱼纨绔,花花世界,却总事与愿违
“皇上,我是真不想当官啊!”
“公主,我是奉行一夫一妻制的啊!什么?你说你可以做小?!”
“诶,不过做点小买卖,怎么就成了姜国首富……”

书评专区

抢救大明朝:乱世钱重要还是粮重要?

开着导航穿越:将起点所有能上的推荐一个不漏的全刷上去了,结果呢?390+的订阅,还是发月票包求来的。

小地主:种田文的双璧,比起一口泉,多了些装B打脸的俗套,没那么清新淡然,格调略逊。优点是写出了早年间农村人的淳朴,令人感怀。

少年青衣

《少年青衣》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27章

  好嘛,是王庭坚来了。
  王庭坚正要往江家去,路过这里看到了叶观海和江风。
  王庭坚下车又是与叶观海一阵‘王老’‘叶公’的客套寒暄。
  叶观海又忍不住拿出那首诗跟王庭坚炫耀一番。
  王庭坚意味深长的看了眼江风,他早知道江风富有诗才,此刻怎会惊讶?
  王庭坚笑道:“真是好诗啊!
只是这秋闱,我得让你十拿九稳才行!
走吧,回家读书去!”
  江风哭丧着脸道:“弟子昨夜一夜没睡!”
  王庭坚一脸不信:“你一夜没睡?
你能干什么去?”
  叶观海连忙道:“今日读书可请王老稍作放纵,风儿一夜都与小女在一起。”
  “噢?
是嘛。”
王庭坚满脸揶揄的笑:“你小子开窍了?”
  江风:“……”  不过,有叶观海劝说,王庭坚倒是同意今日休课了。
  江风上了自家马车,回到家倒头就睡。
  睡至午后,江风就醒了过来,看着桌上的图纸,便开始动手做一些东西。
  “少爷,您饿了吗?
我看您睡得香就没叫您。”
  婉儿轻声呼唤,江风才回过神来,接过了婉儿手里的粥。
  “少爷,这是什么呀?”
  “这个啊,溜铁环儿,是一种乐趣玩具。”
江风放下碗,给婉儿掩饰起来。
  “好有意思的样子~”  “这可是少爷我的童年回忆。”
  “可是我怎么不记得小时候,少爷玩过这样的东西?”
  啊~那是前世的童年玩具了。
  江风忽而恍惚想起,真是说笑了,自己哪里来的童年啊,前世作为‘有关部门’的局长养子,只远远的看别的孩子玩过这样的东西。
  而那时的江风,便已经开始学习各种超常规的东西了。
  “呵呵,生是部门的人,死是部门的死人…”  “少爷您在说什么呀?”
  江风摆摆手,把铁环儿给了跃跃欲试的婉儿:“喏,拿去玩儿吧。”
  “谢谢少爷!”
  婉儿终究只是个十五岁的小孩儿,自然是玩心极重,当即欢呼雀跃拿着铁环儿在院子里跑来跑去。
  江风看着婉儿欢快的模样,一时间不由得有些惆怅。
  “悟已往之不谏, 知来者之可追,识迷途而未远,觉今是而昨非!”
  单纯的婉儿停了下来,歪着脑袋看着枯树下的少爷,少爷又作诗了,可是自己为什么听不懂呢?
  但,婉儿还是能感觉到少爷此刻平静的眉间盘旋着诸多愁绪。
  江风仰头看着枯树,轻声笑了,“舟遥遥以轻扬,风飘飘而吹衣,问征夫以前路,恨晨光之熹微。”
  既然上天给自己一个重新活来的机会,还想以前的事儿干什么?
  看到少爷笑了,婉儿也笑了。
  “少爷笑起来真好看!”
  江风笑得更加开心了,朗声长啸,似要将胸中愤懑全都一吐而快!
  “功名非我愿,帝乡不可期,怀良辰以孤往,或执杖而耘籽,登东皋以舒啸,临清泉而赋诗,聊乘化以归尽,乐夫天命复悉疑!”
  “走!
婉儿!”
  “少爷,去哪?”
  “出城,踏青!”
  “可是少爷,这儿才秋天啊!”
  “那就踏秋!”
  “哦~”  江风和婉儿快步朝着府外离去。
  在西厢小院旁,王庭坚和姜元胤从暗处走了出来。
  “功名非我愿,帝乡不可期。”
  “王卿,此子,境界颇高啊!
你怎么看?”
  “陛下,微臣认为,此子,已超凡脱俗,可入圣学!”
  “嗯?”
姜元胤吃惊的看了眼王庭坚,“入圣!”
  “是!
若杨师在此,他也势必会如此认为!
陛下难道不觉得,此子与杨师颇为相像吗?”
王庭坚斩钉截铁的说道。
  姜元胤没有回答,倒是兀自苦笑:“真是好一番妙句,只是,功名非我愿,帝乡不可期,此子好像除了天下读书人都梦寐以求的功名之外,对其他事物都非常感兴趣。”
  “这更是附和杨师那随心随性之境界啊,未曾料想,江风此少年,年纪轻轻,境界如此之高,理想如此缥缈,年纪轻轻便知晓天命。”
  姜元胤看着江风离去的背影,双眼微眯:“聊乘化以归尽,乐夫天命复奚疑,少年,你真愿如此虚度么?”
  “陛下,现在去哪?”
  “都到这里了,进去坐坐吧。”
  江风可不知自己的小院子遭到了二位大人物的光顾。
  此时他还带着婉儿往城外而去,江百顺听到江风要出城,特地让管家老徐带着好些个家仆一起出门。
  婉儿眼里藏着几分愁绪:“这秋深了,天也越来越凉了,城外的叶子都掉光了,什么吃的都没有了。”
  江风疑惑的看了眼婉儿,也没有多在意,她这小小的人儿心里还能藏着什么心事。
  江风当然不是出门去看什么枯树的,他是为了选址,造一座酒场!
  昨夜将军府中江风发现了一个商机,那天醇竟然能卖出一百文一两的天价,那如果把蒸馏酒给弄出来的话,那岂不是能卖的更加暴利?
  别问江风一个闲懒少爷,怎么会想到赚钱的。
  笑话,做富家少爷最起码得有钱啊!
  找自家大伯要的话,现在的江风还没有那个脸皮!
  而且,有了钱才能做更多的事,这样才能保证自己的古代生活变得更加滋润起来!
  江家就算家底再厚,也是从通州举家迁徙而来的,在京城又没有田产,钱再多也有花完的一天。
  去过一次醉春阁江风,见识过那醉春阁的规模之后,江风便已经对京城一日对酒水的消耗有了一个概念。
  醉春阁里的酒水假设都是天醇。
  醉春阁里的人流量怎么也能达到几百上千人!
  醉春阁并不只是一幢楼而已,而是一大块的类似园林一样的建筑群,那晚上,江风去的只是醉春阁里最豪华的主楼。
  假设酒壶都是按照最小的容量六两来算,一人一壶酒。
  “六百两。”
  这还只是成本价,天醇在醉春阁里何止卖一百文?
  门票不要钱,进来酒水贵,还有七七八八各种消费。
  “少爷,您说什么呢?”
  “婉儿,少爷可能要发财了。”
  “少爷,您哪来的财发呀?”
  这时候,外头忽然传来一声奶声奶气的哭喊:“管家老爷,求你了,救救我娘吧!
我能端茶倒水,我能给你们做丫鬟,我不要钱,就想要一口吃的!
呜…”  “给我滚开!
挡了少爷的路,少爷生气了,有你好果子吃!”

                       

原创文章,作者:久之糖,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827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