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蛮王妃要出墙整本免费

小说:娇蛮王妃要出墙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曲华裳

角色:曲华裳简子敖

简介:一朝穿越,成为害死爹爹的不孝女,家破人亡只因相信了那个狗皇帝,把原主害成这样不够还用母亲的性命威胁自己帮他监视自己的王叔,为了安心曲华裳只能答应,这个王叔却没有传说中的温和清冷,反而十分恶劣,半夜劈柴,给花施肥简直就是家常便饭,甚至还让自己沐浴更衣,总之是变了法的欺负自己
简玉珩,你这个死娘炮,绿毛乌龟
这个世界上辱骂本王能活着的人只有两个,一个是本王的母亲,另外是本王的妻子,你是哪个?………我想当你妈行吗?……..

书评专区

我的主神游戏:比较好看的主神建设流小说。主角慢慢种田,在主神体内建立永恒国度,建立轮回机制和发展科技树,派遣轮回者到征服诸位面。粮草

对不起,我的爱人是祖国[快穿]:这实践派的女主不比《嘴炮刷副本》里只会耍笔杆子指点江山的乐景好太多?更何况女主角更方便带入(低声)

逍遥法外:….

娇蛮王妃要出墙

《娇蛮王妃要出墙》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16章 像疯子一样的人

“曲华裳朕是天子是一国之君,你说话应该注意一些分寸!”简子敖冷声说道。
闻言曲华裳冷笑一声嘲讽的看着简子敖:“什么时候一国之君无言利用一个女人。”
“你!”简子敖表情一僵一把掐住曲华裳的脖子,只是一瞬间曲华裳隐藏在衣袖的发簪抵在了他的太阳穴上。
“曲华裳,你还真的是一在刷新真的三观啊。”简子敖微微一笑。
“你倒是提醒了我,如果现在我把它戳进你的太阳穴里,是不是一切就都结束了。”曲华裳说着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
简子敖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他真的心里一咯噔,因为现在的曲华裳十分的陌生。
从前的曲华裳是跟自己说两句话就会脸红的人,现在眼前这个像疯子一样的女人根本就不是她!!
“你是谁?!”简子敖表情一冷冷声问道。
“你觉得呢?”曲华裳微微挑眉。
“你不是曲华裳!”说着简子敖的手开始手紧,曲华裳微微挑眉:“我是谁有那么重要吗?反正都是你的利用对象。”
“曲华裳在哪里?”简子敖冷冷的看着曲华裳:“真的的曲华裳在哪里?!”
“你在乎?”曲华裳这不是为自己问的,而是为她问的,为那个傻女人问的,为那个以为这个世上有爱情的傻曲华裳问的。
闻言简子敖眼眸一闪随即掐着曲华裳的脖子把她按到墙边,手越来越收紧。
曲华裳眉一皱,脖子上的紧致感让她有一些喘不过起来。
“我在问你最后一遍,真正的曲华裳在哪里?!不然我一定杀了你。”简子敖冷冷瞪着曲华裳,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他甚至都没有用朕来称呼自己。
“死了。”曲华裳冷声回应,闻言简子敖表情一僵,愣愣的看着曲华裳。
“在你利用她对你的感情灭了她满门的时候,她就已经死了。”曲华裳说着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怎么?曲华裳已经死了,你现在要杀了我,你确定?”
说着曲华裳握住简子敖掐着自己脖子的手腕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杀了我还要利用谁?不会是监牢里那个只会哭喊的傻女人吧?!”
简子敖眉头一皱,用说不清的眼神看着曲华裳。
“我给你三秒钟,要么掐断我的脖子,要么我就回去睡觉了。”曲华裳直视着简子敖的眼睛,眼眸中带有的冷意刺伤了他的双眼。
“一……”
握在脖子上的手微微颤抖。
“二……”
简子敖眉头紧皱瞪着曲华裳。
“三……”曲华裳说完便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然后甩开简子敖的手:“孬种。”
闻言简子敖瞳孔猛的一收缩,瞪着离去的曲华裳,双手紧紧的握成拳头。
曲华裳回到王府,把自己的外衫脱下来,把头发弄乱,弄出一副自己刚睡醒的样子走到夜殃蹲点的树下。
“喂!”曲华裳仰头看着树上昏昏欲睡的夜殃。
闻言夜殃微微一愣,顺着声音看过去,这一看不要紧,吓了他一跳,直接从树下摔下来,疼的他呲牙咧嘴。
该死的,居然在这个女人面前丢了这么大的脸。
曲华裳撇了一下嘴:“你都看我一个晚上了,你不累吗?”
闻言夜殃面无表情的站起来详装什么都没有发生的问道:“你这是刚回来还是要去哪。”
“我是要去哪。”曲华裳点点头,夜殃微微一愣不明所以的看着她。
“我要去茅房。”曲华裳露出一个无害的笑容。
闻言夜殃小脸一下就红了,不自然的吼道:“你这个女人是怎么回事啊?!上茅房这种事情干什么要跟我说啊?!”
“因为我怕我解决一半,你在带人冲过过来。”曲华裳好笑的说道。
夜殃微微一愣随即狐疑的看着她:“你是真的上茅房吗?”
曲华裳的话到是提醒了自己,要是她借着去茅房的理由出去见什么人怎么办?!
闻言曲华裳微微一笑随即说道:“那你就跟过来吧,正好我怕黑。”说完也不等夜殃的回应转身就走。
“你,你不要以为我不敢啊,我只等你一柱香不回来我就真的带人去了啊!”夜殃瞪着曲华裳的背影一脸不自然的喊道。
听到夜殃这句话的曲华裳无奈的一笑,这个小子到真的是可爱的紧啊。
清晨,曲华裳睡饱睁开眼睛,然后翻了一个身,看着地面不知道在想什么。
曲华裳起床吃过晚饭就像是往常一样在后花园里给花施肥,不过简玉珩的到来打破了这三点一线。
简玉珩面无表情的看着一脸自然的曲华裳:“昨晚你去哪里了?”
曲华裳施肥的动作一顿,随即恢复正常:“睡觉,去茅房。”
“昨天晚上睡的好吗?”简玉珩继续问道。
闻言曲华裳不耐烦的叹了一口气,随即皱眉看向简玉珩:“我说,亲爱的王爷,我现在就连晚上睡觉都要被怀疑了吗?!”
“你知道本王不是这个意思。”简玉珩被曲华裳的敌意弄的有一些生气。
“我不明白你是什么意思,但是我明白从头到尾你都没有相信过我。”曲华裳冷笑一声说道。
闻言简玉珩眉头一皱:“你为什么这么理直气壮?!”
“那不然呢?我做错了什么?!”曲华裳好笑的问道。
虽然她表面一副堂堂正正的样子,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手心已经出汗了。她知道简玉珩不会无缘无故无聊到过来问自己晚上睡的怎么样。
可是昨天晚上夜殃一直蹲在树上,自己回来还特意让他看到自己给自己作证,但是为什么简玉珩却带着一副试探的样子……
“本王没有说你做错什么,你不要那么激动。”简玉珩眉头微皱。
“被问两句话就情绪激动的人是做贼心虚的人,我没有,所以我也没有激动!!”曲华裳冷笑道。
“没有吗……”简玉珩微微挑眉用不明的眼神看着曲华裳。
“你认为有吗?”曲华裳堂堂正正的看着简玉珩,四目相对。
许久简玉珩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继续完成你的工作吧。”说完也不等曲华裳的回复转身就走。
曲华裳表情一僵,眉头紧皱的看着简玉珩离去的背影,心中的不安越来越明显。
简玉珩走了两步便突然停下脚步回过身玩味的看着她:“本王记得你是不会骑马的对吧?!”
闻言曲华裳身体一僵,随即点点头:“是,我不会骑马?我不会骑马王爷你也要怀疑我吧,是不是过段时间连我会不会上厕所,会不会吃饭你都要怀疑啊?!”
简玉珩没有在回应,只是笑了一下转身就走。
因为简玉珩突然怪异的举动曲华裳的心一直都是提着的,生怕简玉珩突然就说出什么,特别是在简玉珩叫自己吃饭的时候,她的心就更加的往上提。
简玉珩无言的看着一口饭一口菜的曲华裳好半天才开口问道:“好吃吗?”
曲华裳先是一愣随即轻声说道:“好吃。”
简玉珩点点头便没有在说话,曲华裳抿了一下嘴唇随即抬起头看着他:“明天我们一起去爬山吧。”
不管怎么样,先下手为强,简玉珩这样实在是让自己太不安了,与其一直这样不安下去,还不如直接就看看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闻言简玉珩诧异的挑了一下眉毛:“小东西。”
小东西?曲华裳压制住要发火的冲动露出一个笑容:“什么事情啊老东西。”
简玉珩眉头一皱,不一会儿便笑了出来:“你之前不是还在跟本王生气现在却突然叫本王跟你一起爬山,你该不会是想要对本王做什么吧?”
“我能做什么啊,就我这个小身板是不是,我要真的想要对你做什么,你不一下就把我给摔死啊,我就是觉得你毕竟是我的老大嘛,当小弟的怎么能跟自己的老大生气呢是不是?”曲华裳露出一个笑容。
“痞里痞气的。”简玉珩无奈的看了一眼曲华裳。
“那你要不要去啊?”曲华裳挑眉问道。
“你该不会是做了什么亏心事所以才会让本王跟你一起去爬山吧。”简玉珩玩味的看着曲华裳。
闻言曲华裳眼眸闪过一丝心虚随即没有好气的说道:“你想多了,你要是不去就算了。”
“去,本王当然会去,就算是刀山火海,只要是你,本王就去。”简玉珩看着曲华裳似真似假的说道。
曲华裳不想否认,简玉珩说的这句话确实是让自己惊了,但也只是一瞬间,人家是王爷,或许这句话已经不知道对多少个女人说过了,有什么好动心的。
“那就这么说定了。”曲华裳露出一个笑脸,简玉珩看着曲华裳没有说话。
曲华裳以为简玉珩会带着夜殃一起。毕竟自己现在已经是重点怀疑对象了,但是自己打量了老半天无论是树上还是草丛里都没有夜殃的身影。
这小子还能藏土里了,想到这里曲华裳用力跺了两下脚。
简玉珩面无表情的看向曲华裳:“你干什么?!”
“啊?”曲华裳疑惑的看向他。

                       

原创文章,作者:曲华裳,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826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