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雁字归时》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雁字归时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海上神仙

角色:萧景雁颜汐

简介:这是一个吃人的时代,
两朝开济的肱股之臣含冤惨死狱中,
艳冠京城,风流倜傥的小王爷萧景雁被困瑞王府内,
一封密函让萧景雁冒死南下,
萧景雁在蜀中遇到了各派江湖势力并在坠云山拜师,
武力值大增,
复仇之路正式开启……

书评专区

金属掌控者:蛮好看的小说

权倾大宋:此书我看了下目录,不知道哪一章有绿据说女主被金兵LJ而死?

不要飞升:要是再太监就无脑黑了

雁字归时

《雁字归时》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3章 蜀中(二)

转眼间,入蜀的日子已十日有余,萧景雁不由得想起在瑞王府时收到的那封密信“来蜀中,别有天地。”密信由信鸽传递,而他并不知道传信者何人。按说不知对方是敌是友,不该贸然前来,只是那信的开头,还有两个小字“元知”。

“元知”本是林贵人准备赐给萧景雁的字,希望他明理知源,通透豁达。不料取字当天,先帝便赐了他“怀安”一字。寓意心怀兴国安定。所以,“元知”一字只好作罢。但萧景雁为讨母亲开心,便说自己很喜欢这个字。私底下若没有旁人,母亲便喊他“元知。”

自从先帝去世,林贵人便整日忧心,加之后来萧景雁在北疆中毒,对她打击也很大,不久便郁郁而终。

自林贵人走后,便再没人叫过萧景雁“元知”。而这个字也没有第三个人知道。也正是这两个字,让萧景雁在排除万难,走出京城后,决定南下入蜀。

傍晚时分,萧景雁正在屋内写字。便听门外一声清脆的喊声:“公子,今日厨房做了芙蓉糕,我趁热给你拿了几块,方便进去吗?”

萧景雁一听是老板娘的声音,想着正好有事向她打听,便喊道 :“方便,进来吧!”

老板娘端了一碟芙蓉糕,笑着推门而入,迅速的环视了一下,道:“公子一个单身小伙还能把屋里收拾的如此齐整,真是难得。”说着便把芙蓉糕放在了桌上,眼睛顺势又瞟见了萧景雁的字:“ 这字写得也太漂亮了,公子你这俊俏模样再加上这一身才华,不知道要迷晕多少小姑娘的。”说着又是熟悉的手帕遮嘴笑。

萧景雁笑道:“目前,还真是一个也没有。”

“那是缘分未到,对了,公子,今晚广阳街有灯会,还有各色美食小吃,十分热闹,公子若无事就去转转,说不定那女子就在灯火阑珊处等你呢!”

萧景雁道:“好!那我便去寻一寻。”

老板娘道:“那我便不打扰公子了。”

“老板娘等一下,我想跟你打听点事。”

老板娘又笑道:“公子想打听什么尽管讲,我可是‘百事通’,这方圆百里没有我不知道的事。”

萧景雁便开门见山道:“那你可知蜀中名医宁莹。”

老板娘瞬间变了脸色:“公子怎会问起她?”

“听语气,老板娘是知道喽。”

“宁神医四海寻药,江湖行医,踪迹难觅,公子怕是找不到她。”

萧景雁明显感到老板娘的神情变得紧张起来。

“我也只是听说她医术高明,我身上有些旧伤想着请她调理一番。”

老板娘急忙道:“蜀中名医很多,既不是顽疾,也不用找她。若你和她不是旧识最好,若是,今后便也要当做全然不识。”

“为何?”

“宁神医菩萨心肠,救死扶伤。两年前却被官府追捕,说其是蛮人之后,所行医术乃是巫医。官府丧尽天良,捉不到宁神医就拿被她医治过的百姓出气,妄图逼宁神医现身。”

“那后来呢?”

“后来蜀中便再不见宁神医身影,有人说她归隐山林。今日公子在我这儿打听便也罢了,出去切莫再向别人打听,以免招来祸患。”

萧景雁陷入短暂的深思,他曾在北疆救过她的命,她说是在医书上看到了一种长在北疆的神奇草药,遂不远万里,前去寻找,不料遇了狼群,虽有武艺在身,但毕竟只是二十出头的女孩儿,寡不敌众,幸好遇见巡查的萧景雁,将其救下。临别之时,她告诉萧景雁以后若有需要她的时候,可以去蜀中找她。

老板娘轻轻敲了一下桌子,打断了萧景雁的思绪。

“公子,刚到蜀中,日子久了便会知道,这里的官府有多蛮横,老百姓生活的有多苦。”说着便退出了房间。

向来无事生闲愁,左右无事,索性喊了子游前去逛逛灯会。

萧景雁没想到清风镇的灯会居然和京城一样热闹,整条广阳街火树银花,栩栩如生的长龙灯,展翅欲飞的火鸟灯,俏皮可爱的游鱼灯。各式各样的花灯,将十里长街映得亮如白昼。中间还夹杂着各种小吃商贩的叫卖声。繁华美好又充满烟火气息。

行至一处卖糖饼的小摊前,一个身穿褐色的男孩突然撞了萧景雁一下,然后蹲下身子,钻到小摊的帷幔下面。那里面放着的可是烤糖饼的炉子,炉子里烧着滚烫的炭火。萧景雁刚要去拉他一把。却听身后一群人高喊着:“替我拦住那个孩子,重重有赏。”萧景雁本能的住了手,站到摊位前,想用身子替他挡一挡。只见那帷幔被迅速挑起,那个孩子迅速的看了萧景雁一眼,眼神里充满了求救的渴望。又迅速放下帷幔将自己遮挡好。只那匆匆一眼,萧景雁便觉得好熟悉。

身后那群人很快便追了过来,他们大概有十来个人,在人群中张望了一会儿便继续朝前追去,萧景雁心想如此兴师动众,不管是何原因,这个孩子要是落到他们手里定没有好下场。刚要松口气,便听那烤糖饼的小贩大喊:“哪里的毛孩,不怕被烫死!”并未走远的那群人闻声迅速折了回来,那孩子慌忙之中掀翻了糖饼摊儿,炭火滚落一地,人群顿时沸腾了,那个孩子慌忙之中烫伤了右臂,只见他忍着灼伤之痛抱着右臂,穿过人群,往来时的方向跑去了。

萧景雁本能的上前拦住了带头追赶的那个人,只见那人身材魁梧,皮肤黝黑,眼珠瞪得滚圆,眉毛又粗又长。手里还拿着一柄短刀。举过头顶向萧景雁喊道:“少管闲事,滚开。”

萧景雁笑道:“路这么宽,你偏往我身上撞。”

那圆眼的黑皮着急追人,并不想言语纠缠,便硬往萧景雁身上撞,企图直接把他撞翻,走人。不料萧景雁虽看上去精瘦,却力大无穷。那人不仅没将萧景雁撞倒,萧景雁顺势往前上了一步,却将那人撞倒在地。兄弟们一见自家人吃亏了,十来号人一起挥着短刀,向萧景雁砍了上来。本来热闹的灯会此时乱作一团。人们都尖叫着四处流窜,逃开。

萧景雁今日并未带剑,他脚尖轻轻一点,腾空而起,顺势摘了一串挂在高杆上的花灯,一个一个的砸向挥刀之人。随后又一个华丽的转身,将身旁已经看呆的子游拽出了他们的包围圈。

那个圆眼的黑皮气急败坏道:“哪里来的毛头小子,你可知放走的那个孩子是谁家的,别一时逞英雄,招来灭门之灾!”

“我不管他是谁家孩子,我只知道他宁愿被炭火烫死也不愿被你们抓住。”

圆眼黑皮再也没有耐心,他再次挥着短刀向萧景雁砍去。萧景雁一把推开身旁的子游,只用了双指就夹住了那人的短刀,用力向身前一拽,那人便差点栽到自己怀里。萧景雁冲他微微一笑,随即用另一只手将他一推,他便如个圆球一般向后滚去,手下的人忙去接他。

眼看逃跑的人是追不上了,眼前的人又打不过。圆眼的黑皮扔下一句:“小子,你等着。”便带上其余的人向那个孩子逃跑的相反方向走去。

“公子,你没事吧。”子游上前问道。

“几个毛贼,能奈我何。”

“公子,以后这种闲事咱还是少管,你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我就是有十个脑袋都不够掉的啊!”

萧景雁一听又是老一套,就本能的双手捂住了耳朵,可是脑海里又浮现了刚刚那个孩子求救的眼神,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一般。就在这时,只见旁边一老汉正在边叹气边收拾着那滚落一地的花灯。萧景雁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光顾逞英雄了,把人家的花灯祸害的所剩无几了。

萧景雁从广袖里拿出一锭金子,递给子游,子游过去扶起正在捡那已经变形花灯的老汉,将金子放入他的手中。老汉一时惊的说不出话来,那双眼仿佛也闪了金光,只是短暂的失神之后,他把金子递回了子游手中。

萧景雁不解道:“老伯为何不要,是不够吗?”

老汉摇摇头:“我就是卖一辈子花灯也挣不了这么多。”

萧景雁以为是因为太多了所以才不好意思收下便道:“老伯,您收下吧,我看您岁数也不小了,以后就别出摊儿了,在家安享晚年吧!”

老汉摇摇头道:“年轻人,刚刚见你出手相救那个孩子,便知你是个好人,只是,你可知你的罪的是何人?”

“不就是几个泼皮无赖吗?”

“看来公子真不是本地人,他们是泼皮无赖,可是他们是为玲珑阁阁主办事的。这金子我不要,你带了去逃命吧,把家里老小都带上。”

“玲珑阁?很厉害吗?看这酒囊饭袋的手下和欺负孩子的下作手段便知定是不入流的野鸡门派。”

“哎,公子有所不知,玲珑阁可是我蜀中大派,之前的老阁主在蜀中威望极高,只是到了这小阁主手里,这玲珑阁竟与朝廷有了往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逃跑的那个孩子应该是‘泯香童’。”

“泯香童?!”这个陌生的名字,萧景雁从未听过。

“哎,说来真是难以启齿。”老汉将刚刚捡起的花灯,一个一个挂了回去,经过刚才那场打斗,灯市的人已经稀稀落落,原来繁华的落幕也只是瞬间的事情。

萧景雁被老汉口中的“泯香童”吸引了,跟随着老汉的步伐,想听他继续说下去,那老汉短暂的停顿后,继续道:“听说,两年前,朝中一大人物送来玲珑阁一十岁左右的女孩儿,这个女孩儿被关押在玲珑阁的暗牢里,有人专门看管,一起送来的还有那大人物多年来炼制的秘药‘泯香丸’,服用此秘药后,说话声音会渐渐变成男孩的声音,行为举止也渐渐男性化,只是身体结构还会按照女孩发育。等养到十四五岁,再送回朝中,供那个大人物享乐。用那个大人物的话讲就是‘女人玩腻了,男人没意思,得炼个新品种。’”

“简直是变态!”

“变态的岂止这些,这两年,玲珑阁也从那大人物手里弄来了秘药,自己也养起了‘泯香童’,只是这秘药副作用极大,很多孩子不到一年就死了,两年间前前后后死了将近二十多个孩子,简直是丧尽天良。”

“难道就没有人反抗吗?”

“哎,玲珑阁现在是一手遮天,背靠朝廷,官府不敢惹,江湖之上,只有坠云山可以与之抗衡,先前坠云山为了解救那些泯香童曾多次与玲珑阁发生冲突,只是每次都是不分胜负的两败俱伤,最后受害的也只是平头百姓。”

萧景雁知道那个朝中大人物定是阉人季泉,也只有他那么变态,只是萧景丰那么一个多疑的人,却唯独对他的信任坚不可摧。他不敢明目张胆的在京城作妖,竟将魔爪伸向了天高皇帝远的蜀中。

“公子逃命去吧,别看刚才那几个是酒囊饭袋,不足为惧,那只是小阁主掩耳盗铃,故意找了几个莽夫替自己做事,好让百姓认为这龌龊之事与玲珑阁毫无关系,一旦他们回去禀报阁主,再来找你麻烦的可就是武林高手了。”

子游越听越害怕,扯着萧景雁的袖子说:“要不我们就听老伯的连夜走吧!”

萧景雁看了子游一眼道:“你上辈子定是只老鼠,胆子那么小。”

“哎,我劝公子就听你旁边这位的吧,这玲珑阁之事极为复杂,听说当初送来蜀中那女孩儿是位罪臣的遗孤,你虽是好心,却惹了大麻烦,玲珑阁是定不会放过你的。”

“遗孤?”萧景雁问道。

“对。”

“罪臣?”

“是”

萧景雁的脑海里浮现出那个熟悉的眼神,他忽然想起十四岁那年回京过年,曾给童莫林捎回一封家书,他特意亲自到童府送去家书,拜访童夫人,当时围绕在童夫人身边的那个小女孩也用同样清澈的眼神祈求过自己,希望自己能带她去北疆找爹爹。

“刚刚……那个孩子……童鸳。”萧景雁声音颤抖,没有片刻迟疑,他转身便向刚刚那个孩子逃跑的方向追去。

                       

原创文章,作者:海上神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282546.html